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 香港網上書店 中文書店 華人網路書店 網上訂購台版書 台灣書 港版書 中文書 網上訂書 香港出版 香港書城 訂購雜誌 繁體書 2 floor book store bookshop hong kong books

Get Adobe Flash player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二樓討論區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漫畫金剛經:安頓心的力量
  • 定價87.00元
  • 8 折優惠:HK$69.6
  • 放入購物車
二樓書籍分類
 
南窗小札

南窗小札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573910374
丁潁
遠景
2017年10月29日
93.00  元
HK$ 79.05
省下 $13.95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詳情可參考『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ISBN:9789573910374
  • 叢書系列:台灣文學叢書
  • 規格:平裝 / 208頁 / 17 x 23 cm / 普通級
    台灣文學叢書


  • 文學小說 > > 華文現代詩











      讀者從這本書裡,不難窺見作者內心的孤獨和寂寞,和生命中蒼涼孤立的投影。正如作者所言:「我們每一個人,都得受苦受難的背負自己的路──尤其是愛的向善的路,更是沉重。」與其說丁穎在這本書裡所表現的只是些風花雪月,不如說這是失落的一代苦悶青年人的心聲。雖然作者自謙地說:「這本小書,乃是感懷抒情之作,餖飣短章,無所可取。」其實自古留給我們的那些不朽的作品,又何嘗不是「感懷抒情」之作呢?其所以之不朽,乃是作品中感情的真摯,《南窗小札》動人心弦的地方也就在此。





    導讀�應鳳凰

    新版自序



    ?

    輯一

    一個行吟者的獨白

    夜,輕輕地流?

    褪色的日記

    無言的歌

    微笑開在你的心田

    一枚角幣

    沉重的路

    病榻絮語

    飄逝的歡笑

    愛百合花的少女

    孤獨者的收穫

    風雨燈窗寄我情

    談寫作

    談詩的欣賞

    詩與散文的分別

    美與人生

    三月.一抹綠意

    雨的聯想

    榴紅艾綠的季節

    心靈的灌溉

    一抹藍色的秋日

    冬的呢喃

    愛與夢想

    五月的旋律

    夏日抒情

    月圓照離人

    啞了的雲雀

    白色的寂寞

    永恆的祝福

    一瓣簽名的聖誕花

    空谷微語



    輯二 詩箋

    吉普賽的慰安

    雨夜

    走在雨中

    八月之末

    燔祭

    島之秋

    二十一盞星顆

    最初的觸及

    冬夜

    寂寞

    南下的客車裡

    秋之黃昏

    啊!黎明



    祈禱

    逝去的七月

    憶及二月

    九月的投影

    五月之夜

    別後

    ?



    ?





    導讀



    想望枝頭花開──丁潁第一本書《南窗小札》




      丁潁本名丁載臣,1928年生,安徽阜陽人,安徽大學中文系畢業,1948年來台。曾任中學教員,更長時間曾是媒體人:當過記者、編輯、報社主任、《世界論壇報》、「藍燈出版社」發行人。與詩壇關係較密切的是1977年與高準、郭楓、李利國等人創辦「詩潮詩社」,發行《詩潮》詩刊。丁潁來台不久即長住台中,早年求職艱困,還與朋友擺過書攤。目前東山路二段的透天厝,一住超過三十年,堪稱道地台中文化人。除了第一本書《南窗小札》,還出有散文集《西窗獨白》,詩集《第五季的水仙》,小說《白色的日記》等。



      單看書名會以為《南窗小札》是部散文集,其實是「散文新詩」的合集──不同文類混合一書出版,可說是「作家第一本書」常見現象。連作者自己都料想不到的是,第一次出書,卻是前前後後印了數十版的暢銷書。此外,「第一本書」常常也影響了作家一生的事業方向。發現書有銷路,為了上市發行,丁潁克服萬難自己登記一家出版社。換句話說,這本書不只讓作者賺到錢,同時也「賺到」一生的出版事業;開啟他往後數十年「藍燈出版社」發行人的出版生涯。



      一窮二白詩人作家,要在1960年代文壇出書談何容易。最初從朋友湊來一筆錢,先找印刷廠印,自已兼當編輯校對。自費印書還不算困難,如何賣書才是大問題。幸而他有擺書攤的老友,有年輕粉絲幫著拿到校園販售,甚至找認識的書報社代銷。發現銷售情況不錯,才鼓足勇氣登記出版社正式發行。難怪各版《南窗小札》無不高掛著「藍燈出版社」印行,僅稀有最早版本,版權頁「發行所」印的是丁潁書房:「夢痕齋」。這三字齋名充分流露其文字風格與詩人氣質:中文系出身文人,無論住宅多窄小多簡陋,好歹得給自己書寫空間取個什麼齋什麼樓的;作為「憂鬱流浪詩人」本來居無定所,「夢痕齋」乍看浪漫不食人間煙火,仔細推敲租客「來來去去了無痕跡」也頗為寫實。



      書名「小札」已具體說明這是一本「書信體」抒情散文。「南窗」則來自雜誌主編的建議──當時正熱銷著張秀亞散文集《北窗下》。有了《南窗小札》的欄目名稱,成書之際,作者將兩句陶潛詩置於扉頁──「倚南窗以寄傲 /審容膝之易安」。陶淵明是他喜愛的詩人,詩句更貼切傳達寫時的環境與心境。「後記」寫道:書從1962年冬天執筆,直到1967年春天初版,將近五年完成。好友周伯乃(筆名:帆影)為書寫序:「……詩使他存在。使他勇於活著去承納折磨。使他勇於去愛人和被人所愛。」書中一篇篇傾訴著內心鬱悒、苦悶,孤獨與無助的散文,帆影說:「可以窺見丁潁生命中蒼涼孤立的投影」。



      作者在散文裡創造了一個完美的傾訴對象「媺媺」:她是寂寞心靈的慰安者,也是一個「真善美的化身」。書中各篇皆以此二字開頭──丁潁「寫信」與她娓娓而談,述說心中的委屈與哀愁、悲憤與寂寞。這些溢滿濃濃情愫的散文,感動了無數青年學子,也是它暢銷書市的原因。如果我們回到1960年代台灣讀書市場,會記得「文星書店」叢書最受青年學子歡迎。台大學生王尚義第一本書:《從異鄉人到失落的一代》便是1964年在「文星」出版的。兩年之後的1966年,王尚義遺作《野鴿子的黃昏》(水牛出版),更加轟動,一躍而成讀者最多的暢銷書。丁潁此書同樣散文形式,同樣知識青年娓娓傾吐著苦悶與鬱悒的主題。



      1960年代物質精神兩匱乏,台灣青年充滿迷惘與苦悶。但是丁潁說:他那一代與今天青年們不一樣的是:他們都有一種「忍苦精神」,對人生滿懷希望與憧憬。用他詩意的句法:「在蕭蕭西風裡踏著落葉,而想望著明春梢頭的花開」。《南窗小札》1967年問市,初版距離眼下2017年已整整半個世紀。當年作者才三十多歲,唇紅齒白,自稱「憂鬱的流浪詩人」。而今丁潁年近九十,老病侵尋,最近氣喘、肺炎已令他難以握筆。翻開他第一本書,字裡行間除了紀錄詩人的心靈波動,也留下當年隱藏文字背後的微言大義。正因為散文書寫的真誠,作者把當年「時代氣息」也一併保留了下來。

    ?
    應鳳凰




    其 他 著 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