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地圖+地圖創意遊戲 (附行旅世界地圖包)
  • 定價650.00元
  • 8 折優惠:HK$520
  • 放入購物車
二樓書籍分類
 
少年逆旅

少年逆旅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63200369
雷驤/著、雷光夏/攝影
天下文化
2012年9月28日
107.00  元
HK$ 90.95
省下 $16.05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叢書系列:華文創作
規格:平裝 / 255頁 / 21*14.8 cm / 普級 / 部分彩頁 / 初版
出版地:台灣


華文創作


文學小說 > 華文創作 > 散文









  雷驤 × 雷光夏
  父女兩人以文字與影像
  創作一場回憶的遊戲

  為了回到記憶之初,雷驤以曖昧之筆追尋少時往事,雷光夏則選擇以快門捕捉父親的舊日光影。兩人用文字與影像,過去與現在,真實與想像,編織出一道道絕美的風景。

  記憶,從不只是事實。當人行過中年,過去的記憶自事實中解放,隨著年齡而愈顯寬闊。

  「這書寫了我六至十六歲的故事……我的記憶錄所寫少年時代的往事,全屬我內心主見為多,客觀的資訊幾無可考實……虛實之間,其實只有天曉得。所幸,我們未失去自圓其說的本能。」雷驤如此寫道。

  他以文字追尋少時往事,從上海到臺灣,從基隆到旗津,六十多年前的風景躍然紙上。女兒雷光夏則以一種安靜的聲音──影像,來回應父親以慈愛語氣訴說的家族故事,然而,她現在能夠尋找的,卻是經過數十年改變、已不復存的樣貌。

  雷光夏說:「正值壯年時的爺爺戴著圓框眼鏡──那是我從沒看過的那個年紀的爺爺。他的目光異常柔和,好似早知道六十餘年後,我們將再來尋找。」即便過往不曾在她眼前上演,也終將在她的記憶裡延續下去。

  父女兩人分別以各自的方式,詮釋心中對過去的感覺,藉由文字與照片,編織出一道道再真切不過的風景。而這一重重回溯的過程,加入了時間釀成的智慧,當初「逆旅」前進的少年,也終於找回了居所。

作者簡介

雷驤

  一九三九年生於上海,作品曾獲時報文學小說推薦獎、出版金鼎獎、插畫金爵獎、電視節目金鐘獎、金帶獎等,為當代著名作家、畫家及紀錄片導演。著有《青春》、《文學漂鳥》、《雷驤極短篇》、《行旅畫帖》、《捷運觀測站》、《生之風景》、《浮日掠影》等小說、散文及畫文。現任台北藝術大學藝術行政與管理研究所兼任教授。

攝影者簡介

雷光夏

  出生於台灣,音樂創作者,她的作品帶著獨一無二的詩意與畫面感,被稱為「音樂詩人」。曾出版:「我是雷光夏」、「臉頰貼緊月球」、 「時間的密語」、「2003逝」、「黑暗之光」(光之影DVD)等數張個人專輯。2010年,以電影「第36個故事」獲得台灣金馬獎最佳電影原創歌曲、台北電影節最佳配樂,並於2011年獲得金曲獎演奏類最佳專製輯作人。



推薦序 稀微中的悲憫--關於雷驤文學 傅月庵
前話 雷驤

泥腳時代
鐵肺
阿哥的罩門
女生萬歲
我手中的棍子
車棚裡的先生
糞餅事件
盛宴
白蓮霧的滋味
外婆的佛骨
父賜恩食
母親的遊戲
海邊的房子
鄰居和訪客
密室
安靜的靈魂
H的孤獨
索馬利蘭郵票
你,慢慢來
安的一生
親愛的約翰
古厝癮者
衛兵
最初的紀念

後記 標本室 雷光夏



後記

標本室 雷光夏

  站在標本室裡,女孩拉開抽屜,幾隻翠鳥毛色鮮麗並排橫躺,牠們緊閉雙眼,腳上繫有吊牌。

  「吊牌上標識的製作年份是一九一七年,也就是近一百年前日治時期的東西。」女孩不慌不忙說:「妳看另外這個抽屜裡,這些赤背條鼠身體下,墊的紙張是當時發行的日文報紙。」我將手機鏡頭湊近,試圖瞄準那些成排並列、尾巴僵直的小老鼠──牠們身下泛黃紙張,的確都是古代的新聞紙。

  「現在我們計畫重新整理這些標本,放置到保存較佳的環境中,畢竟這些標本太珍貴了。」女孩繼續領我到下一間「溼標本室」,一具具漂浮的蛇、蛙骸屍,經過骨骼顯影處理,放在玻璃瓶中,並置於系統櫃的隔間。我將手機拍照模式調整為「John S鏡頭+1969年的Ina’s膠卷」,於是這些骨骸在螢幕裡,變得更為森然怖懼──浮出的蛙指,或(竟)幾乎要融化的一顆心臟。

  透過做動物研究的友人,來到這年代悠久的標本室,是為父親書拍照計畫的一部分。

  當父親決定要將自己童年/少年時代的故事集結成書,他向編輯推薦我為書中的場景攝影。當時,我正為友人相贈的新智慧手機興奮不已,攝影家好友亦介紹了幾個簡單的拍照軟體,我每日瘋狂亂照:從地板到天空,從狗到蟲,從腳趾到眉毛──用上這些軟體,似乎解決了過去在學生時代自己始終無法跨過的攝影低分門檻。

  但對於究竟如何開始這事,我還另有想法。

  「想拍的是有戲劇性的一幕,並非一般散文或雜記的配圖,而是像劇照一般……」向友人H徵詢:「H,你是導演,一定對這樣的工作要注意的事情很熟悉。快告訴我些什麼祕訣吧!」

  「但妳說的『戲劇性』究竟是甚麼意思?戲劇指的是種特定的形式與內容,但妳的單格作品裡幾乎不會有這些元素,我想妳說的與其是『戲劇性』,不如用『張力』來得貼切。」

  H拋回的問題簡直像研究所口試委員一般。

  「這麼說吧,比如妳想描述書中寫到的死亡,與其按照妳的原計畫,只拍為防屍體腐化置放的冰塊,不如拍冰塊及其上停佇的一隻蒼蠅。」

  「但要到哪抓蒼蠅呀?」我問。

  「用捕蠅紙抓,到處都是呀,這需要幫忙嗎?」

  後記全文請見《少年逆旅》




其 他 著 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