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格雷的五十道陰影I:調教(電影封面版)
  • 定價127.00元
  • 8 折優惠:HK$101.6
  • 放入購物車
二樓書籍分類
 
洗腦:X JAPAN主唱的邪教歷劫重生告白

洗腦:X

庫存=2
將於1個工作天內出貨
9789861754055
Toshl
林詠純
方智
2015年9月24日
100.00  元
HK$ 95
省下 $5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ISBN:9789861754055
  • 叢書系列:方智好讀
  • 規格:平裝 / 272頁 / 25k正
    方智好讀


  • 人文史地 > 世界史地 > 人物史/傳記


















    ★神級歌手首度道出被「洗腦」、身心受害的真相!字字血淚!





    楔子:年幼的日子



    第一章 通往地獄的車票(1993∼1997)

    走進地獄入口的圈套

    家庭崩壞

    從X JAPAN退團

    推開洗腦的門扉

    殺害父母兄弟的實習



    第二章 洗腦男(1997∼1998)

    血指印

    X JAPAN解散

    HIDE之死

    「洗腦騷動」



    第三章 妻子的持續欺騙與暴虐個性(1998∼2006)

    完全控制

    宣稱非營利事業的營利活動

    虐童事件

    官司纏身的開始



    第四章 逃亡、暴力,以及綁架監禁(2006∼2009)

    X JAPAN重組

    一線曙光

    萌生疑心

    決心逃亡



    第五章 奇蹟般的相遇(2009∼現在)

    脫離「洗腦」

    決定不再唱歌

    命運之夜

    真實的愛



    代筆後記 紀藤正樹律師

    推薦序 向從頭再來的勇氣致敬 呂雅昕

    推薦序 小心邪教趁虛而入! 李怡志

    推薦序 進入邪教的緣由與療癒之路 李宜靜






    推薦序



    向從頭再來的勇氣致敬 X JAPAN資深樂迷 呂雅昕




      X JAPAN是日本最知名的搖滾樂團之一,他們於1989年出道,唱片銷售量以百萬計,曾多次登上NHK最知名的歌唱節目紅白歌合戰,並在東京巨蛋連續開了數年的跨年演唱會。X JAPAN在日本受歡迎的程度,台灣應只有五月天差堪比擬,而主唱Toshl自己在日本歌壇的地位,與陳昇或伍佰相較也不遑多讓。他們近年來致力於向海外發展,已於北美、南美、歐洲與亞洲開過多場巡迴公演,並曾在台灣舉行過兩次上萬人的大型演唱會,有接觸日本搖滾樂與流行音樂的人,對他們想必十分熟悉。



      這樣一個成功的搖滾樂團,曾在1997年聲望如日中天之際,突然宣布解散,直到2007年才重新開始活動。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就是這本書的作者──X JAPAN的主唱Toshl,被有心人士趁虛而入,計畫性地「洗腦」。



      「洗腦」這兩個字聽起來是如此荒謬,彷彿只會出現在訊息不流通的極權國家,或是只有無知者才會中招。但實際上,洗腦又是如此切身的事,小至個人的電話詐欺,大至集體的意識型態操縱,如果本人沒有醒覺,通常至親好友也一樣勸不聽。若企圖洗腦的人是自己信任的對象時,更是效果加倍,會令人陷入難以自拔的情境。Toshl就是在家庭關係和工作雙方面都觸礁之際,結識了他的前妻。他以為遇到了命中注定的摯愛,卻不知自己其實是被惡質的斂財組織盯上。他婚後決定離開X JAPAN,為了他所認為的「拯救世界」而努力──但實質上,卻是遭到操縱與利用,變成了洗腦集團的活招牌和搖錢樹。



      如此知名的樂團主唱,竟然會掉入這樣的陷阱,雖然聽起來很不可思議,卻又是千真萬確的事實。



      他的洗腦事件在日本鬧出了很大的新聞,歌迷也連帶受到極大的衝擊:大多數人明知他恐怕是真的遭到洗腦,但只能眼睜睜地看他被操縱;有些人相信他的說詞,掏錢購買CD與周邊商品,變成間接支持洗腦集團;最糟的是,甚至有少數人受到他的影響,參加所謂的心靈成長課程,變成洗腦集團榨取鉅額金錢的對象。無論是哪一種,這件事在關注他的人心中,都留下了非常大的陰影。



      在他被洗腦的期間,筆者曾前往他的個人演唱會聆聽演出,並在會後稍作交談。其實從演唱會的氣氛與談話內容中,都可以很清楚地感受到他的狀況並不正常:他演唱的歌曲,理論上是撫慰人心的療癒系音樂,但他所唱出的歌聲,卻充滿了強烈的哀傷;他在曲間談話時,內容幾乎都是說以前在X JAPAN時有多痛苦,現在過的才是真正想要的生活,但他的臉上卻找不到絲毫愉悅的神色,而是說不出的淡漠與疏離。他的歌聲其實很清楚地反映了他被洗腦的狀況,但聽眾就算認清這個事實,對他的狀態也是無能為力。之後在會場大廳,筆者以歌迷的立場跟他提到X JAPAN的事時,雖然他很禮貌地聽著,仍能強烈地感受到他並沒有聽進去。他自己之後曾提到,那個時期他自己下意識抗拒著外界的聲音。為什麼不能聽?不想聽?聽不進去?這就是洗腦的可怕之處。



      幸運的是,Toshl本人在經歷了長達十二年的洗腦歷程之後,因緣際會地擺脫了洗腦集團的控制,逐步回到正常生活。雖然洗腦事件令他官司纏身,甚至曾經必須宣告破產,但在處理這些訴訟時,也引發了他撰寫這本書的動機,決定以文字的方式來公開他的遭遇。



      這本書是一個人從地獄中重生之後寫出的回顧。也許你原本不知他是誰,但一定能從這本比小說還離奇的自傳中,見識到人心可以險惡到什麼程度,竟有人能運用如此不可思議的方式摧毀一個人的自尊與自信,令其聽命行事長達十二年的光陰。如果你本來就對X JAPAN的事情略知一二,這本書相信能讓你對Toshl的洗腦事件有更進一步的認識。對於X JAPAN的歌迷、特別是曾經歷過洗腦時期的歌迷而言,這本書可能需要鼓起相當的勇氣、預做很多心理準備才能看完,因為洗腦事件與X JAPAN的解散與重組有十分密切的關聯,所以Toshl在書中有非常詳盡的敘述。看過這本書之後,一定會對於Toshl這些年來的心情轉折、X JAPAN的THE LAST LIVE、復活3 days演唱會,以及近年來的歌曲,有更深刻的理解。



      雖然整個事件對Toshl本人帶來的負面影響,恐怕要很長的時間才能完全擺脫,但這本書的執筆與出版,可證實他已經真正從洗腦狀態中解放。Toshl能面對自己以往的錯誤與脆弱,將自己的遭遇一五一十地公開陳述,是非常勇氣可嘉的行動,在此致上最高的敬意,也希望所有人在對人生感到迷惘的時候,都能從他的經歷中得到真正的啟發,不要再有人像他一樣受害。本書的日文版出版之後,Toshl本人曾在相關訪談中多次強調:「無論是誰,一定都可以從頭來過。」這本書則是為他的這句話,下了最好的註腳。



    推薦序



    小心邪教趁虛而入! 網路媒體工作者 李怡志




      你喜歡做自己嗎?遇到所有事情你都喜歡獨自判斷嗎?你可能覺得生活很煩、很累,很想讓生命更簡單一點,Toshl也曾經這樣想,最後喪失了十二年的自由。我們身邊有非常多的人,其實也都過著跟Toshl一樣的生活。



      這個社會非常複雜,很多人因為種種原因,選擇拋棄自己為生命作主的權力,讓別人替自己決定。市場有需求,自然也會有供應,所以有許多邪教應運而生。



      本書主角Toshl曾經陷入「邪教」十二年之久。



      當然,「邪教」兩個字,每個人的定義不同。我們講的是利用洗腦技術,讓信徒會甘願拋棄自己的自由、信念、家庭、親情與財富的那種,而不是因為使用了你不熟悉的儀式、法術。



      我也只是一般老百姓,不是邪教研究專家,但我曾經翻譯德國政府的邪教檢查表,只要上網查「邪教」,都會找到我翻譯的檢查表。



      雖然我過去不認識Toshl,但閱讀他的故事,卻讓我不斷有似曾相識的感覺,因為他的許多遭遇都符合德國邪教檢查表的內容,例如立刻被要求參加、與家人及過去斷絕關係、生活所有時間都在為組織賺錢、隨時有人監督你、馬上改變個人外觀、價值觀非常簡單易懂等。除了邪教檢查表的敘述外,還有一點就是大量的課程。現代化的邪教,通常有非常多課程、更昂貴的進階課程、超級昂貴的大師課程等。



      我因為翻譯了這些文件,所以十多年來也接到許多求救的來信,大部分都是因為親友參與各種奇怪的課程,瞬間變了一個人,又不斷地花更多錢上課,這跟Toshl初期發生的事是完全一樣的。



      因為現在愈來愈多人生活空虛,有一次我在大學演講時,提到我身體某處不舒服,之後立刻有一名同學表示他們的團體可以治癒我的疾病,之後還多次來電,希望我能加入那個社團,那個社團其實也是一個成長初期的「邪教」。



      差一點的邪教只會控制信徒的自由、騙騙小錢、騙色,但真正有組織的邪教,則是透過宗教與企業的方式,不但獲取大量金錢,而且也企圖染指政治。



      德國政府明確地在「憲法保護」範圍內,宣告某S組織為「觀察對象」,與S組織同等級的觀察對象包含:極右派組織、恐怖組織、極左派組織等,並且提醒國民,參加了這個S組織,不但會讓你產生心理問題,而且財務也會破產,真正人財兩失。



      Toshl僅僅參加了一個非常小、非常鬆散也沒有制度的邪教,就喪失了十二年的自由與超過十億日圓的金錢。可想而知,如果遇到了大型、跨國、有系統的邪教,一般人可能陷進去之後就再也無法擁有自我,更可怕的是,這種跨國邪教會以多面向出現在你身邊,例如企管顧問課程、心靈成長班、激勵課程、反毒計畫、青少年成長團體、專注力課程、交友活動、課業輔導班、學校社團、品格成長營、溝通技巧班等,幾乎任何人都可能被捲入,台灣很多企業、學校不知道邪教洗腦的可怕,所以經常放任這些團體進來。



      當然,人有信仰自由,也有宗教自由,所以不要輕易把一個組織套上邪教的帽子,要知道,我們現在許多正信的宗教,當初也曾經被當成「邪教」打壓、迫害。



      台灣人過去很少聽過現代邪教的危害,因為這些組織通常都會嚴格要求參加者不得透露課程內容或組織內的狀況,退出也往往非常困難。這本書的最大意義,在於讓台灣人知道,一旦被捲入這種洗腦、騙錢性質的組織,會發生什麼事,未來遇到任何會探索你生活、生命的新組織、參與任何不明課程之前,都可以保持更高的警覺。



    推薦序



    進入邪教的緣由與療癒之路 作家、紐約榮格心理分析師候選人、呼吸的奇蹟課程帶領人 李宜靜




      一個人會選擇進入一個身心靈的靈修團體,或是追尋一個大師,都是因為生命遇到了困境,靈魂深處痛苦、悲傷、無奈、失望、迷茫地吶喊,需要找到一個出路,找到一個可以讓身心安頓的答案。



      但是,很多人卻都走偏了,走了岔路,包括過去的我,經歷了很多的身心動盪,生命價值信念的建立、瓦解、崩盤、撕裂、背叛、遺棄,最後心力交瘁,痛徹心扉。



      到底,一個人無論是何身分地位,有無學識基礎,為何會走岔了路呢?這來自靈魂深處的匱乏,缺乏對自己的愛與信心,不是任何身分地位、學識金錢可以填滿安心的。



      靈魂的匱乏來自內在的一個小小孩,渴望被身旁照顧我們的大人疼愛,渴望被看到、被陪伴,而終究不可得。



      Toshl從書一開始談到渴望父親的愛,甚至在很小的時候就必須獨自長途搭車去看望父親。我好奇他的母親在哪裡?為何沒有陪伴這個小男孩?一直到後來才看到母親對Toshl金錢的貪婪掠奪。



      這位母親,內在有一個從來沒有好好被陪伴、被看到的小孩,長大之後只想拚命達到功成名就或擁有金錢來證明自己的存在,所以即使自己當了父母,也很難去陪小孩、看到小孩。於是整個社會都一直渴望被看到,卻永遠不得,一代一代的悲傷,一直傳下來。



      而Toshl,一個沒有得到父母充實的愛的小男孩,長大之後,即使站在舞台上,受到上萬人的歡呼敬仰,心裡深處還是空虛的,這時候,不真實的愛情、虛假的療癒大師就乘虛而入,占據了Toshl全部的身心。



      一般人會好奇,甚至覺得不可思議:Toshl是個有社會經歷的成人,為何會愚蠢到如此不堪的地步?



      這是因為當一個人在長久處於身心匱乏的情況之下,渴望愛、渴望被看到的心會越來越強烈,這麼強烈的渴望一直沒有被滿足,會讓一個人退化到像個小孩,失去基本的判斷力,這時候,若是上了一些居心不良、操縱身心的課程,加上假大師說了一些似是而非的假真理與安慰話語,觸及心裡久藏的痛苦,以為自己終於被看到、被了解,於是就強烈渴望假大師繼續陪伴,即使這樣的陪伴,是必須賠上身心煎熬、背叛掠奪,十二年轉眼即逝,突然驚覺清醒,已是滄海桑田!



      而這位假大師,就像是Toshl那個貪婪的母親的投射,Toshl一直苦苦要的,是從小沒有得到的母愛與陪伴!



      Toshl經歷的,是身體上粗暴的折磨與身心控制,然而很多人經歷的,是被假大師用言語、技術、宗教、哲學等似是而非的心靈控制,來滿足假大師的物質或自我欲望。



      又或者,我們迷失於國家、政黨、社會、文化、媒體等「大師」強加在我們身上的價值觀,為其賣了一輩子的命而不自知。



      這個社會存在著太多的痛苦,就是因為我們小時候沒有被「看到」。於是,我們窮盡一輩子來希望被看到:我要很美麗、很乖、很聽話、很聰明、很頑皮、很壞、很有能力,為你付出很多,或很有錢、很有勢力,或染上不同的上癮症等,來證明自己的存在,希望被看到。



      慢慢的,在這過程中,我們卻失去了自己,因為已經扭曲自己太久了,早已忘記自己到底是誰?自己真正的感覺為何?自己真的要的是什麼?



      世間人一輩子眼睛都是向外的,需要他人的注意力,在照顧他人、看到他人,而看不到自己。我們將力量放在外面,而忘記了:更高的力量永遠在內,而不在外面!



      是時候了,是清醒的時候了。



      從邪教出來之後,心理的康復療癒工作是很浩大的,因為整個價值系統必須重新整理,很多人會經歷很長時間的憂鬱痛苦但又找不到人說。在西方國家對於這個議題已經有很深入的研究,及離開邪教之後的心理重建書籍與專業心理師見面的療癒之旅。



      一個人的療癒旅程是長遠的,而且是需要被陪伴的,就像一個嬰兒一定要有一個溫暖的母親照顧,嬰兒看著媽媽的眼睛,知道自己被媽媽看到,嬰兒才能感覺到自己的存在,同時從母親那裡感覺與對應到不同的情緒,才能感覺與證實到自己的情緒。



      專業心理師的陪伴,就像是re-parenting的過程一樣,被分析者從新感覺到被照顧、被看到,才能在自己的內在慢慢地形成一個力量來照顧自己、看到自己,並感覺到自己內在真正的力量。

     

      東方的社會,大多數人心理的根源是:我不值得被愛、被保護、被幫助,所以才會有這麼多、這麼嚴重的社會問題。在心理治療裡,被看到與被陪伴,是非常重要的,就像每一個嬰兒需要被看到、被陪伴一樣。求助是一個很重要的動作,同時像是讓自己知道:我值得被愛、被保護、被幫助。



      我希望有機會能寫一本有關對於威權迷戀與迷失的書籍,及其心理重建療癒計畫。很高興台灣開始重視這件事了,Toshl這本書,是一個開始。祝福我們。




    其 他 著 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