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地圖+地圖創意遊戲 (附行旅世界地圖包)
  • 定價650.00元
  • 8 折優惠:HK$520
  • 放入購物車
二樓書籍分類
 
青春無岸:《島語》、《海誓》雙詩集+【設計師帆布袋】限量典藏款

青春無岸:《島語》、《海誓》雙詩集+【設計師帆布袋】限量典藏款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4717702901424
凌性傑
麥田
2017年11月04日
400.00  元
HK$ 380
省下 $20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ISBN:4717702901424
  • 叢書系列:麥田文學
  • 規格:線裝 / 380頁 / 19 x 12 x 1.48 cm / 普通級
    麥田文學


  • 文學小說 > > 華文現代詩











    「如果可以,我想回到你�身邊仍然空曠的記憶」(《海誓》)
    「脫下變得破舊的一顆心�以後就什麼都不怕了」(《島語》)


    2008到2017,從《海誓》至《島語》
    詩行之間,男孩長成了男人;
    兩本詩集,總綰近十年關乎青春的生發寂滅。




    ◎????男孩詩人凌性傑最新詩集《島語》& 舊作《海誓》全新出版。

    ◎ 隨書加贈廣富號限量帆布袋乙個,知名設計師莊謹銘跨刀設計!




    詩是什麼?還要這樣一直寫下去嗎?
    十年,那些日子皆歸於詩行間沉穩的脈動──
    在反覆詰問與提筆的當下,
    他明白自己曾經傷過了心,
    也學會對這個世界表達歉意。

    自高雄啟航的《海誓》,以至足跡擴延全台的《島語》,
    凌性傑以詩行腳的情感地誌仍持續進行,
    那些蟄伏記憶或薄脆或綻裂如花火,
    皆以另一種姿態被安放於文字之間;
    青春與愛殤,詩句都是最好的去向。

    兩本詩集,一爛漫生姿一沉穩瀟灑,
    橫跨近十年,這段心性與文字皆臻至成熟的歲月裡,
    最好的時光逐漸磨洗為心上的永恆景片。
    儘管在這多病世界,
    記憶不再可靠,而遺忘又太過艱難。


    《島語》詩句精選:


    「生存的重量原來是�為了能夠優雅地飄零�告訴這個世界�美有時來自毀滅�有時,也成全了毀滅。」──〈桐花季〉

    「我也得想方設法�把自己困住�不然,我不知該往哪裡去�不然,我又會用很多希望讓自己哭、讓自己失望」──〈雨水時節〉

    「於是我們成為�擁有同一種時間的人�太過美麗的信仰讓我來到�這當下,在彼此的胸口�靜靜睡著像是回到了�星光下的家」──〈島語〉

    「他們都是喜歡說愛的人�只是看不見別人的信仰�聽不見別人的禱告聲」──〈恐怖分子〉


    《海誓》詩句精選:


    「如果可以,我想回到你�身邊仍然空曠的記憶」──〈海誓〉

    「面對無人的街道我們�聽著寂靜在耳朵裡泅游�我們不說話的時候�就有不說話的美好」──〈乾淨〉

    「無力跟什麼拚搏的時候�就飄墜而下�你在美麗的毀壞裡�再一次發現�毀壞的美麗」──〈木棉花開的日子〉

    「星球不停轉動,傾斜的�希望,還有偏頗的愛」──〈陽性城市〉

    「一定是,過去太美麗�空洞的心不夠記憶�我們的胸口還有一片港灣」──〈我的青春港〉







    《海誓》推薦序

    南方有信
    ◎言叔夏

    多年蟄居他方,在幾個城市間流轉,偶爾想起高雄,竟是一片煙霾。那煙霾和港區櫛比鱗次且終年冒煙的工廠煙囪無關,和沿海公路下班車潮那密布的機車排氣亦無關。不知是否記憶的久遠,回想起來,那沙沙的聲響不是粗礪的吹沙走石,而是泛黃畫片的雜訊,沙畫般地,用粗顆粒子拼起的臉:幾個名字,幾張五官早已四散的臉,幾段和十六七歲有關的回憶。因為回憶裡的人皆不知流向何方了,於是那回憶成為我獨有的,像是某種災難後的遺跡,什麼也沒有發生過;那和南方那靜止地像一顆皮球凝固的午後想必是有關的罷;午睡醒來的操場靜悄悄地,整個校園是一窟洞;而第八節課是最寂寞的。許多住在市區的同學回家去了。只有遠途等待校車發動或補習班開門的人,三三兩兩地散落在教室裡,趴在老舊的課桌上。高雄的寬街闊巷,傍晚時就有來自海上的風穿街過巷,將城市吹得鼓脹起來,像一隻透明的泡泡。因為離海太近的緣故,我始終沒有真正在放課後抵達過一片海。因為海在耳殼裡渦旋迴繞,有時湧伏,會讓人莫名想哭。

    那時的我並不寫作,或該說並不「真的寫作」。寫最多的是信。用老式文具店買回的香水信紙一字一字刻著。比起寫些什麼,更在意字寫得好看與否。而同一個字在紙上反覆練習十來遍,那字也會變得不像它自己。同一個名字也是。

    很奇怪地,讀《海誓》的時候,我總有一種錯覺:這是我年少時代在車窗上抄過的那條街吧。這是那班我從未搭它抵達過任何一座海的公車。這一定是我沒有遇見過的那個人了。那座海岸的長堤。還有那走不盡的過港隧道。那海最後去了哪裡了?這樣的探問,如同那些刻在鹽柱般的詩集裡的字──海的那邊是什麼�你有沒有看見?�天空比我的心還灰�你有沒有看見?苦苦追索著一個地平線彼端無解的答案,幾近天真;而那是只有在這樣的一座濱海之城的濱海街道上長成的年少,才能有的那銀鈴般落地的聲響罷──這是第幾日?�等一等,就要有光�光年漫過,我們�走向永不改變的�暗房。又或者是那城市郊山的一條輕易的山路,明明隨即可後悔回返,那起頭的手勢卻是偏執──這裡是哪裡?�我們在哪裡?�迷失在熟悉的山徑中�我擔心會有午後雷陣雨。

    這些句子,琮琮發亮得像一塊年輕的玉石,彼此敲擊,發出純粹的聲響。讓人讀著讀著就想仰起臉問:你也在這裡嗎?你會從海的那邊變成魚過來嗎?奇怪的是它的聲調抒情,卻毫不沾黏抒情的黏膩渣滓。我想那是因為這個仰角溢出的光暈並非僅是純情與青春,有時更像是一種祈禱,可以攜帶至任何一個年歲。在第八堂課的校園某個角落裡,拼著花瓣,將一日埋藏在只有自己為之命名的場所。它讓人想及開始寫詩的年紀,只是為了在信中夾藏一箋字,給或不給一個人,密碼籤詩一樣地將願望折疊再折疊,賭氣地不讓人看透心思。

    和性傑真正見到面的時候,已不在南方了。像年少時許多在煙霾裡聽過的名字,十數年後,在另一個城市遇見,像是沿著各自路徑傾巢逃竄的蟻。在那條他戲稱為「男孩路」旁的博物館,二樓的咖啡座,窗下就是植物園裡夏末的殘荷,垂得枯敗。應是為了某個訪問之類的工作,我們兜繞著一本書裡的文字與地景打轉。問他再回不回高雄?他有一個難以解讀的微笑。

    重版的《海誓》歷經了它自己的光年,或是離開海濱之前的最後一哩路,以之為記,告別的何止僅是一座海?畢竟關於南方的提問,最後都是命運。


                          2017年10月2日,於東海





    其 他 著 作
    1. 江郎不才盡 妙筆寫出文字花
    2. 寫作第一課:從閱讀起跑
    3. 島語
    4. 男孩路 (獨家簽名版)
    5. 男孩路
    6. 人情的流轉:國民小說讀本
    7. 陪你讀的書:從經典到生活的42則私房書單
    8. 慢行高雄:14種美好生活路線
    9. 彷彿若有光:遇見古典詩與詩生活
    10. 青春散文選
    11. 靈魂的領地:國民散文讀本
    12. 自己的看法:讀古文談寫作
    13. 愛抵達
    14. 找一個解釋
    15. 關起來的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