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二樓書籍分類
 
泰國原味菜:POK POK 傳奇名廚在地尋味廿年,揭開街頭美食的身世及精髓

泰國原味菜:POK

庫存=1
將於1個工作天內出貨
9789869420662
安迪•瑞克
高育慈
大家出版社
2017年5月04日
193.00  元
HK$ 154.4
省下 $38.6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ISBN:9789869420662
  • 叢書系列:better
  • 規格:平裝 / 304頁 / 19 x 26 cm / 普通級
    better


  • 飲食 > 食譜 > 亞洲/異國料理











      連泰國人也不以為意的街頭食物,

      如何在老外手中變成充滿魔幻魅力的深邃菜系?

      ▎不止教你靈活駕馭泰式風味,更帶你領略泰國食物文化的精微▎

      





    推薦序? 大衛.湯普森

    引言

    如何使用本書

    食材介紹

    郵購管道

    泰國各區簡介

    缽與杵

    ?

    1米飯 Khao

    茉莉香米飯�糯米飯

    ?

    2青木瓜系列沙拉 Som Tam

    泰中青木瓜沙拉�佬式(依善)青木瓜沙拉�泰式水果沙拉�泰式黃瓜沙拉

    ?

    3泰式沙拉 Yam

    荷包蛋沙拉�泰式鮪魚沙拉�桑尼的精緻冬粉沙拉�烤茄子沙拉�泰北香草沙拉�依善牛排沙拉�依善野菇沙拉

    ?

    4鮮魚 Plaa

    清蒸檸檬魚�醬油蒸魚�燒烤鹽焗魚�辣拌酥魚�蕉香咖哩魚

    ?

    5熱炒 Phat

    炒抱子甘藍�泰北炒南瓜�炒空心菜�炒什錦蔬菜�咖哩螃蟹

    ?

    6泰式肉末沙拉 Laap

    泰北豬肉末沙拉�依善鴨肉末沙拉�依善?魚肉末沙拉

    ?

    7燒烤 Khong Yaang

    燒烤豬頸肉�泰式豬肋排�泰北香腸�燒烤春雞�沙嗲豬肉串�椰漿烤玉米

    ?

    8咖哩和湯煲 Kaeng, Tom, & Co.

    清湯冬粉�泰北羅望子豬肋芥菜湯�泰北牛肉燉湯�泰北雞湯�綠咖哩魚丸�酸咖哩蝦�泰北青菠蘿蜜咖哩�緬式豬腩咖哩

    ?

    9經典辣椒醬 Naam Phrik

    青辣椒醬�烤魚蘸醬�泰北蕃茄肉醬�干煸南薑辣椒醬

    ?

    10客飯 Aahaan Jaan Diaw

    五香滷豬腳飯�九層塔炒雞飯�泰式肉絲炒飯�豬肉椰漿飯佐青木瓜沙拉�泰式湯飯�燉鴨湯麵�船麵�豬肉香草酸辣麵�冬粉蝦煲�泰北咖哩雞湯麵�芥藍炒河粉�泰式炒河粉�淡菜煎餅�雞肉海鮮炒河粉�泰式沙薑咖哩魚米線�泰北咖哩米線�炒泰國米線

    ?

    11異國料理 Aahaan Farang

    辣炒雲南火腿�越式鱧魚鍋�艾克的越式魚露炸雞翅

    ?

    12甜品 Khong Waan

    泰北蜜瓜香糕�芒果糯米飯�榴槤糯米飯�泰式冰淇淋三明治�Pok Pok阿法奇朵

    ?

    13 泰美味秘訣:高湯、蘸醬及調味料

    豬高湯�彈牙豬肉丸�八分鐘水煮蛋�熟辣椒粉�熟糯米粉�蒜頭酥和蒜油�油蔥酥和紅蔥油�自製蝦醬�羅望子汁�椰糖漿�甜辣醬�羅望子蘸醬�酸辣肉蘸醬�酸辣蘸醬�酸辣海鮮蘸醬�花生醬�魚露漬蕃茄�開胃醃黃瓜�開胃醃蘿蔔�辣椒醋�魚露漬辣椒�醋漬辣椒�烤辣椒醬





    推薦序? ??? ?



    世界泰菜大師 大衛.湯普森(David Thompson)




      「安迪,拜託再來一盤laap。」雖然才剛吃完一盤,但我實在欲罷不能。Laap是混合了肉末(我這次吃的是豬肉)、辛香料和香料植物的經典泰北地方菜,我很常吃,而安迪做的實在太美味了,略帶煙燻味的豬肉末鮮美多汁,辛香料嗆辣夠勁,香料植物芳香沁人,種種滋味匯聚成無與倫比的人間美味,嚥下最後一口之後,濃郁的味道仍在口腔縈繞,久久不散,此刻我只想要再來一盤。



      我承認我驚訝不已,這會這麼好吃實在沒道理,畢竟我是在美國奧勒岡州波特蘭市,離這道菜的發源地泰國北部清邁超級遠。



      其實也不必如此吃驚。安迪的第一家Pok Pok餐廳雖然開在波特蘭,但他煮的泰國菜可是道地得很。只要你了解安迪有多熱愛泰國(尤其是清邁多霧山區)的人們和美食,就不會對這個佛蒙特州的高個子精通泰北地方菜感到意外。安迪經常跑泰國,去當地市場四處觀察、問東問西,並收集食譜。他喜歡和當地廚師聊天,向他們討教烹飪的祕訣和技巧,不過安迪自己的觀察力也很敏銳,經常偷偷觀察其他廚師以獲得靈感和知識,就這樣無所不用其極地習得一身好廚藝。



      每回安迪來泰國,都會到曼谷與我碰面,偶爾我們會結伴到泰北旅行。陪他追尋料理的過程真是累人,旋風似地掃過一處又一處小吃店、市場、村莊,完全把他的旅伴拋在腦後。遇到不合格的攤子,他毫不留情地轉頭就走,我們只能跟在他背後喃喃抱怨,哀怨地看著桌上原封不動、被他嫌棄的菜餚流口水。縱使老是搞得我又餓又累又氣,但他堅持只要「最好的」,著實令我敬重。



      安迪成功地將外人身分化為優勢,因為他不像許多泰國人深信只有媽媽做的菜最好吃,也不會別種做法。他的烹飪方法包羅萬象,比當地人更多元,他的料理脈絡遍及全泰北,就連碧草如茵的沃野鄉間也在其中。



      一九八七年安迪第一次背包旅行亞洲來到泰國時,我也正在進行同樣的旅程,奇怪的是我們竟然沒有在路上相遇。儘管如此,由於相似的追尋目標、對泰國的共同熱愛、瘋狂的派對方式,最終我們還是碰頭了……



      讓安迪在烹飪上開竅的是菇蕈,而我是蛇頭魚,很顯然我們無法選擇怎麼開竅。啟發我們的東西或許可笑,但到頭來卻促使我們改變人生道路,包括飲食和烹飪方式。



      我清楚記得那道橘色的酸咖哩蛇頭魚,羅望子葉帶來誘人的酸勁,整個口腔盈滿豐富滋味,它的調味、口感和風味徹底改變我對泰國料理的認識,讓我就此著迷。



      後來我搬到曼谷,學習這座城市名聞遐邇的美食、輝煌的歷史和細膩複雜的口味,並開了幾家亮麗的餐廳。同時間,安迪則吃遍整個泰北。而後,他刷爆信用卡、貸款再加上僅有的一點積蓄,在波特蘭開了第一家Pok Pok餐廳,此後十年,他逐漸在國際間成為泰國美食的重要代言人和泰北料理大使。



      猶記得我們曾在紐約市和波特蘭一起工作,他那不甚正統的烹調手法、廚房和餐廳著實讓我大開眼界。他的第一間餐廳就在自家廚房和半毀的住家外頭,餐點從窗口送到門廊和後院,超像泰國鄉間的小吃店。你知道,我是精緻頂級餐廳出身的,有些事我壓根沒做過(真是可惜),像是用大汽油桶生火烤肉、在後院搾椰奶、邊做菜邊灌啤酒、在屋頂曬芥菜、再灌更多啤酒!安迪的餐廳看起來隨興,但廚房裡進行的卻是一絲不苟、雄心勃勃的烹飪事業,他全心投注在做出最好吃的料理上。他對萊姆汁的味道斤斤計較,努力重現泰國的道地滋味,並窮盡各種管道尋找和取得泰國食材,還嚴格遵循泰國當地的食譜、做法和口味,這一切在在令我敬佩。也許Pok Pok餐廳乍看之下不太稱頭,但安迪和員工卻是不折不扣的完美主義者,持續不斷調整、修正食譜,確保每個細節完美無瑕。



      安迪幾乎是單槍匹馬在美國開拓出泰國料理市場。在Pok Pok餐廳開張前,知道這類料理的美國人並不多,如今他的菜式已經深受眾人喜愛。要想見識他的成功傳奇,只消瞧瞧Pok Pok餐廳外面綿延不絕的排隊人龍就行了。大家嚷著要吃他做的菜,這是他們在二??五年之前沒聽過的菜式,最好的例子就是風味絕倫的豬肉laap,絕對跟我在泰國嘗過的一樣令人咂嘴稱好。



      在熱切等待第二盤laap的同時,我看看我們的桌面,燒烤香腸、涼麵、湯、咖哩、辣椒醬全都已經盤底朝天,再望望隔壁幾桌,每個人都吃得心滿意足,我不禁好奇,這位手藝了得的大廚接下來要做什麼?



      現在答案揭曉,你手上正捧著安迪的最新力作:《泰國原味菜》。本書翔實記錄他歷年來在清邁廣泛蒐羅的食譜,包括我曾經引頸期盼的豬肉laap、多年前讓我迷上泰國美食的橘色酸咖哩(味道像極了),還有許多泰北地方菜。本書內含多年研究、實作及實驗的心血結晶,如實展現安迪和Pok Pok餐廳之所以成功之處:出色的食物、不藏私的實用建議和指導、合大眾口味卻又不犧牲料理的完整性。這是本迷人的食譜書,誠摯推薦給各位。



    引言? ??? ?



      我現在借住友人桑尼在班帕杜村(Ban Pa Du)的家裡。有天晚上我們開他的小貨車要去清邁市一家餐廳,那裡專賣把肉切碎炒成黑黑一團的「泰北豬肉末沙拉」。在路途中,我發現一處前面停了許多摩托車、人潮群聚的露天小攤,而且不見任何英文標牌。種種跡象顯示,這是值得停車的地方。我問桑尼裡面賣什麼。「喔,就是一些古早味料理。」我怪他怎麼都沒提過這個地方,車子就在我的碎念中靠邊停了下來。



      那是個典型的路邊攤,粗糙釘製的桌子和長凳擺在塵土飛揚的泥地上,塑膠凳陷進土裡,蓊鬱的柚木枝葉是現成的屋頂,毫無裝飾的燈泡灑下昏黃光線。天氣很熱,我們把堪比美樂啤酒的泰國豹王啤酒倒進放滿冰塊的玻璃杯裡,大口喝了起來。我們的菜陸續上桌,桑尼和我吃了幾口後彼此對望,彷彿在說:天哪,太好吃了。我們吃的是裹在蕉葉裡面的豬腦拌咖哩醬佐萊姆葉,嚼勁十足的焦烤豬乳頭以及酸香腸(就是豬肉加米灌製後,置於高溫下發酵而成),真是太美味了。



      我和老闆聊了起來,這個他與家人一起經營的攤子,在簡陋的戶外廚房只用兩個烤架和戶外炊爐處理所有菜餚。凌晨五點開始洗切炸煮,下午三點開門營業到午夜,每週7天日日重複同樣的流程。四十五歲的他在這片泥地經營小吃攤已經十一年,他說該退休了。順帶一提,他的小女兒很受客人喜愛,以後可能繼承衣缽。



      這就是我所認識的泰國。我在此旅行將近二十年,深愛這個國家、這裡的人們和食物,美國餐廳那種加了肉的彩虹咖哩或甜膩的泰式炒河粉,完全無法相比。



      因此七年前,我決定在波特蘭市開個外賣攤,販售我從曼谷街頭、市場和清邁家庭得到啟發的美食。朋友們警告我,即使我親手搾椰漿、把烤肉架改造得跟泰國一樣,也不會有人想吃檸檬香茅雞和清邁著名的咖哩麵,但我覺得只要有幾個人想吃就夠了。如今,我在波特蘭有四家餐廳,紐約市有兩家,供應的全是東南亞以外極難找到的料理。



      *? *? *



      我還記得那段早已物換星移的歲月。



      在經營Pok Pok的念頭浮現前的十多年,我曾在紐西蘭和澳洲打工一段時間,像是採南瓜、包奇異果、當DJ、粉刷房屋、當餐廳廚師。後來我走遍新加坡和馬來西亞,最終落腳在泰國南部東岸的一群美麗島嶼上。我非常習慣當地的飲食,也喜歡那裡的食物,但當時我就跟大多數觀光客一樣,只覺得在當地吃到的東西,比在自己國家吃過的好。最後我回到了波特蘭。直到四年後重遊泰國時,我才真正大開眼界。



      當時我住在清邁友人克里斯的家裡,他的妻子蘭娜是個深受當地文化薰陶的農村女性。兩人帶我去一家專賣泰北菜的餐廳,當時我甚至不曉得有這種料理。那時正值悶熱的四月,泰國人每年此時總愛吃點het thawp,一種看起來很像馬勃菌、味道微苦的菇蕈,端上桌時它是浮在香料植物氣味濃郁的糊狀「咖哩」上頭,我拿湯匙嘗了一下,感覺好像看到一種全新色彩,跟我以前吃過的任何東西都不像,好吃得令人難以置信。



      從此之後我眼界大開,每個街角都看到人們吃著我從來沒有聽過的料理,像是加了腐乳湯頭一片粉紅,上面漂著麵條和魚板的泰式釀豆腐(yen ta fo),又如烏漆麻黑的肉湯飄散著肉桂和八角香氣的船麵,因早期在泰國中部運河和河川船舶上販賣而得名,還有口感辛辣的辣椒醬(naam phrik)和奇特的椰奶醬(lon),用來搭配燙青菜、異國香料植物和豬肉脆卷食用。



      偶爾,我也發現有些我認得的菜名,端上桌的卻是我認不出來的東西。有次我蜷在清邁一張小得不能再小的塑膠凳上點了laap,滿心期待我這輩子在波特蘭、紐約市、洛杉磯都吃遍的清爽萊姆涼拌肉末沙拉。不料,上桌的卻是氣味強烈、味苦色黑的東西,不過好吃極了。當時,我根本不知道自己吃下什麼,只曉得如果泰國人吃這個,我也要吃。



      回美國後我很難有份穩定工作,因為仍對泰國念念不忘的我,每到冬天就辭職飛過去。所以我決定放棄過往從事的餐廳工作,轉而成為全職房屋油漆工,這樣才有在泰國一次待上好幾個月的彈性。我開始學泰文,飲食也變得更有系統,只要吃到喜歡的,就到處找同樣的東西吃。很多泰國食物是在眾目睽睽下露天烹調,因此我能看到料理過程。我靠著聊天滲入朋友和朋友的朋友家,我結交街頭小販,用一杯杯水稻威士忌換取他們腦袋裡的知識。漸漸地,我學會烹調自己最喜愛的料理,不斷調整菜餚口味,直到它們嘗起來跟我愛上的那道料理一樣。我心想,總有一天,我要開家餐廳,讓美國人認識泰國料理。



      這時,我已經連續幹了八年油漆工。每次回去工作,我只是盯著未上漆的牆壁,幾乎無法說服自己拿起刷子。我想開家餐廳,但這樣下去永遠不可能,然後我想起朋友伊森。



      住在德州奧斯汀的伊森和我都來自佛蒙特州,我們以前把他住的簡陋四房小屋稱作佛蒙特使館,因為每個同鄉進城時都跑去那裡借宿,有時甚至一次擠二十個人。有次我借住那裡,發現浴室水槽下方漏水,叫他來看時,提了一些止漏的方法。他看了一眼,就把漏水的水管用力從牆壁扯下來,嚇了我一大跳,漏水是可以止住的,但他說了令我畢生難忘的話:「現在全壞了,可以好好修理啦。」



      回波特蘭後,我開始用伊森的方法讓自己家沒法住人,拆掉牆壁、砸碎窗戶、把所有家當扔到後院,這樣我就得全面整修,結果整整花了三年才完成。然後又辦了另一筆貸款,打算用來開餐廳。



      我最後決定只賣幾道自己希望在美國吃得到、可以用在地食材做出來的簡單泰國菜。我非常肯定絕對不把店名取作泰國餐廳,免得別人以為我賣的是泰式炒河粉和腰果雞。



      我在東南大街一處不特別起眼的地段相中一間房子,屋主是一對日本老夫婦,他們可能是我看過最節儉的人,住屋和棚舍大概從一九三五年就沒有進行過任何重大整修。裡面有個破掉的老式炸鍋,一個有鑄鐵爐腳的老式瓦斯爐,看起來倒像是早期拓荒者農場裡用來燒木材的玩意兒,不知道他們是從哪兒弄來的。不過,地下室有臺抽油煙機,還有不鏽鋼三連式水槽,可以在居家修繕賣場用一千多元買到的那種。我總算有個勉強但堪用的廚房,而且根據波特蘭市法規,這裡作為營業餐廳並不受新法規範,我可以立刻開伙。



      接著,我得打點廚房門面,就是鋪水管、拉電路管線,然後花三天敲開一面50公分厚的水泥牆。我的外賣攤終於開張了,菜單上只有極簡單的八道菜:烤雞、數種口味的青木瓜沙拉、豬肉沙嗲和咖哩麵。員工只有我的越南朋友艾克。我把店名取為Pok Pok,這是製作青木瓜沙拉時,杵在陶缽裡面捶搗的聲音。我抱著極大的希望邀幾個朋友過來看看。短短六個月,攤位前的排隊人龍已經蜿蜒到大街馬路上,我簡直不敢相信。顧客的狂熱表現,讓人誤以為我是在賣杯子蛋糕。



      如今經營多家餐廳的我,深深體會到生意繁忙並不代表賺錢。儘管外賣攤十分成功,一年後我還是破產了。不只如此,為了把房子的其餘部分擴建成理想的餐廳,我刷爆了六張信用卡,每天忙著應付催款電話。我犯了開餐廳會犯的所有錯誤:把店開在偏僻的地點、拿房子當抵押品、亂簽支票。我母親不得不勉強籌了七千塊美元借我,好讓我發出下個月的薪水。一切的一切,都是為了引進波特蘭人鮮少知道的美食。



      最後,我終於把Pok Pok變成可以坐下吃飯的餐廳。那年冬天。我不得不賣掉住所,在便宜的租處間不斷搬來搬去,有一陣子甚至住在後來成為Pok Pok樓上用餐空間的地方。設備開始故障,員工愛做不做也失去忠誠。正當一切看似完蛋的時候,《奧勒崗人日報》(The Oregonian)竟然將Pok Pok選為「年度最佳餐廳」,讓我們的業績翻漲三倍。同年年底,我還清了所有債務,而Pok Pok也天天座無虛席。



      *? *? *



      我無意間花了十年準備這本書。我想這是本Pok Pok食譜書,裡面收集了店裡餐點的食譜,也記錄了我在外賣攤二??五年十一月營業以前及以後,最美好的記憶和啟蒙時刻的美食。



      這絕對不是本泰國菜食譜,因為一來Pok Pok不只是泰國餐廳,二來泰國是個遼闊多元的國家,即使我在當地已經有二十年的飲食和旅行經驗,但仍有許多尚待學習。書中食譜的選輯,極大比例局限於我個人的知識、經驗和能力,這些都是我從泰國各地和早期旅行的其他國家收集而來,其中許多源自泰北,因為那裡是我第一次以及之後無數次味蕾啟蒙的地方。



      來過Pok Pok的客人總以為廚房裡有一堆泰國女人,每天忙著搗製醬料和煨煮醬汁。我這個大塊頭可能只是嘗嘗她們的傑作,然後給個讚而已。我才沒那麼好命!



      我鑽研Pok Pok供應的每道菜餚,不斷調整嘗試只為了讓它們接近我最喜愛的泰國口味。最後,我總算成功找到以西方在地食材重現正統泰國風味的關鍵。更重要的是,我搞清楚要怎麼與新廚師溝通烹調技巧和口味。他們一開始總以為,青木瓜沙拉是熟食店冷藏櫃裡擺在切塊西瓜旁的東西。因為不久前,我也跟他們一樣(或者說句不客氣的,跟你一樣):愛吃泰國菜,但不曉得怎麼做。



      我對這本書的期待很簡單:教大家做一些讓我愛上泰國料理的菜色,並且提供一種地方感,讓這對門外漢(我就曾經是,而且在很多方面仍然如此)而言可能很難以捉摸的國度、文化與美食變得有脈絡。



      我謹以此書向泰國當地廚人致敬。為此,我有下列兩點免責聲明,第一:我不是主廚,書裡的菜餚並非我所發明,我餐廳供應的餐點不是我對泰國菜的個人理解,也不是取自泰國食材的創意。我既非隨意複製,也不是帶著好玩心態重新詮釋食譜。美國已有廚師成功地在泰國風味和食材上展現創意,但那不是我,我只是個還不錯的模仿者。這裡收錄的食譜都是我最喜愛的泰國美食,是泰國人創造、烹調、完成的,我只是努力呈現最接近自己喜愛的滋味而已。



      第二:我並非學有專精的泰國美食或文化學者,我所知道的大多為傳聞軼事,是從二十年來的觀察、飲食、烹飪、漫遊和思索中一點一滴收集而來。泰國的生活和飲食有許多層面可能是我永遠無法理解的,直到現在,每次旅程我還是能學到新事物。知道越多,我就越明白自己所知不多。如果想找英文的學術書籍,我衷心推薦大衛.湯普森的作品,他出生於澳洲,現為曼谷Nahm餐廳的主廚,曾經出版多本出色的食譜,其中包括資訊豐富到難以置信的大部頭經典《泰國料理》(Thai Food)。他苦學早已不用的泰國文字,發掘為人遺忘已久的食譜,並且竭盡畢生之力,從飲食觀點研究泰國歷史和文化。如果這本書能夠和他的作品並排在你的書架上,我會非常開心並感到無比榮幸。



      我知道有些讀者不會動手去做書裡的每一道菜。我最鍾愛的食譜,有些濺滿醬汁、書頁翻得稀爛,有些則潔淨如新。因此,我寫這本書的另一個目的是,讓大家對泰國生活與文化有個粗淺的認識。我希望這本書可以幫助讀者了解泰國菜的演變,不是從歷史觀點細說從頭,而是透過使用的食材和烹調技巧,透過食用的地區和方式,透過教我認識這些菜餚的人和我自己。



      我應該說說這些人的故事,因為他們正逐漸凋零,他們的知識也瀕臨失傳。現在泰國的年輕一代,許多已經不想接手父母的小吃攤,或探究祖母製作涼拌竹筍的祕訣。他們想上大學、搬到曼谷或離開泰國,而且就像現在世界各國的孩子一樣愛吃肯德基。這些變化稱不上好壞,只是反映了經濟轉型給泰國年輕人帶來的新機會。書裡收錄的許多食譜,體現正在迅速消失的傳統,即使你不拿泰北laap食譜來做菜,至少它已經保存在紙上,有文字記錄了它的存在。




    其 他 著 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