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格雷的五十道陰影I:調教(電影封面版)
  • 定價127.00元
  • 8 折優惠:HK$101.6
  • 放入購物車
二樓書籍分類
 

擺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63230618
丁允恭
聯合文學
2013年10月09日
93.00  元
HK$ 79.05
省下 $13.95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ISBN:9789863230618
  • 叢書系列:聯合文叢
  • 規格:平裝 / 256頁 / 15 x 2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聯合文叢


  • 文學小說 > 華文創作 > 小說












      稀少而緩慢,點滴精粹成書? 丁允恭二十年來首部小說集  



      十四篇於八○年代開展的新青年故事──

      當一切的信仰、理念,逐漸被現實所剝蝕殆盡。



      最後,狂熱是否淪為狂想,而理想和現實之差異,不過是歷盡滄桑後的殘影對照……



      王聰威、甘耀明、周芬伶、郝譽翔、許榮哲、張耀升、童偉格、楊佳嫻 澎湃推薦



      丁允恭六年級看來像五年級,學運、社運、電影,政治與狂熱的情慾交織,令我們想到野百合運動及其後的世代,如何走過世紀末來到世紀初,丁允恭政治與情慾的辯證極有可為,現在的氣氛正有點八○年代的氣息,學生又回到街頭上,這一次他們是蒙面俠與新鄉民的結合,一種快爆炸的前兆,他們又開始讀俄國小說,就這點丁允恭的作品可謂適時出現。其中,〈第二音節〉、〈陳小萍〉、〈主日〉與〈一九九五年的白色夏天〉,都是擲地有聲的作品。─周芬伶(作家、東海大學中文系教授)



      丁允恭是一個真正懂得思考,也能引領讀者一起思考的小說家!他的小說具有鮮明的個人風格,語法精準,用字輕快簡省,夾敘夾議,但卻絕不艱澀,反倒讓人感到暢快淋漓,甚至忍不住發笑,並在笑中意識到現代人的存在困境和荒謬。─郝譽翔(作家、中正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教授)



      丁允恭的小說像他自己,完全不願意配合演出,所以經常被冷落、被折磨,但也因此最值得期待。──許榮哲(作家)



      《擺》綜合了學生時代的經驗,與投身政治後、中年犬儒般的視野與觀點。行動之後的失望。血氣與冰塊。頹廢飲酒與感受純美與慾望。閱讀中我屢屢想起朱天心〈我記得……〉、〈佛滅〉諸作,激情的徒勞,擁擠的荒野,而實踐變成表演,理想變成自嘲與愚人的材料……。─楊佳嫻(詩人)

    ?








    第二音節

    畸胎

    Waco以西一萬哩



    義人

    陳小萍

    關於我的野百合學長們

    24又1/24

    有人寫信給上校

    鮪魚肚斯基的生命之門

    主日

    大國寡民

    一九九五年的白色夏天

    這場旅程總是要結束,舜或雷特爾



    「被要求而寫成的」後記/丁允恭

    ?








    後記



    「被要求而寫成的」 丁允恭




      成書前夕,編輯囑我自為一後記,一時間卻不知如何下手,鍵盤上舉指維艱。首先我無法談到任何一篇個別的作品,因為對自己的小說正經八百地評論或是分析顯然是屬於愚蠢,而任何的說三道四也足以限縮他人閱讀的可能,雖然全不說三道四亦不可能,我活在那邊本身即成為一種被解讀的框架,如果真的能夠引起任何一種觀看的話。作者已死,但他總是活過。



      然而若總是得為這本小說集作一個說明,那還是說吧。它編整的唯一邏輯,就是「我二十年來只寫了這些小說,不然你是要怎樣(踹共)」。這些作品裡面,最早的一篇發表於一九九五年,而最晚的一篇是今年三月寫成的。裡面還放入了一些可疑的東西,譬如說在我寫作之際,我並沒有以小說看待它、可以歸類為散文的作品。當初如此歸類,主要是因為我盡可能在裡面誠實而不經過轉化地述及了自己的人生。



      是的,寫得如此稀少而緩慢,主要來自於許多執念。



      其中最主要的,是關於一種令我著迷而或者尚不能至的神祕境界,就是寫作一方面朝向絮絮叨叨的自我陳述,生命細節的直敘及其轉化,以及心境裡最幽暗部分的揭露,被人蔑稱為書寫肚臍眼的私小說的同時,卻又能跟世界相對重大的那些部分發生連結,與多數人的經驗相互連繫,並產生啟示性。



      這種既不是彼、又不是此;既不僅只於此、又不僅只於彼,如此狹窄的路徑,只有當寫作者自身也是他者世界的重力來源,能讓自己愛這世界,又讓自己被世界關愛,方有一些穿隧而過的可能。所以這關係到的不只是怎麼寫,還有怎麼活。



      或許看來像是一種託詞,但無論如何,總之就是忙著活著像這樣那樣的,以及與看不甚慣的世界周旋角力,像是怨偶一樣不斷試圖改變彼此,所以很長一段時間,勞碌之餘,對於寫作嚴重疏懶,再加上過程中間不斷堆積精神負荷,動筆遂成為一種奢侈。



      無論如何,經過了這些年,終究是寫到一本書的量了,故倉皇而出版,作為一張搭上列車的車票,看起來是要抵達哪個地方,其實更像是要逃離這裡。



      之後,姑且先說還要繼續寫下去,放鬆一點,並應該立下一些嶄新的志向,譬如:



      在我們的詞語之國裡面發現荒廢市鎮或是海埔新生地,逐次拜訪。

      在每一部凡常俗濫的電影中繼續發現剪接師加入的記號影格。

      在不可以的鹽分土地裡面種下應當如此的花朵。

      在騷動之夜向負責開槍者傳遞關鍵的暗語。



      以上,以為跋。






    其 他 著 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