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地圖+地圖創意遊戲 (附行旅世界地圖包)
  • 定價650.00元
  • 8 折優惠:HK$520
  • 放入購物車
二樓書籍分類
 
不正常成功心理學

不正常成功心理學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61779423
凱文•達頓
蔡伊斐,林靜慧
晨星
2015年9月14日
117.00  元
HK$ 99.45
省下 $17.55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ISBN:9789861779423
  • 叢書系列:勁草叢書
  • 規格:平裝 / 464頁 / 25k正
    勁草叢書


  • >


















    要成功,你得像個瘋子才行!

    他們超越常人的果斷、熱情、執著、冷靜和專注,

    正是成為頂尖人才的正面特質!





    前言-你想來我的實驗室看看嗎?

    第一章:不好意思,我們見過嗎?

    第二章:好的?壞的?惹人愛的?

    第三章:優秀狂人的宣言

    第四章:做就對了

    第五章:冷靜、觀察、分析,擊出全壘打

    第六章:做你自己,相信直覺

    第七章:成為黑帶等級的說服家

    第八章:正面接受別人負面的評論

    第九章:活在當下

    第十章:把行為跟情緒分離






    前言



      倫敦大學的伯貝克學院(Birkbeck College)是個廣大的複雜建築,兩萬多名背著裝滿書的背包的學生匆忙穿梭其間。我來這裡跟凱文•達頓(Kevin Dutton)見面,因為他在心理學系情感及認知控制實驗室(Affective and Cognitive Control Laboratory) 的同事娜茲•德瑞哈珊(Naz Derakhshan)教授有國內最新的設備,可執行凱文想在我身上做的實驗。



      在付了貴得嚇人的大學停車費後,我穿越校園跟凱文見了面。他有一頭中分的長髮及一副巴弟•哈利(Buddy Holly)風的粗鏡框。他看起來像1980年代搖滾樂團的貝斯手,而不像一個教授。



      不過這回他看起來還真像大學裡的怪咖。



      他穿著藍色格子花紋的魯伯熊三件式羊毛西裝,粉紅色襯衫的鈕釦全扣上,但沒有打領帶。他看起來就像個瘋狂教授,在離開家前忘了好好穿衣服或鞋子,因為他一起床就無法停止思考教授會想的事情,起床前還徹夜夢著教授會想的事。尋常生活中的所有東西都不在他的日程裡。



      他用道地的倫敦腔跟我打招呼:「伙伴,你好嗎?」



      「比你看起來好多了,」我回答。「你那套西裝是從哪來的?迪士尼樂園嗎?」



      凱文帶我走入一棟建築物,我們在白色牆面,鋪著閃亮油氈地板的走廊上嘎吱嘎吱地走著。「安迪,謝謝你願意幫忙,伙伴。志願者愈多,科學就獲益更多,懂我意思吧?」



      我們推開厚重的木頭雙開門,走進一個白色的無菌實驗室。周遭有六到七個年輕男女,穿著跟這房間相搭配的白色無菌外袍在忙。實驗室本來就附設有高度及腰的桌子,但本生燈被收起來了。三張桌子上反而放滿了監視器、硬碟及印出的資料。那些硬體後面冒出一大堆線路,全堆在地上。這些線路被銀色膠帶貼在閃亮油氈地面,再接到一個橡膠頭盔及一罐潤滑劑。旁邊放著像牙醫師用的椅子,前面牆面上還接著一個50吋的平面螢幕。凱文驕傲地點點頭。



      「歡迎來到我的世界-腦科學總部,而我是你的頭號施虐者。」



      他指著面對著牆面和螢幕的椅子。那把椅子纏繞著更多的線路,和地上貼著銀色膠帶的那團接在一起。



      魯伯熊對他的硬體設備很滿意。「安迪,那張椅子是你的。你要坐在這裡,我們會為你塗上潤滑劑,戴上頭盔,我們要看當你稍微承受壓力時,腦子裡有何動態。你在螢幕上會看到一些令人很不舒服的東西,我們同時要撥一些噪音攻擊你的聽覺,然後測量你的反應。很簡單,對吧?你只要坐在這裡,女孩們就會為你打理好,想像自己在剪髮沙龍裡就可以了。」



      我聽話地坐進那張高背椅,幾個穿白外套的女孩為我的頭髮塗上潤滑劑。當我享受沙龍級的招待時,其他幾個穿白外袍的人為我解開襯衫鈕釦,在胸部貼上心跳監測感應器。然後,戴上像是駭客任務(Matrix)裡會出現的道具,一頂裝有20多個電極的頭盔, 背後拖著電線往下垂到地面,就像世界最長的頭髮。凱文解釋這是腦電波圖(EEG)記錄器,用來記錄我腦中的電波活動。兩個女孩將頭盔壓緊,讓所有電極都能接觸到潤滑劑。另一個穿著白外袍的人在我手指頭上纏上魔鬼氈,線路則通往桌上的一個黃色盒子。凱文解釋這些是皮膚電流反應(GSR)測量器,它可以透過皮膚偵測壓力等級。等到這些學生完成時,我看起來像是被包在一個巨大的電信接線盒裡。



      「我在這裡覺得像人魔漢泥拔。」我笑道。



      凱文也笑了,感覺太過興奮了些,他突然將頭盔的耳機放開,它們啪地一聲貼住我的耳朵。他傾身向前並大叫,像是要測試頭盔是否能將聲音完全隔絕在外。



      「伙伴,你馬上將會見識到這個設備的厲害之處。我現在要轉換成教授身份,因此沒辦法再開玩笑。無關私交,懂我意思吧?」



      螢幕就在我的正前方,約離牆面兩英尺。凱文將開關打開,螢幕突然亮了起來。像是在溫泉健康勝地的電梯裡會聽到的那種水療音樂,透過耳機飄送過來。我眼前的螢幕充滿著光潔微亮的湖泊漣漪,這就像在看紙尿片的廣告。



      「好的,」凱文的聲音已經切換成白袍模式,從耳機裡傳來:「安迪,現在你會從螢幕上看到寧靜的景色,同時搭配放鬆的音樂,一切都很好,對吧?現在我在找出生理參數的基準點,根據這個,我們可以算出之後的喚起水平(arousal level)。靠在椅背上,放輕鬆吧,老兄。」



      我頂著駭客任務裡才有的全套母體配備,勉強點點頭。



      「盡可能放鬆,因為等一下,或是等兩下,反正就是六十秒之後,影像會改變,變得跟現在螢幕上的畫面非常不一樣,變得暴力而且令人作嘔,真實到讓人覺得不舒服,隨便你怎麼形容,反正你等一下就會看到!



      當你看這些影像時,我們會監測你的心率、皮膚電阻還有腦電波活動的變化情況,用來和放鬆狀態做比較,簡單得很,老兄,有問題想問嗎?」



      「你不覺得等太久了嗎?」



      凱文沒有陪我瞎扯,他現在完全進入教授狀態:「好,預備。」



      我坐在那裡,望向前方,螢幕畫面突然變了,緊接著我看到非常寫實血淋淋的畫面,斬首、虐待、行刑,還有四肢被切下來,因為畫面如此生動,一時之間我彷彿真的聞到血的味道:那種病態的甜味,你一輩子都不會忘記。養生水療中心的音樂也沒有了,新的畫面搭配新的音樂,有尖銳刺耳的警報聲和嘶嘶作響的電視機雜訊聲,就像科幻爛片會用的背景音樂。



      我坐在那裡,看著影片,不確定持續了多久,但是很快湖景又回來了,養生水療中心的聲音又傳進我的耳朵。「完工。」我想著,等人幫我這個長髮公主解開頭髮。



      我錯了,寫實的視覺和聲音再次充滿我眼前,直到養生水療中心的聲音響起,搭配湖景,這一次甚至還出現低飛的天鵝!



      「該死!」我心想:「見鬼的尿布廣告快把我搞瘋了!」



      其他人討論起實驗數據。又過了幾分鐘,兩個女白袍人走過來,開始幫我拔掉電線, 電線很容易拆下來,除了頭盔和胸腔感應器,那一對感應器就像除毛蜜蠟一樣。KY潤滑劑黏性很強,頭盔卡在我頭上,不過白袍人一邊發出嘰嘰怪聲、一邊幫我拔掉,我從液晶電視上看到我自己的樣子,人魔漢尼拔變成歌手傑德沃德(Jedward)了。



      我離開座位,走到桌旁加入凱文,印表機嗡嗡作響,凱文忙著讀輸出的報告與監視器資料。



      凱文的視線離不開數據,我湊上去,他說:「一般來說,我會問志願者他們還好嗎?給他們一杯咖啡。但老兄,看看這些數值,我想我才是需要咖啡的那個。」



      「不管怎樣,我還是想喝咖啡,」我說:「加奶不加糖。」



      凱文沒有抬頭,監視器不停地吐出成卷的紙條,就像電報紙一樣,爬滿彎彎曲曲的線條。「不好意思,老兄,這裡只有義式濃縮咖啡,我們這種費腦力的工作需要咖啡因,你懂我的意思嗎?」



      「好吧。」



      其中一個年輕人點點頭,記下每個人要喝的咖啡後就消失了。有人給我一張實驗室小凳坐下,凱文也幫自己拿一張凳子,我們一起坐在機器前,凱文指著那些數據,我背後那些人看到數據後,響起一片急促的討論聲 。



      「老兄,我告訴你預備狀況後,你的脈搏指數比一般休息時高出很多,這很正常,是為了迎接即將發生的事情。看到這些記錄了嗎?脈搏指數從這邊開始增加。」



      我點點頭表示同意,其實在我眼裡,那只是一堆彎彎曲曲的線條。



      凱文又指出:「但是場景改變後,你腦中某個開關切換了,怎麼說……啪地跳掉了。你的心理數值反轉了,脈搏指數變慢,皮膚電阻掉下來,腦電波降低,事實上,影片播完時,這三個心理數值測量都比基準值更低,你看到了嗎?看,只是一串直線。」



      他朝我轉過來,露出大大的笑容,有人對今天的工作很滿意。



      「老兄,我從沒有看過這種事情,好像你的腦子在說:『上吧!』然後就像開啟自動駕駛模式一樣迎向一場混戰,你剛自嘲自己像人魔漢尼拔,事實上,你們兩個比你所想的有更多相似的地方。」



      凱文看著我,現在我們靠得更近,他的眼睛睜得兩倍大,企圖瞪得比黑框眼鏡還大,笑容裡帶著一絲擔心,好像醫生在某個可憐的不知情患者身上,發現一種外國傳染病或是某種噁心的疾病,他等我說點什麼,但我沒有說話,只是聽,反正他所說的話,半數以上我都不太懂。



      「老兄,不是冒犯,但是如果有人拿這些數值給我看,告訴我這來自一個人,一個活生生的人,我不確定我會不會相信。你就像是從另一個世界跑來的,對吧?」



      凱文在他的那個世界拍起手來。



      「所以這代表什麼?」我問:「除了我看影片沒有太大反應之外?」



      他的手放到我肩上:「老兄,你看過銀翼殺手嗎?」



      「有呀。」



      「你記得裡面的人性測驗嗎?哈里遜•福特用一臺類似測謊機的機器,測試嫌疑犯是不是殺人魔?」



      我點點頭:「好電影。」



      「這個就是真實版的人性測試!你知道它告訴我什麼嗎?」



      「繼續說吧,反正你本來就打算說下去。」



      凱文宣佈答案前,先做了個深呼吸。



      「測試結果告訴我,你很可能有反社會人格。」



      為了加強語氣,他把手插在頭髮裡,手掌按住像果醬瓶底那麼厚的眼鏡,然後盯著我臉上的反應。



      「不要擔心,這不是說你隨時會發狂,抄起斧頭還是什麼的。反社會人格腦中的開關,不像這個星球上的其他人,他們有不一樣的配線。我們腦中的主要作用區域是杏仁核(Amygdala),這個小花生米大小的結構……有些人說是杏仁大,有些人說是花生大,誰知道?誰在乎?反正杏仁核就位在電路板正中央。」



      他用指關節敲敲自己腦袋的上方。



      「現在,杏仁核是腦部情緒控制塔,維持所有情緒調頻,負責我們對事物的感受,但是對反社會人格來說,就像你,老兄,調頻一部分空了,沒有類似恐懼的反應,那裡沒有任何東西,零。」



      他朝監視器和輸出裝置指指點點:「那就是你,老兄。但不用擔心,你不是好萊塢電影裡面演的那些大壞蛋,反社會人格有好人也有壞人,你懂我的意思嗎?」



      「不懂。」



      他收回裝腔作勢的態度,抿抿嘴唇說:「希區考克(Alfred Hitchcock)讓我們以為每一個反社會人格的人,一天到晚都會帶著狗在毛毛雨中晃來晃去,還有人魔漢尼拔,這些人行為偏差有很多原因,有可能是因為他們的童年或者基因問題,當然還有他們腦子配線的方式。



      但是,在適當的環境下,特定的反社會人格特質是很有建設性的,你看那些學法律的小伙子,辯護律師在交叉詰問時,摧毀可疑的強暴受害者,有時候把證人逼到崩潰,讓對方後半生都活在陰影裡。但是這些人回到家後,照樣哄他的孩子睡覺,出門和妻子吃晚餐。」



      「或者從銀行業或政治來看,世界金融中心和我們的領袖階層,充斥著反社會人格的傢伙,他們的專注力驚人,絕對手下不留情。當然,其中一些王八蛋還讓我們陷入現在的景況,但諷刺的是,要把我們拉出這種窘境,也需要相同心理素質的人!」



      他對自己笑了一笑。



      「我曾經對一名神經外科醫生做了測試,結果證明他有極高的變態人格(psychopathic spectrum),當他準備進行一項非常困難的手術前,表現最為溫和鎮定,他說就像麻醉不會讓他的感覺變愚鈍,反而更敏銳。事實上,任何危機情況中,能發揮最大影響力的就是最能保持冷靜的人,當下能處理不同需求,同時保持公平超然的態度,我會說那個人就是你,安迪。」



      他沒有給我時間回答,即使我很想反駁,他像個中學生一樣推推我,肩碰肩,以前老師講了一些模糊不清的東西,我們無法理解時,我也會這樣推推課堂上的同學。



      但是這個人很清楚知道他在做什麼。



      「老兄,我想你大概清楚這種大無畏的精神特質,你應該很熟悉,幾乎是靈性的、超自然的,對嗎?」



      他看著我點點頭。



      「我說對了嗎?」



      我沒有聽懂他的話,他一口氣說太多了 。



      「你沒生氣吧?你會不會累了?還是不同意我說的,快失去控制了吧?事實上,我覺得你完全相反,你現在感覺敏銳、精神抖擻而且非常清醒,不是嗎?安迪?」



      他停了一停,我讓他喝口咖啡,他等我插話,但我只是笑?看著他,用一種瘋狂教授的方式笑著。凱文手上那杯咖啡幾乎空了,他朝藍色的瓷杯裡看一看,好像不明白咖啡到哪去了。



      「好吧,我懂了,你只想聽,但讓我多跟你說一些關於你自己的事,不管你接不接話,心不心煩。」



      語無倫次,忘記自己把咖啡喝掉了,凱文現在已經陣腳大亂了吧,我想。



      「你覺得良心排其次,總是把焦慮拋到一邊,就像喝了一手伏特加, 神經系統壞了,你漫無目的在生命裡航行,其他人在他們人生試驗裡,學會辨別各種心理狀態,但對你根本沒有差別,不是嗎?」

      

      他知道我不會有任何反應。



      「拜託,你知道我說得對,為什麼不承認?別人認為是噩夢的東西,你覺得只是遊戲,不是嗎?也許你看待生命的方式,就像其它反社會人格一樣,好像你是外星人,被送到地球上研究人類,但永遠不懂他們怎麼想。而且,更糟的是弄不懂為什麼這麼想。你不懂其他人為什麼老是摔進屎坑,對嗎?」



      我聳聳肩說:「所以你是哪一種:電玩高手還是外星人?」



      他對自己偷笑,眼睛盯著螢幕。



      「老兄,想想看,你甚至沒問實驗是否有風險就來了,甚至沒問萬一實驗出錯,會發生什麼事情,什麼都沒問。你覺得這樣正常嗎?我看過有人在椅子上崩潰,或是舉手投降,試著自己拔掉電極片。」



      他朝著頭盔點點頭,上面的KY潤滑劑滴到托盤裡。



      「我是說,你甚至沒問幹這蠢事是為了什麼?」



      凱文朝我靠過來,我們的肩膀又靠在一起,



      他壓低一半的音量,好像我們之間商量著什麼陰謀。



      也許真是如此?



      「你知道,有些人認為反社會人格是演化的下一步,老兄,你可能是自然演化的下一階段,你可能是被揀選的其中一人,你懂我的意思嗎?」



      我忍不住笑了,我是達爾文進化論的一部份,魚能變成蜥蜴之類的故事,聽上去像是笑話。凱文也發現這件事搞笑的一面,但還是同樣用鬼鬼祟祟、神秘兮兮的語氣說話,他更靠近我,幾乎可以咬掉我的耳朵。



      「聽好,安迪,」他試著冷靜下來:「為什麼不讓我做更多測試,用軟體測試認知,用硬體測試基因?有些偉大的人也做過,他們在自己的領域都是頂尖人材。」



      其中一臺機器突然發出砰一聲,這時凱文放過我,朝機器靠過去,撿起讀出的數值,底部數值呈現一條直線,好像我死了,凱文用筆在紙上畫了起來。



      「我們可以找出更多你腦袋的配線方式,我們還有其它很多測試可以做,想想看,我能幫你找到心理學上的關鍵,打開蓋子,看看底下到底藏了什麼。」



      我一邊撫平我的頭髮,一邊想?凱文所說。雖然我不太想承認,但他的話不無道理,我總是勇往直前,卻從來沒有想過可能搞砸。這個實驗不是要我執行人質救援任務,當那個第一個破門而入的人,也不是要我找出倫敦南邊德里小城具有口音差異的人,或是向某家公司裡啥都不知的董事會成員,解釋接下來會發生的災難。



      管他去死,我不在乎,我總是不擔心會發生危險,從小就這樣,我總是覺得很好玩,就像玩電玩闖關遊戲一樣。



      不過一旦採取行動,不管是滅火、打架還是被追?跑,我總是百分之百清楚發生什麼事,對於我該做的事情非常專注,我從沒想過失敗,有時候我甚至覺得很興奮。



      凱文口中「管他去死」的感覺,我大概每天都這麼想。



      吵架或打架的時候,我總覺得靈魂出竅,就好像我用慢動作看著自己,非常清楚知道要做什麼、要怎麼做。沒有害怕,對於正在發生的事情沒有什麼情感連結。



      凱文是對的,我認為自己大概被外星人入侵了。



      為什麼一般人要擔心不在自己控制範圍內的事情?



      為什麼每個人都要想著明天,忽略今天,把現下搞砸?



      為什麼不能冷靜下來,認清周遭發生的事情,想辦法處理,而不是盲目四處團團轉?



      在凱文的世界走一趟,每件事情開始歸位了。我總是覺得自己與眾不同,甚至在家中也老覺得自己就像是個外人。



      但我從來沒有試著思考過為什麼…




    其 他 著 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