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二樓書籍分類
 
稀遊記:三個人•三種旅行

稀遊記:三個人•三種旅行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573274650
楊照
遠流
2014年8月01日
120.00  元
HK$ 102
省下 $18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ISBN:9789573274650
  • 叢書系列:綠蠹魚
  • 規格:平裝 / 320頁 / 普通級
    綠蠹魚


  • 文學小說 > 華文創作 > 散文


















    他們寫下《對照記@1963》,他們《忽然,懂了》,他們感嘆《所謂中年所謂青春》……





    自序?? 愈來愈分不清的「離開」與「回到」 楊照

    自序?? 那只是旅行史前史 馬家輝

    自序?? 當生活變成一場旅行 胡洪俠



    楊照•在路上



    原來我如此不善等待

    她蹲在我的座位邊……

    從旅伴中救回來的旅程

    半夜的新港(Newport)港邊

    「啊,花掉了你兩本書的版稅!」

    慢下來,才是旅行

    雪後純白的海灘

    最愉快的誤點

    治癒年少傷感的那場暴雨

    湖面小船上感受到的風景

    日本式的溫暖人情

    簡直就像在電影裡一樣

    帶著薄薄的詩集上飛機

    山和海都是你一個人的

    車站裡令人發抖的冷風

    旅程中奇特的那一天

    初冬最冷的那一天

    「保重,總統先生!」

    想像過這樣的故事……

    有Art Tatum音樂的酒吧

    在紐約聽見蓋希文的黑人音樂

    關於兩座賭城的印象

    涵碧樓游泳池畔的父女合照?? ?

    誠實說,我從來沒有喜歡過導遊

    看不到其他東方人的那條小街

    女兒流著眼淚說:「耳朵好痛!」

    從此不在旅途中買書

    海灘邊派出所門口的小燈

    這些書,算「旅行文學」?

    條件對了,什麼方式都好

    ?

    馬家輝•玩不厭



    迷途,真好

    洗浴時請記得戴口罩!

    有且只有一位理想遊伴

    登機門前的罵人接力賽

    這個扒手好幽默

    貓和蟲

    那位關員命令我翹起屁股

    其實不是遇上

    曼谷異色

    記憶深處的一潭春潮

    最驚險也最甜蜜的一次迷途

    梁文道總在罵我胡說八道

    被神祕的手用力搖晃

    等待的折磨

    我的博物館遊逛策略:鳥!獸!散!

    把私人飛機借給你,敢用嗎?

    金三角之南,傍晚。

    謝謝你,下次再讀你

    能夠把我也帶上嗎?

    旅途上的電話鈴聲

    「不如死了算了?」我問

    思憶寧靜的澳門

    華山上,曾有我和你和她

    見他最後一次

    狎鷗亭的乙支醫院十字路

    她們曾在我面前哭得淒涼

    旅途購物慘敗史

    啥都沒有的境外漩渦

    我與親愛的狄波頓先生

    斷捨離式的癒療系旅行

    ?

    胡洪俠•尋書旅



    我的誤點史

    酒客

    我遇到的空姐心情不好

    喊上張岱,叫上蒲松齡

    受傷的不是藏書,是心情

    為了書的旅行

    迷途中遇見卡薩諾瓦

    去莎士比亞書店,買一本《尤利西斯》

    狄更斯酒吧裡沒有狄更斯

    去美因茲,和古騰堡相遇

    蘇格蘭海邊,那座荒涼的小島

    一次不知輸贏的「賭書」殘局

    跳蚤市場買的東西不僅僅是東西

    「最可惜一片江山」

    說著說著就醉了

    這個老闆不尋常

    牯嶺街中年淘書事件

    「一本遊記看見了我」

    書店好,風景舊曾諳

    告別了貧窮,也永別了青春

    衡水的拖拉機手和北京的扒手

    為了艷遇的旅行

    神祕的符號以及零亂的旅程

    亞維儂郊外的黑狗

    你的「旅行權」我的「旅行觀」

    忘卻:精心的,或驚心的

    麗江的,西遞的……

    巴黎的海鮮和那不勒斯的披薩

    相機裡的虛虛實實

    想起了和「世界」有關的事






    自序



    愈來愈分不清的「離開」與「回到」 楊照




      我二十四歲,才第一次出境,搭上美國聯合航空的班機開始我的留學生涯。在東京成田機場短暫停留後,接著是長達十四小時的跨洲航程。一路上,我幾乎始終保持清醒,無法入睡。在全機艙陷入一片濃重睡意時,我起身漫走,走到廁所旁的小窗邊,探頭往下看,意外地發現窗外竟然不是雲層,而是清澈得不可思議的晴空;還有,穿過三萬呎的距離看到的,竟然不是原本想像的大海,而是一片陸地。



      動用我的一點地理知識,我瞭解了,這架飛機應該是由東京朝北飛,經過北極、阿拉斯加進入美洲上空,越過了廣袤的加拿大領土,才轉南去到美國東岸。我看到的陸地,很有可能是阿拉斯加,甚至是北極冰層。



      心底突然升起一陣悸動。我在北極上空!人類花了多大力氣,才去到北極,看到了地球的端點,但現在,我可以輕輕鬆鬆,在整飛機的人都無疑是昏睡狀態中到達、又通過了北極。我活在這樣一個時代,空間、距離、險阻,變得如此容易克服;但也因此,穿越空間、距離、險阻就不再能讓人有何感受,經過北極又怎麼樣呢?值得犧牲幾分鐘的睡眠來注意一下嗎?



      居住在美國將近七年的時間中,我和太太進行過一次美西之旅。在奧克蘭機場租的車是全新的,總里程表上只有七十多公里,十天之後還車時,車子變成了風塵僕僕的中古車了。被我增加了三千公里的里程,去了舊金山、優勝美地、大峽谷、拉斯維加斯、洛杉磯、聖地牙哥,甚至到了墨西哥的提華納(Tijuana)。那真是一場壯遊,至少是比較接近前人的旅行方式。必須長途跋涉,開很遠的距離,才能從一個點去到下一個目的地。而且前一個停留之處,和下一個,天差地別。自然和人為的奇景、華麗與破敗、繁榮與荒涼,許多極端的情境在我們眼前陸續展開,在對比刺激中擴充了我們的視野。



      另外還有許多開車的里程數,是耗在以波士頓為中心,巡行北美東岸。最北到達魁北克、蒙特婁、維多利亞河口,最南到達巴爾的摩。紐約去了二、三十次吧,新英格蘭的各式小鎮去過了上百個,還有,秋天時適合觀賞紅葉的景點,應該也去過了上百個。對那塊地方的風土人情,有了遠比自己家鄉更熟悉的掌握。



      我們也藉回台灣轉機的行程,到了東京五天。從此開始了和日本的關係。幾年之後,我們養成了固定「回到」京都的習慣。是的,即使是第一次到京都,第一天早上從酒店走到東寺,身處在大木柱間,我就有了奇妙的「回到」的感覺。不是記憶、經驗的「回到」,毋寧是一種生活夢幻的「回到」。在我的身體內裡,一定有過潛在的生活渴望,讓生活中所處的環境與所使用的器具,都用恬適之美洗滌過一次能有多好的那份渴望。京都是這種自己都說不清楚的幻夢的突然、部分實現,旅行卻走進了自己的夢的奇特感覺。



      二十年來,我們除了多次到京都之外,還去了九州島、北海道、北陸,以及在大地震大海嘯發生前一個月,去了日本東北,飽覽一個月後就被海嘯無情摧毀的秀麗海岸,並且搭車兩度經過一個月後發生核災的福島。一個月前像天堂般的地方,一個月後成了全世界人屏息在電視螢幕上看到的地獄災難景象。



      就在和馬家輝、胡洪俠對照寫「稀遊記」專欄的這一年中,我的生活有了劇烈的變化。女兒離開了台灣,前往德國漢諾威繼續她的音樂教育。二○一三年六月、九月、十一月、十二月和今年一月農曆年期間,半年間我去了德國五次。既是離開,也是回到。離開台北,回到有女兒在的漢諾威。離開漢諾威,回到自己的城市台北。兩邊都是到達,但也兩邊都是離開。哪一趟、哪一個方向比較像旅行呢?到了第五次的來回,我真的弄不清楚了,或許回台北更像旅行?或許我會因而用一種旅人的眼光,重新審視台北這座城市,並找到一種旅行指南的既熱中又冷靜的語氣,來描述、說明台北?



      以漢諾威為中心,我開始探索歐洲。上了聞名全世界的德國高速公路,感受了身邊一輛時速高達兩百公里的車超越過去時帶來的風切震動。啞然看著車上導航顯示目的地在三百公里之外,卻同時告訴你預計可以在兩小時十五分內抵達。距離與時間的關係改變了,累積了二十七年的開車經驗改變了,連帶的,我對人的居住環境的預期也改變了。



      在德國時,我開車帶女兒去參加音樂會演出。車上導航顯示:目的地在三百公尺前方,可是我眼前看到的,卻是一片漆黑的荒野。錯過了停車場入口,又倒車回來,開進一個感覺荒無人煙的地方。我們心中同時想著:「誰會來這種地方聽音樂會?」一個小時之後,真的像是精靈用魔術變出來似的,會場大門敞開,從門廊中湧進來兩百多位盛裝的聽眾,微笑、優雅、專注地落座等待音樂會開場。



      那一刻,我對未來幾年可能會有的歐洲巡旅經驗,充滿了興奮期待。



    自序



    那只是旅行史前史 馬家輝




      曾經在微博看到一則轉發,大意是說,讀了馬家輝的《死在這裡也不錯》一書,覺得不錯,但他去過的地方和旅行的方式都太主流了,沒有冒險,欠缺另類,不夠刺激,那就是說,不來勁,不過癮。



      我是完全同意的。從二十歲離開家門,在台北,在芝加哥,在麥迪遜,再回香港,四個城市分別住了長短不一的日子,中間因為工作或學習或度假的理由而到不同的地方兜兜轉轉,但再兜再轉,來來去去去去來來確都是「主流」之地和「主流」之法,貪圖方便與舒適,快樂仍是快樂的,卻終究欠缺了兩個字:熱情。如果用顏色做比喻,我的旅行以淡淡的藍色打底,跟火熱的紅色有著長長的距離。



      不是不想紅,而是紅不起來。主要因為體力和健康的理由。我的體能極差,易累,易疲,易焦慮,易緊張,一旦去得太久遠或太激烈,即像手機沒電,玩不起來,難以盡興,甚至很可能有生命危險。譬如說,一直一直極想去西藏,但心肺功能不夠強,平常登山稍高即覺頭暈,那便不敢冒險了,有了高原反應可不是開玩笑的事情。記得二十多年前看報上娛樂新聞,說歌星許冠傑到拉薩拍電影《衛斯理傳奇》,有了高原反應,腦部缺氧,住院了,死裡逃生,健康仍受嚴重打擊。回港後,他隱退了一陣子,重現舞台時,的確神情有異,唱歌不夠氣,說話緩慢,思考遲鈍,令歌迷如我很心痛也很擔心,或許由此留下心理陰影,聞西藏而色變。



      又比如說,黑龍江吧,一直一直極想去冰天雪地走一走,置身北國,感受暴寒,可我身體偏偏怕寒,讀過梁文道替我寫的書序即知道,我受不了寒冷,只要溫度降至十五攝氏度以下,我即要穿三件毛衣兩條褲子,一旦到了極北,恐怕一下飛機我即喊著要回香港,或寧可躲在酒店房間二十四小時足不出戶。去不了,不敢去,畢竟只是南方小男子。



      好吧,南方,何不去印度看看?本來是可以的,我不太怕熱,頂多流汗,多喝水便可,沒啥大事,然而我的胃腸不夠堅強,吃的喝的稍有不潔即易生病,輕則拉肚子和嘔吐,重則胃痛如絞,躺在床上動彈不得。而且我怕髒,甚至愈老愈有潔癖,一天洗澡三回,一日洗手一百遍,那麼是絕對不能去印度之地,否則很有可能變成一趟「印度醫院之旅」,從下飛機起便直往急診室奔去,白費氣力與精神。



      是的,老去。老去有老去的悲哀,但亦不是沒有老去的解脫。既然老了,反正很快會死,便常暗想,何不豁出去,以前不敢做的事情都去冒險一下、嘗試一下,若能僥倖免禍,最好,否則,天下無大事,大不了是病是死,總好過坐在家裡平平安安,臨到壽終正寢之際始覺遺憾?有此一念,便頗想有新的旅行計畫,跳離「主流」,擁抱「另類」,徹底擺脫昔日的安全旅行方式和安排,啥都不怕,闖蕩去也。當然這種所謂「另類」只是我的個人另類,什麼西藏什麼黑龍江什麼印度,對其他人來說根本是小兒科的事情,毫無刺激可言;但於我,你的尋常已是我的刺激,我是需要面對風險的。



      所以,之前的去這去那並非我的全部旅行史,我仍有計畫,一部旅行史,有待續寫。甚至不妨說,之前的旅行史只是我的「旅行史前史」,只是熱身的準備,待我這兩年把手上的工作安頓好處理好,即再起步,朝著自己昔日恐懼和迴避的地方走去。



      我的私人旅行史,真正的旅行史,第一頁仍然空白。快到了下筆的時候,等著瞧。可是,話說回來,誰知道是否真有時間呢?香港黑社會電影不是常有這樣的情節嗎?黑幫老大宣布金盤洗手,幹完最後一票便不再幹,卻總在幹最後一票時被捕被殺。生命無常,說不定在我真的把手上工作處理好後,忽然,江湖有事,健康有事,什麼地方都去不了。



      到了臨終,說不定,我的私人旅行史仍是空白一片。如黑龍江的十二月白雪。



    自序



    當生活變成一場旅行 胡洪俠




      十六歲之前我沒有去遠方旅行的紀錄。那些年我到過的最遠之地,是距我們村子一百多公里的衡水。不過,我去衡水是為了上學,算不得旅行。我們甚至很少用到「旅行」這個詞,要表達類似的意思時,總愛說成「出遠門」。村裡人很少出門,一旦誰家有人要出門,遠近都當是個大事。



      上路的前一個晚上,長輩們都覺得有義務要登門叮嚀那出門的人一番;等那人遠行歸來,東鄰西舍更是爭著去噓寒問暖,耳邊一聽到些遠方的新鮮事,嘴裡就不停地嘖嘖有聲,感嘆不已,也羡慕不已。等故事聽完,他們又否定了自己剛剛產生的羡慕,比如,他們會說:「在家千日好,出門萬事難。收收心,好好過日子吧。」然後抬頭看一眼滿天的繁星,將菸頭就地一扔,就咳嗽著回自己家睡覺去了。



      村裡人有事才出門,平白無故跑到幾百里之外玩幾天,這在他們看來是沒有必要的,是不可思議的,是難以置信的。如此說來,「出遠門」和「旅行」乃至「旅遊」並非完全是一回事。一九八○年代初,從城裡颳來一股新風,叫做「旅行結婚」,大家才慢慢知道有「旅行」這回事。於是,在村裡人的辭典中,「旅行」就成了結婚辦喜事的一種方式,成了修飾「結婚」的形容詞。趕集的時候,你會聽到下面的對話:



      --孩子的喜事辦了嗎?

      --辦了辦了。

      --怎麼辦的?是按老規矩辦的,還是旅行的?

      --孩子們願意辦旅行的,當大人的也沒辦法。嘛旅行啊,糟蹋錢玩兒。



      所謂「旅行」,在這裡成了不靠譜的事。我在這樣的環境下長到十六、七歲,有多少機會旅行也就可想而知了。我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旅行,是參加衡水地區團委組織的活動,和幾十位團支部書記一起上了一次泰山。大概是一九八四年的事,現如今記憶年久失修,此刻想得起來的只有兩端:其一,起個大早攀泰山十八盤,氣喘吁吁奔到山頂看日出,卻遇天陰雲重,連一縷陽光也沒看到;其二,同行者中有位年輕貌美小女子,當時沒怎麼留意,話也沒說一句,回來後不久竟嫁給了我同事,還和我做了幾年鄰居。



      之後旅行的機會漸多,但範圍不出華北,城市不過北京、天津、石家莊等三、四個而已。那時候,這幾個城市,除了雨雪天氣,哪天不是藍天白雲?如今它們卻和衡水小兄弟一道,肩並肩闖入了全國霧霾城市排行榜的前列。那時石家莊西郊蒼岩山蒼翠遍野,潭水清冽。北京秋天紅葉紅得鮮亮,冬天湖冰凍得厚實。因從小缺乏歷練,我其實很不善遊山玩水,每去一地,以逛書店為第一選擇和最大樂趣,公園之類只好充做我旅行日記的插圖。縱使如此,現在想起昔日流連過的景色,腦中湧現的畫面依然是那種飽滿和活潑的彩色。



      到了一九八八年,我的旅行總算衝出了如今的「霾伏圈」,一舉直搗海南島。因要在島上求職,所以海南之行更像「出遠門」。這趟門出的真是又遠又長,近一個月的時間,除了登門遞簡歷,就是在海口的老街或者新區晃來蕩去,渴了買一個新鮮椰子猛吸,餓了就去那家熟悉的路邊攤檔吃份牛腩飯。流落在蕉風椰雨中,望著酒店裡的燈紅酒綠,我們常常一邊懷疑自己的世界觀,一邊堅定自己的人生觀。



      多年後,一位早在海南扎根的同鄉來深圳看我,我對他說,我怨恨當年拒絕我入職《海口晚報》的海口市某常委,是她讓我的「闖海南」希望變失望,夢影化泡影。同鄉說,你換個角度想想,你應該感謝她才對。如果當年她把你留在海南,哪裡還有後來的你和現在的你?剎那間我頗有頓悟之感,從此就把對某常委的怨恨變成了感恩。



      我去海南求職時,韓少功、蔣子丹他們正在海口辦《海南紀實》雜誌,可惜當年縱使相逢也不識。後來我在深圳主編《文化廣場》,他們在海口辦《天涯》,我常約他們寫稿,相互也就熟稔起來。一九九八年夏天,我忽然接到他們的邀請,說北海有個筆會,歡迎參加;期間有越南之遊,可助文興。我高高興興就去了。遊輪下午啟航,夕陽西下時,作家們和副刊編輯們興致尚高,照相機?嚓成一片。入夜,忽然風急浪高,暴雨大作,偌大一條遊輪果真像樹葉般在茫茫海面上隨怒濤前仰後合。艙內歌聲遠遁,笑聲隱沒,唯聞嘔吐聲四起……等大家昏沉沉起床,天早已大亮。



      你漫不經心地走上甲板,正要抱怨昨夜的罪過,忽然發現,海面如大地一般平靜,湖藍綢緞一樣的海水,晨光中正神祕莫測地望著你,包圍著你,托舉著你,而左前方,或右前方,或這裡,或那裡,正有一座座不知何處飛來的山峰,互不隸屬,徑自獨立,悠然蕩漾在海面上。身邊有人高喊:「下龍灣到了。」另有一人相和:「『海上桂林』到了。」



      是為我首次境外之遊。儘管去的是越南,起點不算高,畢竟也算是出過國的人了。而真正的出國旅行,要到四年之後。一次難得的赴英國訪問機會,我竟然意外得之,實在榮幸之至。二○○二年九月,我去了倫敦,去了愛丁堡,去了威爾斯,去了牛津康橋。一個國外旅行的新時代在我面前展開了。



      自首次旅行至今,三十年矣。旅來行去,獨門心得不多,扛回家的舊書不少。我依然沒有多大的遊興,更沒有勇氣去流浪,去探險。今後的旅程選擇,我給自己定下一條「內外有別」的原則:在國內,多去我沒去過的地方,如內蒙、寧夏、貴州等地;在境外,則多去我去過的城市,像倫敦、巴黎、威尼斯、巴塞隆納、雅典、柏林、海德堡、美茵茲等等,以及台北。



      即使哪裡也不去吧,如今每天的生活和旅行又有什麼區別呢?我的家鄉,我出生的那個村子,距深圳有兩千多公里。我出了一趟很遠的門,一出就是幾十年。我是久別故鄉的旅人,是常居他鄉的移民。一個自小不知何為旅行的人,就這樣把旅行變成了生活。




    其 他 著 作
    1. 【楊照經典學】矛盾的美國人:馬克.吐溫與《湯姆歷險記》、《哈克歷險記》(精裝典藏版)
    2. 誰是美國人?從經典重新解讀美國(《湯姆歷險記》+《哈克歷險記》全新譯本,楊照評析《矛盾的美國人》(一套三本)
    3. 馬奎斯與他的百年孤寂:活著是為了說故事
    4. 可知與不可知之間:楊照讀里爾克
    5. 在地球瀕臨滅絕時,還原達爾文:讀懂達爾文與《物種起源》
    6. 在資本主義帶來浩劫時,聆聽馬克思:讀懂馬克思與《資本論》
    7. 在進入潛意識夢境前,請問佛洛伊德:讀懂佛洛伊德與《夢的解析》
    8. 1975裂痕
    9. 遲緩的陽光
    10. 星火:閱讀札記III
    11. 楊照閱讀札記套書《烈焰》+《地熱》+《星火》(共3冊)
    12. 楊照閱讀筆記:閱讀與書寫的逡巡
    13. 1981光陰賊
    14. 勇敢地為孩子改變:給台灣家長的一封長信
    15. 現代詩完全手冊:為何讀詩、如何讀詩
    16. 詩人的黃金存摺
    17. 地熱:閱讀札記II
    18. 別讓孩子繼續錯過生命這堂課:台灣教育的缺與盲
    19. 楊照小說拾遺・壹:談一九四九年後的台灣小說
    20. 世界就像一隻小風車:李維史陀與《憂鬱的熱帶》
    21. 烈焰:閱讀札記I
    22. 楊照的七堂公民課第二堂 打造新世界:費城會議與美國憲法
    23. 誰說青春留不住
    24. 楊照選讀:中國傳統經典(第一輯)一套10冊
    25. 超越國界與階級的計謀全書:戰國策
    26. 遊樂之心:打開耳朵聽音樂
    27. 儒學主流真正的塑造者:荀子
    28. 想樂系列套書:《想樂》、《想樂:第二輯》《古典的思索》
    29. 雄辯時代的鬥士:孟子
    30. 亂世裡的南方智慧:老子
    31. 忠於自己靈魂的人:卡繆與《異鄉人》
    32. 開闊混同的精神世界:莊子
    33. 庶民社會的主張:墨子
    34. 古典的思索:想樂第三輯
    35. 追尋永恆的天命:尚書
    36. 封建秩序的黃昏:左傳
    37. 所有人的孔老師:論語
    38. 唱了三千年的民歌:詩經
    39. 在資本主義帶來浩劫時,聆聽馬克思:還原馬克思,讀懂《資本論》
    40. 楊照的七堂公民課第一堂 以平等之名:托克維爾與民主在美國
    41. 所謂中年所謂青春:對照記@1963Ⅲ
    42. 對決人生:解讀海明威
    43. 推理之門由此進:推理的四門必修課
    44. 想樂 第二輯:聆聽五○首古典音樂的悠揚樂思
    45. 想樂 套書 (1+2)
    46. 忽然,懂了:對照記@1963Ⅱ
    47. 不只是林書豪:是NBA、是人生、是社會、是美學
    48. 尋路青春(親筆簽名+有聲CD版)
    49. 尋路青春
    50. 對照記@1963
    51. 對照記@1963:22個日常生活詞彙
    52. 馬奎斯與他的百年孤寂:活著是為了說故事
    53. 我想遇見妳的人生:給女兒愛的書寫
    54. 晨讀10分鐘:世紀之聲演講文集
    55. 迷路的詩
    56. 想樂:發掘五○首古典音樂的恆久光彩
    57. 永遠的少年:村上春樹與海邊的卡夫卡
    58. 如何做一個正直的人套書
    59. 如何做一個正直的人 (1) 理解政治的五十個關鍵字
    60. 如何做一個正直的人 (2) 面對未來的五十個關鍵字
    61. 霧與畫:戰後台灣文學史散論
    62. 故事效應:創意與創價
    63. 頹廢、壓抑與昇華:解析《夢的解析》
    64. 皮鞋查理
    65. 還原演化論:重讀達爾文《物種起源》
    66. 我是這樣想的 蔡國強
    67. 理性的人(上、下套書)
    68. 背過身的瞬間(新版)
    69. 困境台灣 ──我們還能怎麼辦?
    70. 吹薩克斯風的革命者(二版)
    71. 背過身的瞬間
    72. 面對未來最重要的50個觀念
    73. 大愛
    74. 耳針治療及麻醉
    75. 台中市大墩民間文學采錄集(二)(平)
    76. 在閱讀的密林中
    77. 造型三角紙
    78. 三角摺紙DIY
    79. 模特兒深體驗
    80. Caf、e Monday
    81. 人間凝視-異性與異文化筆記
    82. 倉皇島嶼-歷史與現實分析
    83. 飲酒時你總不在身邊 --軍旅札記
    84. 暗巷迷夜
    85. 黯魂
    86. 往事追憶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