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地圖+地圖創意遊戲 (附行旅世界地圖包)
  • 定價650.00元
  • 8 折優惠:HK$520
  • 放入購物車
二樓書籍分類
 
平衡的力量:芭蕾舞者臺上明星、臺下母親的雙面人生真實紀錄

平衡的力量:芭蕾舞者臺上明星、臺下母親的雙面人生真實紀錄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64590957
露西.葛蕾
古又羽
積木
2017年6月03日
127.00  元
HK$ 107.95
省下 $19.05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ISBN:9789864590957
  • 叢書系列:五感生活
  • 規格:平裝 / 160頁 / 21 x 16 x 1.13 cm / 普通級
    五感生活


  • 藝術設計 > 舞蹈 > 舞蹈家傳記/文集











    母親與芭蕾舞者對大多數人而言都是難以融合的衝突角色,在鏡頭下會展現出怎樣的張力?

    當了媽媽,還能跳舞嗎?
    這是許多專業舞者的心聲,更是許多職場家長的心聲。當了父母,是否就要被奪去原有的人生?

    美國知名記者、攝影師露西.葛蕾記錄三名舊金山芭蕾舞團首席舞者克莉絲汀•朗(Kristin Long)、蒂娜•雷布蘭(Tina Leblanc)與卡提塔•渥斗(Katita Waldo)成為母親前後的生活,分享她們的心路歷程。葛蕾帶著相機深入舞者的日常,穿梭在舞臺前後、更衣室、家中客廳與後院,甚至一起進入產房,見證她們生命中高潮起伏的時刻,也一同體驗安靜、困頓的歷程。這項計畫進行長達14年,紀錄下三位舞者無比浩瀚、獨一無二的經驗以及多變風貌,出乎意料之外的是她們都在為人母之後再創專業生涯的巔峰,獲得各界的高度評價。

    芭蕾舞者在舞臺上呈現出精準的動作,背後需要長期嚴苛的練習與團隊合作,鏡頭離開舞臺,她們工作與生活的平衡,一樣是由許多人的支持與各種妥協才能達成。透過大量戲劇性的黑白照片,與平實精簡但深入人心的文字,彰顯了經過時間粹鍊的真實生命,希望帶給正在各種角色間搖擺與掙扎的所有人勇於挑戰的啟發。







    序:希爾頓•阿爾斯(Hilton Als)─ 9
    引言─ 12

    舞者介紹─ 18
    克莉絲汀•朗(Kristin Long)─ 24
    蒂娜•雷布蘭(Tina LeBlanc)─ 66
    卡提塔•渥斗(Katita Waldo)─ 108

    後記:蘿莉娜•費荷歐(Lorena Feijoo)─ 154
    致謝─ 160






    希爾頓•阿爾斯(Hilton Als)

    已故詩人兼出版商的派翠克•歐康納(Patrick OConnor),應該是最早帶我去欣賞芭蕾表演的人,雖然我當時才十幾歲,然而他並非我生命中第一位熱愛舞蹈的人──我母親才是,但是她既無從取得表演門票,也不知道如何自行前往林肯中心(Lincoln Center),不過我們有臺電視,那是通往母親嚮往世界的入口。母親共有6個小孩,經濟條件惡劣。在我們相對受限的世界裡,她讓我們懂得,在想像力面前,貧窮不算什麼,貧窮無法抹滅你的夢想,也無法減損任何事情;藝術創作有助於跨越這世界的艱難困苦,而舞蹈讚頌著肢體在空間中的姿態,還有以身體的力量改變氣氛,能夠擁有這樣的藝術何其令人振奮。人們在看到露西•葛蕾扣人心弦的攝影作品時,總會感到喜悅,我試圖透過言語重現那份感動,葛蕾拍攝女性身為母親、舞者、表演者、編舞家、繆斯,甚至是身兼上述多職的樣貌,在我書寫這段句子時,往事也隨之驟現眼前,因為這些女性的樣貌彷彿美麗詩句,在兼具工作與玩樂的氣氛中,在理解的樂趣裡,慢慢舒展開來──那是一個人從心所欲的喜悅,那段詩句隨著舞者知悉的呼吸節奏起承轉合,而引領舞蹈的正是她們的呼吸──我可以從相片中聽到她們的呼吸(你也是吧?)。過去那些時代久遠但尚未被遺忘的日子,記錄著母親、電視和她的夢想,我記得曾有親戚說過,母親年輕時希望成為舞者,她愛社交舞勝過任何事物,他們稱她蓮步少女。在想像裡,我看見母親在紐約哈林區(Harlem)的索威舞廳(Savoy Ballroom),像緞帶般柔軟伸展(時空背景是1940年代的戰後時期);當時還是少女的她,腳上套著馬鞍鞋(saddle shoe)和短襪,說不定還穿著黑色短裙──她喜歡黑色──又或許頭上綁著緞帶,就如同露西•葛蕾書中的首席舞者般,然而,不同於葛蕾相片內為人母的舞者,我的母親必須孤軍奮戰,沒有編舞家為她安排人生舞目,或編織腳下的舞步。多年後,我遇到了派翠克•歐康納這位男同志,他熱愛魅惑之美與舞動姿態,他帶我到紐約市芭蕾舞團(New York City Ballet),而且對我的芭蕾演出感想表現得興味盎然,彷彿有盞巨型聚光燈打在我身上──他的專注促使我審視內在的思維,宛若花朵檢視著自己。在那些紐約午後和晚間的芭蕾時光,我們看到的芭蕾舞者有妲西•奇斯勒(Darci Kistler)、露德•洛佩茲(Lourdes Lopez),以及──還有誰呢?那是唯有約瑟夫•康奈爾(Joseph Cornell)才想像得出的世界,舞臺上散發引人入勝的魔力,芭蕾硬鞋的鞋尖輕觸地板發出聲響,舞者淋漓的汗水好比第二層彩妝。我透過派翠克認識了偉大的舞評家愛德溫•登比(Edwin Denby),他纖瘦美麗,擁有一頭白髮,派翠克曾出版過他的著作的平裝本,我以粉絲的身分寫信給他,除了對他的作品表達謝意,也詢問我是否能見他一面。愛德溫•登比告訴派翠克,他愛年輕人也愛我的信,但是他年事已高,已經不再是交新朋友的年紀了,不過沒關係,有他的作品就已經足夠。在那些令人讚嘆的書籍裡,他描述首席芭蕾舞者的點點滴滴,說明觀察舞者線條和表現的開放性有多麼重要,而我們在露西•葛蕾拍攝的相片中,也能看見登比於書中所形容那樣的開放性,因為舞者小孩表現出的開放性而更加顯露無遺,小孩可愛笨拙地努力模仿母親的動作──對於小男孩和小女孩來說,能夠進入此魔幻世界何其幸運,就如同我曾在母親看著瑪歌•芳婷(Margot Fonteyn)或電視中的任何人翩翩起舞時,隨之進入她的幻想世界。她們跳啊跳,彷若世間毫無不幸,又好似沒有明天,然而,在露西•葛蕾攝影裡的媽媽舞者知道明天依舊會到來,有時候,她們的明天就在眼前,眼前的嬰孩雙腿奮力伸向母親那雙能嬰孩所不能的腿(媽媽表演的高難度動作好厲害,你的小嬰兒腿是不是怎麼也跟不上啊?);在露西•葛蕾的攝影中,沒有任何一點相互競爭的痕跡,那是其作品的絕妙之處──相片中所有舞者互相鞏固彼此的舞動權利,在此同時,她們的自由也成就著自己的舞步──她們也擁有喜悅,不論你想為人母、想跳舞,或是想成為任何東西,喜悅皆不可或缺。喜悅能夠引領你度過生活的艱辛,那些艱辛必須進入想像,好讓夢想成真。1944年,瑪麗安•穆爾(Marianne Moore)在撰寫著名舞者安娜•帕芙洛娃(Anna Pavlova)的故事,以及舞蹈的「嚴苛訓練」時,提到:「〔帕芙洛娃〕之所以叫人讚嘆,是因為其自由綻放的精神力(spiritual force),她是多麼深情地透過詩意來展現精湛技巧。」這不就是一切事物的重點嗎?用詩意來表現一切,不論那是母親對孩子懷抱夢想的詩意,或是醉心於舞臺的男同志對其領養子女懷抱夢想的詩意,亦或人們在露西•葛蕾相片中的大人或孩童臉上,所看到的詩意。





    其 他 著 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