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二樓討論區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放學後
  • 定價100.00元
  • 8 折優惠:HK$80
  • 放入購物車
二樓書籍分類
 
鹿窟風雲.八十憶往:李石城回憶錄(增訂版)

鹿窟風雲.八十憶往:李石城回憶錄(增訂版)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63585022
李石城
白象文化
2017年11月23日
133.00  元
HK$ 113.05
省下 $19.95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詳情可參考『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ISBN:9789863585022
  • 規格:平裝 / 398頁 / 17 x 23 cm / 普通級 / 部份全彩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 人文史地 > 台灣史地 > 人物史/傳記











      ◎鹿窟事件最完整的個人史,白色恐怖時代忠實的文史報告,轉型台灣的省思與潤滑劑!

      ◎17歲的少年,成為白色恐怖受難人,受盡各式慘無人道的刑求。

      ◎跟各界菁英同監自學,受蔣經國先生的關照,讓他從文盲變博學。

      ◎離開政治苦牢,卻關進社會大牢,看他如何翻轉人生。




      當人生一夕間從彩色變黑白,該如何走下去呢?



      1952年12月28日在汐止爆發的鹿窟事件,一萬多名軍警從汐止、石碇、南港等地,悄悄摸黑上山,將汐止與石碇交界的鹿窟村全部封鎖。29日一早,不少村民才剛踏出家門,就莫名其妙的被逮捕了,被抓的人不是在地的農民,就是做工和煤礦工人。根據統計,被捕的人約有四五百人,有三十五人被判死刑槍決,自首無罪和不起訴者十二人,其餘九十八人被判有期徒刑,其中連未成年的兒童也要坐牢,刑期合計865年,而鹿窟村受牽連的村民則有二百多人,形同滅村。



      作者李石城在鹿窟事件入獄時才十七歲,是個目不識丁的牧童,根本不知道什麼是共產主義,在十年的苦牢歲月中,熬過各式慘無人道的刑求、也多次死裡逃生,並因緣際會能夠讀書識字,還學會水、土、木作等相關謀生技能,更習得禮儀師相關知識,日後成為相關從業者及家屬信賴的指名人選,也成為鄉里敬重的耆老。



      身為政治受難者,曾接受不少媒體及文史工作者的採訪,但多為片斷記錄,而當時少數有幸劫後餘生的難友,也已多數凋零。傷害雖能選擇放下與原諒,卻不應該被遺忘,李石城以八十高齡之身提筆寫下個人回憶錄,除了留下對歷史的見證,也是對自己波折坎坷戲劇化的一生做出完整的記錄,讀者也能從李石城的親身經歷中,感受到白色恐怖無情與震撼。



      歷經磨難的李石城果敢地公開回憶錄,提供了驅動歷史巨輪轉動的省思與潤滑劑!

    ?





    壹、出生─動盪的時代

    曲折生之歌

    世居大崎頭

    雙親真偉大

    家族抗日史

    日據憾失學

    光復無好日

    鹿窟話從頭

    陳春慶出現



    貳、入死─變調的青春

    一夜風雲變

    難忍逃亡苦

    潛回家中藏

    不料入虎口

    槍口撿一命

    苦刑無止盡

    撞柱求解脫

    鐵窗拾星霜

    虐囚無人性

    禁水又禁睡

    鋼針刺手指

    變態洗腦機



    參、死去─鐵窗的煎熬

    畫押十年刑

    槍斃無預警

    悲痛麵頭山

    獄中窮變通

    患難見真情

    烏龍送槍斃

    監牢變工場

    接觸女犯區

    丁窈窕之死

    小卒當領班

    初遇太子爺

    膽大提改革

    太子爺約談

    調職圖書館



    肆、活來─刻苦的學習

    讀書學識字

    獄中多奇人

    政壇秘聞錄

    任顯群故事

    圖書館自學

    雷震入牢籠

    轉調砂石場

    因病再異動

    大意惹禍端

    感恩貴人情

    再見大崎腳



    伍、立業─坎坷的謀生

    重獲自由身

    可憐慈母淚

    可惡官僚眼

    兄弟明算帳

    求職頻碰壁

    小牢換大牢

    姪女生死關

    地下討生活

    結婚難上難

    未婚認義子



    陸、成家─悲歡的歲月

    覓得終生伴

    借錢辦喜事

    農工一肩挑

    迎接新生命

    報戶口插曲

    岳父惹風波

    礦工風險多

    女兒來報到

    愛妻患奇病

    兒傷誤就醫

    屋漏雨連夜

    災變擦身過

    舉債買厝地

    親手蓋家園

    兒女病來磨

    岳父駕鶴歸

    礦業近黃昏

    專職禮儀師

    漫談禮俗-祭

    雜憶漫記(一)

    雜憶漫記(二)

    雜憶漫記(三)

    雜憶漫記(四)

    網路文回應

    附錄

    大事紀

    ?





    推薦序一



    廖學廣(前立法委員)




      四分尾山是汐止的第三高峰,海拔六四一公尺,山雖不高,卻有個三角點,視野非常開闊,風景秀麗,基隆港、大台北都會區、北台灣盡入眼簾。距山頂三五?公尺的赫若山莊是「台灣第一才子」作家呂赫若在二二八事件後,棲身指導中共在台灣的武裝基地「台灣人民武裝保衛隊」的根據地。當時李石城負責聯絡並提供柴、米、油、鹽等日常所需的補給工作,後來呂赫若被毒蛇龜殼花咬死,李石城姊夫蘇金英(鹿窟事件受難者,判刑十二年)是親手草草埋葬他於石碇景美溪邊的人員之一。「牛車」是呂的作品之一,今天呂赫若的葬身地已荒蕪不堪、無人問津,一代才子已幾乎被遺忘了!



    一九五二年冬,蔣介石派兩萬六千人的軍隊包圍四分尾山(這個數目是我在擔任汐止鎮長時親自向當時的司令谷正文求證的),就像當年蔣在大陸派大軍圍剿江西井崗山一樣,迫使中共展開兩萬五千里長征。所以說四分尾山是台灣的井崗山,當無異議。



      據我所知,在汐止有兩個人過目不忘,一個是忠順廟供奉的保儀大夫,唐朝安史之亂,死守睢陽,保護唐室半壁江山免遭叛軍染指的張巡;一個是鹿窟事件被國民黨酷吏虐待得死去活來的李石城。



      死守善道是一件很難的事,尤其落在國民黨鷹犬爪牙的手裡,李石城以驚人的記憶力及筆力,將受難的細節點點滴滴形諸文字,字裡行間滴滴血淚,而每次當生命走到盡頭之際,母愛的呼喚聲總是又把李石城從死亡的幽谷中拉回,真是奇蹟。



      我嘗試體悟李石城的奇人奇事,其中以他勇敢公開主張「台灣要獨立,必須打敗中國」(編按:作者本意應是-為了獨立發動戰爭,對台灣人民不利,如沒有把握,就應順其自然!)的透徹見解,最能凸顯台灣碩果僅存的民主革命老戰士的堅毅。



      這讓我回想起一件往事,以便與李石城的鋼鐵意志做個對照凸顯。一九八六年孔子誕辰紀念日,台灣反對黨DPP成立,是年底組「民進黨外交訪問團」赴美、日從事外交以壯大聲勢,成員以第一屆的中央執行委員會及中央評議委員會的成員為限。筆者忝為第一屆中央評議委員,也報名參加,我是團員中年紀最輕(三十三歲),所以做很多團務打雜的事。行程緊湊,其中訪問美國民主黨總部(水門事件尼克森總統為此下台的水門大樓)的座談會是重頭戲,當天曾任美國卡特總統時代的副總統孟岱爾出面歡迎,大家一一與他握手並一一與他拍照留念,當時美國由共和黨雷根總統當政,在保守派高華德參議員領軍下,與台灣國民黨非常麻吉,當時台灣南北高速公路奔馳的灰狗巴士每部以當時的天價八百萬賣台,就是高華德關說的傑作。



      那一場座談會大家暢談台灣民主化,舉凡解除戒嚴、解除黨禁、報禁、國會全面改選、總統直選等議題,但很納悶的大家都不觸及台獨黨綱的敏感話題。那時我正在申請赴美留學,乃沉不住氣用英文說「今天在此也要探討台灣獨立的可能性…」,言猶未畢,團長之一的康寧祥當場用台語以責備的口吻說「學廣啊!你在說啥?」,在那當下,眾團員也沒有半個成員聲援我的發言,民主黨座談會的主持人見場面尷尬,乃說「那我們今天就不談這個題目吧!」。



      法國大革命中,拿破崙征服德意志,普法戰爭中德國在巴黎宣布德意志帝國成立,德法兩國逐漸變成世仇,釀成兩次的世界大戰浩劫,殺人無數之後,世仇才化解。美國懲前毖後,小心操控台灣,不願為了台灣而變成中國的世仇。如今在漢賊不兩立、國土不偏安的大勢底下,台灣的處境日益艱困、楚楚可憐。



      美國在吸取地球利益的道路上,有兩條最重要的看門狗,一是以色列、一是台灣。美國是個新教徒國家,自認世界上只有兩個國家的人民是上帝的選民,一是美國、一是以色列。因此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猶太人在美國扶持下,在阿拉伯世界中建立以色列,並作為美國在中東利益的看門狗,代價是美國每年編列一百億美元的國家預算,送給以色列作為報償,直到今天,美國國會議員在審查預算時,沒有一個人敢說「NO 」的。



      反觀台灣,自韓戰之後,成為美國對抗中國的看門狗,美國用台灣來牽制中國,但台灣這隻看門狗的狗骨頭(坦克、大砲、飛機、軍艦、雷達)卻要台灣自己花大錢向美國採購,甚至要選台灣總統的人,不分藍綠,都一定要去美國作報告,這跟五代兒皇帝石敬塘沒什麼差別,美國大小眼,拿台灣與以色列比一比,待遇真的差很大。



      回想台灣剛成立的反對黨的第一屆中央委員,都是台灣一時的俊彥,在美國華盛頓民主殿堂的表現卻是如此,視之李石城,真的差別很大。而國民黨貪腐成性的原罪,早就列入金氏世界紀錄了,但至今仍有很多台灣人與大陸客對他存有一絲絲的幻想,這都犯了認識不清、難以矯正的歷史性錯誤。當今台灣江河日下,由「台灣錢淹腳目」轉化成「台灣債務淹腳目」,台灣島民把大好江山託付給「具有台灣特色的金光黨」手中,這種亂國風俗正無可避免的趨向時日害喪、我與汝皆亡的下場。台灣人無法自拔、人心剝離,恰巧提供了驅動歷史巨輪轉動的潤滑劑,歷經磨難的李石城果敢地在回憶錄公開堅持「一國兩制」,不愧「鹿窟雄風」,在迷亂不堪、功利是競的台灣島上,真是空谷足音、發人深省啊!



      個人碰到李石城,常常稱呼他為「我可愛的共匪」,吾道一以貫之,能貫徹始終,在台灣幾人能夠?思之,思之,豈不可愛乎!



    推薦序二



    李明哲(上班族,作者之子)



      對阿爸的初始記憶,是從掛在竹竿上等待晾乾的三、四只海棉口罩開始。



      自有意識以來,阿爸一直從事地下工作,精準地說,是礦坑採煤工,每天風塵僕僕、早出晚歸。工作返家後,阿爸會將已是煤灰滿佈、黝黑的橡膠白底包夾整片海綿的口罩,浸泡在裝滿肥皂水的臉盆中。看著阿爸撈起口罩,擰出濃稠如墨的黑水,也常想嘗試自己扭扭那只口罩,是否流出的水也是這麼深濃、稠黑,想歸想,卻一直沒有勇氣去碰那個臉盆,就怕換來一頓好打。



    小時已不記得因貪玩吵鬧而被阿爸用皮帶鞭打過幾回,那時未曾細想,口罩的厚重煤塵反映的是多麼惡劣的工作環境,深度勞動的疲累身軀,在下工返家短暫的休息時刻,可能已無法承受任何紛擾,才每每以最純粹、直接的暴怒回應。



      對比常在清早望著上工阿爸的背影、擔心阿爸會不會因礦坑災變就此一去不回的妹妹,童年的我只是想著該如何避阿爸而遠之;隨著年歲漸長,從親友鄰人間的隻字片語中,逐漸認知到在我出生前的歲月,有一段潛藏阿爸心中的隱晦過往。親歷白色恐怖年代的人們,每一個歷史瞬間都是陰沉凝重、刻骨銘心、難以磨滅的深層記憶,阿爸卻從不主動跟家人提及。



      如今阿爸年事已高,且有感於官方文獻的偏頗與匱乏,遂鼓勵他將那段不堪回首的親身經歷嘗試化成文字,留做家族紀念。在協助打字、整理回憶錄的過程中,了解早年家族、先祖的抗日義行,還有自己是在這麼淒涼困頓的時代背景中呱呱墜地,感動不已,也為阿爸目睹丁窈窕從容赴義、妹妹病急投醫等情節,數度熱淚盈眶。這不僅是阿爸的真實人生,也是難得以一介平民視角,因緣際會見證一段台灣蛻變中的歷史,這樣特殊的時代脈動縮影,不該只是留給子孫們念想,應該推介給更多人知曉,因而決定將此回憶錄付梓出版。



      阿爸能寫下這篇文稿,堪稱諸多巧合與幸運交錯方能成就:



      一、解嚴後,足夠的言論自由環境。



      二、遺傳的絕佳記憶力。



      三、囚禁中有主動學習、識字的意願。



      四、有命可以寫─白色恐怖時期幾度絕命。



      五、有體力可寫─擔任二十六年多的礦工,同儕多因塵肺症殞落凋零。



      早年阿爸的威權教育,造成僵化的親子關係,近年由於孫兒的陸續報到,阿爸竟從說一不二的嚴父,立馬轉變為有求必應的祖父,我與妹妹們皆吃驚不小,也藉由此回憶錄的整理,溫潤了親子關係。看著阿爸佝僂的背影,承載了八十年歲月風霜,慶幸有此機會密切互動,跟隨他的回憶一起走過從前,帶著這些悲歡離合的故事,能更深刻的活在當下、感恩惜福、迎向未來!?? ?



    作者序



      唐太宗李世民曾說:「以銅為鏡,可以正衣冠;以史為鏡,可以知興衰。」,由此可見,歷史自古就被人所重視;歷史最重要是個信字,所謂信史,就是時、地、人、事皆以真實呈現,不能加油添醋、塗脂抹粉,更不可無中生有,也不能以自己的主觀、扭曲客觀的事實,這是信史的價值所在。



      但是歷史的真實性往往受著兩方面的破壞而失真,一方面在統治者的話語、霸權的支配下,被統治者只有順著當權者的意思去配合,久而久之,便積非成是,無人去追究真實的歷史真相和是非曲直了。如一八九六年第一次的鹿窟抗日事件,日本當局就把陳秋菊等所有參與者皆定名為土匪。事隔百餘年,至今還有人稱當時犧牲者為土匪,我看不下去,才立抗日英烈紀念碑以正視聽。現在居民百姓知道,這些過去被稱土匪的孤魂野鬼原來是民族英雄,因此他們辭年拜節都會去焚香敬拜一番。



      第二如鹿窟事件(一九五二年十二月二十八日),不但被統治者稱為共匪,一般百姓也是造謠生非、無中生有,傳言我們這些受難者是為了五元可拿才去參加,真是對所有鹿窟事件受難者無上的侮辱。造謠者一點歷史的常識都沒有,民國三十七年(一九四八),當時一支冰棒五千元,根本沒有五元存在,當時人稱錢為草紙,致使民國三十八年(一九四九)六月十五日舊台幣換新台幣,四萬換一元,這都是歷史的事實,還有很多離奇古怪的傳言;因為我身為鹿窟事件的參與者,也是受難人,不忍看歷史的真相被謊言所掩蓋,明知自己學識淺薄,勉為其難,把我親歷其境的事,如實記錄下來,作為歷史的見證,以免以訛傳訛。



      本來書名我定為「八十憶往」,後來前立委廖學廣先生看過初稿,建議我應加上「鹿窟風雲」,就接受他的建議,並感謝廖立委百忙中為我寫序。



      第二次鹿窟事件至今已超過一甲子,很多事物已難詳記,有的是借助年曆節慶方能記得,如呂赫若被毒蛇咬死,是大溪墘迎媽祖的農曆五月二十四日。為本書我兒明哲為我打字查資料、兒媳鳳雯幫忙校對下標題,辛苦他們了。事件至今超過六十年,諸多人、事、物,錯記誤植所在多有,敬祈方家不吝斧正是所至盼。?? ?

    ?




    其 他 著 作
    1. 鹿窟風雲–八十憶往:李石城回憶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