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好吃(NO.5+6)套書(共二冊)
  • 定價99.00元
  • 8 折優惠:HK$79.2
  • 放入購物車
二樓書籍分類
 

縫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69206174
張耀升
群星文化
2016年3月11日
110.00  元
HK$ 93.5
省下 $16.5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ISBN:9789869206174
  • 叢書系列:GoodDay
  • 規格:平裝 / 288頁 / 25k正
    GoodDay


  • 文學小說 > 華文創作 > 小說












      本書收錄十二年前出版的《縫》,加入新作四篇,重新問世。

      十二個短篇故事,十二種罪與罰。





    名家推薦

    推薦序 走進人性幽微處   鄭明娳

        傷害,作為書寫倫理 陳國偉





    暘城

    藍色項圈

    友達

    鮮肉餅

    秘密

    敲門

    螳螂

    回家

    伊卡勒斯







    編者的話






    導讀



    走進人性幽微處----讀張耀升《縫》 鄭明娳


      

      張耀升短篇小說《縫》主要關懷當前台灣三大領域:家庭親子關係、中學校園生態與愛情尋覓之路。其間同時帶出社會(如求職)、軍中(如請假)等各種問題,幾乎囊括業已扭曲�失衡�冷冽�異化的台灣生態,人性在此負空間無限地往前進展,渾沌者隨波逐流,清醒者墜入絕望的黑洞。

      

      全書收尾之作〈鼠〉文的時代背景回到日據時代,幾乎成為整本小說象徵性上的「楔子」,台灣的歷史如果從這一頁讀起,那麼小說最後一句「昭和二十年,炸毀岸內糖廠的那群砲彈,便在此時如一陣雷雨般落下來。」非常具有象徵意味地呈現日據時台灣人民在二戰時的悲慘境遇:主角在喪失丈夫、親人、工作、食物……所有東西之後,更面臨炮彈全面性的毀滅。她是否能「絕處逢生」,〈鼠〉文沒寫就戛然而止,但《縫》一書其他篇章替這個「先天不良�後天失調」的島內人民做了後續詮釋。

      

      全書並非依賴題材引起讀者注意,而是對人性內在極幽微之處掌握得絲絲入扣,讀來讓人膽戰心驚。

      

      是縫合還是縫死?家庭中的糾葛鬥爭

      

      首篇〈縫〉從兒童(孫子)視角瞻望祖母(地位可以上推到祖先,代表整個民族傳統的父母霸權)地位的崩解。孫子沒機會看到過去祖母如何教養父親,但讀者看到這家「老字號西服店」,就知道父親承襲祖父母的職業,當客人挑選衣料時,祖母必然在父親背後提出各種意見。可見父親從小就時時被祖母耳提面命教育成今天的裁縫師。〈縫〉文未寫出的家庭教育,很可以用蘇紹連詩〈七尺布〉來補白:母親買回七尺布替兒子裁衣,兒子說八尺才夠。母親堅持按「舊尺碼在布上畫了一個我,然後用剪刀慢慢地剪,我慢慢地哭,啊!把我剪破,把我剪開,再用針線縫我,補我……使我成人。」同樣呈現我們種族的家庭傳統教育,父母有權力把子女形塑成他們預設的職業�形象,可以用暴力(剪刀)裁破兒女的�心,再用針線依照他們的期望去縫補,最後「縫」成父母預設的成人(恰恰被孔子定義的「成人」所嘲諷)。〈縫〉裡的父親被調教成:「身體捆在保守強硬的四肢線條框架下……。」想來,在成長過程裡,必如前詩中也哭過、求過、忍耐過,結果都失敗,直到祖母年邁仍然不放棄指揮他。

      

      〈縫〉更進一步書寫兒子對傳統家教的反撲;他讓母親有多不堪,就表示他對過去的教育有多怨恨。母親去世時,他把母親的壽衣和皮膚縫在一起,看來真像他自己「身體捆在保守強硬的四肢線條框架下」啊。

      

      親子的人間鬥爭方才落幕,祖母彷彿立刻從陰間回來報仇,這意味著在滴水不漏的傳統觀念下,天下絕對沒有不是的父母;所以,她讓兒子如天譴般地自殘殘人乃至發瘋。

      

      與其說是祖母回陽間報仇,不如說是父親潛意識裡孝�順�叛逆的糾葛鬥爭,那不斷出現的縫紉聲音及父親眼前揮之不去的(祖母)影子,既暗示潛意識想要縫合親情的裂縫;但更多的是意識層面要把對方如布料般以利針縫(釘)死。母子間一生的愛恨情仇盤根錯節地糾纏難解,以致兒子內在人格不斷地分裂流血……。

      

      〈敲門〉、〈螳螂〉、〈縫〉裡的孫子都跟祖母感情融洽,這又是傳統社會裡祖輩溺愛孫輩的寫照。重新出版的《縫》新增的〈秘密〉寫子女棄養,但〈回家〉出現子欲養而親不待的眷戀情愫,則呈現當前社會的親子關係有了多樣的組合。

      

      死亡才得以重生,校園裡的幽暗面

      

      〈藍色項圈〉、〈友達〉、〈暘城〉以及〈鮮肉餅〉顯示作者對台灣中學校園的高度關懷,前兩篇非常具體地顯示學校唯升學主義是瞻,不惜用盡各種虐待學生的方法,讓學生自相殘殺拚第一名。作者很技巧的不白描校長、教師種種嘴臉�行為,而是直搗龍穴指向盡頭:學生被壓力逼迫到投繯自盡(這是一個層次)�死而後生(脫胎換骨又是一個層次)的惡性循環裡。凡是能拚到死的人,脖子就會留下「藍色項圈」印記,回到陽間、回到教室成績就躍居第一。這不是鬼魅小說,只是象徵學生必須付出生命的全部代價才能拚到學校的要求。許多學生都不得不走上這條路,因而第一名像打牌一樣會輪莊,學生也只好再度上吊,故許多學生其實帶著多條「藍色項圈」,用來象徵「死去活來」,多麼殘酷!

      

      學校只在乎成績,其他一概放牛,學生互相傾軋鬥爭,校園比監獄還不堪。至於〈暘城〉與〈鮮肉餅〉,更是近年校園常見青少年人格墮落,霸凌弱勢,並牽涉到單親�弱勢家庭的悲劇、家長�學校�社會扭曲的價值觀,種種亂象不遑細舉。

      

      被壓抑的必定反撲,愛情裡的黑洞

      

      表面看,〈伊卡勒斯〉是唯一書寫愛情之作,其實還要加上〈洞〉。

      

      初讀〈洞〉時,筆者不斷回想它與〈伊卡勒斯〉對愛情本質的詮釋頗為接近而且互補,沒想到結尾竟然出現主角要寫的小說題目是「伊卡勒斯」!

      

      〈伊卡勒斯〉書寫同性之愛,〈洞〉是異性之愛;只要是愛情,同性跟異性無何差別。〈伊卡勒斯〉充滿許多雙關的敘述文字,例如忠哥在頂樓圍(危)牆彈吉他,稍為一仰就可能墮落樓下,雙關他把自己「放」在一個危險的處境。他在此彈唱的感人歌曲的內容是一場絕望的戀愛,也雙關他的愛情經過與結局。

      

      忠哥愛上同住一年的「我」,而「我」完全享受著被愛,卻絲毫不在乎對方,他幾乎利用忠哥的愛來照顧自己、寵壞自己,忠哥都無怨無悔;但他用冷漠來回應忠哥的愛撫,使忠哥絕望而消失,「我」卻以為忠哥是死於日本的樹海。十年後,忠哥再次出現,仍然熱情地愛著「我」,忠哥其實一直偷偷地看著「我」,知道對方很依賴他,他用十年來等待愛情發芽。然而,重逢後的「我」依然如故。一切急轉直下回到原點,忠哥永遠消失。

      

      〈洞〉裡的戀情也發生在同住一戶公寓的高中男女。男主角寫了很多情書,卻沒有給對方,都藏在自家房間衣櫃後面牆上的洞裡。這是一場沒有發生情節的愛情,男主角受不了自我壓抑終於不告而別,對方則在大學聯考後自殺。「洞」指涉許多「昨日被壓抑的一切,他日必定會帶著更強大的力量反撲。」他終於決定把壓抑在心底黑洞的種種書寫出來,結尾是「一切黯黑便化成光。」有精神解脫、有創作自負,讓人擊節稱賞!

      

      愛情需要兩人互動才能進行,以上兩篇小說都因為其中一位角色「愛無能」而造成非死即分的殘愛。

      

      一本為所有折翼人物而寫的小說

      

      重新出版的《縫》增加四篇小說,是對原本三大主題的補強。就全部小說的主題來說:人類都希望能擁有伊卡勒斯般的翅膀自由地飛翔自己的人生。然而,幾乎每個人都因種種原因在人生不同的階段折翼。沒有人能真正飛翔起來,可能因先天後天存在著無法綴補的「縫」,是渺小的人類所無能為力的。

      

      《縫》書各篇經常交織使用夢�夢魘�幻想�魔幻等手法,以致於虛寫與寫實界線模糊,有時看似一個平常的夢境,原來是經常流盪心中的幻覺;有時像是主角的幻覺,之後才發現那是經常出現的夢魘,不斷搗亂主角內心;更甚者,主角甚至讀者也分不清那是實境還是幻境─實際上那不正是現代人生�人性�人心的寫實嗎?同時,也因為這樣的手法使得各篇之間,可以互相呼應與連結(例如〈洞〉文結尾要寫的小說題目是「伊卡勒斯」,並非指〈伊卡勒斯〉一篇而已,是指深藏在心洞中的所有折翼的人物,增加整本小說廣大的詮釋空間,成為《縫》引人注目的魅力之一。

      

      鄭明娳。曾獲國家文藝理論獎、十大傑出青年金手獎、中山文藝散文創作獎等十一項獎。著有《古典小說藝術新探》等二十八種、編有《當代台灣文學評論大系》等三十種。




    其 他 著 作
    1. 鏡文學驚悚劇場影像故事集
    2. 行動代號:孫中山
    3. 告別的年代:再見!左營眷村!
    4. 彼岸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