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成為賈伯斯:天才巨星的挫敗與孕成
  • 定價217.00元
  • 8 折優惠:HK$173.6
  • 放入購物車
二樓書籍分類
 
捷運╳殭屍

捷運╳殭屍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69356350
奇魯
海穹文化有限公司
2017年12月04日
100.00  元
HK$ 85
省下 $15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ISBN:9789869356350
  • 叢書系列:Diversity
  • 規格:平裝 / 224頁 / 15.4 x 21.6 cm / 普通級
    Diversity


  • 文學小說 > 科幻/奇幻小說 > 其他科幻/奇幻小說











    本書特色



      一種殭屍,各自表述!

      捷運,是唯一僅有的共識。



      「台北捷運出現殭屍」這樣的消息,

      開始在網路上傳播開來……



      當象徵都會的『捷運』,遇見反思文明的『殭屍』

      會碰撞出什麼火花?



      海穹文化2017年嶄新書系:Diversity (多樣性)

      首波主打故事集!



      捷運 ╳ 殭屍

      小說 ╳ 漫畫

      十二位創作者,在共同的開端底下各自揮灑

      綻放出十二篇創意滿點的殭屍故事!



      科幻、奇幻、懸疑、驚悚、幽默、諷刺……

      不拘題材、不限類型、也不怕觸怒誰!

      《捷運 ╳ 殭屍》

      帶您見證台灣新生代創作者的可能性與多樣性

      以及他們眼裡的這座都市……



      Diversity:多樣性,創造你的可能性!



    名人推薦



      【中華科幻學會】理事長兼會長 難攻博士

      詩人 鄭聿

      POPO(方世欽)(歐美娛樂分析Geek-Base總管理員)

      Readmoo專欄作家、科幻專書《幻想蔓延》作者」 楊勝博

      科幻小說家《萬歲》作者 乃賴?? ?

      攜手推薦

    ?





    推薦序



    文:難攻博士(【中華科幻學會】理事長兼會長)




      「殭屍」兩個字,我想對台灣人而言應該不至於陌生。



      走在街上,隨意抓個路人探問──



      有點年紀的可能會提起1985年經典港片《暫時停止呼吸》(港名:殭屍先生),聊聊中國湘西的趕屍怪譚和一眉道人的捉妖橋段。



      愛看好萊塢電影的可能會大談喬治 • 羅梅洛(George Romero)在1968年豎立西洋殭屍片里程碑的那部《活死人之夜》(Night of the Living Dead),也許順便感嘆一下今天的殭屍電影只會賣弄特效,早已失去原味。



      年輕的遊戲迷們腦中也許直接迸出《惡靈古堡》(???????�Resident Evil)系列,然後滔滔不絕如數家珍地告訴你「保護傘公司」這次又秘密醞釀什麼生化殭屍病毒陰謀。



      日本動漫宅宅大概會指著痛T上那幅《甲鐵城的卡巴內利》(甲?城?????)海報,跟你辯論「卡巴內」跟「殭屍」其實還是有什麼定義上的不同。



      甚至當你隨口跟那對韓風打扮的小情侶打聽一下,他們也會興奮地告訴你2016年那部《屍速列車》(???)怎麼讓人頭皮發麻……



      你真的無法說台灣人對「殭屍」兩個字陌生,但台灣人對「殭屍」卻真有那麼熟悉嗎?



      雖然走在台灣的大街小巷,你可以問出各色各樣的殭屍版本;但仔細想想,裡頭卻沒有任何一個版本,發生在台灣的大街小巷。



      是啊,全世界似乎都有殭屍(傳說?)為何獨獨台灣沒有?難道你從不曾好奇過這件事?



      事實上,這個問題的背後隱藏著兩個更為深刻的問題──



      第一個是「殭屍」做為某種跨文化的共通流行符碼,它究竟是做為什麼社會反射的替身而存在並持續散播著?



      第二個則是倘若「殭屍」確實做為人類社會某種不可或缺也不可迴避的象徵符碼,那在台灣這塊土地上「殭屍(符碼)」的始終缺席,又是怎麼一回事?



      就讓我嘗試從第一個提問開始解起吧。



      殭屍(Zombie)這個概念其實相當古老,縱然跨了時空、跨了文化賦予殭屍各種變體與變貌,但其基本特徵總不外:原本是個人類、因某種緣故(也許是中了邪惡詛咒、遭吸血鬼咬囁、不明病毒感染,還是被什麼法術喚醒……)成了某種「雖死猶活」的詭異狀態、大多無法理智思考僅憑本能行為、富反射攻擊性、以活人為食(也許吃肉也許只吃腦)、對於被攻擊者具備感染同化能力、經常被設定為類似蝗蟲一般的大量出沒群體、身體會逐漸腐爛殘缺卻不會停止活動、變成殭屍者基本上也無逆向的痊癒可能……



      看起來,「殭屍」是某種相當原始的「他者」(the Other)概念。相對於「正常人」的定義而言,這些鬼東西擁有人類的可辨識特質,但卻無論在身心靈上都早已「不是人類」;它們象徵著某種殘缺、冷漠、腐敗、墮落,吸收著人類幾乎所有的負面道德表述;「人類」對「殭屍」嫌棄厭惡、避之唯恐不及,但卻時時憂慮自身終有一天會(被迫)加入它們的行列,從此變成行屍走肉卻(在噩夢中)甘之如飴……



      這樣的「社會符碼」藉著各色各樣的形式與媒介,大量出現在古今各種文明圈當中,彷彿做為某種「文明資源回收桶」一般,吸納著該特定社會被拒斥於「正常」範圍之外的惡臭渣滓,維繫著人類社會能繼續(虛偽地)運作的表象,但卻也意外成了某種「文化特徵」甚至「文化認同」的民俗符號,銘印著各種文明特色被完整保留了下來。



      是的,用白話文來講:你大可以從不同的「殭屍文化」當中,反向讀出那個文明、那個民族、那個國家、那一群居住於特定時空環境下特定的人們所面對的特定社會問題。



      「殭屍」文化也許會跟所有流行符碼一樣,有時狂熱有時沈寂,但只要某種社會焦慮浪潮襲來之時,「殭屍」總會被重新召喚出土、披上新的詮釋外衣,再次現身回應它被永世賦予的歷史詛咒。



      就像這幾年來,無論在好萊塢或非好萊塢、在文學圈與非文學圈,「殭屍」題材又開始大行其道、席捲全球一樣,那也許代表時代腐敗了、也許代表世界朽壞了、也許只是揭露了這世界根本一直都是腐敗朽壞的,只是那層粉飾太平的人造香料終於又紙包不住火罷了──



      這導致連原本那群應該聽話麻痺耽溺於小確幸當中的所謂「中產階級」,都開始感受到自身正在全面加速地(被)殭屍化的無比焦慮!



      他們開始能夠理解「生不如死�行屍走肉」的生活是怎麼一回事,因為那就是這群人每天的生活:吃不飽、餓不死、有今天、沒明天。



      他們開始感到絕望,因為就算還有份工作、有口飯吃,你也不曉得哪天醒來,自己會像鄰居老王一樣陷入失業的沈淪傳染,突然搭上貧窮溜滑梯變成遊民或殭屍。(你平常是不是也很恐懼髒髒臭臭兩眼無神的街友突然咬你一口呢?)



      他們開始一邊坐在電視機前面發呆、一邊跟殭屍產生共鳴,巴不得像他們一樣,啃掉官僚老闆資本家的貪腐臭頭、撕爛他們身上的銅臭血肉。



      他們開始對著螢幕吶喊:「全部都給我變成殭屍吧!」唯有在這樣的廢墟世界當中,他們才有機會和那些殖民者跟宰制者平起平坐,而那是他們小小腦袋裡目前唯一能想像的「烏托邦」。



      螢幕上的恐懼,反映了他們的焦慮;螢幕上的血腥,宣洩了他們的憤恨;螢幕上的戰鬥,填滿了他們的空虛;螢幕上的末世,變成了神的應許之地。



      這要「人們」怎能不愛殭屍呢?



      那,台灣人難道不屬於「人們」嗎?要不然台灣人為什麼沒有自己版本的殭屍傳說、殭屍怪譚、殭屍劇本、殭屍嘲諷呢?



      你這才發現台灣人不但沒有自己的殭屍文化,甚至沒有自己的都市傳說,甚至沒有自己的神魔妖異,甚至沒有什麼從腳下土壤吸取養分、批判社會指桑罵槐的說故事能力呀……



      這究竟是為什麼?是一代又一代殖民政權刻意的翦除?是一句又一句奴化規訓恐嚇的噤聲?是一層又一層資本媒體馴化的洗腦?是一次又一次思想審查反射的壓抑?還是一點又一點人親土親情感的閹割?



    古今台外,大概也只剩某種群體完全沒有能力創造屬於自己的殭屍文化了吧?那個群體的名字就叫做「殭屍」。



      等等!難道我認為台灣人已經變成殭屍很久、已經萬劫不復了嗎?



      當然不是,因為我們開始有了這本《捷運X殭屍》。



      而這才只是開始。



    多元紛陳的台北殭屍物語——Diversity書系首部曲《捷運╳殭屍》

    文:楊勝博(Readmoo專欄作家、科幻專書《幻想蔓延》作者)




      「『台北捷運出現殭屍』這樣的消息開始在網路上傳播開來……」。



      在這本名為《捷運╳殭屍》的短篇合集裡,每一篇小說都是以此開頭,讓參與計畫的創作者們,各自開展出不同的殭屍故事。其中,捷運代表著都市生活,殭屍則代表著異常狀態,當都市生活出現了異常狀態,身處其中的人們又該如何應對?而現代都市的繁忙生活,是否也讓人們淪為缺乏自我的行屍走肉?



      於是,在這些故事裡,我們看見黑色幽默、科幻動作、後設殭屍、時間迴圈、災變攻防等不同題材,還收錄了兩篇漫畫作品,各篇都有其趣味所在。而其中幾篇作品,更是設定詳盡、情節緊湊,彷彿是在閱讀紙上電影。除此之外,我們也能在小說中,看見許多台灣的日常風景,也是結合類型元素與在地經驗的具體展現。



      談到殭屍電影(zombie film),相信各位腦海中浮現的殭屍形象,多半是缺手缺腳、形骸淒慘的腐肉活屍。自1968年喬治羅密歐導演的《活死人之夜》(Night of the Living Dead),成功讓殭屍題材成為大眾文化的重要元素之後,各種不同類型的殭屍紛紛出現。受病毒感染行動緩慢的殭屍、只吃健康之人的疾行殭屍,或是仍保留意識的殭屍新人類等,開創了殭屍作品的各種可能。來到2016年,韓影《屍速列車》更將已是好萊塢常見片型的殭屍電影,加入對韓國社會功利主義的批判、韓國民眾對政府歷年來隱匿災情的印象、對世越號船難事件處理失當的憤怒,成功拍出屬於自己的殭屍電影。



      在《捷運╳殭屍》也能看見作者們,以不同方式寫出屬於他們的殭屍故事。藉由相異的設定與劇情發展,開展出關於殭屍類型在地化的多元可能。或是融會各類殭屍作品設定,以全然不同的主題和劇情走向,寫出獨特的故事情節。或是結合作者自身的日常經驗,藉由殭屍描繪我們所處的現代社會,也讓讀者對此倍感親切,或是有所共鳴。



      因此,除了人類用機器控制殭屍作戰,或是超能力殭屍的冒險故事,這類科幻動作片風格作品之外,我們還能看見,最初無人察覺在車站出現的殭屍,是因為成天加班如社畜的上班族,在擁擠的捷運車廂裡,也不免被錯認是殭屍的黑色幽默。或是藏匿於古蹟之中的病毒,因為都市更新、「古蹟自燃」而重現江湖,這類結合台灣歷史與社會現況的巧妙連結。或是將殭屍攻擊事件,連結上社會對於不同之人,貼標籤並加以污衊、排斥的日常體驗等。這些屬於台灣的日常風景,一如這些故事裡一段令人深刻的台詞:「但世界有哪一天是正常的?」,讓人備感親切之餘又頗感無奈。



      即便如此,我們不能忘記,不論是幻想故事或是精妙的設定,最終仍要回歸人的故事,讓讀者有所共鳴。不管是融會類型元素或是結合在地體驗,這些從同一起點出發的殭屍物語,也能讓讀者一窺創作者成功將外來類型,轉化為在地故事的美好成果。



      說了這麼多,不如打開書,一起進入台北殭屍物語的多元宇宙吧!




    其 他 著 作
    1. 捷運╳殭屍03
    2. 青春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