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好吃(NO.5+6)套書(共二冊)
  • 定價99.00元
  • 8 折優惠:HK$79.2
  • 放入購物車
二樓書籍分類
 
風中緋櫻--霧社事件真相及花岡初子的故事

風中緋櫻--霧社事件真相及花岡初子的故事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578246478
鄧相揚/著
玉山社
2000年10月26日
107.00  元
HK$ 90.95  







叢書系列:影像•台灣系列
規格:平裝 / 175頁 / 24*19cm / 普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出版地:台灣


影像•台灣系列


人文史地 > 台灣史地 > 歷史事件









  七十年前不堪日人極權統治的賽德克人發動了「霧社事件」,殺死134名日人。日人旋即出動軍警部隊和精銳武器,對抗日部落展開討伐。但日人「撫育」政策栽培下的賽德克人-花岡一郎、二郎,卻夾在「忠」與「不忠」的情結糾葛下,不得不率著家族大小共21人,來到Sukuradan山上集體自縊。此一壯烈犧牲的事蹟,震驚了台灣和日本國內外,許多人為之動容落淚,竟連日人當局也為了表彰他們的志節,將Sukuradan取名為「花岡山」來加以紀念。

  花岡二郎的遺孀初子,它揚棄了非善即惡、非親即仇的簡易二分法,而從人性與文化的面向去探討「霧社事件」。這份從九二一廢墟中搶救回來的書稿,讓我們更貼近書中主角花岡初子的心情:從恐懼與顛沛流離的苦難中重新站起來,用寬容和希望擁抱新生命。

  櫻花,它的嬌妍讓人目眩,它的淒美使人落淚。《風中緋櫻》就是這樣一本淒美而引人入勝的悲壯史詩。它將歷史文獻分析、深度田野訪談和報導文學,做了絕佳的整合與示範。更難得的,它揚棄了非善即惡、非親即仇的簡易二分法,從人性與文化的面向切入,彰顯時局動盪下的悲歡離合,深刻的剖析了牽扯在這個事件中的核心人物的恩怨情仇。──李遠哲(中央研究院院長)

  作為一個民間的霧社事件研究者,鄧相揚的報導,除了歷史真相的探索更清晰、更深沈,事件的脈絡更明朗,更貼近歷史現場之外,他同時還用文化的角度、生命的角度來解析歷史、來看待歷史;因此他的報導,還會持續延展到事件當事人的家族及後代,同時跨越到日本去,藉以呈現歷史的餘波所造成生命的影響。如果歷史是人類無可更動的命運的話,那麼我們在鄧相揚所寫的霧社事件故事中,最能看得清清楚楚。

  作者介紹:鄧相揚一九五一年生,南投縣人,中台醫專醫檢科畢業,現為執業醫檢師。自小在埔里的牛眠山長大,感受平埔族人文化消失及遞嬗的無奈,再加上在埔里基督教醫院服務期間,結交許多原住民摰友,促使他利用閒暇,從事霧社事件與泰族、邵族、平埔族的田野調查與史料解讀工作,歷經二十寒暑而仍樂此不疲。調查工作陸續結集成文章與專書,包括〈〔埔里〕平埔族古文書〉、〈埔里盆地平埔族語言消失的原因〉、《碧血英風》、《泰雅素顏》等,《風中緋櫻》是他繼《霧社事件》和《霧重雲深》後在玉山社出版的第三本有關霧社事件的專書。



序一 期待霧散櫻開 李遠哲 1
序二 是歷史,也是生命的故事 王灝 3
自序 風中緋櫻 鄧相揚 5
本書主要人物介紹 8
本書主要人物姓名對照表 14
本書所列族群、地名、部落、村名對照表 15
「霧社事件」抗日六部落地名對照表 17
霧社抗日事件七十週年
遺生者後裔「為英勇祖先祈禱文」 18

一、楔子 19
二、濁水溪在嗚咽 21
三、迷霧般的花岡情結 23
四、山中有霧、霧中有山 26
五、埔里社是「理蕃」中樞,
撫靖的前進基地 28
六、日人治台與實施霧社地區
「生計大封鎖」 29
七、深堀事件 31
八、霧社地區「生計大封鎖」 32
九、「姊妹原事件」與霧社群勢力的消長 33
十、 慘烈的戰爭與脅迫的「和解式」 35
十一、「甘諾」政策下的「和蕃」婚姻 38
十二、莫那.魯道的崛起 39
十三、荷歌社敬酒風波 41
十四、日本內地觀光旅行 42
十五、失敗的「和蕃」婚姻 43
十六、沙拉茅事件 45
十七、霧社支廳的首級祭 47
十八、警察政治的興起及日人推展 
「教化」與「撫育」政策 49
十九、撫育政策下之「蕃童」教育 51
二十、很像日本人的賽德克人 52
二十一、蠻橫跋扈的日人警察 56
二十二、強制苛役 58
二十三、塔達歐.莫那的敬酒風波 60
二十四、生靈塗炭 61
二十五、秋風中的沍寒 64
二十六、霧社之怒 67
二十七、屍首佈滿整個運動場 68
二十八、花岡倆「忠」與「不忠」的兩難糾葛 72
二十九、道澤群「親日」「抗日」的抉擇 73
三 十、道澤群婦女救出三名日人小孩 74
三十一、小島松野的義行美德 76
三十二、弟弟之死 77
三十三、不要殺姆幹(漢人) 78
三十四、塔達歐.諾干的糾葛情結 79
三十五、巴蘭社頭目瓦利斯.姆尼救助日人 81
三十六、恩斷緣盡—花岡家族準備以身殉死 82
三十七、中山清幾乎被砍頭 85
三十八、族人幾乎無一倖存 86
三十九、花岡家族依賽德克祖訓上吊在樹幹上 87
四 十、日本軍警的大鎮壓 90
四十一、激戰塔洛灣(一文字)高地 94
四十二、撤退到馬赫坡岩窟 95
四十三、以夷制夷 96
四十四、論功行賞 98
四十五、中山清擔任登記首級的工作 99
四十六、道澤群總頭目之死 100
四十七、空投毒瓦斯與特殊彈 101
四十八、空飄招降傳單 103
四十九、集體在大樹上縊死,回歸波索康夫尼 103
五 十、莫那.魯道壯烈成仁 104
五十一、最後酒祭 105
五十二、瀕臨滅族狀態 106
五十三、初子際遇可憐 107
五十四、「保護蕃」收容所 108
五十五、第二次霧社屠殺事件 109
五十六、愛與恨 113
五十七、移居川中島 115
五十八、川中島族人生命的新生 118
五十九、和解埋石儀式 121
六 十、以「歸順式」之名,行殺害之實 123
六十一、生命與希望 127
六十二、迎接新生活 132
六十三、皇民化運動 135
六十四、高砂義勇隊 138
六十五、我們都是「中國人」 143
六十六、霧社的人間光影 147
六十七、碧血英風 151
六十八、莫那.魯道遺骸英靈返鄉安葬 153
六十九、花岡倆的「忠」與「奸」之辯 158
七 十、花岡悲劇的原型 159
七十一、現代花岡的迷惘 161
七十二、日本「賊父」感恩之行 162
七十三、霧社感恩之行 163
七十四、風中緋櫻 164
七十五、跋 166

附註︰
◆ 霧社抗日事件相關重要書目 169
◆ 表一:水沙連地區周遭的族群及其語系 171
◆ 表二︰南投縣仁愛鄉泰雅族族群分布概況及語系表
表二 ~ 1、泰雅族(Taiyal)賽德克亞族 (Sedeq-Proper) 173
表二~ 2、泰雅族(Taiyal)賽考列克亞族 (Seqoleq-Proper) 174
表二~ 3、泰雅族(Taiyal)澤敖利亞族 (Tseole-Proper) 175



序一
期待霧散櫻開

  櫻花,它的嬌妍讓人目眩,它的淒美使人落淚。《風中緋櫻》就是這樣一本淒美而引人入勝的悲壯史詩。它將歷史文獻分析、深度田野訪談和報導文學,做了絕佳的整合與示範。更難得的,它揚棄了非善即惡、非親即仇的簡易二分法,從人性與文化的面向切入,彰顯時局動盪下的悲歡離合,深刻的剖析了牽扯在這個事件中的核心人物的恩怨情仇。

  1930年爆發的「霧社事件」,經過學術界和地方文史工作者的努力,我們對這個震驚台灣和日本的「抗日事件」的起因和經過,大致上已經有了相當清楚的瞭解。但是,很少報告像《風中緋櫻》一樣,從社會和文化層面去探討「霧社事件」。在閱讀《風中緋櫻》這本書時,我們不只會緬懷1930年泰雅族人那一段英氣凜然的壯烈歷史,而且也將反思族群間的爭戰與和平問題。

  從日本移植過來的霧社櫻花,和富士山下的櫻花一樣絢麗,而在日本人長期統治的影響下,一些泰雅族人也感受了日本文化的特性。其中最重要而影響深遠的觀念是「義理」,這是階層化的日本社會的核心價值:在上位者需盡心照顧下屬的福祉,而下屬亦須盡所有的力量回報,其中最有尊嚴而最受尊敬的回報方式是生命,這是「義理」的極致境界。在泰雅文化方面,傳統的泰雅族部落主要是由偏父系的親屬成員組合而成,部落成員共有一個祖先,所有部落成員不僅必須遵守祖先的遺訓,而且部落中任何成員的行為後果都由所有成員共同承擔。這種共負罪責、禍福與共的觀念,導致泰雅族人堅強而有效率的部落集體行動。只有從泰雅與日本文化的雙重影響這個角度,我們才會瞭解花岡一郎、二郎兩個家族的集體上吊,以及一郎的切腹自殺,這些悲壯的行動底層所蘊含的深層文化意涵。

  族群衝突的超越和解決是本書的另一個重點。如果說莫那.魯道所率領的馬赫坡等部落族人的起義是悲壯的,那麼日本人對待中山初子和中山清的方式則是淒美的。《風中緋櫻》採用相當吸引人的報導文學手法來表現這些主題,它切入這些主題的角度不僅提供原住民文學另一種詮釋的角度,而且讓我們在看待族群間的衝突、對抗或調適現象時,可能用比較成熟的視野去思考與反省。《風中緋櫻》就是這樣一本悲壯、淒美而又嚴肅的書。歷史的軌跡不斷的往前延伸,但是族群的仇恨與罪贖卻可以不必重演,端視領導者的智慧。回首七十年前的「霧社事件」,期盼泰雅族人、原住民、台灣、中國大陸,以及整個世界,都能霧散櫻開,以喜悅快樂的心情迎接櫻花盛開的嬌妍與絢麗,而在落櫻飄零時不再感傷。

  本書作者鄧相揚先生世居埔里,對於故鄉埔里的關懷與認同不言可喻,他不僅關心並積極參與埔里的社區發展工作,而且對地方文史工作也投入相當多心血,這方面的努力與成就可從他的自序略窺一二。相揚同時也是中央研究院多年的好友,本院各研究所的同仁到埔里地區進行研究時,他總會騰出時間,盡其所能的予以接待和協助,本院語言所的李壬癸,民族所的許木柱、潘英海、黃智慧,史語所的劉益昌等同仁,都已經與相揚成為長期的友人及研究的同好。作為中央研究院的行政主管,我要感謝相揚和埔里地方首長、民意代表及其他關心埔里的文史工作者,從前年開始,積極的推動中央研究院埔里院區的成立,當然我同時也感激院區預定地的地主台糖公司的慷慨與協助。懷著感激之心,中研院埔里院區無論是在學術研究主題或地方事務的參與方面,都將盡其所能的回饋埔里所有人士的厚愛,一如相揚對埔里的關心與熱愛。

自序 風中緋櫻
鄧相揚

  1999年9月9日9時9分,正是「久久」的時刻,我和妻子美碧通過國際電話,彼此誓言要「久久」相愛,並且全家相約要在歲暮時,到紐西蘭的吉斯本,去迎接地球上千禧年第一道曙光的到來!

  妻子帶著三個兒女,前去「白雲之鄉」的紐西蘭,接受kiwi的教育已有五個寒暑,我深愛家鄉,因此留在埔里,從事醫檢所的執業工作外,業餘之暇,繼續進行我的田野調查和研究的工作。我甚至立誓要出版有關「霧社事件」、泰雅族、平埔族群、邵族…等的十本專著,來獻給故鄉埔里和水沙連的鄉親,以完成我的職志和宿願,而《風中緋櫻》一書便是其中之一。

  經過長時間的努力,1999年9月21日凌晨一時許,我完成了這本《風中緋櫻》的初稿,也完成了積欠已久的宿願,心中的喜悅難以抑止。躺在床上準備就寢,雖然感覺有一點疲憊,但在昏昏沉沉中卻也不忍進入夢鄉,因為腦海中總是盤旋著《風中緋櫻》的故事情境……。

  《風中緋櫻》一書,是我從事「霧社事件」田野調查工作十餘年來,繼《碧血英風》《合歡禮讚》《霧社事件》《霧重雲深》等拙作發表之後的第五本專書,主要敘述花岡一郎、二郎之所謂「花岡情結」和「花岡精神」糾葛的真相,期冀以報導文學的寫作方式,來呈現「霧社事件」的史實;由於情節複雜,因此,書中的人物故事,歷經十餘年時光的追溯工作,我才得敢落筆書寫。

  興起我寫花岡一郎、二郎故事的緣由,要追溯到三十年前,先父鄧阿僯曾帶著我到廬山溫泉的碧華莊去泡湯,那正是高永清、高彩雲夫婦所經營的溫泉旅館,先父告訴我有關花岡一郎、二郎以及初子的遭遇,在那個年代,花岡的故事,大概埔里人都耳熟能詳。後來高彩雲帶著孫子從霧社來埔里求學,就居住在我家隔壁,因此有十餘年的時間,我常去造訪她,期間帶給她不少的困擾。每到她家拜訪及訪談,都會被她的日式儀禮所吸引,通常她也用日語和人交談,所以感覺上她像彬彬有禮的典型日本婦女,但事實上她卻是一位賽德克婦女,她經歷過不平凡的年代,可以說終其一生都充滿著傳奇,因此,要和她訪談以及要整理她的事蹟,必須要很認真做功課,始有成果。

  在寫作期間,我驀然發現自己的頭髮已出現了不少白髮,心中總有時光流逝的唏噓之感,但當《風中緋櫻》初稿得以完成時,心中卻是暢快無比,於是我在歡心喜悅的笑靨中逐漸睡去…。

  天搖地動,轟隆乍響,時間正是「1999年9月21日凌晨1點47分」,隔鄰三棟的五樓建築物應聲倒下,一道閃光和噪音把我從睡夢中叫起來,當我逐漸清醒過來之後,發現是地牛正在摧殘大地,我驚覺生命即將毀滅,夢想和希望亦將消失。

  如果想逃命,一定會有「希望」,如果能夠保住生命,我將擁抱「來生」!如果有「來生」,我將完成宿願!

  餘震不斷,房屋已呈半倒狀態,暗夜裡我從三樓的瓦礫堆中爬出來,驚慌中正想跳樓逃生,隔壁的蔡旭洲先生適時丟上一條繩索給我,我靠著這條繩索快速滑下,雖然滑下時受了輕傷,但很慶幸總算保住了性命,在此,我還要再次感謝蔡先生的救助之恩。

  一片淒黑,尖叫聲和消防救護車的警嗚劃破了長空,地牛翻身的災情不斷傳來,逃難的鄉親擁擠在街上的空地中,許多人呼天搶地的哀慟著,因為他們的親人正陷在瓦礫堆中等待救援!汽機車橫衝直撞,每部車上都擠滿了老弱婦孺,大家慌慌張張的往郊區空曠的方向逃去!

  地牛並沒有停止憤怒,整夜都在怒吼,又有更多的人擠進我住家前的圓環內避難,我蜷曲在圓環內的樹下,等待天亮,淒風苦雨讓我更陷在茫然無助中,我甚至不敢奢望會有黎明的來臨!

  好不容易挨到黎明,天更烏黑,又下了一場苦雨,像是冬雨寒霜般的嚴慄,整個埔里陷在愁雲慘霧中,大家更是驚悸萬分,有人在暗泣,更有許多人在嚎啕大哭!

  鎮公所倒了,警察局塌了,銀行毀了,醫院傾了,學校更垮掉了,而我執業的檢驗所也倒了,消息進一步傳來說我草創的「向陽文化博物館」也毀了,我感覺到天昏地暗,而心在飲泣!

  餘震不斷,心更驚慌,焦慮寫在臉上,在忐忑不安中,我奮不顧身潛入危樓去搶救擋案,那是我耗費十餘年的青春所調查和搜集而來的資料,更是水沙連地區重要的文史資料,危樓內有許多「霧社事件」、泰雅、平埔族群、邵族等等的檔案資料,而《風中緋櫻》的稿件便是其中之一。

  地動如此憾悸,在它的摧殘之下,襁褓裡的嬰兒失去了母親,白髮蒼蒼的老父失去了壯年兒子,而新婚不久的新娘,也失去了她的丈夫,地震不僅奪走人間的團圓至愛,更造成許多人的流離失所;災區裡哀鴻處處,我身歷其境,所以感受特別強烈,在自我哀憐中,我也感受到《風中緋櫻》一書中人物的心情寫照,驚濤駭浪的「霧社事件」,不也就是用恐懼和顛沛流離來寫的;而生命的真諦是,從苦難中重新站立起來,去繼續未竟的志業。

  家園殘破,在埔里震撼過後的一片廢墟中,我全心全力和鄉親投入家鄉的重建工作,藉此讓自己忘掉憂鬱煩惱,一段時日後,我逐漸從憂傷中平復來,但還是常常無法安眠,就在無法就寢的許多夜晚中,我重拾撼動的筆,急書把這本《風中緋櫻》定稿下來,希望能作為「霧社事件」七十週年的紀念作,並以此獻給抗日烈士和遺族後裔,特別是高彩雲、高光華、郭明正、邱建堂、高信華等人,如果沒有他們的大力協助與支持,這本紀念作是不可能出版的。

  台灣緋櫻仍然依戀著霧社的嚴冬,我感到今年的冬天特別寒冷,風裡,我看到霧社的緋櫻在空中飛盪飄零著!




其 他 著 作
1. 愛在福爾摩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