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成為賈伯斯:天才巨星的挫敗與孕成
  • 定價217.00元
  • 8 折優惠:HK$173.6
  • 放入購物車
二樓書籍分類
 
白蛇傳

白蛇傳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63380320
陳秋帆/改寫
台灣東方
2014年5月01日
83.00  元
HK$ 70.55
省下 $12.45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ISBN:9789863380320
  • 叢書系列:古典小說全家讀本-白話改寫版
  • 規格:平裝 / 232頁 / 25k正
    古典小說全家讀本-白話改寫版


  • 童書/青少年文學 > 青少年文學 > 古典文學賞析


















      臺北市政府評選優良兒童讀物





    奉命報恩,飛來峰白素貞尋夫

    小青作媒,白素貞許仙結良緣

    紋銀惹禍,錢塘縣許仙打官司

    知縣倒楣,審官司冤打姨太太

    充軍蘇州,專諸巷夫妻慶團圓

    藥店新開,王員外誤中離間計

    推銷霉藥,撒疫種小青下四鄉

    忘恩負義,下毒手許仙害娘娘

    畫符捉妖,茅山道出醜玄妙觀

    拚命冒險,盜仙草白素貞救夫

    素貞失信,崑山城小青找出路

    小青胡鬧,顧公子病倒後花園

    寶貝被盜,管家狀告夜壺精

    害怕妖法,周知縣饒恕白素貞

    冤魂討命,吊死鬼嚇死陳本仁

    法海報仇,騙許仙出家金山寺

    水淹金山,海龍王怒斬黑魚精

    姐夫偷看,白素貞端節現原形

    道士報仇,蜈蚣精夜戰白素貞

    受盡苦難,白素貞成仙上西天





    導讀



    白娘娘傳說的源流與演變�林保淳(臺灣師範大學國文系教授)




      在中國的民間傳說中,「白娘娘」的故事兼有人、事、時、地(物)之勝,因此流傳極廣。在「人」的方面,白娘娘的多情、青魚精的忠誠、許仙的怯懦、許夢蛟的孝心、法海的保守固執,性格鮮明,各有特色;在「事」的方面,則從斷橋邂逅、借傘、開坊、施藥、盜仙草、水漫金山到雷峰救母,關目緊湊,處處扣人心絃;於「時」則有清明掃墓,西湖邂逅、雄黃惹禍,端陽顯形,與民間清明、端午佳節緊密聯繫;於「地(物)」則更與數百年來盛譽不衰的西湖勝境綰合──斷橋殘雪未斷,仙跡宛然固在;而雷峰塔雖已坍塌,無形的塔頂也依舊勾掛著千百年美麗而淒怨的傳說。就是在這人、事、時、地的巧妙結合下,一條白蛇,一個凡人,譜出了一段流傳久遠、轟轟烈烈的戀情。



      一、「蛇女」傳說



      不過,這個美麗的傳說一開始並不怎麼「美麗」,是千百年來在民眾的憧憬與理想澆灌下,才逐漸變得美麗起來。在這裡,我們得先從「蛇」說起。



      在中國小說萌芽的魏晉南北朝到唐朝,有關蛇的傳說頗多,大抵非妖即怪,時人以「述異志怪」的角度加以載錄,充滿了詭密怪誕的色彩,如「長九萬里」、「人頭而蛇身」、「巴蛇食象」等,從形態、外觀的可怖到殘忍、狠毒的屬性,皆被誇張的加以渲染。部分蛇類還可以幻化成人,男蛇傳說多半傳述蛇如何幻化成男性蠱惑女子,終被發覺,而後被鏟除、驅逐的故事;蛇女傳說亦不脫此一形象。??? 大致敘述士子邂逅美女,為其美色所惑,與之短暫相處後,歸家即一命嗚呼;家人重勘當時情景,方知是白蛇為害的故事。其主題相當明顯:美女一如蛇妖,色字迷人惑人,當所戒懼──這是很典型視女人為妖物觀念的反映。其間人蛇對立,並無「情感」相通的可能。因此,當我們初次在宋代話本小說中看到「白娘娘傳說」仍籠罩在一片「妖孽害人」的陰影中時,就不足為奇了。



      二、「白娘子」初現



      「白蛇傳」的傳說,基本上是從北宋中原地區(河南鶴壁市的「白蛇鬧許仙」傳說)向南傳播,而在杭州西湖落地生根的;不過,在文獻上我們首度瞥見的白娘娘身影,卻存身在明•洪楩《清平山堂話本》的〈西湖三塔記〉中。



      〈西湖三塔記〉一分為三,說成是奚真人為了鎮壓白蛇、烏雞、水獺三怪,而建造「三個石塔,鎮住三怪於湖內」。奚真人的傳說是白蛇故事最初的形貌,故事中的主要角色:白蛇、奚宣贊(許仙)、烏雞(青魚)、奚真人(法海)均已出現,而清明邂逅、奚真人收妖及建塔鎮怪的情節也是其中的重要關目。不過,故事中的白蛇還是不脫精怪面貌,許宣則是無辜的受害者,「一生不好酒色」,卻在白蛇的淫威逼害之下,無所遁逃,所幸有叔叔奚真人相救,才逃過大難。奚真人在此所扮演的角色,則是「道貌堂堂,威儀凜凜」的正面人物,代表了人間秩序的維護者。



      〈西湖三塔記〉所呈顯的傳說芻形,在後來明•馮夢龍《警世通言•白娘子永鎮雷峰塔》中有進一步的開展,但基調不變,仍是以「人妖」的對立為主體。? ?



      主要人物如白娘子、許宣、青青、法海的姓名都已經定位;故事的地點從杭州開展,延伸向蘇州、鎮江;而情節上也發展出「(一)清明邂逅→(二)借傘討傘→(三)盜銀→(四)庫銀事發→(五)發配蘇州→(六)再會聯姻→(七)道士贈符→(八)扇綴出事→(九)發配鎮江→(十)二次相會→(十一)克用起淫→(十二)開生藥鋪→(十三)金山遇僧→(十四)回杭三會→(十五)威脅、露相→(十六)戴生捉蛇→(十七)法海收妖→(十八)缽盂築塔」等十八個前後相續、一氣呵成的故事。其中許宣忠厚怯懦、進退失據的個性,有更進一步的細膩摹寫;至於白娘子,在面貌上並未著墨太多,〈西湖三塔記〉中駭人聽聞的淫惡事蹟也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三番兩次的苦苦追隨與無怨無悔的付出。這是非常有意義的新觀點,妖氛漸化,人情迭出,已為後來全本的白蛇傳說塑造了轉機。



      三、白蛇戲曲──兩本《雷峰塔傳奇》



      白娘娘傳說在前述話本中已締建了基本的故事架構,但話本小說篇幅較短,且以許宣為敘述主線,無論在情節的周延或人物內心的刻劃或場景的鋪敘上,都無法盡愜人意。故自明、清以來,就不斷有人將膾炙人口的白娘娘傳說改編成戲曲。



      黃圖珌在前人的基礎下,增益了幾個重要的成分:



      (一) 明述白蛇、青魚與許宣的淵源:許宣原為如來座前的捧缽使者,白蛇、青魚則偶食達摩祖師一葦渡江時遺落的蘆葦,因而修練成人。許宣、白蛇舊有「宿緣」,故如來令許宣降凡了此前緣。



      (二) 強調白蛇在水族中的地位:白蛇為西湖之主,統領水族;水族常遭漁人捕獲、殺戮,白蛇命青魚捉拿漁人,施予懲戒。龜精、蟹精為奉承白蛇,偷盜周將仕家財物。



      (三) 增強法海的慈悲與正當性:如來將白蛇與許宣的因緣告知法海,法海受命解此緣法。白蛇懲罰漁人時,法海施予援手,並戒其勿妄殺生。



      黃圖珌的《雷峰塔傳奇》值得注意的有兩點:一是青魚的角色分量加重,不但活潑可愛、忠心護主,而且與白蛇「平分春色」;一是藉「宿緣」解說這段人蛇戀情的淵源。



      黃圖珌的戲曲完成後,就有伶人搬演,也隨即有人以「白娘娘生子得第」來彌補人妖之別的缺憾。黃圖珌儘管感嘆「落戲場之窠臼,悅觀聽之耳目」,殊不以為然,但卻也未能遏阻其「盛行吳越,直達燕趙」的流傳,可見此正代表了觀聽大眾對白娘子、許宣戀情的深摯感動。於是,就在四十年之後,有了方成培的另一部同名戲曲的問世。



      方成培的《雷峰塔傳奇》改換了白蛇的出身,說她本是王母蟠桃園中的白蛇,食過蟠桃後,修煉成「白雲仙姑」,有一義兄黑風仙。因思凡而入人間,在西湖收伏了青青(青蛇),而成西湖之主。在情節上,多數還是延伸黃圖珌的故事而來,但加入了幾個重要的情節:



      (一) 端陽顯形:白氏懷孕,於端午節與許宣共飲雄黃酒,因酒力不勝而顯形,嚇死許宣。這是白娘娘故事首度與端午節繫聯為一,使白娘娘故事更增添了幾分民俗色彩。



      (二) 盜仙草:白氏為救許宣,冒險赴南極仙翁處偷盜仙草,南極仙翁感其情義而贈予,救許宣還魂。



      (三) 水漫金山:法海禁錮許宣不放,白氏率水族布陣,興風作浪,水漫金山,險為魁星收伏。後念其懷孕在身,塵緣未滿,故縱其逃逸。



      (四) 狀元祭塔:白氏產子,取名士麟,被法海鎮於雷峰塔下。士麟成長,高中狀元,親自掃塔祭拜。



      (五) 白蛇獲赦:天帝感念士麟孝忱,特赦白氏,天女接引主婢二人,同登天宮。



      這五個重要情節的加入,使得白娘娘的傳說基本上定了型,這是方成培的劇作對白蛇傳說極重要的貢獻。不僅如此,透過這些情節,作為配角的青兒性格更凸顯、圓融不說,其忠心護主的厚忱,也有著力的摹寫。至於許宣,也逐漸擺脫首鼠兩端的個性,展現出他對白蛇的情意。更重要的是,白蛇的妖氣已經完全蛻轉、削弱了。此處的白娘娘是一位敢於追求自己愛情,堅定而有毅力的與橫隔在她面前的阻礙抗爭的「女人」,而且溫婉多情,居心善良,「人性」的光輝不但在戲曲中綻現無餘,更透過伶人的舞臺表演,震撼著此後幾百年的觀聽者。



      四、「全本白蛇傳」的完成



      嘉慶年間玉山主人的《新編雷峰塔奇傳》十三回(一稱《白蛇全傳》)是白蛇傳說集大成且定型的重要作品。儘管嚴格說來,《白蛇全傳》在情節上的增益並不多,主要增加了「散瘟」(因許漢文開藥坊生意不佳,白素貞命小青散播瘟疫,許漢文賣瘟藥大發利市)及「宿怨」(陸一真人先是贈符給許漢文,欲除白素真而不成,為白素真所逐;後又派弟子蜈蚣精刺殺白素真,幸為觀世音派遣的白鶯童子所救)兩段,但全書顯然經過精密的思考,將前後諸重要情節都作了不少修飾與貫串,使整體故事更完整而生動。



      非但白素貞對愛情的堅毅執著、百折不迴,獲得肯定,許漢文也一改前此畏懦的性格,展現出對白素貞的憐愛與珍惜;甚至連奉「法旨」收妖的法海,也具有相當濃厚的人情味。妖氛盡掃,展現出來的是深濃的人間情愛。故能家喻戶曉,盛行不衰。



      《白蛇全傳》出版之後,迅速的在原有的戲曲流行的基礎上,擴增了影響力,不但民間說唱戲曲不斷搬演,連民俗年畫如蘇州桃花塢、天津楊柳青的年畫,也都經常以此為題材表現,可見民間風靡白蛇傳說的盛況,終於使白娘娘故事成為「中國四大民間傳說」(牛郎織女、孟姜女、梁祝、白蛇傳)之一。



      五、雷峰塔倒,白蛇出世



      在馮夢龍《警世通言》卷二十八的〈白娘子永鎮雷峰塔〉中,法海禪師築雷峰塔鎮壓白娘子之時,曾留下預言式的偈語四句:  



      西湖水乾,江潮不起;雷峰塔倒,白蛇出世。

    一九二四年九月二十五日,這座富涵神秘、浪漫傳說的千年雷峰塔,終於倒下了。當時的散文名家魯迅聽聞此一消息,頗感暢快,他寫道:



      現在,他居然倒掉了,則普天之下的人民,其欣喜為何如?



      在魯迅的眼中,雷峰塔不但鎮壓著白娘娘,無情的摧毀了一段彌足珍貴的愛情,更象徵著舊封建體制對人民自由權利的專橫壓制。



      儘管魯迅並未閱讀過白蛇傳說相關的演變資料,因此不明究裡,頗有厚誣法海之處;但也代表著當時一股痛恨專制壓抑、追求自由解放的心聲。



      雷峰塔真的倒塌了,展現著人性對愛情渴盼與追求的白娘娘,是不是會一如當初的預言,即將出世?



      無論如何,白娘娘的原身是妖精,從現實的角度來說,當然不可能「出世」;但是,從傳說的演變過程中看來,白娘娘情深義重、不畏阻難,何嘗不是想「轉妖成人」,以她艱苦卓絕的愛情信念、溫婉多情的美麗形象,奮力衝撞層層禁錮人們心靈的傳統封建觀念?她不想當妖,也不想成仙,只想當個普普通通的人,享受最平凡而燦爛的愛情!但當「人」好像也不是那麼容易,白娘娘在傳說中奮戰了幾百年,才終於在雷峰塔倒塌的那一刻,擺脫妖身,幻化成美麗的西湖畔永遠的愛情傳說。在清明,在端午,在每一個賞覽西湖佳勝的人心裡,白娘娘早已「出世」。



      新建的雷峰塔於二○○二年告竣,但此時的雷峰塔已不是禁錮白娘娘的牢獄,而是白娘娘永久而自由的居所。在這裡,除了有她美麗、淒豔的傳說相伴,在一抹夕照下,綻放著永不磨滅的鮮麗色彩外;在或許不遠的未來,會不會還有其他瑰綺的色調?正是:



      西子湖光如鏡淨,幾番秋月春風,今來古往夕陽中。江山依舊在,塔影自凌空。




    其 他 著 作
    1. 花木蘭
    2. 王冠之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