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區政新角度
  • 定價64.00元
  • 8 折優惠:HK$51.2
  • 放入購物車
二樓書籍分類
 
曼達拉娃佛母傳 The Lives and Liberation of Princess Mandarava

曼達拉娃佛母傳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66409264
喇嘛卻南、桑傑.康卓
項慧齡、趙雨青、楊書婷、宋伯瑜
橡樹林
2011年11月20日
117.00  元
HK$ 99.45  







叢書系列:成就者傳記
規格:平裝 / 272頁 / 16.8*22cm / 普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出版地:台灣


成就者傳記


宗教命理 > 佛教 > 其他















  透過如史詩般的文字,徹底且完整的認識蓮花生大士的印度佛母──曼達拉娃,她不平凡的生世流轉、她對佛法的堅毅信心、對蓮師證悟事業的幫助,以及身為一位女性修行者,如何挑戰不平等的對待及宿命,突破重重難關,在修行之道上圓滿成就。

  曼達拉娃是位真正卓越超凡的女性,她是蓮花生大士的虔誠弟子。她生於皇族,自幼便一心只想修行。然而父親沙霍國王卻執意迫使其出嫁,因此她逃離皇宮而進入尼院,並於該處遇見蓮師且成為其在印度的佛母。國王十分震怒,他將曼達拉娃丟入滿是荊棘的地洞,並極力想要活活燒死蓮師卻未能成功,反而因此創造了位於北印度的措貝瑪之湖,此處至今仍是朝聖之地。

  在伊喜.措嘉為了未來世代利益而隱藏的伏藏《曼達拉娃的生世與解脫》中,有著上述和許多其他的故事,皆描繪出曼達拉娃於諸多生世當中所面臨的許多磨難,而她於這些生世都在追求證悟。對於鼓勵當代男女尋找方法,以掙脫那些強加於自身性別不平等的束縛,這些故事當能提供必要的啟發和指引的明燈。

──宗薩.欽哲仁波切

譯者簡介

「普賢法譯小組」本次參與成員簡介:
項慧齡

  國立政治大學新聞系學士,英國史特靈大學出版學碩士,現專事翻譯,譯有《當和尚遇見鑽石》《你可以更慈悲》《蔣貢康楚閉關手冊》《穿越六道輪迴之旅》《死亡的藝術》等書。

趙雨青

  台大經濟系學士,歐洲工商管理學院(INSEAD)MBA。曾服務於電信設備製造業、電子商務、企管顧問等行業。而立之後方遇佛法,暇餘學習佛法翻譯,作為聞思修道途的一部分(個人網誌bellachao.wordpress.com)。

楊書婷

  個人網誌「E. T. 翻譯社 ~ 在靈感中翻譯佛法,在業力下努力微笑」。

宋伯瑜

  英國布里斯托大學博士生,國中起因興趣接觸漢傳佛教與寧瑪派為主之藏傳佛教,目前學習漢藏翻譯,已有部分譯作付梓。

  另有數位法友協助潤稿等,在此一併感謝!



中譯版前言  宗薩.欽哲仁波切
審定者序言  白玉.秋竹仁波切
中譯導言
英譯



一、 沙霍國王之女:曼達拉娃公主
二、 國王因陀羅德瓦之女
三、 婚嫁日藏王子
四、 在卡尼卡王國
五、 在達瑪如王國
六、 使達瑪如王國醒悟
七、 在天道
八、 在黑旃陀羅龍界
九、 阿修羅王之女
十、 師利.薩噶拉
十一、 二十五個化身
十二、 來自空行母的加持
十三、 看見出生的國度
十四、 選擇父母
十五、 進入母胎
十六、 禮敬父母
十七、 厭離輪迴
十八、 圓滿外在學問
十九、 解脫外道加色.那波
二十、 帶領三百位善女子趣入佛法
二十一、 帕沃德王子之死
二十二、 帶領五百位女眾步上解脫道
二十三、 菩薩的聖體
二十四、 金剛薩埵的現前
二十五、 受戒與修習佛法
二十六、 遇見蓮花生大士
二十七、 以神蹟調伏國王
二十八、 脫離監禁
二十九、 捨棄輪迴
三十、 於瑪拉帝卡洞成就長壽
三十一、 降伏寇塔拉王國的外道
三十二、 收服屍陀林的鬼靈
三十三、 使遮末羅的食人族走向佛法
三十四、 在八個國家之八大神蹟
三十五、 於鄔迪亞納國轉法輪
三十六、 於香巴拉轉法輪
三十七、 成為智慧空行母
三十八、 曼達拉娃化身祈願文

後記
關於英譯版兩位譯者


中譯導言

  我輩有情,隨業流轉;菩薩度眾,乘願再來。或許有人會問,既然釋迦牟尼佛已然示現人間成佛之道,為何還有第二佛蓮花生大士的出現,甚至是曼達拉娃佛母的化現?讀者如果閱讀《蓮師傳》一書,便能獲得前者的答案;至於後者,則要在本書中覓得解惑。精要來說,曼達拉娃公主,如悉達多太子一般,示現人間,成就證悟;又如聖救度母一般,誓願以女身不斷化現,利益眾生。除此之外,曼達拉娃祖師更可稱為佛教史上最重要的女性祖師之一,印度的蘇卡悉地和妮古瑪,以及西藏的伊喜.措嘉和瑪姬.拉準等,都是在她之後的女性成就者。

  一般來說,悉達多太子的出家修行,並非每個人都能做得到;為了度化像印札.菩提國王這樣無法放下國務家政之人,於是有了金剛乘的方便法門。然而在傳統上有婚嫁、子女之「職責」的女性,對於上述的修行通常也只能望洋興嘆、隔空取暖,甚至認為自己是佛教中所謂業障較重的那一群,必須等到福報累積足夠、轉生投胎為男子之身,才有成就解脫的一天。

  此時,女性成就者如曼達拉娃祖師的故事,無疑是極能振奮人心的典範。例如,當曼達拉娃公主面對各大國王遣使求婚的場面,她如何以堅定的求道心勸動國王允諾她的修行;當國王被迫陷於爭戰、哀慟王子之死,她如何以洞察的智慧語激勵國王求和與撫慰雙親傷痛;當魔眾不願接受調伏、惡意騷擾修持,她如何以忿怒的神威行教導他們無常、慈悲;當屠夫當眾調戲侵犯,她如何以大膽的魅惑力反制他們的殺生行為,讓他們全部放下屠刀,立時修道。尤其,女性所特有的容受、柔和、滋養、堅忍特質,在她的修行道上一再發揮正面的影響力,讓我們看到與密勒日巴尊者、各派祖師大德迥然不同的修持和度眾方式,更再次證明於成佛道上,並無性別之分,只有精進之差。

  究竟上,曼達拉娃公主原本於無量劫前,即已證悟而成就為阿彌陀佛之白衣佛母(Pandaravasini,藏文Gkarmo)(第二章);當她決定要來人間之時,她從選擇父母、吉祥入胎、殊勝出生、厭離塵俗、離宮苦修,到跟隨上師、清淨業力、克服艱難、成就無死、傳法度眾,最後證得究竟虹光之身(第三十七章),不斷展現她的堅毅卓絕、潛心修行。曼達拉娃佛母當時並未隨著鄔金國(Oddiyana,古譯「鄔丈那國」,於現今的巴基斯坦地方)的蓮花生大士前往藏地,而是在她化光融入奧明天界之前,由心中化現光芒般的兩朵烏巴拉花,一白一紅,放射至西藏與尼泊爾。其後,由於她的成就和功德,伊喜.措嘉佛母向蓮師祈請開示她的生平故事,包括能讓人容易記誦的簡短版本,並經伊喜.措嘉佛母的記錄和封藏、伏藏師的取藏,以及諸多譯者的努力,才讓我們今日得以見到這位印度女性成就者的本生故事。

  關於曼達拉娃公主的生平,最早期的摘要出現在十二世紀掘藏師娘讓.尼瑪.沃瑟所寫的蓮花生大士聖傳中(即《蓮師傳》)。其他略可見於十四世紀鄔金.林巴(Orgyen Lingpa)和桑傑.林巴,以及十五世紀貝瑪.林巴等所取出的伏藏中。雖然這些已知版本都有著類似的故事大綱,但只有極少數的版本提供對曼達拉娃前世的記載。本書敘述的時間跨越數劫,並以白衣佛母的證悟化身為架構,前十一個篇章描述曼達拉娃各種不同的前世,包括原本證悟成佛的生世,以及釋迦牟尼佛住世期間的天女生世。而她身為曼達拉娃這個生世的特定因緣,則可追溯至迦葉尊者(釋迦牟尼佛大弟子)的授記;在這個授記中,迦葉尊者預言他自己在來生將成為蓮花生大士,而為了他,白衣佛母則受到喚請和加持,化現為曼達拉娃,出生於沙霍國。該國位於印度的東北部,也是印度堪布寂護大師的出生地;這位學問精深的佛教大師受到藏王赤松.德贊的邀請而入藏,卻無法折服那些反對改變信仰的臣民,於是,他向國王建議邀請更為合適的人選──蓮花生大士,來處理詭譎多變的西藏情勢。蓮花生大士在入藏之前的重要事蹟,便包括在瑪拉帝卡洞穴與曼達拉娃佛母成就無死持明的果位。

  在藏文文學中,曼達拉娃公主的故事是屬於「南塔」(rnam thar, full liberation story)一類,意思是圓滿解脫的祖師故事,而蓮師本人更強調,持有、唸誦、禮拜等恭敬此書的修行者,將有極大福報與利益。這個中軌伏藏文本的藏文名為Za hor rgyal po’i sras mo lha lcam man dha ra ba’i rnam par thar pa rin chen phreng ba,收錄於一九七三年出版的《蓮花生大士之印度明妃:曼達拉娃的一生》(Bsam-gtan-glin-pa Phrin-las-‘gro-‘dul-las-rab-bde-ba-rtsal;The life of Lady Mandarava, the Indian consort of Padmasambhava)一書中,是由掘藏師桑天.林巴取出。這位大約出生於西元一八七一年(鐵羊年)的瑜伽士,雖然沒有許多相關的生平資訊,但據悉在取出該伏藏之後不久,便出現在西藏東部日沃切,並由果千寺的主要上師多殊.策旺.天津接手編輯伏藏法本。在本書「後記」的末尾,簡短地描述了這位果千寺喇嘛和掘藏師之間的關係。

  誠如邱陽.創巴仁波切在《智慧的女性》(Women of Wisdom)一書的前言中所說,一般都認為金剛乘主要是男性修持的法門,其實許多偉大的禪修上師和修行者都是女性,且事實上,女性修行者經常比男性更為精進而虔誠。然而,關於女性成就者的生平故事卻如鳳毛麟角,有鑑於此,在宗薩.欽哲仁波切的鼓勵和法友Miinaksii的資助和努力下,我們終於取得兩位佛母傳記的中文版權,歷經三載完成了初步的譯稿,並多次請教在台灣二十多年、能以中文流利傳法的白玉.秋竹仁波切根據藏文來審定中譯,以補足我們的學識淺薄和業力深重。

  翻譯若有少份功德,願以迴向法界眾生,人心平和天災平息,母親大地不再受難!

  普賢法譯小組 寫於藏曆鐵兔年神變月空行母日

中譯版前言

  男人與女人共同相處,已經是好幾萬年的事情;儘管如此,我們依然在性別之間努力尋找真正的平等。讓人感到好奇且驚訝的是,在這個現代世界中,我們卻無法不依性別而尊重且重視所有的人類。理論上來說,許多人都同意性別之間的平等是人們所想達成的,但實際上於個人層次,我們什麼都沒做到。

  即使在佛教徒當中,女性修行者也通常會比男性修行者面臨較多的困難和艱苦。偉大的女性修行者經常遭受忽略與遺忘,並未因成就較高之了悟而受到慶賀。

  我們之所以僅有少許的進展,或許是因為這需要某種解脫的層次才做得到,而我們都尚未有此了悟。若缺此一了悟,將極難把那讓男人老是輕視女人、而女人總將男人視為妖魔的自我延續之束縛,從社會的每個階層解開。

  曼達拉娃是位真正卓越超凡的女性,她是蓮花生大士的虔誠弟子。她生於皇族,自幼便一心只想修行。然而父親沙霍國王卻執意迫使其出嫁,因此她逃離皇宮而進入尼院,並於該處遇見蓮師且成為其在印度的佛母。國王十分震怒,他將曼達拉娃丟入滿是荊棘的地洞,並極力想要活活燒死蓮師卻未能成功,反而因此創造了位於北印度的措貝瑪之湖,此處至今仍是朝聖之地。

  在伊喜.措嘉為了未來世代利益而隱藏的伏藏《曼達拉娃的生世與解脫》(The Lives and Liberation of Princess Mandarava)中,有著上述和許多其他的故事,皆描繪出曼達拉娃於諸多生世當中所面臨的許多磨難,而她於這些生世都在追求證悟。對於鼓勵當代男女尋找方法,以掙脫那些強加於自身性別不平等的束縛,這些故事當能提供必要的啟發和指引的明燈。

  宗薩欽哲仁波切 二○一一年十月九日於印度比爾




其 他 著 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