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二樓書籍分類
 
沒有聲音的愛

沒有聲音的愛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64060016
薇若妮卡.布蘭
黃琪雯
寶瓶文化
2015年2月02日
83.00  元
HK$ 70.55
省下 $12.45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ISBN:9789864060016
  • 叢書系列:Island
  • 規格:平裝 / 176頁 / 14.8 x 20.8 cm / 普通級
    Island


  • 文學小說 > 翻譯文學 > 法國文學


















    我父母的話語,是一雙在空中飛舞的手形。

    無聲無息,卻是最喧囂而洶湧的愛。





    推薦序



    愛,超越所有語言

    ◎蕭裕奇




      我自己的孩子一直到很晚才會說話,到三歲時,還只會說兩三個單字,總是仿說別人說過的話,我們常常都在猜他在表達什麼,甚至會誤會他的意思、造成一些不愉快,有時還會以為他是故意的,造成了彼此的衝突。後來我們才知道他是語言發展遲緩並有些自閉特徵的孩子,我覺得很難過,難過的並不只是看到自己的孩子有這樣的狀況,更難過的是我們曾經在相處中,因為溝通的誤解而造成了一些傷害,內心愧疚且自責不已。



      後來,我試著調適自己,每當我們有些溝通的問題,或是他固執的關上溝通的大門時,我都會想起一件事:當他們還是嬰兒、什麼話都不會說,只會哭鬧的時候,為何我們從他的哭鬧,就可以了解他的需求,即使這是沒有語言的溝通;但是沒有語言,不代表無法溝通,那時溝通的橋梁正是我們和孩子之間的愛,這份世界上最美的關係,超越了任何語言,我們因為愛而用心的搭建和孩子之間的溝通之橋,了解孩子並滿足他們,那為何,當孩子漸漸長大,學會了語言,我們卻反而失去了彼此溝通的能力,甚至互相傷害?那份愛並不是消失,而是那座為對方搭建的橋梁消失了。



      再看薇若妮卡.布蘭的《沒有聲音的愛》一書時,我的腦海中不斷浮現著我們與孩子之間的回憶。



      薇若妮卡.布蘭的父母都是聾人,因為聽不見,所以也無法學習說話,奇妙的是,她的父母都是聾人,生下來的孩子卻是正常的,但是卻也因為如此,從小到大,彼此相處或溝通都不斷的發生衝突。薇若妮卡用這本書,述說著許多從小到大與父母之間的事情與小故事,聾人與正常子女,親子之間的一篇篇短文,有的真摯動人,有的嘲諷好笑,有的愚蠢笨拙,但是每一篇都可看到她與父母之間那份真摯的情感。



      薇若妮卡描述了聾人在溝通或生活上的困難或是盲點,比如她覺得聾人其實是非常吵的人,因為他們聽不見自己發出的聲音,所以無法控制,常常發出巨大的噪音,令人難受;他們也並非無法說話,但是發出的聲音卻使人難堪,薇若妮卡會形容──聾人絕非啞巴,有的時候,這還挺可惜的。



      同樣是法國作家的散文,在讀這本書的寫作方式,我會想起另一本也是法國作家的尚路易.傅尼葉所寫的《爸爸,我們去哪裡?》,這是描寫他與兩個自閉症孩子的短文集,《沒有聲音的愛》和《爸爸,我們去哪裡?》兩本書,作者都展現了一種法國人看待事情的獨特幽默,面對困境,他們不選擇自憐,也沒有深刻的描寫賺人熱淚的橋段,卻用一種諷刺幽默的方式,嘲笑自己的遭遇,嘲諷辱罵那個讓自己痛苦的人,表達自己生活被對方搞砸的倒楣,我們總會被他們的幽默搞到好氣又好笑。在台灣,如果有人看到父母這麼對子女說話或是子女這麼對父母說話,大概都會上新聞媒體吧。



      嗨,你們這群雜碎。這是薇若妮卡和父母打招呼的方式,講完後,他們就會互相親親擁抱。



      然而當作者用這樣的幽默和嘲笑來書寫自己與父母間的關係時,我們非但不會覺得作者犯了東方社會特有的大逆不道,反而會因為如此,更突顯出親子之間的濃厚情感,就算覺得厭惡,就算感到不堪,但仍願意愛著彼此,仍願意傾聽彼此,願意為對方著想,他們的溝通橋梁始終沒有因為彼此語言的工具不同而消失,因為他們有著要給對方的愛。



      有一部已經很久的電影,叫做《走出寂靜》,片中描述女主角拉拉在聾啞家庭長大,她是家中唯一能聽說的人,也成了父母對外的橋梁。拉拉後來遇見了音樂家姑姑,她很喜歡姑姑,也想和她學音樂,卻引發了自己與親人之間的衝突與風暴,最後她在音樂入學考試中,看到了她的父親來參加,父親聽不到拉拉演奏的音樂,卻用他的語言給了拉拉最深的擁抱。



      這本書和電影一樣,都突顯了一件最重要的事,聽與說和了解之間並非劃上等號的,唯有愛與心才是能溝通與了解的真正工具,語言並不代表溝通,而真正的溝通往往也都超越了語言。





    其 他 著 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