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成為賈伯斯:天才巨星的挫敗與孕成
  • 定價217.00元
  • 8 折優惠:HK$173.6
  • 放入購物車
二樓書籍分類
 
在世界的盡頭,我們學跳舞

在世界的盡頭,我們學跳舞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63230977
羅伊德.瓊斯
陳錦慧
聯合文學
2014年12月05日
110.00  元
HK$ 93.5
省下 $16.5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ISBN:9789863230977
  • 叢書系列:UStory
  • 規格:平裝 / 336頁 / 25k正
    UStory


  • 文學小說 > 翻譯文學 > 其他地區












    歸屬,也許是戀人關係裡最遙遠的距離

    戀人在世界邊陲,試探愛情的危險邊緣





    推薦序



    邊緣的挑逗 何致和




      這是一個外遇的故事。



      聽見「外遇」,可能馬上就會引來兩種出自不同心態的關注。第一類關注者,帶的是著偷窺和情色的目光,站在看好戲又事不關已的位置,無比安全地隨著東窗事發的男女主角來一趟情慾冒險。另一類關注者,往往有強大的道德正義感和對被背叛者感同身受的同情,他們總是站在正宮的那一方,猛烈批判任何偷吃劈腿見不得光的感情和性愛活動。報章雜誌幾乎天天都有此類羶腥新聞報導,服務的是廣大的第一類關注者;每逢有公眾人物與不應該被公開的對象進出旅館被偷拍後,網路鄉民同聲一氣的口誅筆伐,則是第二類關注者普遍存在的明證。



      對上述第一類關注者,我非常樂意向他們推薦《在世界的盡頭,我們學跳舞》這本小說,而且只需用一句話就能道出非讀不可的理由:這部小說徹頭徹尾講的都是外遇故事,精采程度可不是報紙短短幾百字報導可以相比的。至於對第二類正義感強大的衛道之士,我就得委婉小心地解釋一下了:「道德」也許是某些小說的主題,但不是所有小說都必須放在道德的磅秤上才能稱出重量。有時候,太過正直或堅持倫理價值的閱讀態度,正如倒人胃口的馬賽克,可能會讓我們看不見小說動人的凹凸曲線和性感部位所在。



      收起道德的放大鏡,就可以來好好閱讀紐西蘭小說家羅伊德.瓊斯的這本小說了。我一開始說這是「一個」外遇故事,現在必須修正一下,其實這是「兩個」外遇故事。小說的故事時間非常長,從1916到2002年,跨越了八十年以上的歲月。第一個外遇故事始於第一次世界大戰,一位擁有德國姓氏「施密特」的鋼琴調音師,來到紐西蘭南部的小鎮,邂逅鎮上少女露易絲。為逃避鎮民的霸凌,他們一起躲進海邊的洞穴,為排遣無聊,他們在山洞裡跳起了探戈。第二個故事發生在二十一世紀的這一端,事件當事人(也是此篇小說的敘事者)是個年僅十九歲,在餐館打工洗碗的大學生。某夜打烊後他撞見三十六歲已婚的老闆娘羅莎(施密特的孫女),一個人在店裡跳探戈,從此迷上了這種舞蹈和這段姐弟戀情,並一步步走入施密特與露易絲的故事。



      探戈,我們很快發現,是這本小說緊跟在「外遇」之後跳出來的關鍵字。據說,探戈最早本是情人之間的祕密舞蹈,所以跳舞的時候必須不停東張西望,提防被人發現。此說法是否屬實,有待考證,但倒已傳神點出這種舞蹈充滿誘惑和挑逗的一面。當然,幾乎所有男女共舞的舞蹈,多少都和自然界某些動物的求偶舞類似,透過誇張的身體動作所傳遞的,是情意和性愛的訊息。不過探戈的表現似乎更複雜一些,男女舞者的位置關係時遠時近,距離遠時,男女雙方即使伸長手臂也構不著彼此,距離近時,兩人的軀體又緊密交纏溢滿陶醉愛戀。探戈要跳得好,男女雙方都需要擁有高明的技巧。帶舞的男士必須懂得即興、知道視狀況隨時變通,跟舞的女伴也必須配合適應,不能直挺挺地像一根燈柱。同樣的,一段「完美」的外遇戀情,也需要相當的技巧與男女雙方的配合,才能長久維持這樣的關係。由這點來看,探戈在這本小說中不只是做為故事背景與情節的串接工具了,它還已提升到了隱喻的層次。因此作者才會在小說中藉由一位阿根廷詩人之口如此形容:「沒有結婚證書,只有源源不絕的挑逗。」



      凝視這層隱喻,便不難看出作者為何會把這個浪漫的故事定名為《在世界的盡頭,我們學跳舞》。「世界的盡頭」可解釋成「絕處」、「困境」,而跳舞(探戈)則代表了希望與救贖,這是正向的思考。但我們也可以更具體一些,把「世界的盡頭」視為某種邊緣位置,而這正是不能公開、不能承認、不被祝福的外遇者所置身的處境。於是,邊緣加上挑逗,便成了這本小說的基調,也築出了誘人的一處情慾祕境。



      令人敬佩的是,儘管外遇題材庸俗,小說家瓊斯卻以極講究的文字,把這種每天都可在報上看到的緋聞事件,寫成崇高的藝術作品。為說明此點,我不得不再用探戈做為譬喻。閱讀這本小說,你當然會在第一時間把焦點放在故事流動的情與慾,就像觀賞探戈表演,不可能不注意到探戈女郎曼妙又大方暴露的身材。但是,你很快便會發現,舞者的每一個步伐,每一次的踢腿或勾腳,竟然是如此精緻、細密、嚴謹又準確,使你很快就把欣賞的重點移動到舞者的每一個旋轉、傾斜和流暢的肢體語言。瓊斯的文字就是如此,你會注意情緒和氣氛的控制,巧妙的譬喻,豐美的修辭。這本小說的主角原本都只是平凡的人,是遇上了探戈,才使他們變得如此不凡。而這本小說的故事原本也是平凡的,是配上了瓊斯的文字,才使整部作品變得如此脫俗。



      不難發現,瓊斯試圖把舞蹈融入小說的文字與結構,而這讓人聯想到米蘭.昆德拉所強調小說的音樂性。昆德拉把小說的每一部都視為交響曲的一個樂章,並自認他的小說每一部可以帶上一個樂曲速度的標記。瓊斯的小說也一樣,在這部作品中,他努力讓形式和內容都與探戈產生聯結。除了上述外遇關係與探戈的隱喻,在作品的布局上,我們也可見到同樣的對位用心。兩個外遇故事,分置在故事時間軸的兩端,但它們並非各自直線進行,而是像螺旋狀不斷交錯。在敘事策略上,瓊斯也使用了雙重的設計,在第一人稱敘事層外,又有第三人稱做為綜觀歷史全局的另一位敘事者。正如探戈世界,「沒有錯誤的轉身,但每一支舞都從後退步開始」,瓊斯的《在世界的盡頭,我們學跳舞》也是一樣,他採用了極危險的,需要高明技巧的小說寫作方法,讓形式和內容完美結合,表演了一場華麗的探戈。???????????????????????????????????????????????????????????







    其 他 著 作
    1. 流浪的母親 Hand Me Down Wor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