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二樓書籍分類
 
故鄉(小說卷)簡體

故鄉(小說卷)簡體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7539041452
魯迅 著 張馳 郭警 繪
江西科學技術出版社
2011年1月01日
40.00  元
HK$ 38
省下 $2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ISBN:9787539041452
  • 規格:平裝 / 183頁 / 普通級 / 雙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大陸


  • [ 尚未分類 ]











    ★紀念魯迅誕辰130周年

    著名魯迅研究專家、作家林賢治作序

    著名兒童文學作家、書評家徐魯、第五屆魯迅文學獎作家譚旭東推薦

    精選經典 原始文本呈現

    附贈導讀手冊《魯迅是誰》



    啟蒙思想家從本質上說都是教育家。可以說,魯迅一生都在進行啟蒙教育,兒童教育是其中的一個重要內容。將魯迅的創造選編成兩個集子,是專給孩子和孩子的父母看的。文辭淺近,意涵深遠,無疑地,將使更多的讀者藉此形象的文本,深切地感知我們周圍的世界,以及我們自己。——著名魯迅研究專家、作家 林賢治



    魯迅先生的兒童文學作品里,充滿了溫潤的悲憫情懷和深摯的人間大愛。他不僅用自己的親身實踐在告訴我們,應該怎樣做父親,而且也用他的小說和散文作品告訴了我們,什麼樣的兒童文學,才是偉大和杰出的兒童文學。——著名兒童文學作家、書評家,湖北省作協副主席 徐魯



    魯迅是五四時期的文化先鋒,也是現代兒童文學的先驅,他最好的散文和小說差不多都和童年、兒童有關,閱讀魯迅的兒童文學作品,不但可以了解魯迅作品里內在的童心和詩心,還可以了解現代文學最高貴的品質不僅是反映現實,還是展露童心,表達作家對兒童世界的愛,啟發所有人為了未來一代而奉獻愛、追求美!——著名兒童文學作家、評論家,第五屆魯迅文學獎獲得者 譚旭東



    本書選自魯迅先生的小說集《吶喊》,其中的《孔乙己》、《藥》、《阿Q正傳》、《故鄉》等都是魯迅先生的最有分量的代表作。編者在每篇作品前皆有附“導讀”,介紹作品的時代背景、創作背景及寫作特點。



    魯迅(1881~1936年),浙江紹興人。偉大的文學家、思想家、革命家。原名周樹人,號豫才。七歲開始讀書,十二歲師從壽鏡吾老先生就讀于三味書屋。十三歲那年家里發生一場很大的變故,從此改變了青年魯迅的人生軌跡,他開始深入思考人生、社會和民族的過去和未來。兒童時代和青年時代的經歷,影響了魯迅的全部著作;少年兒童是魯迅一生關注的話題。



    本書是《故鄉(小說卷)》。





    故鄉

    社戲

    孔乙己

    一件小事

    鴨的喜劇

    兔和貓

    風波

    祝福



    在酒樓上

    狂人日記

    阿Q正傳

    奔月

    編後記





    因為我們中國所多的是孩子之父,所以以後是只要“人”之父。——魯迅《熱風》



    自始至終,魯迅是一個進化論者。由于絕望于他的時代,絕望于同時代人,他唯把希望寄托在青年身上。即使經受了青年的利用和打擊,親歷了“清黨”時期青年告密的可駭的事實,他說過,願英俊出于中國之心,仍然不死。至于孩子,他把這幼小的一代視作“將來的‘人’的萌芽”就更不必說了。不妨听听小說《狂人日記》的末尾,那個“救救孩子”的呼聲,是何等的攝人心魄。即使如《長明燈》,對于孩子們的純真,他流露出了那麼深重的疑慮,以為終于無法逃掉大人的陰影,也仍然無改于一生工作的目標︰“救救孩子”。



    魯迅深知,戕害孩子的勢力過于強大。在中國這個老大帝國里,延續了幾千年的傳統文化,他總結起來就是兩個字︰“吃人”。他說,“中國親權重,父權更重”,所有道德,只有“一味收拾幼者弱者的方法”,要勾銷舊賬,除非“完全解放了我們的孩子”。



    然而,這是可能的嗎?



    即以中國的中產家庭為例,魯迅指出,家長教育孩子大抵是兩種方法︰一是放任,驕縱,在家里做小霸王,但到了外面就像失了網的蜘蛛一般,毫無生存能力。再就是苛責過度,甚至打罵,只要孩子“听話”就是教育成功,其實是培養奴才,將來放他到外面的世界,也是“暫出樊籠的小鳥”,不會飛鳴也不會跳躍。這兩種方法,一直沿用至今,可見父權深入的程度。西哲把東方社會稱為“父權制社會”,不是沒有根據的。要想從根本上改變這種頭腳倒置的社會,只能回到“人”的立場,以幼者弱者為本位。就家庭來說,把孩子生下來,就得負起教他的責任,正如魯迅批評說的,“小的時候,不把他當人,大了以後,也做不了人。”“做人”的教育,不問而知,首先要求作為教育者的“孩子之父”轉變為“人之父”。



    早在五四時期,魯迅作了一篇長文《我們現在怎樣做父親?》,以現代的觀念,回答了一個轉型時代的倫理和教育問題,體現了他一貫的社會變革的思想。父與子的關系,擴大一點說,也就是傳統與現代的關系。“童年的情形,便是將來的命運。”他對此十分清楚,因此,對于在“新人物”中間,講戀愛,講小家庭,講享樂,而少有為兒女提出家庭教育的問題,學校教育的問題,社會改革的問題,便不能不提出痛切的批評。他有一段被反復引用的著名的話說︰



    ……自己背著因襲的重擔,肩住了黑暗的閘門,放他們到寬闊光明的地方去;此後幸福的度日,合理的做人。



    但接著指出︰“這是一件極偉大的要緊的事,也是一件極困苦艱難的事。”魯迅思想的核心是“立人”,在兒童教育問題上,這個思想表現得尤為突出。他不是在社會發展的一般意義上討論教育問題,他的關注所在,唯是每一個人,每一具血肉鮮活的個體生命;所謂“人”就是個人,是心智健全的生命結構,而充盈其間的,也必定是獨立意識,自由感和幸福感。



    啟蒙思想家從本質上說都是教育家。可以說,魯迅一生都在進行啟蒙教育,兒童教育是其中的一個重要內容。說到五四一代,人們常常提到周作人的兒童教育思想,很少提及魯迅。其實,在當時,“周氏兄弟”在反對封建禮教對兒童一代的戕害,以及宣揚“對于一切幼者的愛”的方面是完全一致的。如果說兩個人有所區別的話,那麼,周作人未免過多地鼓吹發展兒童的天性;而魯迅,由于對“老社會”及其意識形態的侵略性有著清醒的認識,他不會把兒童的天性看成是單純的“白板”,而是惡劣的教育環境的產物,所以在他看來,兒童教育同樣存在著一個引導和改造的問題。一方面,他不間斷地翻譯童話,把外國優秀的讀物介紹給孩子;另一方面,在護衛孩子的同時,不放過社會上毒害兒童的觀念、思想和行為,而給予及時的打擊。早期寫的《二十四孝圖》之類自不必說,直到逝世前,他的寫作還不時地回到跟兒童相關的主題里來。在日本入侵東三省的國難當頭的時刻,對于教育出版界向兒童推銷岳飛、文天祥一樣的“愛國主義英雄”,他一樣持嚴正批判的態度。他說過︰“仗自然是要打的,要打掉制造打仗機器的蟻冢,打掉毒害小兒的藥餌,打掉陷沒將來的陰謀︰這才是人的戰士的任務。”



    將魯迅的創作選編成兩個集子,是專給孩子和孩子的父母看的。文辭淺近,意涵深遠,無疑地,將使更多的讀者藉此形象的文本,深切地感知我們周圍的世界,以及我們自己。我以為編者的選擇,是有著“救救孩子”的意義在的。所以,當戴勇邀我作序時,我立即應允下來,寫下如上文字,鄭重地向大家推薦。




    其 他 著 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