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二樓書籍分類
 
桃紅柳綠,生張熟李

桃紅柳綠,生張熟李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69278102
沈意卿
一人出版社
2016年2月03日
110.00  元
HK$ 93.5  






ISBN:9789869278102
  • 規格:平裝 / 224頁 / 13.4 x 2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 文學小說 > 華文創作 > 散文

















      「我沒有一個住址,但有這麼一個瘋狂的紙袋,裝著:數量不均的七國貨幣、兩國護照、各種地鐵證、等對獎的台灣統一發票、各種看得懂看不懂文字的大小票根、某個以啤酒著名的小鎮的厚紙板杯墊、抗生素、防蚊液、畫筆、情書、男女主角和證人都簽了名蓋了印的離婚協議書一式四份。」



      打開皮箱,選擇身份──《那些殺死你的都並不致命》作者沈意卿在不同城市生活、經過、相遇、離開的十年一記。



    名人推薦



      張愛玲姑姑上世紀有言:「女人年輕的時候,碰到的無非是男人」。到這世紀,沈意卿也許會信誓旦旦的說,女人年輕的時候,碰到的無非是自己,還有自己。近年在電影週邊打轉的沈意卿擅於將荒漠的現代世界幻化成某種自我的倒影,不管是她錯過了電影工業,還是電影工業錯過她,她樂於在自己心靈的後花園作後製(她長期是自己微電影般的人生與文學的製作人),不得不佩服的是,她一直勇於將快樂與悲傷,愛情與暴力放在一起等量齊觀,老早是自己一個人的繆思兼先知。──作家楊澤



      「冷漠、冷靜、冷清、冷汗、冷眼旁觀、冷嘲熱諷、冷豔、冷血」這些詞彙都可以用來形容她的文字。她好像很討厭「熱」的東西,又像隻爬蟲類動物──或昆蟲,像蛇、青蛙、蜥蜴、蚯蚓、蟑螂、螳螂──獨來獨往,冷眼旁觀。比人類早出現兩百萬年,人類的定律她都知道。



      像Benjamin Button,從出生開始就是位老人。有時候知道太多,不是件樂事,因為你看到了別人沒有看到的,你預計到旁人無法預知的結果。就如先知、巫婆、風水師一樣,有著一份責任,負責把冷水潑向那些長期沉溺於白日夢與春夢中的人們身上。她的文字就像針與刀一樣,刺向你的頭皮與那不流血傷口,讓你記起那些你不想記起的往事。──紀錄片導演卓翔



      有說好書是把利斧破開心中的冰海,沈意卿寫字是在冰海裡睜開眼睛,讓你看看這世界有多不忍睹,就有多美麗。──女監獄醫鄭珊





    你我



    我們在這裡相遇 Here not Elsewhere

    想像中的愛人 Imaginary Lover

    快樂的科學 The Science of Happiness

    夏日 Eternal Summer

    那土司烤焦了 Burnt

    選擇? Decision, decisions

    鯨魚與酒鬼,之類 The Whale and the Drunkard

    姿勢 Pose

    閱讀、謊言與身體 Between Page, Lie and Body

    縫隙 Niche

    真象 Truth

    信徒 Believer

    它確實倒了 Most Certainly

    春天的三個月 Spring

    邊境 Border

    聽 Sound



    城市



    船期 Port of Calls

    十一月的單程票 London

    老街 Old Street

    小鎮 Bath

    永遠的一天 Belgium

    萬物喪氣 Auschwitz

    海上海 Hi Shanghai

    上海 Shanghai

    薄紗 Hong Kong

    多謝,不要找 Hong Kong

    台北二號 Taipei II

    永春 Yongchun

    台北一號 Taipei I

    尋墳記 Tainan

    廣場 The Plaza



    獨處



    人生戴在頭上 Life you Wore

    黑暗中的笑聲 Laughter in the Dark

    劇情 Drama

    寫故事的人 The Faceless Writer

    一個人在房間裡 Alone in my Room

    需索 Yearning

    表面與真實的謊言 Sex as Communication

    七十個七次 Seventy-seven Times

    大風吹 Musical Chairs

    記住你將會死亡 Momento Mori

    所有經歷都是回憶 All our Expression are merely our Impression

    盛夏寒冬 Winters in July

    模擬 Imitation

    一瞬 Presence

    在永恆中等待 Waiting in the Void

    秘密 The Dying Secret





    (跋)



      最喜歡火車。喜歡那不動的移動,喜歡那往黑暗裡奮不顧身的勁頭,更是因為童年,爺爺時常背著身為長孫女的我,下樓,走進路燈照著的小巷,拐個彎,就能看到火車了。黑夜裡能看到多少也很難說,但那聲音就多麼教人興奮!我在那學會了等待,學會了目送,學會了車來車走,學會了旁觀這世界的各種模樣聲響,津津嘖嘖,回味無窮。



      長大以後,母親告訴我,她剛結婚的時候,時常去同一個地方,沿著鐵軌來回走。婚前工作的母親因父親望族家的傳統成見,婚後不能再出去工作。她在家裡等啊等的,等到父親前,先等出了怨。年輕氣盛的父親若不耐煩的說了幾句,等他出門以後,她便一個人在鐵軌上散步,想著各種死,就這樣懷了我。



      可能因此,我對生死的態度從來有些不同,總覺得它們是同一件事,靠得這樣近,像同一扇門的兩邊。我們最巨大的害怕,不是來自被母腹推出,第一次感覺世間萬事不可違逆的痛苦嗎?懼生在懂事以後變成了懼死,害怕那陌生不可知的,害怕那自己不能控制的。我們害怕死,像我們害怕生。



      我們從詩意的概念中,生到這污糟的世界裡來,萬塵萬峰,爬到肉體終於徹底衰亡的一刻,才能終於回到那靜默如光的皚皚黑暗裡。像褪色的墨跡,一點點地完全消亡,直至分子電子基本粒子。肉體是靈魂的載體,也是相作用的負擔。肉體死了,靈魂重生。於是生何喜,喪何慟?



      我在這個世界沒有問題,這個世界就是我的問題。



      活著就是我的問題:我的存在不來自我的意志,我只是存在了。



      留著我的,只有好奇。因為無法解釋,於是可以虛擬各種答案,自己的,別人的。「活著」本身讓我好奇。像期待那沒有定時的火車,從遠方嗚嗚而來-不報期待的等待是最純粹的等待-我只是等你經過。火車來是為了離開,但一旁的我經歷了它,它的氣味、體溫、聲勢、動態,它在我心中永存的美感,概念形成、實踐、驗證與改變的各式蓬勃生意。



      這就是我第二本書了。




    沈意卿 November, 30, 2015’




    其 他 著 作
    1. 金瓶梅同人誌:成人向
    2. 那些殺死你的都並不致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