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好吃(NO.5+6)套書(共二冊)
  • 定價99.00元
  • 8 折優惠:HK$79.2
  • 放入購物車
二樓書籍分類
 
溥心畬傳(增訂新版)

溥心畬傳(增訂新版)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64501526
王家誠
九歌
2017年11月01日
150.00  元
HK$ 127.5
省下 $22.5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ISBN:9789864501526
  • 叢書系列:九歌文庫
  • 規格:平裝 / 496頁 / 15 x 21 cm / 普通級
    九歌文庫


  • 人文史地 > 中國史地 > 朝代史 > 民國











      溥心畬,原名溥儒,詩書畫及國學底子深厚,為滿清恭族王遺族,溥儀的堂兄,民初與張大千齊名,人稱「南張北溥」享譽中國大江南北。渡海來臺後,與張大千、黃君璧國畫巨擘三人,譽為「渡海三家」。身為清朝權貴,自幼錦衣玉食,飽讀詩書,才思敏捷有七步成詩之才。晚清時局動蕩,隱居京城萃錦園、避居馬鞍山牡丹院,民初遷居頤和園,期間學習不斷,書畫大有所成,求藏者眾,於北平藝術學校授課之餘,亦收多名入室弟子。



      待江山易主、風雲變色,倉皇攜眷輾轉渡海來台,秉持讀書人的風骨,遠離政治,擔任師大、藝專教授,蟄居台北市臨沂街,闢畫室,作育門徒無數。與張大千、黃君璧等國畫巨擘時相唱和,偶有神來之筆聯手作畫,傳為美談。



      鑽研經學是溥心畬生平心願,甚至看得比詩詞書畫更為重要。他曾自評「詩第一,書次之,畫又次之」,因此他教畫必從四書五經、吟詩作詞、學寫書法講起,學畫能得真傳者,僅數位入室弟子,如吳詠香、劉河北、安和、姚兆明等人,還有許多青年藝術家也曾受業於他,如羅青、席慕蓉等。其所留下著作、畫作無數,除了民間坊肆偶見款題「溥儒」遺作外,尚有大量畫作典藏於故宮博物院、歷史博物館等地。



      此書作者王家誠是畫家,也是作家,以美術教育為一生志業,同時也是溥心畬任教師大時的學生。他親赴溥心畬曾居住過的北京頤和園、恭王府,走訪溥心畬親族、門人,融合歷史、溥心畬著作,細心考證,為時八年才完稿,翔實反映這位舊王孫的生命軌跡。?



    本書特色



      ★收錄國畫大師溥心畬多幅傳世經典複刻畫作

      ★描寫溥心畬傳奇而精彩的一生!

      ★本書榮獲中山文藝獎。





    融合史實與藝術之美──�秦孝儀

    出身皇族的詩書畫大師(代序)�王家誠



    第1章•龍的傳人

    第2章•選皇帝

    第3章•西山逸士

    第4章•詩與畫

    第5章•懸 案

    第6章•王孫皎如玉

    第7章•西苑花飛春已盡

    第8章•復辟夢覺

    第9章•風景還如故

    第10章•萃錦園的春天

    第11章•江山一夜變滄桑

    第12章•頤和園的歲月

    第13章•江南遊

    第14章•流浪的皇室

    第15章•南 遷

    第16章•北望意無窮

    第17章•歷 險

    第18章•人生的轉捩點

    第19章•復性說

    第20章•生平三怨

    第21章•神祕客

    第22章•帚生菌

    第23章•望雲山 待新晴

    第24章•何日蟄龍乘霧起

    第25章•鼠輩縱橫總不知

    第26章•白髮仍為客

    第27章•鍾馗與西遊記

    第28章•世上而今少直人

    第29章•新羅與扶桑之旅

    第30章•宇宙難容一大千

    第31章•猶伴詞人作遨遊

    第32章•豈願浮東海

    第33章•蠹 化

    第34章•湯泉湧翠溪

    第35章•魂返江南故國春

    第36章•異邦瞻去雁

    第37章•猿 緣

    第38章•故妻猶有墓

    第39章•武陵洞外桃千樹

    第40章•老去空餘伏櫪心

    第41章•空濛不見山河影

    第42章•落荒而逃的鍾馗

    第43章•心死惟餘忠孝在

    第44章•絕 響



    參考書目

    溥心畬年譜



    特載:以鍾馗自喻的溥心畬





    代序



    出身皇族的的詩書畫大師(代序)

    王家誠




      民國四十到五十年左右,台灣師大藝術系學生,一進學校就好奇地打聽,有位差一點當上皇帝的國畫老師溥心畬,擔任那一年級學生的課?知道要等到三、四年級才排得到溥心畬的課時,臉上都有些失望的表情。有的設法混到高年級教室,先睹為快地瞻仰末代王孫的丰采。



      到了溥氏授課那天,光線暗淡的教室中,擠滿了學生,有些還邀了朋友同來。時間一到,大家向教室外引領而望。過了好一陣子,仍不見大師蹤影。



      再問女助教,才知道他有時會迷路,坐著三輪車在校內兜圈子卻找不到教室。有時丟了課表,自然也就弄不清開學和上課的時間。那時電話還不普遍,過了一個小時左右,騎單車到臨沂街寓所探視的助教回來說,果然是老師忘了此事,下週定然準時授課。



      次週,助教僱車前往迎駕,依然空勞往返;原因是老師已換妥衣服,拿了摺扇準備出門之際,師母發話說:「怎著,您不說要陪我聽戲嗎?」



      老師當場吩咐:「聽到沒有?今兒個陪師母看戲,下禮拜準到。」



      大師終於來了,但因想看熱鬧的學生不能一再蹺課,前兩週擠得水洩不通的教室,倒是冷清不少。



      年逾半百,身著綢長衫的溥心畬,在助教、班長及其入室女弟子的簇擁下,步入教室。略顯矮胖的身材,方面大耳,鼻如懸膽,在學生的感覺中,果真帶有龍相。



      畫桌前所擺的,雖然是張普通椅子,但他習慣性地盤腿而坐。由於助教事先的指點,女生輪流為他搥背,男生把準備好的香菸,為他一根接一根的點燃。手揮摺扇,啜著香茗的他,抱怨學校太不懂事,每週一個時辰工夫的課,豈能學畫;學畫要先讀四書五經,練好書法,人品端正而後不學自能。



      這一點,學生早有耳聞,所以有些學長賣掉單車、手錶,行跪拜大禮,請客拜師習畫;溥氏門牆中,拜師和拜壽,均行跪拜大禮,十分隆重。但見他私人畫室內,中外老少學生都有,一律要聆聽四書五經。幾位子女在國外的老人,或外交官的眷屬,急切想學幾筆國畫,一方面使心靈有所寄託,出國定居,或在友邦人士面前也能表現一下中國文化特色。但急驚風遇到慢郎中,聽了一陣之後,不免沉沉欲睡。



      抱怨過課程不合理,話題不知怎樣,由他國大代表的身分轉到總統身上,聽皇帝數落總統,在威權時代,自也聞所未聞:「蔣介石也莫名其妙,他作他的總統,我作我的百姓,請我吃飯作什麼?我不去!」這句話,還真有點皇帝氣派。



      乍聽之下,以為國民革命,推翻帝制,使他心懷忿憤,事後始知這中間有場絕大的誤會,多年之後真相大白,但溥氏已歸道山。



      不知是誰提到了京戲,觸動溥心畬雅好粉墨登場;在北京恭王府大戲樓中票戲玩的往事。一次,由太監扮楊四郎,他扮楊六郎,弟弟溥 (叔明)扮鐵鏡公主。但靴子只有一雙,便由四郎、六郎輪流穿著上場。至於民國二十六年,溥氏兄弟為慶祝母親項太夫人七十大壽所開的堂會,北京名角、名票齊集大戲樓中,更是他津津樂道的盛事。溥心畬邊講邊比劃,唱做俱佳,師生距離頓時拉近了不少。



      學生居然也像行家聽戲那樣,爆出一片「好!」聲。接著他又談到自小練過的騎射功夫。但見他挽起衣袖,稍一運力作彎弓射箭的姿式,左臂內側的肌肉,竟能轉向小臂上方,他告訴學生,如此可以避免為弓弦刮傷。



      三小時課過了一半的光景,有位機靈的男生,遞上紙筆,請教台灣少見的驢子形狀,溥心畬則畫興勃發地點染出山徑、蹇驢和一株孤松。下筆迅邁,思路有如閃電一般,點苔剛完,筆桿輕揮,一首雋永的五絕,已經題在畫上,學生才看出老師的真正才華。在學生要求下,溥心畬隨即在畫上落了下款,請求畫驢的學生喜出望外地把畫收到一旁,別的學生也紛紛拿紙請畫。



      了解內情的學生透露,如果想在畫上蓋章,改日得另備束脩給師母,恭請用印。



      不僅在學生眼中,溥心畬在一般人的心目中,他的一生也是多采多姿,撲朔迷離。



      民國八十二年六月廿一至六月廿三日,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舉辦「張大千溥心畬詩書畫學術討論會」,來自世界各地的學者專家,討論「南張北溥」的生平和藝術。



      故宮展覽室內,專設張溥二氏書畫展覽室,同時展出者,尚有所藏溥氏故居北京恭王府紫檀木家具一批,精美古雅,展現出中國工藝的特殊面貌。



      這時離溥氏逝世已三十年,據展覽會場管理人員透露,已再婚的溥夫人(李淑貞,又名翠屏、雀屏、綺紅、墨雲)曾到展覽場內,揚言溥氏這些作品都是假的。所幸未找到主管人士,也未進入學術討論會場,否則不免騰笑中外。



      溥氏逝世後,為她所有的大批書畫精品,傳已為某畫商及出版商騙去一空。聞者莫不為溥王孫精心遺作遭劫而惋惜,也為其潦倒和遭遇而嘆息。



      六月廿三日,最後一場綜合討論中,發言者頗多溥心畬的門生故舊,話題除溥氏書畫造詣外,多半環繞著他的生平和家庭生活。



      討論溥心畬到底有無像他學歷自述文中所說的,留學德國,獲天文學和生物學雙博士學位時,一位先生確證其有。指青年時期的溥心畬,隱居北京西山戒壇寺,他在山後發現一隻三十六隻腳的蜘蛛,長期觀察此一蜘蛛的生態變化,記述成文,因而獲得生物學博士。與會人士聽了,不禁莞爾,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談及其生平軼聞趣事,往往使人發出會心的微笑。



      至於溥心畬家庭與婚姻生活,有人義憤填胸,有人欲言又止,情緒頗為激動。紛紛為這位落魄王孫,藝術宗師作不平之鳴。然而,由於時間所限,與會者多未能暢所欲言,或沒有機會發言。



      從藝術家傳記作者的觀察來看,覺得這些來自海內外的溥氏弟子親舊,多為溥氏生命史的目擊者,所言不乏第一手資料,錯失可惜,機會難再,遂藉綜合討論的尾聲,我建議故宮博物院另闢時間,召開座談會,使溥氏親友弟子知無不言,言無不盡。經過分析整理之後,為這位近代北宗國畫大師,留下文獻史料。



      當晚主辦單位在圓山飯店宴請全體與會人士,席間仍以溥心畬家世和生活為中心話題。秦孝儀院長表示,此次討論主題中的張大千,業已有人出版傳記,溥心畬傳尚付闕如;因而邀我執筆。



      八十二年十一月二十五、六兩日,故宮博物院舉辦「溥心畬先生傳記資料座談會」,由秦孝儀院長和兩位副院長親自主持。受邀者有書畫界名流、溥心畬親友和溥氏的弟子。討論要點包括早期的王府生活,渡海來台的經過,海外遊蹤及家居授徒等行誼。



      兩天座談會的熱烈發言之外,與會者並出示所珍藏的溥氏書畫;贈送溥氏照片及相關的文稿、剪報資料,熱情感人。籌備座談會的書畫處長林柏亭先生、溥心畬晚年弟子胡賽蘭女士,整理全部錄音帶相贈,不勝感激。



      為進一步了解溥心畬早年生活環境,在趙雲陪同下,抱病往訪北京。嚮往已久的恭王府花園萃錦園,由於封閉日久,到處打聽,都得不到明確的訊息。偶然到北海公園的「仿膳」用餐,服務生熱心的告知,氣勢莊嚴的恭王府和列為清代王府園林之冠的萃錦園,就在附近。從北海公園北門出去,沿著什剎海轉進垂柳夾道的柳蔭街即可看到。恭王府現已為中國音樂學院和某治安機關分別佔用;巧的是正在整修的花園,剛好在日前才開放參觀,對遠道而來的我們,不能不說是一種緣份。



      民國十三年,年近而立的溥心畬從隱居多年的西山戒壇寺重返恭王府,海棠花開時,曾與張大千、張善子兄弟及北京的詩畫名流,在花樹下飲酒賦詩,即席揮毫的豪情雅致,一直在我腦中迴旋。如今即將身臨其境,憑弔書中所描繪的勝地,我們心中十分激動。走近一看,柳蔭之下園門緊閉。門邊海報上所宣傳的王室書畫展,標示「暫停開放」。



      展出作品中,包括中華民國行政院前參議,卻被中共稱為「國特」的萬公潛(大鋐),捐贈給恭王府的六十九幅溥心畬書畫;自然也緣慳一面了。在台灣,萬氏自稱是溥心畬摯友,相交多年。溥氏逝世後,萬大鋐也退休定居美國。民國七十八年秋,他以所收藏溥心畬書畫精品,攜至上海展覽,後捐贈給恭王府。



      失望中看到「花園整建,入園請走小門」的告示。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個很不起眼的小門,門內窄巷有幾戶破破爛爛的人家,售票處就在其中。穿過窄巷,眼前豁然開朗,萃錦園廿景中的方塘水榭,靜靜地進入眼簾。著名的玉泉水,自塘邊石獸口中汨汨流出。西山玉泉是皇家苑池專用水源,除恭王府外,其他諸王均不得引用玉泉水。但歷經滄桑,方塘中的池水瀕臨乾涸而混濁。



      幾個衣冠不整的釣客,懶洋洋地在池畔垂釣,或把釣竿擱在一旁,索性到水榭中沉沉大睡。園中假山、亭臺、曲徑等景物,依稀猶可看出往昔風貌,但處處顯得破敗與荒涼。當年每逢慶典,例如前文提及溥心畬母親歡度七十大壽之類,即有盛大演出的大戲樓,正在鳩工裝修,內外一片凌亂。



      可以想像到如在月暗星稀的夜晚,荒草沒徑的花園,如同電影「夜半歌聲」歌詞中所描述的:「空庭飛著流螢,高台走著狸鼪」的森森鬼氣。據說曹雪芹《紅樓夢》裡的大觀園,是以恭王府為藍本。而此刻卻是紅樓夢醒,我們所感到的是滿目蒼涼。



      悵然離開花園,轉到王府正門時,日影漸斜。遙望中院,先前經過時所見幾位正在釘木器的公安同志,已無蹤影。據附近的居民說,恭王府以前曾被許多單位分佔,甚至有人在院中牧羊,現在已經單純多了。



      兩隻石獅雄踞的王府門前廣場,曾是少年溥心畬試騎哈密王驃騎所獻寶馬的地方。我拍了一張幻燈片之後,對標示著「遊人止步」的公安機構,心中頗有顧忌,但想到此行的使命,只好貿然闖進恭王府內,想找位公安同志,報備一番,或者可獲通融允予拍照。怎知一路進去,由二進而後院,東、中、西三路府院都拍攝完畢,也沒有遇到一位公安同志。出門後看到焦急等待的趙雲,告訴她:「放心!看樣子是不必報備了。」



      這些年來,頤和園一直是開放觀光的熱門旅遊點,遊人絡繹不絕。溥心畬童年,曾在園中排雲殿、樂壽堂等處叩見慈禧太后。七七事變,日軍佔領北京後,溥心畬偕妻子隱居於頤和園的介壽堂。



      北京近郊的西山戒壇寺,內有恭親王奕訢的別館,是他賦閒清修之處,所藏古書字畫異常豐富。清廷遜位後,項太夫人攜心畬兄弟避居寺中。昔日溥心畬吟詠描繪的古松,蒼勁如故,他所居的牡丹院門前,荒草萋萋,院門前也樹立著「遊人止步」的牌子。



      正對著門廊張望時,一位少女探首外視,我立即把握機會說明來意,問她是否可以進去拍些幻燈片,她點頭應允。牡丹院牆外古木蒼蒼,裡面重重院落,假山、花圃,幽深寧靜。拍完幻燈片後,少女說起此院現為法院佔用。我心中慶幸這次可說是不虛此行,索性連溥氏詩中常提到的潭柘寺,以及香山碧雲寺、臥佛寺等地,都作了走馬觀花式的探訪。到北京追尋溥心畬早年生活的痕跡,尚稱順利,也算是有緣。



      在文獻資料方面,故宮博物院出版組組長宋龍飛兄,贈我溥心畬詩文集和書畫冊多種,又代借各種貴重畫冊,幫忙收集剪報資料,給我很大的幫助。東海大學詹前裕教授,曾為台灣省立美術館撰寫《溥心畬繪畫藝術之研究》,除惠贈論著之外,並把他以前到北京訪問溥心畬侄兒,身兼國樂家和畫家的毓峘訪問錄音,返台後毓峘和毓崟的來信,拷貝提供給我參考。毓峘是其四弟人稱「三爺」溥 之子,毓崟則為其三弟人稱「大三爺」溥佑之子。毓崟不僅是心畬早期的北宗山水畫傳人,他到藝專上課時也隨侍在側,為他整理畫稿和學生作業。毓崟在給詹教授的信中,對溥氏任教藝專時的教學思想和教法,有真切的敘述,是很難得的資料。歷史小說家林佩芬小姐,熱心地為我提供滿清皇朝的史料,使我對溥心畬早期的皇族生涯,有更深入的了解。



      至於口述歷史部分,現任職於故宮博物院書畫處的溥毓岐先生,是溥心畬從住在頤和園時期,就帶在身邊親自教養的義子,耳濡目染,對義父心畬的生平、交遊、創作思想和過程,都有深入的了解。其後受聘於故宮,協助整理研究心畬遺作。這次《溥心畬傳》之寫作,蒙毓岐提供珍貴的第一手資料,等於口述歷史,不但使寫作過程順利,內容也更充實,在此深表謝意。



      安和女士、劉河北教授兩位心畬的入室女弟子,曾在臨沂街寒玉堂,與心畬一家共同生活兩年。她們在台灣分別接受我的訪談。在國外,也時常寄信回答有關的問題。並且寄贈所藏心畬作品的畫冊、幻燈片,和心畬手札影本,對傳記的完成,助益非淺。



      許許多多熱忱的幫助與回憶,使我能按部就班地建構這繁複的「工程」,在此,我謹表示內心深深的謝意。




    其 他 著 作
    1. 一代大師張大千傳記套書:畫壇奇才張大千(上下兩冊)
    2. 一體兩面(第12屆南台灣文學作家作品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