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二樓書籍分類
 
流聲的歲月:近代中國著名學者的側影

流聲的歲月:近代中國著名學者的側影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63260462
吳海發
秀威資訊
2013年1月26日
150.00  元
HK$ 135
省下 $15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叢書系列:文學視界
規格:平裝 / 380頁 / 14.8*21cm / 普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出版地:台灣


文學視界


人文史地 > 中國史地 > 人物史/傳記









  本書乃集結吳海發文稿之著作,談論環繞近代中國的事蹟。書中分為四個主要章節,分別從人事物入題,有悼念師長,記述名人的記人章節,也有至中國各地造訪時,留下的述景文章,對於文壇中重要的雜誌、著作,甚至是新起之秀,吳海發在書中也略有分析評點。

作者簡介

吳海發

  作家兼學者,任中國作家協會國家級一級作家,華中師大教科所特約研究員。出版著作計有《文苑落英》、《學術河上烏篷船》、《大鵬折翅:記李白的悲劇人生》、《文天祥〈指南錄〉校注本》、《二十世紀中國詩詞史稿》、《魯迅詩歌編年譯釋》。參與編纂《漢語大詞典》部分詞目,並發表編纂研究論文。





付印題記
付印題記之二

歲寒時節
翻閱先生的講義--懷念徐復先生
錢仲聯先生在病中
借李白的酒杯,澆胸中的塊壘--記郭沫若暮年的隱痛
憶藏書家瞿光熙先生
《開卷》百期的風采
魯迅筆下的有恆先生
一位不忘「五四」精神的文化老人
懷谷林先生
說夏承燾先生的學術道路
銘感錢學森先生
被命運扼住咽喉的先生
「不解知難退」--我心中的吳世昌教授

隨意走筆
雁蕩山三日記
蠡園的詩情
玉蘭花苑
銀杏之歌
遊渤公島記
寫於誼園
「壞處說壞,好處說好。」
莘園敘晤
舊家理書
手溫
重訪金陵隨園
商業:駁運文明的船--記余秋雨的演講會
杭州二日記
山中的一個學術研討會
永恆的綠葉--記葉聖陶與朱自清的友誼
遙祭汶川廢墟
通俗文學:一隻具有生命力的翅膀

學壇內外
長篇小說《三里灣》的初版
淇奧產竹的問題
一則古代諺語的考量
話說閻崇年的《康熙大帝》
難解的諾貝爾情結
《王蒙自傳》:誠信中見筆法
開掘散文創作的題材
《石語》情深
採擷商州風情的落葉--說賈平凹的散文
感謝楊振寧先生作序
章培恆及其《災棗集》
揚州安樂巷二十七號
題在《胡適來往書信選》扉頁上的話
馮驥才閒適散文的新走向
一位魯迅研究專家的跋涉
批評家陳駿濤的風景
說說我的書齋
董寧文:營造書香社會的匠人
走近嘉業堂

愚者千慮
七房橋村:走出六位院士
教授的日記
〈南京民謠〉非魯迅所作考
重讀葉聖陶回答我的五封信
葉聖陶之於魯翁
趙樹理唯一的散文集
《魯迅詩歌編年譯釋》後記
美籍華裔教授唐德剛的注釋
訪周口店「北京人」
余秋雨和他的《語錄》
話說「辛苦恣睢」
關於詩詞問題的通信


代序/余秋雨

  文化,說起來很強大,實際上很脆弱。很多勝會高論、喜怒恩怨,轉眼就在歷史上煙消雲散。當然也會留下一些殘跡,後人以為是時間的結晶,其實並非如此。留下和殞滅,都帶有很大的偶然性,而且即便是留下的,也未必是真相。

  現在,資訊的貯存檢索技術越來越先進,照理不應該再有這方面的擔憂,但文化的事畢竟不能全然歸之於技術。這就像我們到一個村莊去,可以先在網路上查到各種相關的資料資料,歷年變遷,但把這一切加在一起,也比不上一位安坐在河邊觀看落日的智慧長者。

  這位智慧長者知道村莊裡很多無法形之於資料的人事往來、隱秘款曲。但這位長者必須知方圓、明事理、懂比較、有人緣,而且,又無官位之累,無名號之絆,只是勤奮記述,藏之箱篋,有人問起,便平靜表述。因此,我把這樣的人稱之為智慧長者。

  本書的作者吳海發先生,就是這樣的智慧長者。在中國現代文學的「村莊」中,他以觀察者、問學者、品評者的身份,留存了很多易忘的片斷、特殊的記憶。可以算得出來,他在觀察、問學、品評之初,還是一個年輕人。他沒有多麼響亮的單位和頭銜,主要還只是一位中學語文教師,卻為什麼會讓那麼多文壇名人與他頻頻書函往來?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別人被他所表現出來的學養、思路和態度吸引了。於是,很多堪稱重要的信件一封封寄到他所在的中學,而他也成了中國現代文學某些線索的一個小小彙聚點。他在這方面的地位,已經超過很多著名大學中文系的教授。

  從本書中的一些文章可以看出,吳海發先生對於中國現代文學的全貌和細節都有比較廣泛的瞭解,對於現代漢語的知識和技能都有比較充分的修煉。更難能可貴的是,他有一份熱愛文化、保護文化的忠誠,追求著他心中的文化道義。他的筆墨,乾淨樸實,無雕琢之痕,無漂染之色。有時他也會與同行商榷,但只限文學,不攻人格,不作表演,有君子風。這一切,使他的文章讀起來有一種巷陌曲折的豐富性,又有一種不傷脾胃的安全感。

  我的主業是中國宏觀文化史,偏重於宋元之前的文脈勃郁之時,因此對中國現代文學興趣不大。對當代文壇,更是避之唯恐不遠。本來我是不熟悉吳海發先生所寫內容的,但是,當我讀到科學家錢學森、楊振寧先生與他的書函來往,前輩文人葉聖陶、吳世昌先生與他的長篇通信,就覺得很有意思。那篇記郭沫若暮年隱痛的文章,讀來也覺得入情入理,溫厚公平,頗有心得。

  有一次收到他寄給我的一部堪稱巨著的《二十世紀中國詩詞史稿》,未免有點吃驚,因為我知道他的年歲,要寫出一部八十多萬字的書稿很不容易。我儘管對「二十世紀」的中國文化仍然沒有多大興趣,但因有「詩詞」為引,也就與我的主業產生了局部交叉,便與他討論起來。二十世紀的詩詞創作,我覺得真正具有詩人神韻的,倒是郁達夫、蘇曼殊這些浪跡天涯的遊子。「曾因酒醉鞭名馬」、「踏過櫻花第幾橋」這樣的句子,僅從詩品而論,是高出於魯迅、王國維、陳寅恪等學者的。當然,吳海發先生要撰寫全史,必須顧全大局,不能像我這樣由著性情來。我雖然發了一通感想,但認真說來,還是沒有涉及現代文學,因為那些詩詞是現代人幹著古人的活兒,是新舊文化的一種「人格性銜接」。

  感謝吳海發先生把一本專寫中國現代文學的散文集《流聲的歲月》,讓我這個「關閉現代」的人來寫序言。可能他想,外行也有外行的自由吧,那我也就輕鬆地享受這番自由了。因為明知是外行話,也就不寫「敬祈教正」這樣的客套話了,只能博吳先生和讀者一笑,如此而已。

  是為序。

二○一二年六月十四日




其 他 著 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