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比利戰爭【完整新譯本】
  • 定價117.00元
  • 8 折優惠:HK$93.6
  • 放入購物車
二樓書籍分類
 
奧修靜心治療:16位著名治療師與1位成道奧祕的相逢

奧修靜心治療:16位著名治療師與1位成道奧祕的相逢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65739263
史瓦吉多
陳伊娜
生命潛能
2014年12月01日
140.00  元
HK$ 119
省下 $21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ISBN:9789865739263
  • 叢書系列:心靈成長系列
  • 規格:平裝 / 400頁 / 25k正
    心靈成長系列


  • 宗教命理 > 新時代 > 靈性療癒/成長

















      我的治療師不只是治療師,他們也是靜心者。而治療工作只是表面的事,它有助於清理地表土壤,但只是清理整地並不表示你就擁有花園,你還需要其他更多的東西。


    ──奧修







    前言

    第一章 珍愛自己

    第二章 奧修的靜心方法

    第三章 奧修的靜心治療

    第四章 制約與諮商:改變你人生之路

    第五章 脈動治療

    第六章 出生整合:誕生成為佛

    第七章 愛的源頭:奧修家族系統排列

    第八章 愛的學習:朝向成長與親密關係的途徑

    第九章 鑽石呼吸:佛的氣息

    第十章 解除性的制約與譚崔

    第十一章 男性�女性能量工作

    第十二章 催眠與催眠療法

    第十三章 藝術治療

    第十四章 三托歷:覺知密集

    後記






    前言



    史瓦吉多 Svagito




      本書是一些受到成道大師奧修(Osho)的生命洞見啟發,與靜心連結的身心治療方法,因此稱為「奧修靜心治療」。在這個前提下,治療不僅是一種解決個人問題的方式,同時也準備帶領一個人走向靜心。



      治療可被定義為:當靜心來到一種超越頭腦的狀態,在身心創造出健康狀態的方法。平靜、和諧與個人滿足感,在頭腦的向度上,是完全不可能存在的;因為頭腦天生就是一個製造問題的機制,如果你解決一個問題,它一定會再製造另一個;假設你找到了某個問題的答案,會有更多的問題出現。



      這就是為什麼某些神祕家把頭腦比做一棵正被修剪的樹:你剪下一根分枝,接下來會在那裡長出更多的分枝。



      真正的解決之道是站在頭腦的向度外,進入那個很自然就經驗到寧靜、平安、至喜的無念向度裡。所有的靜心方法就是一些要來到這種情境的途徑。



      這本書呈現了在自我發展、療癒及治療領域中,一種以這份了解為基礎的工作方式。因此,在介紹不同的治療方法及形式時,其核心方向是一樣的:靜心的基本重要性。

     

      帶著意識活著、與此時此刻連結的藝術,是活出真實、真誠、滿足的生命最好的方式。



    新洞見的誕生



      那些在本書中呈現他們工作的治療師與團體帶領者,都深受成道的奧祕奧修,以及他將東方靜心與西方治療技巧結合的洞見所影響與引導。他們在工作中運用奧修的靜心技巧,並把治療工作視為朝向更高意識狀態的踏腳石。



      奧修說:



      我的治療師不只是治療師,他們也是靜心者。而治療工作只是表面的事,它有助於清理地表土壤,但只是清理整地並不表示你就擁有花園,你還需要其他更多的東西。



    東方與西方的交流



      在一九七○年代末期,一些受到西方心理治療訓練的治療師,聚集在這位受爭議的大師身邊,探索東方的靜心方法。帶起了一個獨特的實驗。



      也許這是史上首度,西方的心理治療與東方的神秘主義相逢。結合奧修的引導,治療師用各種不同的成長方法發展出助人工作的新方式,從一種不設限的視野,深入人們的心靈世界。



      對每個參與其中的人而言,內在開始有可能出現更深的洞見。包括治療師自己,也包括那些參加他們的工作坊、研討會、訓練課程的人。



      治療師身懷不同的才能彼此互相學習,實驗助人工作的新形式,不需要待在每種治療訓練的有限準則裡。在這個過程中最重要的是一種東方的體悟──放下個人自我,允許更高能量顯露,超越治療師個人本身的知識與技巧。



      有一個很大的差異需要強調:西方文化強化個體的自我,因此有才能跟有天賦的人在各行各業──政治、商業、醫學、治療──傾向於去獲得一種伴隨成功的自負感。



      東方文化剛好相反,視「無我」為一種成就,比起自我擴張更加重要。因此,在奧修身邊所建立起的印度普那社區裡,對職業狀態不那麼地認同;特別是因為角色與工作是有彈性的,而且易於快速改變──在某一刻也許是一位獨立作業的治療師但在下一刻也許變成廚師或清潔人員。



      當奧修加入西方治療到他的工作中,親自監督在這些工作坊裡所發生的一切。每個課程結束後,他與參加團體的學員及帶領者會面,邀請每個人分享他們的經驗與發問。



      治療師學到以一種完全不同的方式融合他們的技巧,在某些工作坊中──比如說原始治療──治療師的行為會像一位引導者,且他是在一個權威者的位置;但是在社區眾多的環境背景下,治療師與學員將會一起學習與經驗到靜心。其中有著一種整體感以及些許的區別。在奧修過世後,這樣的情形一直持續很久。



      重要的了解在於,靜心是一個無法被量化、測量、甚至讓理性頭腦了解的奧祕過程,因為它畢竟是一個「沒有頭腦」的狀態。因此,假如一個治療師在靈性意識上沒有更好的狀態與成熟度,即使他具有可以幫助別人的優秀能力也是徒然。



      治療師不因為他所做而獲得酬勞,而這個事實支持著這個革命性的方法。他們是出於愛與貢獻社區的願望,還有支持更好的靜心而給出工作。



      讀者也許會對在這本書裡寫稿的治療師們奇怪的印度名字感到好奇,在此稍微提一下背景有助於了解:在七O年代,當人們開始來到奧修身邊,他開始點化他們成為「桑雅士」(Sannyas)。在印度傳統裡,桑雅士就是一個棄世與獻身於靜心、改變名字及穿著的人。



      但奧修對於桑雅士革命性的態度是入世的──探索關係、工作、事業等等──同時透過學習靜心來解除所附加的東西。他教導新的桑雅士要喜悅與全然地投入生命,同時尋找自已最深處的「佛性」。他將此稱為「新桑雅士」,且要求他的桑雅士穿著傳統橘色,戴上一條有他照片匣盒的木珠項鍊──稱作「念珠」(mala)。



      一個以這種方式成為桑雅士的人,對他自己許下承諾去靜心,向世界宣告現在他準備要進入一個新的意識之流──就是喜悅地生活與探索靜心二者緊密結合的藝術;這既非與世界脫離,或者屬於任何宗教的一份子,或是成為任何派別的跟隨者,而是學會自立,與卸下過去從知識、傳統、宗教而來所承載的包袱。



      在八○年代末期,奧修宣佈這項內在靈性承諾的任何外在象徵已經不重要了,所以特殊的衣服、色彩、以及念珠項鍊都可以放下。現在,選擇一個新名字或是保留原來的是依每個人的意願,但是對於靜心以及自我探索的承諾還是不變。



      奧修的工作歷經許多階段,而他身邊逐步發展形成的社區也是如此。也許史上從不曾有過如此重大的實驗,人們來自各行各業與各種背景、國家、民族或文化,齊聚在一位成道大師的身邊,創造出最空前多元化的大熔爐。



      奧修多元大學──為了他的治療工作而形成像傘狀的組織──於一九七四年的印度開始,然後在一九八二年跟著奧修及他的門徒移往美國奧瑞岡(Oregon)。在一九八七年它回到普那(Pune),在此蓬勃發展,為身心靈提供了超過五十種以上不同的治療、課程及個案。治療師、醫療專家及藝術家彼此分享他們的技能、知識與洞見。



    豐富經驗



      現今,曾經一起在普那受訓過的治療師大多在自己的工作領域上,並沒有跟特定的奧修社區或中心有關連;然而,在他們之間,還是保有一般的連結,正如讀者將會在這本書裡發現到的。



      透過多年的分享、合作與交流,同時又尊重其獨特性,這些治療師學會去欣賞這份能帶向對人類靈性的廣泛和多面向的了解的豐富性。



      舉例來說,在普那九○年代期間,一個身體工作的訓練課程要持續好幾個月,各種不同的老師被引進;從強力身體、深層組織到最細微的能量工作,涵蓋了大範圍與身體有關的治療師。



      老師們分享他們不同的工作專長,有時候會直接了當地反駁彼此,然而課程的帶領者對這個矛盾的情況完全可以接受。他們了解到這將會是一個豐富的經驗,而且挑戰是有助於人們找到自己工作的風格類型。



      訓練課程之外,這些治療師會彼此轉介案主,有著一種為共同目的而一起工作的整體感。



      這反映在「奧修治療師訓練」中,一項療法過程持續二到三個月,各類治療師貢獻一項長期的課程,教導人們如何與案主工作。



      在許多奧修治療師一起密切工作的當時,就有了製作這本合輯的想法。這本書展示出他們的工作方式,他們互異而互補。每一位皆包含了人類經驗的不同面向,並提出人類現實的不同典型。



      這些收羅的治療師已經待在奧修身邊很長一段時間了,且發展出各自的個人風格。理論上,他們皆可以提供一整套獨立的奧修治療師訓練課程,無庸置疑的是,那會成為心理療法的萬花筒。



      為了讓這本書能有合理的篇幅,同時也為了避免重複的內容,所以限制了寫稿的治療師數量。這與那些未被的邀請的治療師的評價無關,有許多人也可以做出同樣寶貴的貢獻。



      假如每個人都是獨特的,讀者一定會感受到,相較之下,自己對某些治療形態有更密切的關聯。然而,在此要請讀者接納:這些都是朝向意識成長更邁進之不同方法的一部份,而不是用一種比較的觀點來談論,奧修對生命的態度是多向度的,因此才稱作「多元大學」。



      這本書可以依序閱讀,但也可以不用;每一篇章都各自獨立,可以作為一種工作方式的引介,而這也許會啟發你更深的探索,甚至參加這些治療師所帶領的其中一項課程。



    超越醫病關係



      奧修靜心治療為人類賦與尊嚴,是由於它了解到生命存在的問題解答,是來自內在而不是外在。它們從個人本質的最深核心出現,不是來自任何人。就最佳情況來說,治療是幫忙移除障礙好讓我們找到自己的答案。



      換句話說,意識不是一個可以被給與的商品。一個奧修治療師的工作是創造出對的氛圍,讓案主與生俱來的智慧與了解,在其中逐漸展現綻放。治療師的工作比較像是助產士,它不是一個從「這裡」到「那裡」的過程,而是愈來愈深入的「這裡」。



      最後,治療師並不是一個指導者,懂得比案主多,而是一位朋友,覺察到即使他具有某種特定的技能,他在本質上還是在同一條船上。



      奧修說:



      當治療師與患者不是二者,當治療師不僅是治療師,而患者再也不是患者,而是產生一種深深的「吾-汝」關係(I-thou)。當治療師不試圖想要醫好病人,患者不再把治療師視為跟自己分離,在那些稀有的片刻裡,療癒就發生了。



      當治療師忘了他的知識,且患者忘了他的疾病,那裡就有了一場對話──兩個本質的對話。在兩者對話的那一刻,療癒發生了。如果它發生了,治療師總是知道他只是像個神性力量、神性療癒的媒介,他會跟患者一樣感激這個經驗,事實上他從這個經驗所獲得的,會跟患者一樣多。





    其 他 著 作
    1. 家族系統排列治療精華-愛的根源回溯找回個人生命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