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好吃(NO.5+6)套書(共二冊)
  • 定價99.00元
  • 8 折優惠:HK$79.2
  • 放入購物車
二樓書籍分類
 
浮艷誌

浮艷誌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63441748
李天葆
麥田
2014年11月29日
107.00  元
HK$ 90.95
省下 $16.05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ISBN:9789863441748
  • 叢書系列:麥田文學
  • 規格:平裝 / 256頁 / 25k正
    麥田文學


  • 文學小說 > 華文創作 > 小說











      看人,也讓人看。殺死一寸寸野草似得多出來的時間。



      駭骨迷戀者 李天葆最新小說集,進入時光凍結的時刻,看市井小民的貪嗔癡怨!



      「只因為真的年輕,可以穿山過海,任性地笑看手邊的芙蓉金菊綻開了萬紫千紅,然後一下子扔掉。」人生若是舞台,李天葆的小說寫的則是舞台之外,那些閑閑散去的時刻。



      最新作品《浮艷誌》,收錄八篇中、短篇小說。穿透回憶進入探索,〈杏花天影〉講述紅極一時的粵劇團當家女伶丁香影與劇團糾葛起伏的一生,台上台下扮演戲劇,虛實難辨進入生活當中,成了終身不可解的情結;透過探訪與旁敲側擊,年輕的後生晚輩,如何析解她的一生、她的時代。

     

      如《追憶似水年華》,以食物的味道喚起記憶之所在,〈燈月團圓〉書寫村鎮的老人與女子,成年男子外出工作,永遠在日常中缺席。老人的身體與小鎮一起逐漸老去,透過對食物的記掛,最後的生之光,猛然點起!



      孤獨,一個人,落空的情感,如畫景般走馬跳動。〈浮世花月景〉同性的情感流動,在舊書店中暗暗開啟;〈妙蓮芳華〉在寺廟中生活的年輕女孩,午後映入眼簾的黝黑男性身體,隱然勾起了世俗的想望;以為自己夠堅強,〈指環巷九號電話情事〉一名男子獨自過活,在意外摔傷的事故中,成長過程裡母親的不存在,此時竟排山倒海,侵襲而來……



      日光金黃凶猛,這城市隱隱的看不出什麼美麗前景,過了純真年月的人還可以不求利益而會晤閑談,這時間還是值得虛擲的——雖是攤開來的舊事不是件件堪供玩味,或者當初的天大驚世新聞也發黃過時,只是提起這個,說起那個,彼此存在的狀況沒什麼大了,卻證明自己還在活著。──李天葆〈浮世花月景〉






    序�艷紅淡去



    燈月團圓

    九燕春——茶陽娘子從前事

    明朝日

    珊紅探情

    妙蓮芳華

    指環巷九號電話情事

    浮世花月景

    杏花天影

    浮艷誌










    艷紅淡去

    �李天葆




      舊同事送我一件瓷器茶碟,她笑道:瓜蝶綿綿——淺淺碟子裡?開花結瓜,瓜蔓如飛天散花,不時夾隔著蝴蝶倒掛,蝶翅或半張或全展,彩衣繽紛,有的粉紫雙翼藍綠裙裾,是蝴蝶仙子穿雲裳,設色艷麗大膽,看來並不是古舊瓷具,而是新造,是她另一套蛋殼瓷的同類型餐具仿古吧,可我仍然覺得那是幻美如夢的碟子,快樂得好一陣子。她收藏為樂,偶爾我會瀏覽其藏品圖照,一時留言讚美,一時只是默然驚艷——回過頭看,如今家裡有個萬壽無疆圖案的茶壺茶杯,如意欄杆花樣團團圓圓,也很有點意思了;後來找到了一小扇形娘惹風彩繪瓷盤,自是仿造的,嬌黃底長著牡丹花,線條潦潦,色澤倒是近似胭脂口紅模糊了一般,那種華麗彷彿小心翼翼的,學童填色的手筆,有一種人味。正宗娘惹瓷器確實美艷絕倫,有次在雜貨攤上瞥見一小件盛擱醬油辣醬的方碟,碧綠底色有彩鳳坐鎮、牡丹作襯,老闆娘難得應酬我,說這是以前舊人家陪嫁珍品,很貴重的;她的口音乍聽便是大埔,比一般客家人軟糯,感覺親切——再貴重,不過是一套裡的配件。一瞥,還有稍微摩挲,萍水相逢而已。我廳室?燈下的舊物是個銹黃餅盒,兩層方盒,盒面繪著跨鳳乘龍圖,艷色逐漸黯淡……親戚中有個伯娘,是在其娘家茶樓掌櫃的,廣東人,戴一副黑邊眼鏡,他們家月餅很有名,幾年前結業,終歸也屬地鐵建站事件的犧牲品,老吉隆坡味道等於走進歷史——伯娘之前便不在了。掌櫃婦娘的印象,也便分花拂柳的隱身小?裡。兩篇故事裡的對白仿造客家音調,多半是茶陽大埔口音,也夾帶俚語熟語的。



      這些掌櫃女人的小故事若是寫得疏淡些,更像是接近逸聞掌故——可惜力有未逮。以前喜看骨董傳奇的說部,如《煙壺》之類,改編成電影《八旗子弟》,也照樣看得津津有味。李翰祥導演的酒肆茶寮裡,風騷老闆娘簡直不可少——當年見識過胡錦的眼風一飄,後來才曉得非得經過荀派花旦洗禮方有這一番嬌媚的……那時縱使有人覺得傖俗浮艷,或者用道德標準衡量,殊不知藝術可再也找不回了——近年來胡錦彷彿要以演祝英台來當一朵復活玫瑰,而我一直想著更早期的胡錦,她的阮媽媽報花名是怎樣俏皮老練,那還是俏生生的少女,不比原版本評劇《花為媒》的趙麗蓉……只是趙麗蓉愈老愈是個人物了——也唯有差不多世代的熟友才明白。當然之後我聽了荀慧生的紅娘、香羅帶、得意緣……深深覺得他的柔媚風韻,更應著重在看戲的視覺上,而不是聽腔賞音啊。尤物這詞語用得較重,歌聲裡的尤物有幸一聽,到底值得——陳年畫報老是寫道:馬來艷星莎蘿瑪(Saloma),她戲唱巫語版時代曲,如今回首傾聽,竟然妖嬈婉轉,那潘秀瓊式的低音首本曲〈意亂情迷〉(rindu hatiku rindu)、〈何必旁人來?媒〉(bila sang bulan menjelang),經她拖腔繚繞,卻也迷人——不就是海棠形狀彩繪西廂待月圖托盤?而且是娘惹風的。網絡尋覓到時代背後的桃源春,山口淑子一九五八年隱退前演出一小段《夜來香》,嬌軀香扇墜似的,歌聲則媚月映蘭亭,珠花玉生香,兩個男子左右扛住,女皇巡場,繞一圈回來,真身還是變作了李香蘭。這些尤物靜悄悄的從歲月幽谷裡踱回來,在生前的歌臺舞榭盤桓,再不濟,即使剩下一個老舊書店,衣香花氣也會依循而來——我寫的一對姊妹,在舊書灰塵氣味裡過招拆招,不過是時光倒影裡的備選尤物。



      九十年代我隨著詩人假牙步行,炎午紅日頂頭,以至月東升,從燕美律、峇都律走到法國文化協會窺探光影祕密,像是古時人們的趕路——看的電影不少,難忘的是《傾國傾城欲海花》(Lola Montes),近來重看,瑪丁.卡露(Martine Carol)在馬戲班將半生艷史零售,讓眾人發問,於是倒敘往事,她木然坐在蓮座,團團旋轉,燈影閃爍,一個男人到另一個男人,世事變幻;然後繼而表演高空跳躍,一美元觸摸玉手,給俗世人挨近風流韻事裡的名女人,恍如得到了聖母普度和救贖,令人心驚——我寫的舊日伶人〈杏花天影〉,自有其艷屑情事,但不曾用到類似羅拉.孟德絲之泥淖紅蓮的情節,很是不甘。義大利名導維斯康蒂一部女人戲,更是婉轉娥眉芙蓉泣露。一看三歎,連譯名也屬過去年代的筆法:《斷腸飄香不了情》(Senso)——女伶丁香影缺乏了那種執著癡戀的心,她也並沒有闖進薄悻郎的房間,要面對掀開血肉的鮮紅,歸根結柢不過是戀戀於自身,更為自私的生存方式。



      這年來天女鴐返瑤池隊伍裡,還有包括洛琳.白考兒(Lauren Bacall)——她的《夜長夢多》(The Big Sleep)冷艷懾人,可是倒楣偵探到舊書店的情節,卻不是她的戲份——女職員拉下簾幕,特地要在午後雷雨的閑暇來個小調情,脫下眼鏡,撥鬆了馬尾,嫣然的找出兩個杯盛酒……驚鴻一瞥,後來也沒再出現,只是印象頗深。論理這小角色也屬後備娥眉了。而《浮艷誌》裡過氣歌后閑坐二手書店,不協調中尋找戲劇性,著實是為了其人而量身定做的。雙生花之一,款款的拎著家傳瓷器,前來鑑定——我落筆背後總有《迷魂記》(Vertigo)流動的畫面,珠灰套裝的女人玉容淡妝,不動聲色裡有她殘缺的過去。男人們灰撲撲的,來去自有他們的軌跡,樓梯間的鞋音足聲,比較瑣碎。我願意寫,而沒寫出來的,當然不必贅言——現在窗口這樣多,日常小事輪番貼上,只怕沒人看,話匣子放映機並無日夜排班停歇,分享連結,轉發截取,要多少有多少,水聲鳥噪,朝生暮死。我覺得靜默懷抱著一些東西也好,收住,留著,讓它凝結存印,不必交代;若有飄逝蒸散的,徒生惆悵,那也沒有什麼;艷紅悄然要淡去,自有不為人知的黯然魂銷。





    其 他 著 作
    1. 綺羅香
    2. 檳榔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