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成為賈伯斯:天才巨星的挫敗與孕成
  • 定價217.00元
  • 8 折優惠:HK$173.6
  • 放入購物車
二樓書籍分類
 
無私的藝術 Die Kunst, kein Egoist zu sein

無私的藝術

庫存=1
將於1個工作天內出貨
9789867470713
理察.大衛.普列希特
林宏濤
啟示
2012年9月08日
127.00  元
HK$ 107.95
省下 $19.05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叢書系列:Knowledge
規格:平裝 / 480頁 / 14.8 * 21 cm / 普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出版地:台灣


Knowledge


人文史地 > 當代思潮 > 德奧哲學















  人類的道德究竟如何運作的?
  這已經是大難題!

  而今,我們更面臨新的道德挑戰:
  一種在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的體系競爭之後的道德,
  一種在氣候變遷、工業危害和環境災難的時代裡的道德,
  一種資訊社會和多元文化的道德,
  一種全球重新分配和正義戰爭的道德……
  本書旨在探究這種種問題。

  這本書以道德為題目,所涉獵的領域從社會生物學到先驗哲學式的道德論證,從英國經驗論到認知科學研究,從亞里斯多德到行為經濟學,從靈長類動物的研究到人種學,從人類學到社會語言學,從腦部研究到社會心理學……等範疇,分三部分探討人類彼此的互動。

  第一部 探討我們道德行為的本質和基本規則

  人性本善、人性本惡,抑或不善不惡?關於人性的觀念,至今仍然沒有符合現實的理論。本書以許多新近的研究成果,去會通哲學裡若干重要的古老思想。人類內心深處是受自我中心、貪婪、權力本能和自私所驅使嗎?在金融危機的時代裡,我們處處閱聽到的是什麼樣的人性?人們經常稱為「動物精神」(animal spirits)的人類本能,只是卑劣敗壞的東西嗎?或者如歌德大聲疾呼的,人性當中也有高尚的、樂於助人的、善良的部分?如果有,那會是什麼?在什麼條件下會顯露出來呢?我們幾乎總是有理的一方?為什麼我們總是不覺得有過失責任?我們是如何實現或壓抑我們的善意的?

  第二部 探討我們的自我要求的心理學以及日常行為的心理學的區別,以及道德的立意和實踐之間的矛盾

  我們的兩難其實顯而易見:一方面,我們有道德本能的古老遺傳,處身於現代世界裡,道德本能經常會指引我們正確的道路;但是我們也經常無所是從。另一方面,理性也不一定可以救我們脫離困境。我們的社會本能和我們的思考,我們的思考和我們的行為,它們彼此的差距越大,意欲和行為之間的鴻溝就越深。有了這條溝,我們才會有許多事後的道德自責:我們會抱怨、絕望、後悔。

  或許這就是為什麼我所認識的人幾乎都能擇善而行,但是世界仍然充斥著不義和卑鄙。因為我們是唯一能夠既懷有善念卻又棄之不顧的生物。因為我們有辦法以雙重標準去評斷自己和他人。因為我們很少會找不到藉口。因為我們很喜歡美化我們的自我形象。因為我們從小就學會推卸責任。

  第三部 我們就上述種種探討可以在未來的共同生活得到什麼啟示

  人類在社會的活動裡始終渴望被承認。因為他們可以對別人好,才有資格對自己好。但如何實踐,並不是更高的洞見或原則的問題,而是環境的問題,環境會影響那些原則和洞見。我們的媒體,提供了什麼樣的環境素描?

  假設一個來自外星的觀察者,若他花一天的時間研究德國的電視廣告、廣播、報紙、網路,他大概完全看不出來德國是生活在民主社會裡;也看不來德國有個作為合作、凝聚和團結的基礎的社會秩序。他所觀察到的,或許會是一個宣傳:斥資數十億,卻只是不停地鼓吹自私自利……。

  我們面對社會和生態問題日趨嚴重是抱著「我無所謂」的漠不關心心態,耗盡且毀滅孩子們將要繼承的資源?還是秉持一種匡時救弊捨我其誰的責任意識?期待這本書提供了看到生命的光明和樂觀面的白晝觀點。

作者簡介

理察.大衛.普列希特(Richard David Precht)

  哲學家、政論家、作家、媒體出版人。一九六四年出生於德國索林根市(Solingen)。一九九四年於科隆大學取得博士學位,其後幾乎任職過德國各大報及電台,並曾獲芝加哥論壇報(Chicago Tribune)記者獎學金。

  二○○○年榮獲生物醫學大傳獎。 創作有兩本小說、三本非文學類著作:《我是誰》《愛情的哲學》及《無私的藝術》。童年回憶《列寧只來到盧登夏德》(Lenin kam nur bis Ludenscheid)已拍成電影。目前定居於科隆和盧森堡。

譯者簡介

林宏濤

  台灣大學哲學系碩士,德國弗來堡大學博士研究。譯作豐富,譯有《與改變對話》、《鈴木大拙禪學入門》、《啟蒙的辯證》、《詮釋之衝突》、《體會死亡》、《美學理論》、《法學導論》、《愛在流行》、《隱藏之泉》、《神在人間》、《眾生的導師:佛陀》、《南十字星風箏線》、《菁英的反叛》、《神話學辭典》、《我的名字叫耶穌》等作品。



推薦序

善,從問心無愧做起◎陳長文

  「如果整個政治體系都腐爛了,而只是淪為滿足私欲的口號、結黨營私、享受特權、恣意專斷,那麼再好的民主都沒有用。」

  當我在這本 《無私的藝術》書中讀到這句話時,一種心有戚戚焉的感覺油然而生。作者點出了民主政治發展至今的一個核心難題,而台灣的民主政治,似乎也宿命地面臨了同樣的難題。而這也是當今民主國家的人民,對政治與政治人物日趨不滿的主因。太多的口號、黨爭、特權,讓民眾失望。

  就以今時今日的台灣而言,不能夠說不民主開放,然而在民主開放之餘,社會的整體道德是否因此而提升?自由的社會帶動了思想的解放,但也在功利至上的資本主義邏輯下鼓勵了貪婪;執政者的權力來自選民的賦予,這在理論上會讓施政貼近民意,可是人民對政治人物卻又普遍的不信任,其理何在?

  本書所引述的例子雖以歐美為主,但看在台灣的讀者眼中,也會甚有同感。細閱後當可發現,民主制度的不效率,當非台灣所獨有;但另一方面,這些課程連歐洲國家都尚在學習,也表示了民主成熟的漫漫長路。而中間很多的例子,我們可以看到,其實我們對民主政治的不滿,也未必能全部歸咎於政治人物的能力不足或太重私欲。構成社會的群眾本身對於公共問題產生了雙重標準、言行不一的矛盾,也是民主社會開始僵滯、偽善與無效率的重要因素。甚至,我們可以這樣說,人民所不喜歡的政治領袖,也是在民主制度下被人民所一票一票投出來的,政治領袖何嘗不是一面投射人民意向的鏡子,當人民群體出現了對公共政策的雙重標準,政治領袖開始變得言行不一,也就不那麼令人驚訝了。

  例如:作者提到,盧森堡 在二○○八年時,提出了一個新的環保政策,對排碳量低的汽車予以補貼,對排碳量高的汽車提高稅率,結果引發了史無前例的抗議行動。

  盧森堡的人民向來具有環保意識,他們的知識水準也當然知道個人交通工具對環境造成很大的負擔;再從收入水平的比較來看,盧森堡的汽車稅在西歐已經是最低的了。那麼,富裕而重視環保的盧森堡人民,對於一個符合其善意和長期利益的政策,為什麼會如此反彈?

  不久之前,政府因為調高油電價格而引發了民怨,台灣的油電價格在鄰近國家中偏低,這和盧森堡的例子頗有相似之處。書中的一個問句是,對於「既擔心全球暖化又煩惱汽油漲價」的人們,能夠有什麼(民主)政治可言?

  處在台灣,我們可以再提出許多類似的問句,例如「既擔心都市公寓老舊的安全問題又煩惱都更對個人財產權的剝奪」;「既擔心簽訂FTA的急迫又煩惱國內弱勢產業的保護」;「既擔心兩岸的對立又煩惱兩岸交流可能的統戰」; 「既憂心人才欠缺又要對在大陸優秀大學畢業的台生學歷甄試」。當台灣的人民(甚或民意代表)處於這樣的矛盾的時候,我們能夠有什麼政治可言?

  客觀來看,台灣的確處在不同立場的內耗之中,任何重大的改變都舉步維艱。繼續這樣下去,台灣的競爭力還能夠在消耗多久,是讓人不得不憂心的問題。

  而把視野再擴大,書中提到了復活節島,據說該島本來是森林茂密的島嶼,後來統治者砍伐森林來製造石像,導致資源匱乏、文明瓦解。而這個例子又何嘗不能投射到現今的世界呢?現在人類一年所使用的石化燃料,地球需要兩百萬年才能形成。當這個趨勢不改變的時候,未來的地球,必然也會成為一個大的復活節島。

  這些在本書中俯拾可得的豐富例子,既向我們揭示世界所面臨的普遍問題,也同樣的可讓我們反思台灣的處境與困境。

  在本書中,作者從道德的源頭出發,探討「善」的本質和形成的途徑,從實驗去驗證人類行為的隱性準則,並且因此而擴大到對社會現象的解析。書中既往前探討人類行為的「第一因」,又向後預測民主制度的未來,論述深入淺出,是一本難得的佳作。

  要改變行為,必須先了解行為的原因。作者認為,人類的道德由四個元素構成:直覺的道德感、我們的基本原則和信念、對一個滿足的生活的嚮往,以及在意他人對於我們的尊重。假設「直覺的道德感」由基因或形而上的人性本質所決定,很明顯的後三者與後天的建構息息相關。

  絕大多數人都自認善良,但也很難理直氣壯的說自己一輩子從未做過不善的事,這種矛盾演變到極端,就是純樸的中年男子搖身一變為納粹的劊子手,或者是戰場上種種殘忍的劣行。人類的道德標準有時是相對的,取決於和他人的比較之上,一件不義的事普遍存在時,脆弱的人,有時就會把這種「普遍的不義」當作自己同流合污的正當性,這又是一種人性的難題。

  個人要在德性上進步,或許第一個關卡就是要承認自己是不理性的,承認自己的好惡會被環境左右,這時我們該做的就是一方面要慎選自己所處的環境,同時創造一個有益發揚人類德性的環境。換言之,我們很難期待所有人置身於普遍的不義時,仍能保有出汙泥而不染的純善的秉性,既然如此,讓自己離開不義的環境,甚至更進一步不要讓普遍的不義發生,對社會來說,就變得更為重要。

  最後,究竟「善」是什麼?有沒有一種「善」是放諸四海而皆準的呢?這是一個接近於宗教的問題。也是一個在哲學上被爭論無休的問題。但若問我這個問題,我會提供一個「操作性的定義」:若一件事做起來讓自己「問心無愧」,更不擔心「公諸於世」,那就可當作對自己個人來說,最基本的「善」吧!

  也許,當每個人先從這微觀的、個人的、基本的善做起,那麼有一天宏觀的、整體的、無遠弗屆的至善世界,就會有接近實現的時候。

(本文作者為知名律師)




其 他 著 作
1. 啟示哲學思考套書組
2. 奧斯卡與我:普列希特給兒子的 20 堂哲學課 Warum gibt es alles und nicht nichts?:Ein Ausflug in die Philosophie
3. 我是誰 Wer Bin Ich?und wenn ja, wie vie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