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區政新角度
  • 定價64.00元
  • 8 折優惠:HK$51.2
  • 放入購物車
二樓書籍分類
 
阿基里斯之歌 The Song of Achilles

阿基里斯之歌

庫存=1
將於1個工作天內出貨
9789866319808
瑪德琳.米勒
黃煜文
馬可孛羅
2013年8月03日
120.00  元
HK$ 102
省下 $18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叢書系列:Echo
規格:平裝 / 384頁 / 15*21cm / 普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出版地:台灣


Echo


文學小說 > 翻譯文學 > 美國文學















  長矛從我髮際掠過,近得如同愛人的氣息
  如果唯有死亡能讓愛情不滅,我願以鮮血交換永不分離!
  
  ★禁忌之愛撼動了史詩──英雄阿基里斯封印千年的生死祕戀
  ★年度話題小說,讓J.K.羅琳不禁大讚 I LOVE it!
  ★十年心血,成就千年悲壯──再創全新史詩,特洛伊從未如此淒美
  ★初試啼聲即摘下英國柑橘文學獎,評審盛讚「連荷馬也會引以為傲!」
  ★《波西傑克森》雷克.萊爾頓、《房間》愛瑪.唐納修、《奇蹟之邦》安.派契特驚豔強推

  當真愛再也敵不過命定的神諭,
  勝利能否為你我唱出永恆的頌歌?

  帕特羅克洛斯,貴為王族之子。十歲時,因個性懦弱遭父王流放,淪為奴隸。在苦澀的國度普提亞,唯獨一名金髮男孩吸引他的目光。男孩的嘴宛如飽滿的弓,鼻子猶如高貴的箭──那是王子阿基里斯。

  被放逐的帕特備受嫌棄,唯獨阿基里斯對他流露憐惜。俊美而淘氣的阿基里斯,流著自海洋而生的半神之血,彷彿能聽見他內心的落寞。冰封的冬,新萌的春,兩人同食共寢、奔跑歌唱,胸膛躁動的渴切,終究讓他們捲入那道不該激盪的情感漩渦……

  特洛伊戰火一觸即發,阿基里斯違逆不祥預言而決意出戰。分離的愛與悲傷拉扯他的骨,吸吮他的血。「你絕不能去!」阿基里斯美麗的臉龐變得如鐵石一般──即使解脫即是死亡,絕不讓特洛伊讓你我分離!

  在這座凡人與神祉共存、人馬與妖精共譜的戰爭宇宙,壯烈的淒美震動了女神的淚,散亂的髮隨刀劍化成美麗的灰。死神的嫉妒玩弄了這場千古對決──當太陽神的微笑沒入那道矗立的城牆,特洛伊將以誰的姓名血洗命定的結局?

得獎記錄

  ★博客來外文館類型小說──『年度之最』
  ★英國柑橘文學獎得主
  ★紐約時報暢銷榜
  ★亞馬遜編輯嚴選──『年度小說』
  ★美國獨立書商協會選書
  ★出版者週刊、圖書館期刊雙料星級推薦

作者簡介

瑪德琳.米勒(Madeline Miller)

  在費城成長,現居麻州劍橋。從小就對古典文學有濃厚興趣,中學時開始學習拉丁文和希臘文,上大學後更專研希臘羅馬古典文學,擁有布朗大學拉丁與古希臘語學士及碩士學位。九年來她一邊沉潛在學校裡教文學,一邊在劇場裡工作,致力於透過教學和戲劇將古代人的世界和故事介紹給現代觀眾。

  《阿基里斯之歌》是她的第一本小說。為了寫作這本書,她還到希臘參與考古工作。全書不到四百頁,卻耗費十年才完成。瑪德琳.米勒精鍊優美的文筆完美融合了她的豐富學養及多年研究的成果,拉近了三千年前的愛情故事與我們的距離。

  作者官網:www.madelinemiller.com

譯者簡介

黃煜文

  1974年生。專職譯者,譯有《耶路撒冷三千年》、《我們最幸福:北韓人民的真實生活》、《文明:決定人類走向的六大殺手級Apps》、《世界史》與《當世界又老又窮》等書。



名人導讀

《阿基里斯之歌》勇士輓歌下的絕美愛情 作家/鍾文音

  在精神不濟時我總是避免讀希臘神話,免得被諸神的名字搞得頭昏。但讀新銳作家瑪德琳.米勒獲得柑橘獎之作《阿基里斯之歌》卻是津津有味。

  阿基里斯,見到這個名字,馬上浮起阿基里斯的腳踝,這也是阿基里斯最脆弱之處。他是國王佩琉斯和海洋女神忒提斯所生之子。米勒在寫凡(男)人與女神時非常精彩,甚至帶點女性主義,海洋女神是非常厭惡和凡人結合的(即使貴為國王):「佩琉斯被她抓傷的傷口流出的血,與忒提斯大腿上的流淌的初夜污跡融合在一起。」女神把精力放在兒子阿基里斯身上,鍛鍊兒子成為希臘第一勇士的方法首先是她在兒子襁褓時,將他倒提著放入冥河中,以天火粹煉出一身的銅皮鐵骨,故全身能刀槍不入,然而忒提斯手裡抓著他的腳跟,因此這個小點卻沒浸到河水,故成了他的致命傷。

  諸神與凡人的愛情與婚姻寫得栩栩如生,諸神混雜著人的七情六欲,而人卻隱隱有著神性。當然諸神不是這本小說的核心,這本小說環繞的人物一如書名:希臘大英雄阿基里斯。

  然而別以為這本小說是照著神話軸線走,相反地卻有著極其特別的敘述視角:以「我」,來寫阿基里斯(Achilles),而這個「我」,小說逐步揭開身分謎底卻是死去的遊魂:戰死的阿基里斯好友帕特羅克洛斯(Patroclus)。

  華爾街日報認為這是改寫自荷馬史詩小說中最好的一部,原因是即使大家都耳熟能詳阿基里斯的神話傳說,但作者卻能注入創意,將人物的黑暗面勾招出來,讓讀者閱讀時產生一種對人物的奇異懸念,彷彿故事脫離了神話,而化為生活中的我們。

  米勒如何將神話賦予新意?那就是不將小說故事放在特洛伊與引發戰爭的美豔美女海倫身上,相反地整本小說的重心是阿基里斯與帕特羅克洛斯,兩個男人的情誼,在米勒筆下卻陰柔無比,彷彿是同志之愛,也是生死摯交,連死後骨灰都要「混」在一起。

  小說一開始就很好看,「我」帕特羅克洛斯開始自述成長歷程,米勒逐步寫出嬴弱男孩的成長故事。被欺侮的無自信男孩,遭自己父親的放逐,遇到阿基里斯,性格因愛才被激發出堅毅。一開始閱讀,恍然以為在讀愛情小說,非常陰柔,米勒帶著某種陰性書寫地凝視這段迷離的神話關係。小說當然也超越一般的愛情小說:「我」說著自己的孱弱,小說逐步浮現出阿基里斯的剛強,兩人的形象逐漸增強,孱弱男孩最後代替愛人出征,且戰死沙場,且成了捍衛愛情的男人,也讓愛他的男人阿基里斯為他復仇,並遺言同葬一起。

  小說尤其強調兩人那種奇異的特殊關係,與少見的同性之至死不渝。但小說並非是以神話來穿鑿附會「男男」相愛的故事,相反地是帶著深邃「生死契闊」的高度。

  小說最後的焦點是,特洛伊戰爭末期,阿基里斯因故受辱不願出戰,後因帕特羅克洛斯被赫克特殺死,他氣憤前往報仇,怒殺特洛伊王子赫克特,且還駕馬車拖行其屍體以宣洩悲憤。

  這是小說為愛復仇的高潮(且是為了同性之愛)。

  米勒運用「關鍵」的神話元素,將兩人的關係寫得非常生動,愛情與戰爭,女性與男性,凡人與神人,人神共體的阿基里斯卻仍困陷俗世的愛情與友誼裡,這使得這本小說不再是希臘神話,而是藉著希臘神話還魂了人性,且又將人性放置於凡聖的糾葛(神界的戰爭不亞於人間)。荷馬的古老史詩,有著濃濃的現代人情味了。

  至於神話裡關於兩人的愛情關係,一直存著多元看法。究竟是兄弟之誼,或同性愛戀?作者米勒特意一廂情願採取了「同性戀」觀點(也許為了一新耳目),但她可非憑空想像,她考證了古希臘對於男性情愛的習俗等等,且因作者的用字獨創古典,敘述充滿熱情與細膩,因此這本小說雖站在古老的神話之上,卻讓隱晦且議論的同性關係,有了獨特魅力,且即使不瞭解荷馬史詩的讀者,也能因閱讀這本小說而有了較為清晰的故事圖像。

  由此,不難明白為何這本小說在出版時,據說讀英國文學者讀了不禁哀道:「以前讀伊利亞德可是非常痛苦,如果能先讀到這本小說就好了。」

  小說雖是以男性觀點書寫,但小說幾個鮮明女性卻亮眼,連多被描寫成美麗絕倫但卻柔弱的海倫,在小說裡也有自己的發言權(她自己選擇要結婚的對象)。而阿基里斯之母忒提斯也可說是小說最精彩女性人物,她為兒子所做的一切,在作者強烈敘述下,幾乎渲染了整本小說的悲劇力量,彰顯出連「女神」也無法抵抗宿命的悲愴。母親這個角色,即使是神,也無法挽回失子的悲慟,作者細膩的書寫,展現女性作者獨有的敏感。且為了突顯阿基里斯與帕特羅克洛斯生死與共的愛情,作者為此還安排了女性對照組:公主與特洛伊俘虜布莉瑟絲,這兩位女性都因為愛慕心儀的對象而導致了一生的悲劇。

  女神,國王,凡人,男孩,戰爭,忿怒,溫柔……看著諸神與凡人的各種愛欲與痛苦,心神也跟著晃蕩。愛情的毀滅就像天神阿波羅以利箭命中阿基里斯的腳跟,他倒下,死在特洛伊城。阿基里斯的腳跟,他全身唯一的弱點,卻足以令他致死,這也可以視為際遇的隱喻,我們禁不起生命關鍵點的致命傷,也受不了愛情海一丁點的風吹草動。

  但小說給了我們「失去」的慰藉:靈魂的相會。黃昏中兩道身影雙手緊握,太陽光明遍照大地。

  這是永恆的愛情故事,迷人迷離,在張力十足的故事中,我目不轉睛。




其 他 著 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