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好吃(NO.5+6)套書(共二冊)
  • 定價99.00元
  • 8 折優惠:HK$79.2
  • 放入購物車
二樓書籍分類
 
這不是你想的希臘神話:用人間白話說故事,說出你最想看的精彩圖文劇情版

這不是你想的希臘神話:用人間白話說故事,說出你最想看的精彩圖文劇情版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65657642
陳喜輝
原點
2016年1月28日
127.00  元
HK$ 107.95
省下 $19.05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ISBN:9789865657642
  • 叢書系列:In-art
  • 規格:平裝 / 400頁 / 17 x 23 cm / 普通級
    In-art


  • 文學小說 > 世界經典文學 > 神話/傳說


















    唯一圖文劇情帶梗版,西洋藝術、文學、戲劇,都從這裡開始!

    脈絡最清晰、神界關係最好懂,一不小心全記住

    走進奧林帕斯渡假村,那裡住著人類的一些高貴而浪漫的親戚

    看盡眾神們的負能量,你一點都不孤單!





    自序

    聖山王族

    乾坤霹靂王:主神宙斯�? 聖山獅子吼:天后赫拉�

    怒海掣鯨手:海神波賽頓�? 黑洞隱形神:冥王黑帝斯�

    悲情流浪者:農神黛美特�? 冰心美天使:灶神赫斯提亞�

    戎裝長公主:智勇女神雅典娜�? 金車光明使:太陽神阿波羅�

    靜夜美嬋娟:月神阿特蜜斯�? 嗜血莽兒郎:戰神阿瑞斯�

    綠帽巧鐵匠:火神赫費斯托斯�? 風月俏佳人:愛神阿芙蘿黛蒂�

    神行小太保:信使荷米斯�? 迷狂浪蕩子:酒神戴奧尼索斯�



    在野神靈

    神火與魔盒:竊火者普羅米修斯�? 剪刀與轉輪:命運女神莫拉娥�

    鋒鏑與翅膀:小愛神艾若斯�? 豎琴與圓規:文藝女神繆斯�

    優雅與榮華:美儀女神葛瑞絲�? 花冠與金杯:青春女神赫蓓�

    蛇髮與怒火:復仇女神厄里倪厄斯�? 山羊與癡漢:牧神與林神潘�



    大地超人

    希臘的方舟:琉克里翁�? 飛行的騎士:柏修斯�

    烈火中永生:海克力斯�? 降魔與獵豔:翟修斯�

    愛情與懲罰:奪取金羊毛�? 沉重的命木:會獵卡律東�

    衝冠為紅顏:特洛伊戰爭�? 久遠的詛咒:阿格門儂�

    怒海驚濤行:奧德修斯�? 慘絕的命運:伊底帕斯�

    融化的翅膀:戴達洛斯�? 地獄在我身:冥府要犯�



    傷愛飛情

    生死兩茫茫:奧菲斯與尤瑞迪絲�夜鶯與燕子:普羅柯妮與菲蘿媚拉�

    致命的猜疑:柯法洛斯與普羅柯瑞絲�? 血染的桑葚:畢拉穆斯與緹絲碧�

    哀鳴的翠鳥:希茲與阿爾柯妮�? 情欲戰血緣:席拉與尼索斯�

    美女變海怪:格勞科斯與席拉�? 不死的哀傷:埃薩科斯與赫斯珀裡亞�

    偷窺的獨眼:阿奇斯與葛拉緹雅�? 孤獨的愛情:納西瑟斯與愛珂�






    自序



      借梁山好漢的故事來想像奧林帕斯眾神的生活並不合適,梁山上奇缺女性與愛情,幾個母夜叉之類輕易地成全了好漢們重義輕色的美名。若論武功,即使公孫勝也只相當於奧林帕斯山下小妖的水準。但無論如何,奧林帕斯天神們還是太像占山為王的土匪了——當然他們不土,起碼是貴族落草,林沖、盧俊義的檔次。若溫和一點兒,我們還可以把奧林帕斯想像成一個度假村,那裡住著人類的一些高貴而浪漫的親戚。



      比較之下,漢文化的神更像神的樣子。他們使命感很強,喜歡開天闢地、摶土造人、補天治水的大事業,但不願意和男女人民在一起。他們住在九重之上、虛無縹緲之中,而且簡直是一種故意。據說本來神仙和人類居住得很近,樓上樓下的,可以方便來往,搞搞意思,可是天帝顓頊執政時很不喜歡無差別狀態,就搞了個「絕地天通」的工程,拉遠了仙境與人間的距離,從此人神兩界,互無興趣,基本斷交。這些神身體不似人形,不食人間煙火,也沒有七情六欲。比如就愛情而言,漢文化神話中沒有代表人的自然本性的愛情之神,只有婚姻之神——月老,給人的感覺仿佛退休老幹部開了個婚姻介紹所,並且專做「黃昏戀」。神神之戀、神人之戀既稀少又沒有情調。試想女媧人首蛇身,西王母殺氣騰騰,人類豈敢盼望垂青。級別較低的嫦娥倒是浪漫了一下,但丈夫既非血肉凡胎,她後來又乾脆逃離丈夫和人間,寧肯去月亮上過一種沒有人間溫暖和愛情的清冷生活。織女、七仙女——嚴格說都不算女神——耐不住寂寞下凡走一遭,最終也像女知青或女大學生村官一樣返城了。哪有神仙眷侶,我們記憶中像點兒樣子的愛情,多是由一些三流的仙女甚至女鬼、花妖、蛇怪或狐狸精之類造成的。再等而下之的甚至是「天子」——皇帝的微服私訪調戲民女了。



      確實,漢文化的神是真正的神。愛情是以有限去追求無限,是以缺陷去追求圓滿,是以人性去追求神性,是痛苦歡樂的交織。神本身就是圓滿,神本身就是無限,神也無所謂痛苦,他們要愛情幹什麼?即使在希臘神話中,天神們要體驗真正的愛情,也只有與人類互動。



      但漢文化神話中人性的貧困,無疑減弱了神話的現世色彩,讓我們覺得不親切。我從小就知道月亮上有男士吳剛、女士嫦娥。長大以後我就想,偌大一個月亮,孤男寡女的,就怎麼沒有一點兒故事?嫦娥似乎已經失語,所以養了一隻「看起來好像要說點兒什麼,但最後卻什麼都沒有說」(《宅男行不行》臺詞)的無言的兔子;吳剛孤獨成病,砍樹強迫症成為全部生活。原來,他們是在不同的神話中登月的,借用專業術語,這是兩個沒有任何聯繫的「獨立神話」。故事固然清晰了,道德固然純潔了,但文學與人情都沒有了。在後來「子不語怪力亂神」、「男女授受不親」的文化傳統中,他們倆就更沒有交往的可能和機會了。幸虧現在有了電視劇《春光燦爛豬八戒》,我們才不再替嫦娥姐姐難過了。



      希臘神話神人同形、同性,它較少宗教性和天上的威嚴,富於人生的情趣和人文精神。它是世俗的、明媚的、浪漫的和活潑的,它更像是現實人生的圖畫,根本就是現實人生的寓言(據說在希臘語中「神話」一詞即有「寓言」之意)。伊迪絲•漢彌敦(Edith Hamilton)曾說:「神話學家們使一個恐怖的世界轉變成為一個美麗的世界。」這是「致魅」時代,人類偶然出現於洪荒的世界上,依賴神話甚至迷信在自己與世界之間建立了必然、豐富的聯繫,原始世界因為這些富有人情味的神靈而顯得格外美麗生動,至今想來仍令人神往。中國希臘文學專家羅念生先生曾描述他想像中的雅典:「那裡夜夜都有月光。」希臘的月光應該格外迷人,因為天空中佈滿了神靈和傳說,地上的一棵小草、一滴露珠都體現著某位小仙女的情懷,而主管月亮的,是一位美麗而嚴厲的女神。那是一段神在人間的時光,深閨少女常在一陣頭暈目眩的幸福中失身於英俊而強力的神靈,牧羊少年有機會與仙女聊天、戀愛。妖怪妖而不怪,史芬克斯既聰明又講理;土匪匪而不土,扳松賊席尼斯豈非最早的彈性力學專家?即使懲罰和受難的故事,也不陰森可怕。希臘神話中的地獄,讓人想到的不是來生,而是今天的客廳或辦公室。當我們看到冥王黑帝斯(略相當於閻王爺)風風火火地戀愛時,我們感到如此欣慰和開心,就像看到我們假正經的老闆捲入了一宗桃色新聞,讓人覺得希臘的地獄甚至比天堂有趣。



      我們現在仍然願意這樣想像,遺憾的是,天文學和太空船破壞了我們的敬畏感、好心情和想像力。強大的科學實現了「祛魅」,但從此「世界不再令人著迷」(席勒)。童話《彼得•潘》裡說,當一個人長大,說他不相信仙人的時候,世界上就有一個仙人落下去死了。若按照希臘神話的說法,神靈是「不死者」,那我們願意相信這些仙人移民到更遙遠的星球上去避難了。走進今日的山林,再也沒有仙女了,沒有狐狸精了,甚至沒有狐狸了,只有滿地的塑膠垃圾。近似妖怪的是都市裡滿街的汽車,能帶來奇蹟感、新事物的地方只剩下電子大世界了。一個沒有神仙和妖怪的世界是多麼荒涼無趣啊!由此我們也理解了後現代主義「返魅」的意義:一種有機主義、生態主義倫理觀,渴望回到人與自然的統一狀態。我們今天浸淫其中的魔幻遊戲、玄幻文學乃至穿越影視等,都在某種意義上表達了這種久遠而深刻的「返魅」願望。



      然而,神光並沒有熄滅。每天清晨,當曙光女神厄俄斯(羅馬神話中稱奧蘿拉)披著玫瑰色的輕紗出現在東方,太陽神阿波羅仍然駕馭著他黃金的太陽車從此出發,向大地與人類流瀉著萬古不滅的金輝,德爾菲廟宇門楣上「認識你自己」的神諭仍然是人類無法釋懷的使命和力量,是一切學科殊途同歸、無法抵達的終點。



      而夜深人靜的時刻,仰望仍然神秘的星空,我們不願意相信月亮女神的家園已經被登月飛船建成了殖民地,那閃爍的星星怎能不是神靈?詩人余光中就在這樣的月光下詠歎:「今夜的天空很希臘。」





    其 他 著 作
    1. 0009. 希臘天神要白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