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二樓書籍分類
 
天生變態:一個擁有變態大腦的天才科學家

天生變態:一個擁有變態大腦的天才科學家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63426707
詹姆斯•法隆
瞿名晏
三采
2016年9月02日
120.00  元
HK$ 102  









自然科普 > 大腦科學

















邪惡,有可能是「天生」的!

我們除了被動地面對、坐等犯罪案件發生之外,還能做些什麼?

社會有沒有可能改變與生俱來的惡?





【推薦序】心理變態者獨一無二的自白?? 彰基司法精神醫學中心主任??? 王俸鋼

【推薦序】愛讓人不會成為魔鬼??? 律師??? 呂秋遠

【推薦序】心與腦的雙重自剖??? 精神科醫師??? 沈政男

【推薦序】命定與命運的對抗??? 中央大學認知神經科學研究所教授??? 洪蘭

【震撼推薦】

【自序】一場瘋狂大腦的探險之旅

?

Chapter 01 一張腦部掃描圖引起的混亂�

Chapter 02 成長之路:那些不起眼的「罪惡」�

Chapter 03 我是誰:科學家vs心理變態�

Chapter 04 充滿血腥的家族史�

Chapter 05 變態大腦的現實成功之謎�

Chapter 06 從TED到「犯罪心理」�

Chapter 07 愛情、友情和那些不堪回首的韻事�

Chapter 08 其實我還有躁鬱症�

Chapter 09 你能改變一個心理變態嗎?�

Chapter 10 心理變態存在的必要性�

鳴謝

參考文獻



?





自序



一場瘋狂大腦的探險之旅




  二○○五年十月的某天,當初秋最後一絲悶熱從南加州漸漸褪去,我正在對將要交付《俄亥俄刑法雜誌》(Ohio State Journal of Criminal Law)發表的論文做最後幾處修改。長期以來,我對心理變態殺人犯腦部掃描圖像的研究時斷時續,前後跨越了十個年頭,最終集結成《年輕心理變態的神經解剖學基礎》(Neuroanatomical Background to Understanding the Brain of a Young Psychopath)一文。文中記錄著一些你能想像到的最壞的人——他們經年累月犯下滔滔罪行。如果我可以撇開那些保密條例,向你陳述這些罪行,這些故事一定會讓你毛骨悚然。



  但是劣跡斑斑的過去,並不是讓殺人犯有別於常人的唯一理由。作為一個年過而立的神經學家,數年來,我看過了無數的腦部掃描圖,殺人犯們的圖像卻與眾不同。他們的腦部掃描圖都呈現出一種罕有而令人擔憂的共同特徵,即額葉(frontal lobe)和顳葉(temporal lobe)(通常來說,這兩部分與自我控制密切相關)腦功能低下。這些部位的活躍程度低下,暗示著患者缺乏道德推理和抑制自身衝動的正常能力,也就解釋了為什麼這些罪犯都擁有不人道的暴力犯罪記錄。我在論文裡說明了這些特徵,交稿後便投入到其他項目中去了。



  進行殺人犯腦部掃描圖研究的同時,我的實驗室還在進行一項基因方面的獨立研究,想要找出與阿茲海默症有關的特定基因。作為研究的一部分,我和同事們為一些阿茲海默症患者做了基因測試和腦部掃描,同時也為我的家人做了相同的測試,作為實驗中的正常對照組使用。



  十月的那一天,我正坐下來分析家人的腦部掃描圖,那疊圖片裡的最後一張引起了我的注意,它看起來非常奇怪。事實上,這張掃描圖看起來正像是我在論文裡提到的那些不正常圖像,也就是說,這張圖像的主人是個心理變態—或者說,至少與心理變態者同樣有著某些讓人不愉快的特質。我對家人並沒有這方面的懷疑,所以自然而然地認為是家人的掃描圖中混進了別的圖像。



  通常,在同時進行幾項研究的情況下,即使我竭力讓所有工作井然有序,但東西放錯地方這類事情也是在所難免的。麻煩的是,為了將所有的掃描圖做匿名處理,我們將所有圖片隨機編碼,並且隱去了圖片主人的姓名。所以為了確保我沒有弄錯,我讓實驗室的技術人員撕開了編碼。



  看到了圖像主人的名字之後,我覺得這當中出了錯,便氣急敗壞地命令技術員們去核對掃描器,檢查其他技術人員們做的圖像和資料庫。但一切都毫無差錯。那確實是我的腦部掃描圖。



  來想像一下這樣的場景:



  這是一個週六的早晨,天氣晴朗溫和,你決定要去家附近的公園散個步。信步遊園之後,你在樹蔭下的長凳坐下來歇息,旁邊還坐著一個長得不錯的年輕人。你們互相問好,他也附和說:「天氣真不錯,活著真好。」接著你們又交談了十五分鐘,對彼此產生了大致的印象。在這短短的十五分鐘裡,你們可以了解有關對方的很多事情,也許你會知道他謀生的職業,他是否結婚了,有沒有小孩,又有些什麼業餘愛好;也許他看上去聰明、迷人、坦率、有趣,還會講很多有趣的梗,總的來說,和他的談話令人愉快。



  基於你談話的對象,接下去的十五分鐘可以出人意料地告訴你更多。比如,如果他是個早期的阿茲海默症患者,他可能會開始重複剛剛說過的那個梗,重複同樣的面部表情,配合同樣的肢體動作,講同一句俏皮話。如果他是思覺失調症患者,他可能會開始調整坐姿,說話的時候靠你太近,直到你覺得不舒服,起身離開,並時不時回頭看看這個人有沒有跟上來。



  如果長凳上,坐在你旁邊的那個人是我,你應該會覺得我大體上算是個有趣的傢伙。如果你問我是做哪一行的,我會告訴你我是研究大腦的。如果你想知道更多,我會告訴你,我是加利福尼亞大學爾灣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Irvine)醫學院的一名教授。我會向你描述我的職業生涯,怎樣教醫學院學生、住院醫生和研究生們了解人類的大腦。如果你聽得津津有味,我還會跟你講講我那些關於成人幹細胞(adult stem cells)、帕金森氏症動物病例和慢性中風的研究。此外,以這些實驗室研究成果為基礎,我還成立了三間生物技術公司,其中一家公司在過去二十五年裡一直保持獲利,另一家從同類企業中脫穎而出,不久之前被授予了國家獎。



  如果你還有興趣聽下去,也許我會提到自己是很多學會和專家小組的成員,關注藝術、建築、音樂、教育和醫學研究等領域。除此之外,我還是美國國防部的顧問,致力於研究戰爭對大腦所產生的影響。



  如果你不休地追問下去,我會提到參與過的電視劇和電影,還有以前做過的各種各樣工作,從酒保、工人到老師和木匠。直到現在我還留存了一張過期的卡車司機公會卡,我以前還當過卡車司機。



  某一刻起,你可能會開始想,我是在胡說八道,是在吹牛。特別是當我宣稱,我十四歲那年被評選為紐約阿爾巴尼教區年度最佳天主教男孩(Catholic Boy of the Year for the diocese of Albany, New York),還曾經是體育高中和大學的運動員。不過,即使你可能覺得我話太多,認為我是個滿口胡言的傢伙,你仍然會發現,和你說話的時候,我一直注視著你,仔細聽你講的每一句話。實際上,你可能會有些驚訝,我對你的生活是如此好奇,對你的觀念和你對世界的看法也很在意。



  如果你答應下次可以再見面,最後我們可能會成為朋友。一段時間之後,你會發現我身上一些讓你不快的事——你可能時不時會發現我在說謊,或者我經常會在赴約時遲到,讓你不開心。



  但是,撇開我的輕度自戀和間歇爆發的自私行為,我們共度的時光還是很快樂的。畢竟,總的來說,我還是一個靠得住的好人。



  一切都很完美,除了一件事,我是個邊緣的心理變態。



  我願意寫下這個故事,寫下這個可能算不上絕對完整卻絕對真實的故事,來與家人、朋友和同事們分享我整個家族的生物學和心理學背景。當然了,整個敘述都建立在來自腦造影、遺傳學和精神病學的大量研究資料上。除此之外,還來自殘忍的自我剖析,來自那些時不時令我不安的坦白,以及對自己和家庭的討論分析(但願我的家人不會在讀完此書後跟我斷絕關係)。



  我完成這本書的目的不只是要講故事,或是擁護什麼全新的科學發現,我的願望是能透過敘述,釐清對於一個議題的討論,一個在我們文化中,雖然備受大眾關注,卻缺乏理解和共識的議題:心理變態(psychopathy)。



  除了書中提到的基礎科學理論和我自己的故事之外,我希望完成的研究和提出的理論可以派上用場。我希望這個關於大腦、基因和早期成長環境將會如何影響人們成為心理變態的理論,不僅可以幫助讀者們,還可以在家庭教育和刑法制定這些更廣大的層面中做些貢獻。



  也許聽上去有些誇誇其談,但是在接下來的書裡談到的理論,甚至可以幫助我們完成世界和平的理想。



  我提出了一個這樣的假說:在那些長期飽受暴力困擾的地區,例如以色列加薩走廊(Gaza)和洛杉磯東部地區之類的地方,女性為了受到保護,會與暴力分子結合,使得擁有心理變態潛質的基因在人口中的密度增加,好戰的基因得以傳播開來,而這又加重了地區的暴力問題,周而復始成為惡性循環。經年累月之後,就構成了一個充斥好戰分子的社會。這個假說僅僅是一個推測,卻值得我們更深入地思考和研究下去。



  我是一個堅定的科學家,一個專注於大腦神經解剖學的神經學家,這個身分也塑造了我看待自己整個成年生活所有行為、動機和道德的方式。在我看來,人類是一種機器,一種自己都無法徹底理解的機器。數十年來我也一直堅信,人類對自己是誰和自己的行為幾乎無法掌控。我們的先天因素(基因)決定了個性的百分之八十,而後天因素(成長環境)只掌控其餘的百分之二十。



  一直以來,我就是這樣看待大腦和行為,但這個觀念卻在二○○五年受到了與其說是激烈的,不如說是讓我難堪的動搖,使我過去的觀念不得不向現實不斷妥協。我漸漸明白——比以往要更加透徹地明白——人類生來就是如此複雜的生物,我們不能片面看待人類的行為、動機、慾望乃至需求,任何將之簡化為絕對的做法,都無益於人們對於真相的發掘。我們並非簡簡單單的好人或者壞人、對的人或者錯的人、善良的人或者心懷惡意的人、溫良的人或者危險的人。我們不只是基因的產物,並且科學也只能解釋人類天性的一部分。



  這就是為什麼我寫下手中這本書的原因。



推薦序



心理變態者獨一無二的自白




  心理變態(psychopath),或譯為人格病態,是近幾年犯罪心理學相當熱門的話題。長久以來,心理學家即發現芸芸眾生裡似乎有一種特殊的人格型態,這種人自我中心、時常不理會他人的感受、做事隨興所至,動輒視社會規範如無物……;而更重要的是,這類人似乎很難被眾所周知的行為改變技術——賞與罰所改變,而且並不是因為他們不夠聰明,而是他們自有一套心理運作的方式,使這類人始終我行我素。

?

  自一九九九年美國愛荷華大學神經科Steven Anderson等人,在《自然》期刊發表了前額葉腦傷的幼童,在成長後行為特質如何與這類「心理變態」者相似的案例報告後,再加上大腦功能性影像學的日益發達,神經心理學家幾乎肯定這類特殊的人格型態,應該就是大腦前額葉、包括杏仁核在內的某些神經迴路功能特異所產生的結果。

?

  本書作者詹姆斯.法隆也是在這個課題的學術研究方面的佼佼者,但與其他此類書籍不同的是,作者除了深入淺出地說明了相關研究的驚人發現之外,更在一次偶然狀況之下,發現自己的大腦功能運作的造影結果,竟然與那些「心理變態」的個案表現極為相近。

?

  因為這樣驚人的發現,作者開始回想並反省自己從年幼到大的生活點點滴滴,從兒童青少年期的強迫症狀到與同學同事之間的互動、躁鬱症式的行為表現,與妻子家人之間的感情和背叛,和精神科醫師的診療諮詢,甚至追溯到自家多年前的族譜,半自傳式且誠實地審視自己過去行為的模式,以及他人對自己的評價,最終赫然發現,其實自己的行為,在本質上和「心理變態」者的人格特質毫無二致。

?

  也因為如此,這本書獨一無二地透過作者的自我剖析,生動地告訴我們一個「心理變態」者如何潛藏在我們的身邊,但也如何因為自幼父母、家人、成長過程中諸多朋友的幫助,成長為一個基本上對社會無害,且相當有成就的科學家。

?

  本書譯文流暢,對於學術專有名詞及學理的理解掌握精準,是難得一見的科普翻譯佳作,相當值得細讀。


彰基司法精神醫學中心主任??????? 王俸鋼




其 他 著 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