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秘密花園
  • 定價93.00元
  • 8 折優惠:HK$74.4
  • 放入購物車
二樓書籍分類
 
走出大涼山的女人:一個經歷文革的黑五類女兒之血淚實錄

走出大涼山的女人:一個經歷文革的黑五類女兒之血淚實錄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62217924
陳尚健
秀威資訊
2011年10月01日
107.00  元
HK$ 96.3
省下 $10.7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叢書系列:個人著作系列
規格:平裝 / 300頁 / 14.8*21 cm / 普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出版地:台灣


個人著作系列


人文史地 > 台灣史地 > 人物史/傳記









  1957年,年僅30歲的母親因被打成「歷史反革命」而被「開除教師隊伍」。
1958年,「反右派運動」已經結束一個多月,父親所在單位因為百分之五右派名額不夠而將他「補劃」為右派分子,主要罪名是:「替反革命老婆鳴冤叫屈」。因此被「開除公職,停發工資,全家下放農村勞動改造」,父親時年36歲。

  1959年,我高小畢業。表格上「政治面貌」一欄中,「父右,母反」,黑五類我就占了兩類。因此,決定了我不能夠再有繼續受教育的權利。那一年,我11周歲。

  作為他們的女兒,我承受住了命運帶給我的殘酷打擊:悲傷痛苦、生離死別、浪跡天涯……它們沒有將我摧毀!孤獨地面對了半個世紀的劫難,我仍然深深地愛著、懷念著父母、親人。我想,紀念她們的最好方式,就是把那一段苦難寫出來。

  本書真實的紀錄了近半個世紀以來作者所親歷,反映了時代的變遷,也折射了人性中的野蠻、醜惡、善良與真誠!

作者簡介

陳尚健

  女,生於1947年3月。籍貫中國四川省涼山州西昌縣。高小文化,經歷坎坷。在涼山州所屬西昌,寧南,以及新疆伊犁,霍城等地當過近23年(農民,知青)。

  在深圳當過半年洗碗工,8年外企行政總務。自小熱愛文學,矢志不渝。1998-2008,放棄外企優厚待遇及自營餐館,獨自居家。歷時十年,寫出這部20多萬字的自傳體紀實作品。



前言
引子 深山中,那幾座墳塋

第一章 童年
第二章 媽媽成為歷史反革命
第三章 父親「補」劃為「右派分子」]
第四章 下鄉改造,我失學了
第五章 三弟死 四弟生
第六章 餓狼吃了我的大弟弟
第七章 尋找工作深山歷險
第八章 媽媽的牢獄之災
第九章 田壩三隊
第十章 離家遠嫁
第十一章 為人媳、為人母
第十二章 離 婚
第十三章 在修大堰的的工地上
第十四章 妹妹生,媽媽死第十四章 尚南弟之死
第十五章 帶二弟逃離田壩
第十六章 走出松新
第十七章 林子闖入我的生活
第十八章 西出陽關
第十九章 姐弟團聚在伊黎河畔
第二十章 誕生在英塔木的兒子
第二十一章 奮鬥在霍城
第二十二章 誕生在霍城的麼兒
第二十三章 生死線上的父親
第二十四章 重返松新,生離死別
第二十五章 一個民辦榨油廠內的鬥爭
第二十六章 父親之死
第二十七章 為父親伸冤
第二十八章 重返霍城
第二十九章 為了孩子
第三十章 南下深圳
第三十一章 改變命運
第三十二章 當上外企行政總管
第三十三章 為媽媽討說法,寫本書說自己
第三十四章 回首人生,直面未來

後記



引子

深山中,那幾座墳塋

  西元2002年元月11日晨,寒冷而晴朗。四川省涼山彝族自治州西昌市禮州鎮,往東十多裡,通往「窯柴溝」的路上,我 和弟弟帶著幾個民工,順著蜿蜒曲折,被歷年山洪衝刷而成的深溝,走到一塊荒草淒淒的山坡,我的「右派」父親、「反革命」母親和三個弟弟,在這裡已經默默的躺了幾十個春秋。

  二十多年前,我曾經跪在親人們墳墓前發誓:「倘若我能夠活到為你們昭雪的那一天,就把你們接到我身邊。」父親的冤枉,我早已經為他辯明。十幾個小時前,又為沉冤近半個世紀的母親討了說法。在她曾經工作過的學校,為她開了平反昭雪追悼會。 我終於歷盡艱辛,實現了承諾。今天,接他們回家!鞭炮聲驚醒了這山溝的寧靜,我和弟弟跪在親人面前!熏香,紅燭,紙錢,燃起紅火,升起青煙,伴著它們一起燃燒的,還有一份「紅頭文件」。那上面清晰的列印著;「經過市委第八十一次常委會研究認為:賴惠清同志1957年被定為「歷史反革命」,實屬冤假錯案。決定給該同志平反昭雪。」倘若親人們泉下有知,定當淚水傾盆! 我的心已不再悲傷,只有釋去重負後的寧靜!面對蒼天我大聲呼喚;「親人們,今天我們回家」!山溝裡的回聲重複著我的呼喚;「我們回家」! 親人們一定聽到了。漂泊異鄉幾十載,今天終於要回到女兒的家!

  工人們開啟了一座座墳塋,我和弟弟輕輕的將親人遺骨撿起,放進鋪著紅色絲絨的箱子裡。

  「我的父母兄弟五個親人」最後開啟的是媽媽的墳,木匣子早已經腐爛,只有當年我背著她的遺骨進山時那條帆布帶子完整如故。我在泥土裡仔細的尋找, 決不遺漏母親身體的一丁點。那一顆顆光潔的牙齒顯示的是一個年輕的生命!

  我一遍遍輕撫著裝滿遺骨的兩個紙箱,就像擁抱著我的親人!這時候,往日情景一幕幕重現,本已不願意悲傷,卻禁不住熱淚潸然!這原本是對人世間充滿愛意的五條鮮活的生命,卻只剩下兩箱白骨伴我回程!

  中午,和煦的陽光照耀著。鄰近山上居住的一群彝族小孩來給我們送行,兩隻纖細的小手怯生生的為我抹去眼淚。我站起來,把帶來的水果分給這群可愛的孩子,給他們拍張照片留作紀念 。揮手告別這條灑滿我淚水的山溝!

  通向山外的路崎嶇不平,這不平的路見證了我們一家人近半個世紀的苦難人生!這是一段怎樣的人生?

  我,一個「五類分子」的女兒。是怎樣度過這飛來橫禍後的漫長歲月?又是怎樣從大涼山中崎嶇的小路走向山外廣闊的世界而倖存至今?!




其 他 著 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