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二樓書籍分類
 
醫者,本來如此:台灣腦神經外科權威魏國珍的快樂行醫路

醫者,本來如此:台灣腦神經外科權威魏國珍的快樂行醫路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63204985
魏國珍
天下文化
2014年7月04日
117.00  元
HK$ 99.45
省下 $17.55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ISBN:9789863204985
  • 叢書系列:健康生活系列
  • 規格:平裝 / 280頁 / 25k正
    健康生活系列


  • 醫療保健 > 常識/概論 > 傳記/雜論











      一個人如果有熱情,就能以最初的耐心,面對生命每一個艱難時刻。

      一個人如果有信仰,就會窮盡一切追求更好的可能,不會只為金錢工作。



      有的醫生眼裡只有病,沒有人,但他醫「病」,更醫「人」。

      有的醫生覺得醫院是血汗工廠,但他卻覺得醫生是天下最棒的工作。



      魏國珍從醫三十年,未曾經歷任何醫療糾紛,是許多瀕臨死亡危機病患的一線生機。即使病患最後沒能活下來,他愛護病患、認真誠懇的態度,仍贏得所有家屬的衷心感謝。



      他相信「美善醫病關係」的價值,在醫術上力求精進,在醫德上的求全求實。他做人圓融、和善,卻在專業上鍥而不捨,同時下刀冷靜、靈巧。



      這本書讓我們見證到,一位忠於志業的醫師,盡自己最大的努力找出方法對治病人,用他的天賦、才能、專業,讓受苦的、殘缺的生命得到醫治,並從得到快樂與成就,讓我們記得,「醫者,本來如此」的美麗光輝。

    ?????????????????????????????????????????????????? ?

      「醫生必須要有guts、有擔當,當病人需要開刀治療,如果你為保全自己,為了怕糾紛,連這點風險都不要擔的話,你就不要當醫生了。如果當醫生是為了賺錢,那麼將永遠不會感到有意義,也不會像我這樣快樂。那些病人扎扎實實豐富我的行醫路,照見獨特的生命意義,讓我有機會經由這些磨練變成更好的人。」




    ∼魏國珍





    推薦序回到從醫的原始初衷陳昱瑞



    序言回到從醫的原始初衷王宗曦



    序幕這是全天下最棒的工作



    •第一部「初心」

    01父親給我的三堂課

    02腦神經外科的呼召

    03一定要開的「絕急刀」

    04第一次「英雄主義」:夾血管瘤

    05開刀是一門藝術創作

    06春花秋月何時了,腦病知多少?



    •第二部「冶煉」

    07我的「喬治克隆尼」老師

    08神奇的「樹突細胞

    09芝麻開門,打開「血腦屏障」

    10鑰匙孔手術,「以管窺天」的妙法

    11腦部功能檢測

    12清醒開顱實況

    13十年磨一劍的「基因體研究」



    •第三部「愛.信任」

    14傾聽:把病人當親人

    15謙卑:上帝派來的天使

    16踏實:不取巧、不占病人便宜

    17精準:緊急中的最佳決策

    18耐力:二十小時馬拉松開刀

    19堅毅:五次開刀,用盡一切方法救治

    20同理心:和病人站在同一邊



    •最終章醫者的生命證言

    •後記父與子






    回到從醫的原始初衷

    衛生福利部醫事司副司長 王宗曦



    快樂醫師的一種可能




      二??一年秋,國珍和我帶著二個稚齡的兒女,一家四口,經歷十多個小時的航行,終於降落在桃園國際機場,回到睽違已久的台灣,那時,我們才剛結束二年的美國進修生活。走出機艙,內心百感交集。



      我原本是台北市立仁愛醫院婦產科醫師,國珍是長庚神經外科主治醫師。為了這次進修,國珍向醫院請假,我也中斷公職,犧牲累計的年資,等於是連根拔起,舉家搬遷,前往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UCSF)。我們一心想看更大的世界,亟望在醫療最前線,尋求自己更大的突破。



      國珍跟他的老師、神經外科主任密契.伯格(Mitch Berger)做腦瘤疫苗研究;我在婦產科做研究員,全部的心力放在流行病學、美國保險和藥品等領域的研究,同時要做資料分析和看臨床。我們見識到美國醫師如何竭盡所能地不斷求進步、不斷創新,極有效率的時間管理、對「成本效益」嚴密計算。沒有效率的事,他們不願意多花一分鐘、不賺錢的醫院,說關就關,不多浪費一天。



      伯格對國珍很好,為他出社會保險金,腦瘤疫苗的實驗很花錢,投入多,必須要回收成果,我知道國珍沒有說出口的壓力是很大的。他每天蹲在冷冰冰的實驗室裡,處理檢體、讀數據、做著暗無天日的實驗。公元二千年凌晨,千禧新年別人都在倒數狂歡跨年,國珍半夜死守實驗室,就怕十二點一到電腦出亂子。



      除了實驗室的高壓外,我們經濟負擔也很大,兩個孩子念幼稚園,國珍還向長庚預支薪水。在台灣我們都是醫師,一到美國,我們體會到自己什麼都不是、沒有位置,生活上也得忍受諸多不便,還有各種明的、暗的種族歧視。



      一回到台灣,二年間異國生活所積壓的一切,此時忍不住渲洩而出。我記得很清楚,一下飛機,我們倆人都忍不住哭了,連平時冷靜自制的國珍也是。



      回台之後,我們滿懷想法,想為台灣醫療貢獻自己所學,為台灣留下些什麼。我們真心愛台灣,覺得至少有一塊自己的土地可以愛、可以為她奮鬥。我可以感覺到,出國進修,對國珍是很大的分水嶺。回台灣之後,他帶著全新的視野與衝勁,每天想著如何將美國實驗室裡學到的,繼續在台灣發揚光大。魏國珍一面在研究上想要突破,一方面在臨床服務上盡心,因為病人的肯定是醫師最大的存在價值,他對自己的工作有很多commitment,投入大量的時間,往往回家也接醫院或研究室的電話,處理公事。



      我們都相信「事有可為」,畢竟這裡才是自己的國家,有彼此接納互信的人民,如果不在這裡奉獻,又要去哪裡奉獻呢?



    醫病之間築起一道防護牆



      我從美國進修回台第二年SARS襲台,二年後又有H5N1疫情,以前念醫學系上公衛課時,公衛對我很有吸引力,我也被公衛使命感動,隱然間有一種「上醫醫國」的使命感,我想從事結構面的改革,所以幾經考慮,回國二年間,我逐漸放下自己深愛的臨床醫療,進入當時的衛生署(現今衛生福利部),投身結構面的改革。



      然而,十年過去了,台灣的醫療環境,正以超乎想像的速度持續惡化,以往優秀學生選外科的榮景不在,白袍褪盡光環,愈來愈多醫學畢業生想到國外就業,龐大資源培養的醫護人員紛紛出走,台灣面臨人才流失危機。 外科、內科、小兒科、婦產科、急診科,找不到醫師,五大皆空。



      從醫師、護士到病患,人人有怨氣。我也在自己任教的大學看到新一代醫師面孔,從學生課堂上的討論,我感到他們仇視健保,他們覺得健保只看錢,只看財務平衡,不看醫療品質,應該做的醫療服務被亂刪。



      總之,這些未來的醫師,對健保有很深的批判,同時對病人也有誤解。過去醫學院畢業生有多少,留在臨床也差不多,現在至少有一成以上流失,實習完就不做臨床了,轉做其他性質的醫療。他們都不想當醫師了。



      更多時候,年輕一輩的醫學生必須像涉入險灘似的學會自保,他們很早就懂得要充實法律知識,因為一個小小醫療糾紛便可以將他們壓死。他們所學的,已經不是單純要面對和解決醫療問題,這中間有很多不信任存在,築起一道防護牆。



      面臨這麼多的困境,我很擔心學生被法律的邏輯控制。醫療的邏輯跟法律邏輯有時並不相容一致,有時法律上最站得住腳的選擇,不一定是對病人最大利益的選擇,他們想知道:當「醫療邏輯」跟「法律邏輯」互相違背、抵觸時,應該怎麼辦?如果,為了病人最大利益但卻可能蒙受被告的風險,醫師應不應該做?有沒有道德勇氣來做?



      這些年輕的醫學生,日後,怎麼能夠一本初衷?享受醫病關係的黏著、成就與滿足感?



    原來醫師是不光榮的



      這個是大環境的重挫,我也觀察到自己兩個孩子內心的變化。我們小兒子最早想當心臟科醫師或消防隊員,因為他在美國看到消防隊「?鳴」「?鳴」鳴笛而過、道路馬上淨空,當消防隊員何等威風八面;而小朋友心中,總覺得時時刻刻跳動的心臟最重要,心臟科醫師當然也最厲害。



      回台這幾年,他們正好從小學高年級,邁入青春期,也更加懂事,他們從媒體聽到了各種消息:醫師開錯刀、「血汗醫院」、「醫師將檢體掉包」「不肖醫師吃健保」。不是個別的單一事件,而是在他們成長過程中,他們所聽到醫師就是「愛錢」、醫療糾紛很多,各種事件積累,他們深切體會到,社會有一股普遍的「仇醫」的氣氛。



      「醫師的子女」這身分,對他們身心產生很大的壓力跟困惑。有時上課,老師無意間,講到醫師哪裡不好,全班目光就掃視而來,他們感到被「標誌」出來,連頭都不知道要往哪裡擺,內心非常受傷,有幾次回家,悶悶不樂,仔細盤問方知原委,這些令我們深深難過。現在,兩個小孩也都不想做任何有關醫生的行業。



    回到從醫的初衷



      然而,這些負面印象,卻跟國珍每天接觸到的醫療現場,有著極大的落差。國珍想告訴大家,媒體中看到的並非醫師工作的全部面貌,甚至,他覺得當醫師是他生命中最受祝福,也是最享受、最快樂的事。



      身為長庚醫院的醫師,ろ國珍當然深切了解到五大皆空、醫療執業環境的改變、使學子從醫熱情不再。於是,他想著如何以自身為例證,想對社會發生更多的影響力,以平實誠懇的態度,談談自己「如何做一個快樂的醫師」心路歷程。



      藉著此書,國珍願意將自己在醫學上的經歷都無私地分享出來,希望能鼓勵更多新下一代醫師,願意投入醫療工作,重獲動力,重新體會真正照顧病人的喜悅,回到從醫的原始初衷。



    後記

    父與子 吳錦勳




      書寫到最後,引起我想起童年所理解的第一個醫師形象。



      祖母心臟一向不好,活到七十幾歲的晚年,常常心口壓迫、喘不過氣,每次她不舒服時,爸爸便十萬火急地趕到鎮上醫院,請醫生公來家裡。



      記憶中,有時是清晨,有時是晚上,甚至半夜,黑西裝、黑眼鏡的醫師公總像忠實的郵差,右手提一只真皮的黑包包,皮鞋閃亮、步履穩重,他一進門,大家的心都安了,那是一種典型小鎮醫師的形象。



    小鎮醫師的魔幻時刻



      我最喜歡他的大包包,肚子圓鼓鼓的,很重、寶貝很多的樣子。他走到阿嬤昏昏暗暗的臥房,揭開蚊帳,通常開始握她細瘦的手,觸摸她微弱的脈博,或坐在床沿拍她的肩,然後掛起聽診器,在阿嬤痀僂的背後按了又按、聽了又聽,他慈祥的眉頭微微皺起,稍微低頭時,可以瞥見他日漸稀疏的灰白髮,飄著一股老牌賓士美髮霜香味。



      我好羡慕他那「真的」聽診器,我也有一支,只是塑膠玩具。接下來,我最愛看他「啪地」彈開包包金屬內扣,拿出一只字典厚的皮夾,取出一管深褐色的「小奶瓶」。他彈一彈瓶子,舉起來對著光線看了看,或搖一搖藥水,之後又取出一把小鋸子或是銼刀,在它的頸部鋸了幾下,之後「啪地」將頭截下來。再拿出一個鋁盒,裡面裝著一整排粗細不一的針管,那豪華堅強的陣容令我驚喜。



      他總是挑最粗的那支,插入小奶瓶裡,將藥水吸到針筒裡。之後,我努力睜大眼睛,摒息以待,目睹一場驚心動魄的魔幻時刻,醫師公將針頭往阿嬤的手臂扎去,「呀喲」我心底吶喊著,阿嬤默不做聲,我一邊忘神看針筒藥水緩緩下降,一邊觀察阿嬤不知是痛快或痛苦的神情。天曉得,那針筒都快比她手臂粗了,注射好久好久,而她居然都不會喊痛,她的堅強贏得孫子的佩服。片刻之後,阿嬤便露出緩解的怡然,呼吸逐漸平順,醫師和阿嬤聊上兩句,檢查靜脈沒有淤血,便微笑收拾藥品、棉花和針頭,然後總是拒絕爸爸用餐喝茶的邀請,匆忙且安靜地走了。有時,他還轉贈一、兩顆比我臉還要大的五爪蘋果。昂貴的五爪蘋果,當時好稀罕,我總因為對阿嬤忠心耿耿,賞得一小片戰利品。幾年之後,阿嬤還是心臟衰竭去世了,打針的刺激沒有了、蘋果味淡忘了,醫生公也不曾再踏入我們家。時移事易,小鎮變大城,醫生公的兒子賣掉鋪著氣派大理石地板的醫院,改建成一家三流飯店。



      然而,不變的是年幼印象:醫師帶著神奇的力量,足以醫治人的痛楚,抒解一個家庭的焦慮,讓生活回到常軌,有時僅只是讓阿嬤一夜好眠都足以令人感激。



      魏國珍的醫師父親,令我想起這樣的小鎮醫師。



      因為訪問所需,走進中華路二段、西藏路交叉口附近的南機場二期公寓,四層樓高的梯形建築,從樓梯上去,便是堆滿洗衣機、熱水器、冷氣的廊道,狹窄陰暗深不可測,走入其中好像掉入時光隧道。或許在三、 四十年前,這算是台北市新型的集合式住宅,但如同人生會蒼老,如今它散發因陋就簡的違章氣氛。



      想當初,魏清潭「一身憨膽」,從中部北上來此打拚,一家十口、八個嗷嗷待哺的小孩,全棲身在這個十坪大的診所,這是何等堅實「開枝散葉」的決心。他必定有那種挺直如方尖碑的背脊,才能甘心窩居於此,以崇高正向的價值,立下身教的典範,教養兒女個個卓然成才。



      這本書,其實是一個隱藏版的《父與子》的故事。



      「隱藏版」的父與子魏國珍醫師在他父親逝世週年祭之時,出版這本書,正是要告慰父親在天之靈:「我有好好做人、做事。」不論中西古今,「醫師」這種行業似乎都具有特殊的世襲色彩,醫師父親多半期許自己的兒子也能成為另一名醫師。魏國珍便是「子承父業」的典型,同時將父親的「庭訓」發揮到淋漓盡致。



      魏清潭重視家庭,對國家有信仰,他連到了九十大壽致詞,最後都要祈求國泰民安,子女聽了都忍不住想笑,又覺得這就是老爸,誠懇、真心得可愛、可敬,「他一直希望國家強。」魏麗娟說。



      魏麗娟回憶起父親,眼神是濕潤且發亮的,她說,直到生命的末期,看護推爸爸去青年公園散步、曬太陽時,有人問爸爸:「這個人是誰呀?」魏爸爸不說:「伊係我請的(傭人)」,而是客氣地說:「伊係我的『好朋友』。」「好朋友」的回答,讓看護很受感動。王宗曦也想到,公公是醫師,深切知道醫師的甘苦,「他很為我設想,是我很大的依靠。」明明她和魏國珍都是醫師,只要他們生病,即使是半夜,魏清潭總是去診所開藥,他醫師的角色會出來,王宗曦說:「我公公是照顧所有人的家庭醫師。」



      魏清潭是好醫師,也是好病人。他晚年多病,面對很多治療,從來隱忍不會張口喊痛叫苦,也從不埋怨護士或看護哪裡做得不好,他唯一的「抗拒」是臨終要插管時,他搖頭微弱拒絕:「麥啦,那個?爽快,麥啦??。」意思是插管並不舒服,他自己是醫師,知道醫療的極限,寧可選擇自在無牽掛地走。



      魏國珍很像他父親,是一個孝子,家庭觀念很重。王宗曦回想,結婚之初,魏家最小的妹妹還在念醫學系,大哥、大姊皆已出國,家用不算輕,魏國珍將賺來的全部薪水,悉數全部交給媽媽,他們很多年都沒有自己的房子。魏清潭晚年患有心臟等多重症狀,進出醫院多時,魏國珍每天從長庚下班後,不管多晚、多累,都一定去看望父親,有時長庚,有時台大,他默默兩頭盡孝。



      在寫書、訪問魏國珍的病患時,每個人聽說是魏國珍的訪問,都十分願意以真實姓名現身說法。見微知著,我們也共同見證一位誠摯的醫師,盡自己最大的努力找出方法對治病人,用他的天賦、才能、專業,真正的救助病患,讓受苦的、殘缺的生命得到醫治。如同小鎮裡的醫生公,如同他南機場的醫師爸爸。



      從醫三十年,魏國珍從未經歷過任何醫療糾紛,也是許多瀕臨死亡危機病患的最後一線生機,即便是病患最後還是沒能活下來,他愛護病患、認真誠懇的態度,仍贏得了所有病患家屬的衷心感謝。



      他不只一次強調:當醫師是「滿足」、「快樂」的。這是他由衷的肺腑之言,雖然置放在今天的醫療大環境,顯得有點不可思議,但從他的熱情和笑容,可以真心感到他是一名「富足」的醫師。他的「富足」感,不是來自有形的物質或金錢,而是形而上的「價值」。醫師不能沒有「信仰」於是,想到一個問題:「醫師應該有什麼樣的信仰?」



      醫學專業是一回事,信仰或價值是另外一回事。一個醫師不能沒有任何信仰,或是廣義的某種價值。我們看到史懷哲、馬偕、畢嘉士等無數西方的「傳教士」醫師都以自己的信仰為核心,以行醫濟世做為實踐信仰的一種積極方式。



      有的醫師信仰神;有的醫師信仰錢;有的醫師或許信仰聲望;有的醫師則信仰技術,不同的終極關懷,形塑出不同的醫師典型,那是誠於中,形於外,談吐舉止之間掩飾不了的精神氣質。



      不經由言語,敏感的病人其實在很短的幾分鐘,便了然於心。即使當下不一定知道,事後一定也可以判別「醫師的類型」。



      魏國珍雖然不是任何宗教的信徒,他仍是有信仰的醫師。他相信「美善醫病關係」的古典價值。他在醫術上力求精進,其實背後最大的力量來自他在醫德上的求全求實。於是,我們看到一個性格交揉各種特質的魏國珍,他做人圓融、和善,卻在專業上鍥而不捨,同時下刀冷靜、靈巧。有一種說法,外科醫師往往因為「一刀見分曉」,不得不變得獨斷,強勢主導一切,尤其風險愈高、壓力愈大的科別愈獨斷,腦神經外科更是如此,通常腦部出血極快,而且多半只有一次開刀的機會,病人無法給醫師第二次機會。



      即便現在開刀多半是放射、影像、麻醉等科醫師一起團隊合作,但主刀的醫師,仍得在很短的時間快速做出精準的判斷,他內心會掙扎著:「這刀下去,病患會不會半身不遂?」或是「這一刀下去,會不會從此醒不過來?」可想壓力之大。



      然而,即使在開刀房裡,魏國珍仍給人感覺不慍不火,溫文如玉,謙謙君子,王宗曦便說:「我們都是外科,都是動刀的。我充分感受得到這裡面的控制力有多難。」但是,魏國珍似乎可以做到在高壓下,優雅自持、真心享受。



    看待生命的角度不同



      今年五月初,魏國珍獲邀在「第十九屆台灣癌症聯合學術年會&ACOS國際會議」發表論文,同時接受「徐千田癌症研究傑出獎」頒獎,他由九位競爭者中脫穎而出,表彰其在於腦癌研究上的創新突破。



      他在演講中提到,運用創新的「石墨烯」(Graphene)元素,以奈米大小,搭載藥物分子,輔以聚焦超音波,突破血腦屏障。由於石墨烯具有瞬間加熱的特性,在超音波聚焦照射下,可以局部快速提高溫度,更有效地聚焦殺死腦癌細胞。



      演說到最後,他談到自己一項親身經歷。今年一月,這篇研究原本排定將於國際著名期刊《Nano Research》上發表。然而,在製版時,編輯委員忽然要求在「Taiwan」之後,加注屬於「PRC」。打聽之下,原來論文編輯團主席是來自對岸的人士,魏國珍在溝通、抗議無效之後,很豪氣地撤掉論文。



      之後,他將這篇研究相關論文轉投另一更具聲望的《Biomaterials》雜誌,很快獲得讚賞、刊登,他轉個彎,同樣得到能見度,並堅持了自己土地的尊嚴。



      從這個事件,可以看出魏國珍的「硬性」,也跟他的父親一樣。王宗曦回想,SARS之後有一年,新流感H1N1來勢洶洶,世衛組織研判將有全球大流行,當時「衛生署」未雨綢繆,甚至準備疫苗,王宗曦忙於找名人宣導。



      有天晚上十點仍在做簡報,意外接到女兒電話,電話那頭的女兒一邊哭,一邊說:「爸爸昏倒了。」王宗曦立刻趕回家,魏國珍可能因為過度勞累,突然休克昏倒,臉部擦傷、牙齒撞歪一顆。醫師通常不願意讓人知道他們也有倒下的一刻,這次事件魏國珍始終閉口不提,但卻也讓王宗曦深思:「那次我們覺得生命真的很可貴,應該好好把握,因為不知道無常什麼時候來,我們看生命的角度也更加不同,想做點什麼對社會有貢獻的事。」



      這個想法,鋪下了本書出版的遠因。



      如今這本書終於出版,同時帶著緬懷魏家老父親的家族意義。在訪問寫作的漫長歷程裡,自始自終,我都為這樣的「父與子」故事深深著迷。





    其 他 著 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