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二樓書籍分類
 
貓中途公寓三之一號

貓中途公寓三之一號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65933630
葉子/著,KT/攝影
印刻
2013年4月02日
117.00  元
HK$ 99.45
省下 $17.55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叢書系列:文學叢書
規格:平裝 / 296頁 / 14.8*21.0 cm / 普級 / 全彩 / 初版
出版地:台灣


文學叢書


生活風格 > 寵物 >









  葉子與KT,兩個平凡的人,默默幫助流浪動物長達十二年以上。
  
  二00一年架設「台灣認養地圖」網站,二00七年成立協會,兩人努力實踐「人與貓的和平協定」,推行關懷街貓運動、宣揚「以認養代替購買、以絕育取代撲殺」的流浪動物管理觀念,同時擔任貓中途。救助過的街貓、流浪貓超過五百隻,目前與35位貓家人共同生活在明亮舒爽的貓公寓裡。

  他們深信,愛,會慢慢傳染開來。
  貓中途,是幸福的接力賽,更是生命對生命彼此不悔的承諾。
 
  身為「貓中途公寓三之一號」終身職管家的葉子與KT,每天的任務就是打掃、備餐、鋪床、清貓砂、噓寒問暖兼侍候湯藥,有時還得跳出來勸解群貓爭議,讓憩居公寓的三十五隻貓能吃好睡好、享受貓生。宛若武俠小說中隱居山谷的遊俠,晝伏夜出,救死扶傷,屢屢從險惡的江湖搶救回遭囚禁的貓、被遺棄的貓、罹患癲癇的貓、沾滿黏膠奄奄一息的小貓、瘦成皮包骨的懷孕母貓、滿身是蛆倒臥草叢的幼貓、下顎重傷無法進食的貓、被狗族追殺傷痕累累的貓等,一個個危在旦夕的生命。這一切的一切,只因不忍心見到動物受苦,只為了給牠們一個活下去的機會,一個與人類家人相遇的緣分。

  貓中途

  這一群人,面對需要幫助的貓時,除了付出人力、時間與金錢,還會提供一個安穩的環境來安置貓咪,等到牠們的情況穩定後,再進一步協助安排送養,幫助貓咪找到幸福的家。這就是所謂的「貓中途」。

  貓中途的工作是將貓咪帶離危險與困頓的環境,提供照護、並轉介至另一個幸福環境。對於整個幫助流浪貓的工作而言,貓中途扮演了一個非常重要的角色。他們都是自發性的動物保護義工,只求動物們未來能安穩快樂的生活,所有的付出不求任何的回報。


  每當我們送出一隻貓,離去前在認養人的家門口,我們會深深對認養人一鞠躬,說:「未來,一切拜託。」我們託付了最珍貴的,認養人接受了最甜蜜的負擔, 我們努力的是開端,他們承諾的十幾年的永遠。——葉子

作者簡介

葉子

  網路膩稱leaf,九月四日生是與貓很合的處女座。

  原本是一個出門看到黑貓會覺得倒楣一天的人,在一九九六年從街角撈起一隻雙眼爆膿的小貓照顧長大後,開始在工作之餘做著一份貓中途的自願性服務。已發表的文章皆與貓有關,散見於《中國時報》動物伴侶版、蕃薯藤名家專欄、MSN寵物版及社團法人台灣認養地圖協會公益出版之《貓咪小學堂》。熱愛拍貓、寫貓以及和一群貓共枕同眠。

攝影者簡介

KT

  本名蘇聖傑,因利用網路、攝影幫助動物的想法,共創了網站「台灣認養地圖」(www.meetpets.org.tw),引進、實驗並推動流浪動物認養、貓中途、街貓絕育TNR行動,想營造使人對待街貓、對待動物更友善的世界,迄今仍為網路上認養動物的主要平臺。近幾年來以攝影專拍各地街貓,作品多透過台灣認養地圖所發行之刊物、文宣、展覽與義賣品對外發表。


推薦序:中途,遇見愛 黃宗慧
推薦序:等待世界慢慢改變 吳菡
1 貓中途公寓
2 喵喵及喵媽家族
3 奶茶
4 小武
5 黑貓爺爺
6 街上的貓媽媽
7 永遠的故事
8 黏鼠板貓
9 景美夜市的錦美
10 咪萬
11 強強
12 真沒想到
13 打火員的業外收入
14 打火員的業外收入PART II
15 下一個貓中途?
16 林媽媽
17 貓孩子——咪醬
18 阿水
19 一隻有家人的街貓——胖胖
20 貓中途之路
側記1:實踐人和貓的和平協定 梁玉芳
側記2:超越母愛的付出 小騷



推薦序

中途,遇見愛 黃宗慧

  對於已經愛上貓甚至是身為「同行」的貓志工來說,《貓中途公寓三之一號》無疑是充滿了希望與救贖力量的療癒之書,因為書裡有幸遇到葉子的貓咪,不管生命的長短如何,都得到了滿滿的愛與不變的承諾,感受到葉子那種一旦相遇就絕不辜負牠們的堅定心意。也因此即使有時會為書中「終須一別」的場景流下不捨的眼淚,但更多時候,那些人貓之間情真意切的交流所綻放的光芒,總讓人感到無比溫暖。

  但是對於「不喜歡貓和不瞭解貓的人」——也就是朱天心《獵人們》題贈的對象,我該用什麼樣的言語向他們推薦這本書呢?儘管《貓中途公寓三之一號》原本就不只是寫貓、或只寫人與貓之間的邂逅,那些因貓而結緣的人們如何相遇與互動,自然也交織在一則則動人的故事中,但是如何讓不喜歡貓也不瞭解貓的人,有興趣試著去感受其中的溫度與生命?如何讓他們理解,愛動物的人眼裡並非只有動物,因為對動物的不忍與對人的體貼其實來自同一顆柔軟的心?或許因為在我做為貓志工的這條路上,聽過太多「人都管不了了,還管貓?」之類的冷言冷語,受過「要玩貓就帶回家去,不要在這裡影響環境衛生」之類的誤解責難,於是我一方面熱切地期盼這本書的出版能讓更多人對街貓與貓志工多一分接納,另方面卻又設想出許多「假想敵」,苦於不知如何說服他們。

  然而轉念一想,那些還沒對動物打開心房的人不該是敵人,他們只是還沒有機會體驗到動物所回饋的美好吧?就連葉子不也在〈貓中途公寓〉一文坦言,她不是一開始就喜歡貓,甚至曾經對後院的餵貓人家沒有好印象?或許,讓葉子這些素樸的心情故事自然地流露在各種各樣的讀者面前,就足夠了。故事的感動所埋下的種子,說不定會讓聽故事的人有朝一日也成為一個說故事的人、擁有自己與動物之間的小故事。這樣想之後,我決定不刻意去說服誰,只是如實地寫下葉子曾帶給我的感動與幫助。

  就從二0一0年那個多雨又寒冷的冬天說起。那時我在住家附近TNR(誘捕後絕育放養)的街貓,原本固定只有小橘、小白、黑黑三隻,懷著小貓過來乞食的「師妹」成為第四隻,也成為我在TNR的路上最具挑戰性、最難忘的一隻。師妹野性極強、戒心很高,牠在公園的樹棚上哺育小貓,也嚴管孩子們不可接近人類,於是餵養了一段時間之後,我還是完全無法靠近牠們。當時我擔心餵養未絕育的街貓會遭到附近居民更嚴厲的指責,於是即使多次誘捕失敗,還是密集進行捕捉的工作,記得終於抓到師妹的那刻,牠在誘捕籠中驚慌衝撞,我心疼地對牠說:「對不起,但我以後就可以光明正大地餵養妳了!」只是師妹並沒有接受我的安排,術後幾天,牠從獸醫院逃走,我就此陷入情緒的低潮之中。我懊惱自己抗壓性太低,只因不能承受指責,就急著拆散師妹與孩子們、急著抓牠去結紮;我覺得一切都是因為我把自己的心情看得比動物更重要,才會讓師妹徹底不再信任人、選擇倉皇逃走。

  這樣的自我質疑讓我幾乎失去了繼續做貓志工的勇氣,雖然收養了師妹的兩個孩子作為彌補,但我還是極度沮喪,鎮日在臉書上發文自責。有一天葉子在我的文章下方留了這樣一段話:「也許可以這樣想。一、師妹在遇見老師之前也是在街頭生活的,當時還得受身體內的荷爾蒙困擾,發情、生小孩、奶小孩,現在仍然在街頭上生活,但至少不會再一直陷入懷孕生小孩的惡夢中。二、師妹還好是在手術復原後跑出而不是剛手術完。三、師妹的小孩還好有老師的介入才不至於在這麼寒冷的冬天也必須在野外生活,所以老師之前為師妹和她的小孩做的都是正面的。」如果說我當時因葉子的留言而得救,一點也不言過其實,因為這些話不是一般的安慰或開解,而是救援過無數街貓、心頭必然也滿布傷口的葉子所說的啊。我在讀到這些文字的瞬間落下淚來,葉子溫柔的理解緩和了我的傷痛。

  但我的自責還沒結束。當時生活在公園裡的黑黑,因為失去師妹全家的陪伴而變得形單影隻,這讓我難以釋懷,決心為個性親人的黑黑找一個家,也因此我把黑黑帶到葉子的「台灣認養地圖」送養會上等待有緣人。葉子在事前和我要了黑黑的照片與簡介文字,送養會的當天,她不但做好了黑黑的文宣,並且在聽我說完黑黑的故事與詳細現況之後,對現場協助送養的志工群說:「我們今天就主打黑黑」。我很難形容自己聽到這句話時的震撼與感動。當天葉子自己要送養的貓就有好幾隻,甚至有一隻是和黑黑很相似的黑貓「巧克力」,但只因為聽說了黑黑的處境,並慧眼判斷愛撒嬌又長得英挺的黑黑應該很有機會,葉子就做出了如此無私的決定!儘管後來黑黑還是經歷了一些波折,但慶幸葉子的支援讓我有了勇氣,可以堅持陪著黑黑等待到牠今日的幸福。就像葉子在〈奶茶〉文中所寫的:「我們一隻一隻的把牠們送往幸福的路上,不是在賽跑,不需要比快,更不需要比誰送的中途貓多,最重要的是讓每一隻照顧的貓都能得到幸福,盡力做到該做的」,我想,我絕對可以為這段話做見證!

  其實又何需我的見證?書中每一隻從瘦弱殘疾轉變為健康活潑的貓咪、每一位因為領養了貓咪而變得幸福的主人,都早已做了更好的見證。而我也真心覺得,這是一本不用推薦文就極具份量的書。或許,與其說我所寫的是一篇推薦序,不如說這是我的感謝文吧!感謝葉子讓我能透過寫序,感覺自己又為我的街貓朋友們多做了一點什麼。荒涼人世,被遺棄、辜負的動物何其之多,時不時傳出的虐待動物事件,更是讓我經常有種「生而為人我很抱歉」的喟嘆,多虧葉子完成這本美好的書,讓更多人得見,對於動物,我們並不是只能說抱歉。

(本文作者為台灣大學外文系教授)

實踐人與貓的和平協定 梁玉芳

  「每天早上出門,都要到明天才能回家」曾是葉子的msn暱稱。或許她早已忘了,卻被我記在當年為葉子、KT和「台灣認養地圖」所撰寫的報導裡(二00七年一月二十九日《聯合報》)。

  在「貓中途」被一波波小貓海嘯席捲、上街TNR,又要上班賺貓沙錢的忙碌中,是啊,每一天的結束都是「明天」了。葉子 和 KT這樣的貓日子,還繼續著,(十多年了吧?)即使msn都要走入歷史了。

  葉子囑我為她的新書寫文,這是身為貓人的榮幸。老早就覺得葉子的文字清麗且深情款款,在網路上初初遇見,驚。她的行文與鏡頭一樣,都是高密度的溫婉情意,直直望進每隻貓的靈魂裡,這是曾與貓為伴的人才能明白的。

  「小強強日記」記錄拾來的橘子貓強強由罹患巨結腸症的小病貓、每周灌腸,直到開刀,如今已是強壯帥貓的過程。許多網友陪著強強蛻變,讓人驚異於生命潛力和跨物種的愛,同樣如此強韌。

  在照料眾貓之後,還撐著於半夜爬文,葉子在網上寫下與街貓之間的點滴,都是「以認領代替購買,尊重生命」理念的催淚文宣。

  她的貓文,在多少個夜晚,溫暖了我的心,讓我相信這世界總有些什麼是如此純粹,如此無私,以跨物種的愛,去愛貓,識與不識的貓;而這種對生命的尊重和敬畏,自然而然就改變了我們內在的一些什麼,一切只因曾經有貓給了我們驚人的愛與撫慰。

  「人貓兩相安,尊重生命,是台灣認養地圖的理念。這一切都是由十年前撿了一隻貓開始的。

  因為撿了小貓「喵喵」回家,葉子開始注意街上的貓,「啊,那隻同樣花色的貓會不會喵喵的弟弟?」於是一隻隻街貓開始有了名字,定點餵食。

  餵貓、撿貓、送貓,是許多愛貓者的共同經驗。葉子、KT與朋友湊了六千元租下網路空間,把待送的貓狗照片和故事貼上網路,為不少動物找到新家,「台灣認養地圖」於是誕生。那是民國九十年。

  網路科技的確是非營利組織的盟友,不僅傳遞資訊,更是理念演化、串連行動的平台。「台灣認養地圖」如今已是推展動物權利的重要據點。

  再後來,「台灣認養地圖協會」在眾多好友的支持下成立了。
網路上暱稱KT的蘇聖傑是葉子的最好伙伴,原本從事網路工作,前年辭職,全力打理「台灣認養地圖」的各項事務,「就靠葉子養了」他笑稱。

  當同年齡的人都忙著存人生的第N個一百萬時,兩個人貢獻兩人份的六年級生的心力,靠一份上班薪水,為改善台灣街貓的處境努力。學者說這樣的努力就叫「動物權運動」。「衝個三、五年,看事情會變得怎樣,我再乖乖找個工作。」KT豁達地說。

  兩人不逛街、不k歌、不旅行,他們認為,只要把物質欲望降低些,就有更多餘裕做更多事,錢要花在有用的地方──不為自己,而是為那些街貓朋友。葉子打趣說:「就是希望貓的世界大同啦。」

  愛貓人、作家朱天心形容台灣認養地圖的義工:「浪漫情感的話一句也不多說,捕貓籠拎上講台,講解著基本使用法和多次實戰秘笈」;她驚嘆這群「小孩」驚人的實踐力,並「世故地不把偶爾天上掉下來的零星捐款視為必需」,他們設計貓月曆、貓手表、「貓出沒注意」貼紙等各式商品籌款,不因覺得做的事情了不起而認為整個社會欠他們。

  這一切過程,沒有浪漫,得有很多犧牲。「我們很久沒有旅行了,因為貓。」葉子說,每個月領了薪水,就盤算這個月又可以結紮幾隻貓;他們早向爸媽保證:一定會把生活過好,因為人好,貓兒才會好。

  葉子 和KT 的「貓中途」公寓,對我而言是個奇蹟。特別為各式待認養的貓兒租來的住處,舒心的布置,極有葉子的清麗風格,還有讓貓曬太陽、看風景的陽台。數十隻貓個個都有名字,個性、族譜都在葉子口中如數家珍,完全不會弄混。

  二三十隻貓來來去去,驚人的食量和排泄量,加上各貓自有不同小恙或重疾,伺候眾貓不同的藥丸和藥水,葉子和KT日日如是,而且小屋──不─臭!「連房東都很驚訝!」葉子對我說,她的笑容至今難忘。

  曾經跟著KT 到街頭TNR。跟著他,打開了我的「貓雷達」,牆上、車底、樹叢,都有那樣疑惑的、好奇的,或者驚惶的眼光打量你。

  雨勢大了,還夾著閃電。穿著雨衣的KT和葉子收起放在巷弄暗處的誘捕籠,「貓不會來了。」即使誘餌是烤過的魚片,香味敵不過驟雨。

  這夜毫無所獲。但兩人已習以為常,更何況這個里的貓一個多月來已被兩人抓了十七隻。「在街頭求生的貓很精的」,要抓了牠們、一隻隻送到獸醫院結紮,是人貓鬥智的漫長過程。

  抓貓是為了葉子形容的「實踐人和貓的和平協定」:捕捉、結紮、放養,稱為TNR。

  這三步驟控制社區的街貓數量,結紮後的貓再放回社區,不再半夜嚎叫、噴尿,也固守地盤,防衛外貓移民。「讓人與貓在生活空間裡和平共存。」葉子說。

  不論晴雨,他們天天下了班,火速照料完家裡及養貓工作室裡廿多隻肥美貓口,換貓沙、吸地、餵藥餵飯之後,再一人一機車,載著兩具誘捕籠、背著食料、手電筒、貓籠遙控器種種工具,到街頭出TNR任務。

  有風的夜晚是最好的時光了。晚風將誘捕籠裡的烤魚香味飄送得更遠,相熟的貓兒將尾巴豎起像旗杆似的,對著蘇聖傑招呼。大方的黃花貓毫不客氣地進籠大嚼。

  只望一眼,「耳朵有缺角,是紮過的。」蘇聖傑說,並不按下手上的籠門遙控器。結紮過的貓,仿國外作法,在耳上分男左女右截去小小一角,免得一直重複被抓。

  「我們和愛心媽媽說好了,我們來過之後,九點過後才餵;牠們吃飽了,我們就捉不到了。」九點是獸醫院打烊時間。捉到的貓當天就送到獸醫手上,健檢、驅蟲、結紮,住院數日復原了再健康乾淨地回社區。

  車流不息的街道上,一隻玳瑁花紋的母貓幾番打探,終下定決心,向誘餌逼進。卡,籠門關上。這夜有了收穫。

  蘇聖傑和葉子收拾籠子、送貓到獸醫院,回家已近半夜,一屋胖貓等他們回家。這一切奔波只是為了簡單的盼望:「但願街上流浪的貓,都和家裡的貓一樣幸福。」葉子說。

  都是這樣的。因為對某一生物動情,這情愛自會滿溢,非得移情到牠的同類身上不可。於是街頭開起了街貓客棧,供水供飯,接著養生送死,捉貓看病,進而關心街貓處境,推動認養,架設認養網站,為送貓養貓配對;再集眾力翻譯外國動物保護文章,開始了TNR(捕捉/結紮/回置),為所有貓兒打造更好的世界。這是「台灣認養地圖協會」葉子和KT的真實故事。

  貓教給我們的,永遠都取決於我們的悟性啊。

(本文作者為《聯合報》採訪中心副主任)




其 他 著 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