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區政新角度
  • 定價64.00元
  • 8 折優惠:HK$51.2
  • 放入購物車
二樓書籍分類
 
沉默博物館

沉默博物館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61738277
小川洋子
麥田
2012年12月01日
107.00  元
HK$ 90.95
省下 $16.05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ISBN:9789861738277
  • 叢書系列:小川洋子作品集
  • 規格:平裝 / 320頁 / 16k菊 / 14.8 x 2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小川洋子作品集


  • 文學小說 > 翻譯文學 > 日本文學

















    繼村上春樹之後,世界文壇矚目的日本文學作家


      《博士熱愛的算式》作者
      芥川獎得主小川洋子的沉默與雄辯之書


      死後留下的片段既是沉默的遺物,也是述說人們一生雄辯滔滔的紀念品。


      不分貴賤、無論死亡方式,
      每一具肉體存在過的證據,這裡都會留下;


      不論是否與逝者相識,無論得到遺物的方式是否正當,
      每一件遺物都會被平等地對待。


      自十一歲起開始蒐集遺物的老嫗,想要打造一所陳列遺物的「沉默博物館」。妓女身軀火化後的避孕環、陪伴老太太一生的愛狗屍骨、意外死亡園丁手上的修枝剪……都是博物館將保存的遺物。它們全是偷來的,是贓物。自覺年事已高的老嫗找來年輕技師負責成立博物館,並接續老嫗的工作:尋找已死之人的遺物。


      隨著博物館即將完工,村莊接連發生了三名女子遭人殺害的事件。年輕技師的行蹤雖然屢受質疑,他仍蒐集事發現場的染血雜草、綻開的桌飾布和擦餐具的布塊,代表三名女子的遺物。然而,博物館正式開幕之際,擺置三件物品的陳列櫃上,年輕技師卻發現了真正屬於她們的遺物……。


      不會拋棄任何一件館藏的收藏室、可能沒有參觀者的博物館,塑造了一個荒涼但切實的生命片斷:那曾被捧在手掌心上的物件,將沉默且滔滔不絕地提出曾經生活過的證明。


    作者簡介


    小川洋子Yoko Ogawa


      一九六二年出生於日本岡山縣,早稻田大學第一文學院文藝系畢業。一九八八年,《毀滅黃粉蝶的時候》獲第七屆海燕新人文學獎;一九九一年,〈妊娠月曆〉獲得第一○四屆芥川獎;二○○四年,以《博士熱愛的算式》獲得讀賣文學獎、書店大賞,以《婆羅門的埋葬》獲得泉鏡花文學獎;二○○六年,以《米娜的行進》獲得谷崎潤一郎獎。主要著作有《寡默的屍駭 淫亂的憑弔》、《偶然的祝福》、《眼瞼》、《沉默博物館》、《不冷的紅茶》、《溫柔的訴求》、《愛麗斯飯店》、《安妮.法蘭克的記憶》、《貴婦人Α的甦醒》、《博士熱愛的算式》、《祕密結晶》、《無名指的標本》、《抱著貓,與大象一起游永》等多部作品。


      其筆鋒冷歛,早期作品多描寫人性的陰暗和殘酷,三十歲之後有所轉變,特別是為《安妮.法蘭克的記憶》前往德國奧茲維斯集中營採訪時,感受到「人類是如此殘酷,卻也如此偉大」,寫作風格因而轉變,「不再尖銳地刻畫、暴露人類深藏的惡意」,而能夠以「人類是善惡共同體」的態度看待他人,並且開始撰寫與記憶有關的主題。


      小川洋子是繼村上春樹之後最受日本國內外文壇矚目的文學作家,其作品在歐洲受到極大的迴響,法、德、西、義均有譯本,且經常舉辦朗讀會朗讀其作品,《無名指的標本》原著更在法國改拍成電影,受喜愛程度可見一斑。


      相關著作
      《米娜的行進》


    譯者簡介


    王蘊潔


      在翻譯領域打滾十幾年,曾經譯介山崎豐子、小川洋子、白石一文等多位文壇重量級作家的著作,用心對待經手的每一部作品。譯有《博士熱愛的算式》、《永遠在身邊》、《宛如阿修羅》等,翻譯的文學作品數量已超越體重。部落格:綿羊的譯心譯意translation.pixnet.net/blog







    沉默博物館 小川洋子


    解說 也是一種《沉默博物館》的導覽 陳(木百)青







    推薦序


    也是一種《沉默博物館》的導覽


      不少小川洋子的作品中,貫穿小說的,並非情節,故事不再緊密交纏讓事件催著走,它在敘事上呈現發散的、離心的樣態,裡頭占主導地位的,是意象,是概念,是一種形而上的抽象思維。看似隨意添入的事件與物品皆迴繞著此一核心盤轉,有的時候對稱,所以和諧,兩相加成便產生兩倍大的意義。有時候則成對比,或是反差,在彼此拉鋸或衝突中凸顯作者所欲言。這構成一種獨特的「醚味」,籠罩而來的是整體性的氛圍,彷彿沒有意義的,乍現的,插入的,似有若無,由日常斜斜滑向某種異境,又在某一刻輒然而止,正是那份說不出,道出了小川洋子書寫的獨特性。


      《沉默博物館》該是如此的作品。奇妙的事情總是不期而然的發生,爆炸案、謀殺、寄不出的信和無法離開的村莊,若有所指的對話和隱隱有其指涉的象徵物(《安妮的日記》?少女臉上的傷痕?),讓閱讀不僅是透過情節--也就是時間的堆疊,事件於時序推移中有所變化--而產生意義,翻開《沉默博物館》,更貼近一種空間性的閱讀,事件與相關物件散落於文本中,可以單看故事享受其中特異的氣氛,也可以自己設下定錨點,藉由把握某些事物,設計觀看的動線。完成意義上的解讀。以下是屬於我的解讀,也可視為一種博物館動線的可能。


      物件不只單純的存在而已,指出「某物在那裡」,不僅是標出該物的位置,其隱藏的含意是,「而我在這裡」,我們總是需要透過他者,一點一點釐清自己的所在。我以為這也正是《沉默博物館》中小川洋子設計的動線。我想以兩個對造組作為閱讀時我自身解讀的座標。其一,顯微鏡下的世界與博物館。小說中的「我」帶著顯微鏡來到村莊中,顯微鏡所展示,是一個肉眼看不到的,會分解會崩壞的微世界,小說中的少女因此回應道:「你費心蒐集物品,努力使它們長時間保持原來的樣子,和你哥哥完全相反嗎?」在這裡,顯微鏡和博物館成了相斥相吸引的星體,互相標出對方的座標,顯微鏡所勾連,不僅是兄長和「我」的連結,也展示兄長所處的世界觀,「我哥哥認為不必借助物品,只要好好珍藏關於母親的記憶」,媽媽死去了,物品和記憶跟著輪轉遠去,而兄長的妻子正誕下一個新的孩子,我們可以發現,那是一個時間的世界,一切都是流動的,和小說中之「我」所在彷彿一切靜止,「人正不停死去」、「死亡以遺物之姿將堆滿一個又一個房間」的靜態世界成了強烈對比。


      還有另一個觀察重點是,所謂「顯微鏡」的世界,其實是一個自上俯瞰的世界。彷彿具備了全知,一如神明般冷然向下注視實驗物品生死。而「我」所在的村莊裡,與「我」相處的少女和園丁熱愛的則是「看棒球」,他們都訝異「我」從顯微鏡下學會與這個世界應對,這構成另一組對照,小說中安排讓「我」從顯微鏡上方離開,加入這一個近距離觀賞棒球卻無法知道哪一隊會贏的世界中,正因為不知道結果,事情只能一直發生,人會不停死去。因為無法全知,所以會發生種種遺憾,也有了猜測與妒忌,例如「我」便因為少女對少年修士特別友好,而在夢中懲罰少年修士的舌頭,或曾在想像裡割下少女的乳頭。「我」有了人的情感,便生出了傷害,那是截然不同於顯微鏡的冷靜視野。也是在這裡,我們得以看出小川洋子獨特的意志,小說中不只一次讓角色透露,無論傷害、妒忌,大概都像是爆炸案或是園丁的謀殺一般,這些都是必須的,就算園丁是謀殺者,但「少了一個人都會失去平衡」。老太太也說:「世界上所有的一切都有理由、都有含義。」這是一種世界觀的誕生。死亡會持續,傷害與不義總是一直出現,憤怒和絕望亦然,這都是這個世界會發生的事情。但他們被同等的承擔下來,在博物館裡。博物館既呈現這一切,也擔負起一切。而「我」必須建造這座博物館,並學會管理,與之共存。這裡頭所透露出那份坦然與承擔,小川洋子的殘酷在此。她的溫柔也在此。


      此外,修道院與博物館也是一組對照。小說中少年修士描述自己的修行,是為了向自己內心邁進,少女察覺少年修士「放棄了肉體,放棄了語言,逃亡到遙遠的地方」,以少女的話來說:「剛好和我們的博物館完全相反。因為博物館就是為了保存肉體才會展示遺物。」這裡所觸及,首先是聆聽與發聲的問題。小說有兩個身體形象反覆出現,一是耳朵,一是沉默的嘴。沉默者可以聆聽,修士拒絕言語,但他不拒絕祕密,人人反而向他說話。但說到底,聲音只進不出,那便是一種「斷裂」的發生。這種「斷裂」不時顯現小說中,其至大,便是死與生,死者和生活世界的永遠隔閡。此外尚包括情感的斷裂、溝通的斷裂,總是有什麼不能完整的切實的傳達,例如少女對少年修士的心意,例如「我」的信件,但也正是這份斷裂,這因為斷裂造成的隔絕,才有個體的出現。才有「我」與他人。


      我是這樣理解遺物博物館的存在,因為斷裂之必然,溝通之不可能,理解之不可能,遺物博物館的設計便提供一種溝通或跨越的可能。在小說的設定中,遺物博物館的重要設施,不僅是遺物,而是在管理者,也就是被指定為遺物挑選者兼記述者的「我」身上。博物館和修道院因此成為不同的空間,不沉默的遺物蘊含雙向意義,它除了是死者留存世間的證明,還同時是啟動「我」描述和記憶的啟動鈕,小說中的「我」談到遺物時描述:「遺物或許不是封閉過去的箱子,而是映照未來的鏡子。」同樣的說法還可見於少女對於遺物消失時遺族的反應,遺族以為遺物是被死者帶到天堂了,「但其實根本不可能去天堂,而是完全相反,會保管在博物館,永遠留在人世間。」天堂被顯現於人間,過去映照了未來,藉著敘述者的存在,死者被記憶,生者也獲得撫慰,這是一種安放的過程,既安放死者,也安放了記述者自己,他透過記憶與敘說,確認了空缺的形狀,讓消失存在,事實上這不正是博物館存在的一種目的,透過歸檔,給予世界秩序,只是這一回,他試圖放入博物館中的,是凹陷,是空無,但就算是「無」,也是一種「有」,一旦接受了,彷彿鏡像,或回聲,我們在那一端將世界定了位,也就反向確認這一頭的自己。


    陳(木百)青






    其 他 著 作
    1. 他們總在某個地方
    2. 迫降的流星
    3. 小鈕扣
    4. 故事就這麼誕生了:小川洋子的創作與日常
    5. 總之,去散步吧
    6. 艾莉絲旅館
    7. 凍結的香氣
    8. 最後的拱廊 1
    9. 最後的拱廊 2完
    10. 文稿零頁日記
    11. 人質朗讀會
    12. 祕密結晶(2014年版)
    13. 活著,就是創造自己的故事
    14. 博士熱愛的算式(三版)
    15. 抱著貓,與大象一起游泳
    16. 純白的渴望
    17. 不安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