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地圖+地圖創意遊戲 (附行旅世界地圖包)
  • 定價650.00元
  • 8 折優惠:HK$520
  • 放入購物車
二樓書籍分類
 
超越 生命的幸福之道 Beyond religion :Ethics for a whole world

超越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571356204
達賴喇嘛、亞歷山大.諾曼/合著
張琇雲
時報出版
2012年8月27日
93.00  元
HK$ 74.4
省下 $18.6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叢書系列:CF 人生顧問
規格:軟皮精裝 / 248頁 / 14.8*21cm / 普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出版地:台灣


CF 人生顧問


宗教命理 > 佛教 > 藏傳佛教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達賴喇嘛體悟人生的全新作品。
※世界宗教領袖提出超越宗教、找尋人生意義的經典作。

  一位全球知名、備受擁戴的世界宗教領袖提出一種方式來超越宗教,以道德、幸福、物質生活、精神生活和心理訓練為主,為培養關鍵的人類價值觀提出了一個方案。

  在達賴喇嘛暢銷作品--《新千禧年的心靈革命》後,他首次提出了一個基於普遍的,而不是宗教原則的倫理方法。在這本書中,達賴喇嘛以他最富有同情心和直言不諱的魅力,闡述他的遠見和深度的非宗教方式。

  他曾經說過:人與人間即使對和平單純的需求都變得越來越急迫……今日的世界變得越來越小,而相互依賴程度卻越來越高,一個國家的問題,不再能夠完全由本身解決就可以的。因此,如果對世界和平沒有責任認知,而一味只考慮到自身生存,反而將會變成對別人的威脅。

  基本上,世界和平的基礎在於:對他人所遭受的痛苦,我們也應設身處地感同身受,就像我們自己受苦一樣;我們也應了解,敵人之所以與我們為敵,其動機完全是出於追求自身幸福而起。因此,我們也必須體認,一切眾生所要的都是相同的。也唯有體認上述所言之真義,並經由人與人互相的關懷體諒,才是引領我們走向達到真正了解、以及自在的大道。

本書特色

  不一樣的達賴喇嘛

  每當我們聽到達賴喇嘛這四個字的時候,總是與宗教扯上關係,這次,達賴喇嘛用超脫的精神,告訴我們在宗教之外,有著更為普世的道德價值。

  在多次國外訪問期間,他大聲疾呼,對於世界上各種不同宗教信仰的人,應該更深切地互相了解及尊重,基於這個觀點,他不斷宣揚相互信任與包容的重要,並強調愛心、悲心及慈心的彰顯以及對世界大同的責任。

  這樣的關懷可以具體在書中觀察到,而本書也並非是宣揚宗教的書籍,而是一種人生態度的展現。從文中,我們可以感受到,人與人之間的友善與互相關懷,才是超越宗教的巨大力量。

作者簡介

達賴喇嘛

  第14世達賴喇嘛丹增加措,1935年誕生於西藏西北邊的一戶農家,二歲時,被認定是13世達賴喇嘛的轉世。他是當今世界佛教的領袖,經常走訪世界各地,暢談對仁慈和慈悲的普遍了解,倡導環境保護和世界和平。並於1989年榮獲諾貝爾和平獎。

譯者簡介

張琇雲

  台灣大學外文系學士、碩士。陸續從事筆譯工作十餘年。



蔡英文推薦


致謝
引言

第一部 新世俗道德觀
一、世俗主義再思考
二、人性的共通點
三、對快樂的追求
四、幸福的基礎:慈悲心
五、慈悲心與公義問題
六、明辨力的角色
七、在這個共享世界的道德觀

第二部 修心養性
引言:反求諸己
八、日常生活中的道德正念
九、處理破壞性情緒
十、培養關鍵內在價值
十一、以禪定修心

後記


推薦序

  「包容」是我非常欣賞的一個詞語。它的意境是無限的寬闊,它的存在讓人產生非凡的感動,而它的實踐雖然總伴隨著沒有停止的考驗,卻終究淬鍊出代表每個時代的偉大心靈,一步一步的把人類的文明向前推進。

  「包容」的實踐,必需有「理解」的伴隨,也就是要放下一切以我為主的執著,然後涵養出「同理」的「慈悲」心,真正的「包容」才有可能。而在這當中,一方面涉及到嚴肅的內心修為,另一方面更要由展現在外的一言一行去琢磨積累,兩者互為表裡,要有智慧,更缺不得勇氣。

  人類之所以為萬物之靈,最突出的特徵就是每一個人都會有他自己的思想,思想固然是人類歷史的推進劑,但自我意識、利己主義過度的執著與偏見,正也是千百年來人類爭執對立的根源。回頭看看過往的歷史,不同的國家之間、宗族之間、宗教之間、人與人之間,乃至於一個政府的對內治理和對外相處,不正充滿著忽而競爭、忽而合作、忽而交相征戰殺戮的一幕幕故事?如何放下偏見,去除過度執著,佛家建議了透過不斷的「布施」,也就是我們說的「利他」的行為來陶養自己的慈悲心。在民主自由的年代,這份慈悲就是堅固自己的獨立自主,也必須一視同仁的尊重和守護每一份不同,而在這個基礎上共同成就人類的多元繽紛。

  畢竟,每一個人的獨立思想被尊重的同時,要避免流於自私、自立的偏見和執著,就要學會相互尊重,懂得彼此包容。從一個社會、族群到一個國家,乃至於一種宗教都有自己的特殊價值認同,彼此之間有了尊重,就有機會相互理解,然後啟動彼此的溝通、交流,這就是實現「包容」的必經過程。捨棄尊重、理解,一味的將自己的一偏之見和利害取捨,強加在他者的身上,不但只會加深彼此間的隔閡、誤解,甚至引爆衝突,完全無助於問題的化解,事實上也逐步的滅失了個人美善的品格。

  民主自由已是人類共同認可的普世價值,然而今天人類的社會和我們理想中的美善境界,仍有相當的差距,問題就出在把心性帶往貪婪的一方,讓人們失去慈悲,無法包容。如果說一個充滿慈悲心、包容而公義的世界,是一種境界,是一種願景和值得人類共同尋求的目標,那麼民主化的進程就是通往這個境界和願景的途徑。

  迄今,所有人類的社會除了人為的法律制度設計之外,要落實真正的民主精神,讓人與人、族群與族群、國家與國家之間都能懂得相互欣賞、尊重到包容所有的不同,在政治面我們更該積極的鞏固和精進我們的民主制度,而在社會面一套「萬殊一本」的共同道德觀:秉慈悲、行包容,力行公義則絕對是必須,這不會是一種宗教,更非一套學說,而是把我們更向文明推進的動力,而我在達賴喇嘛的著作裡看到了這個理想的可能。

  接到「超越─ 生命的幸福之道」的書序邀請,我必須坦承一開始的誠惶誠恐,但就在達賴喇嘛淺白卻奧義深蘊的字裡行間,如沐春風般的領受這萬殊一本的法要洗禮後,我懷著喜悅把這本書介紹給所有讀者。在書中達賴喇嘛向世人示現每一個章節、每一個段落,都是他不平凡一生的經歷和印證,更是這位宗教家對人性和道德觀的體認與實踐的作法,這超越了宗教、種族和國界,卻直指人性,直了究竟。我確信讀者將從這當中收穫良多。

財團法人小英教育基金會董事長蔡英文於2012年8月

達賴喇嘛引言

  我已垂垂老矣。一九三五年,我在西藏東北邊的一個小鎮出生,之後由於某些身不由己的因素,造成生涯大部分時間,都以無國籍難民的身分在印度流亡(註一)。這五十多年以來,印度可說是我的第二故鄉。我常笑稱自己是長住印度最久的客人。我和其他同年齡層的人一樣,目睹了許多悲慘事件,也就是這些事件,形塑了我們生活的這個世界。一九六0年代晚期以降,我便經常走訪各國,也有幸見到許多來自不同背景的人士,除了總統、總理、國王、皇后和偉大的世界宗教領袖之外,還包括各行各業的無數平民百姓。

  回首人生數十載,我找到許多值得高興的理由。醫學的進步消弭了許多致命疾病;數百萬人脫離貧困,有機會接受現代教育與醫療照護;現今我們有了世界人權宣言,對人權重要性的意識大幅提昇,於是自由與民主的理想得以宣達至全球,世人也逐漸瞭解眾生一體的觀念,對於健康環境重要性的意識也與時俱進。從許多方面看來,過去半世紀左右,誠可謂進步與正向改變的時期。

  值此之際,儘管在眾多領域都出現大幅進步,卻仍有許多人還在受苦受難,而人類也不斷遭逢艱鉅的困難與問題。居住在世上較富庶地區的人,過的是高消費的生活,然而在其他地區,卻有難以計數的千百萬人,連基本需求都無法得到滿足。冷戰過後,雖然全球核子毀滅的威脅不再,但仍有許多人,繼續承受著武力衝突所造成的苦難與悲劇。許多地區的人民,還必須處理環境問題,也得面對伴隨著惡劣環境而來,對生活的威脅或更糟的狀況。另外也有許多人正在不平等、腐敗、不公義的環境中苟延殘喘。

  這些問題並非只局限於開發中地區,經濟較富庶的國家亦有諸多難題,包括愈演愈烈的社會問題—酗酒、藥物濫用、家庭暴力、家庭瓦解;世人為孩子、教育,以及世界的未來憂心忡忡。現在我們也意識到,人類的活動可能正危害著地球,且已瀕臨無法挽回的地步,如此威脅,更加深了世人的恐懼。此外,匆忙的現代生活,導致壓力、焦慮、憂鬱,以及益發強烈的孤寂感;結果無論我走到哪兒,總會聽見有人在抱怨,連我自己也難免偶爾發牢騷!

  顯而易見,我們人類現在的做事方式,嚴重缺少了某樣東西,只不過這少了的東西是什麼?我認為根本問題在於,無論在哪一方面,我們都太過於專注身外事物,卻忽略了道德與內在價值。

  我所謂的內在價值,指的是所有人都會在他人身上欣賞的特質,而想擁有這些特質,乃是人類的天性,也是世代傳承下來、身為動物的生物本能,因為我們唯有在關懷、情愛、體貼的環境下,才得以存活下來,並且成長茁壯。這種本能,一言以蔽之,也就是「慈悲心」,而其本質,是想消弭他人承受的苦難,以及增進他人福祉。其他所有正向的內在價值觀,皆起源於這項心靈圭臬。誰都會欣賞別人展現出仁慈、耐心、包容、寬恕、慷慨等內在特質;同理,沒有人會喜歡別人表現出貪婪、惡意、憎恨、偏執等行為。由此可見,主動提昇人心的正向內在特質—其根源為人性深處的慈悲傾向—以及學習對治(注:佛教用語,即消除、對抗之意)自己的破壞性習氣,將是人皆讚賞的一件事。而這種強化內在價值觀的行為,首先受惠的對象,毫無疑問就是自己。反之,倘若忽略自己的內在生活,受害的也是自己。我們在當今世上遭遇到的許多嚴重問題,皆因忽略自心而起。

  不久前,我造訪位於印度東部的奧立沙(Orissa)。該區的貧窮,近年來引發了愈演愈烈的衝突與暴動,尤其是在各部落種族之間。我在那裡會晤了一位當地的國會議員,並與他討論到這些問題。經他轉述,得知當地政府已規劃了一些法律機制與資金充足的計畫,目標是保護各部族的權益,甚至還打算給予他們物質支援。不過,這位國會議員說,問題在於:道德淪喪,使得這些計畫原本打算幫助的人,卻無法從中受益。此外,由於負責執行計畫的人不誠實、無效率、不負責,因而摧毀了這些計畫,使之淪為無用之策。

  以上例子明白顯示,即使制度本身健全無虞,但它的效能卻取決於執行方式。任何制度、法律規章、程序,若想發揮效用,終究得仰仗負責執行者之道德操守。假使由於個人品德敗壞之故,使得一個好的制度遭人濫用,便容易淪為傷害之起因,無法利濟眾生。

  這則普世真理,適用於所有人類活動領域,甚至宗教也包含在內。雖然宗教絕對有潛力能幫助人過著快樂且有意義的生活,然而一旦遭到濫用,卻也可能淪為衝突與分裂之源。同理,在商業與財金領域,制度本身可能很健全,然而倘若行使制度的人寡廉鮮恥,行事只考慮到自己的私利與貪念,該制度的益處便將遭到損害。很遺憾,在林林總總的人類活動中,隨處可見這等情事發生,甚至連國際體育賽事都難以倖免,而其道德之敗壞,更是危及到了公平競爭的觀念。

  當然,有許多具有先知卓見的人,意識到了這些問題,也正懇切、努力地在各自的專業領域中著手處理。政治家、公職人員、律師、教育工作者、環境保護者、積極分子等,來自各領域的人士,都已在這方面投注心力、付出努力,目前進行得非常順利,但事實是:光靠制訂新法律、新規定,勢必無法解決當前的問題,問題根源終將回歸到個人層面。對欠缺道德觀與品格操守的人來說,再多的法律、規範都是不夠的。只要我們重視的是物質層面的價值,那麼不公不義、道德敗壞、心胸狹窄、貪得無厭等等,一切忽略內在價值的外顯行為,將永難消除。

  那我們該怎麼做?該往何處求援?儘管科學已經為外在世界帶來了諸多好處,至今卻仍無證據顯示,科學也有助於培養個人品格。所謂個人品格,指的是展現在別人身上時,我們會欣賞、而且自己也願意努力提昇的那些人類基本內在價值。或許我們該從宗教尋求內在價值,畢竟人類千百年來不都在這麼做嗎?從古至今,宗教確實幫助了無以計數的人,未來也將持續協助芸芸眾生。儘管宗教在提供道德準則與人生意義上,好處不勝枚舉,然而在今日的世俗世界裡,宗教卻已不足以獨當倫理道德之基石。原因有二:一是,現今世上已有許多人不再具有任何宗教信仰;二是,在此國際化時代與跨文化社會裡,全球人口彼此之間的關係,比以往更密切,因此根據任何單一宗教所形成的道德觀,只能吸引到特定族群,無法對所有人都產生意義。從前的人過著相對離群索居的生活,一如我們西藏同胞,數百年來都在重巒山麓間,過著相當愉快的生活;當時的人追求的,是以自己的宗教為基礎的道德規範,而且遵守起來也不難。然而,時至今日,在回答忽略內在價值的這個問題時,任何立足於宗教的答案,絕對無法放諸四海而皆準,也必有其不足之處。現下需要的,是一種不訴諸於宗教的道德規範,而且無論有無宗教信仰的人,都能接受這樣的準則。此即為「世俗道德觀」。

  我是個年幼時即披上僧袍,過著僧侶生活的人。從我口中說出這些話,乍聽之下可能會覺得很奇怪,但我並不覺得其中有任何矛盾之處。我的信仰囑咐我要力求一切有情眾生的福祉與利益,而將範圍擴展到自己的信仰之外,去幫助信奉其他宗教或無信仰之人,完全不違背我的宗教對我的要求。

  我有信心,嘗試用一種新方法來建構普世道德觀,不但極有可能性,而且也值得一試。這分信心來自於我相信,相信身為人類的我們,基本上全都傾向、也願意做自己認為是好的事。無論我們如何舉措,都是因為我們認為這麼做多少會有好處,同時我們也會感激別人釋出的善意。我們天性傾向愛與慈悲這樣的人類基本價值,任誰都希望自己受人喜愛而非被人憎惡,誰都希望自己受到寬容對待而非惡意欺侮。試問有誰不喜歡自己的缺點受到包容、尊重和寬恕,反而喜歡偏執、無禮與憤恨呢?

  有鑑於此,我深信每個人心中,都掌握了一種可建立內在價值觀的方法與媒介,而且不會與任何宗教發生牴觸;更重要的是,這種方法完全不受制於任何宗教。發展、實踐這種全新角度的道德觀,就是我打算在本書中闡述的觀念。我希望這麼做,將有助於世人在物欲橫流的時代,理解道德覺醒與內在價值的必要性。

  在本書開始之前,先來釐清一個概念:我並無意強制施加道德觀念於他人,因為這麼做無濟於事。企圖由外強加道德準則,或者下令施行道德規範,效果肯定不彰。反之,我呼籲每個人都能夠自行理解內在價值的重要性,因為這些內在價值,才是道德和諧世界的源頭,也是眾人追求的心靈平靜、自信與快樂的泉源。當然,世界各大宗教均強調愛、慈悲、忍耐、包容、寬恕等特質,因此都能夠、也確實提昇了內在價值。然而,以宗教為道德的根基,已不再符合現在世界的需求。這就是為什麼我認為,找到一種超越宗教的方式,思考靈性與道德,這樣的時候已經到了。

註一:一九五九年,達賴喇嘛在反對中國統治的運動中,離開西藏前往印度,次年與數千名藏人在達蘭薩拉建立流亡政府。




其 他 著 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