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二樓書籍分類
 
我是一枝愛寫作的鉛筆:一位老師與學生們的故事寫作世界

我是一枝愛寫作的鉛筆:一位老師與學生們的故事寫作世界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574904297
山姆.史沃普
汪小英
天衛文化
2018年3月01日
120.00  元
HK$ 102
省下 $18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ISBN:9789574904297
  • 叢書系列:小魯優質教學
  • 規格:平裝 / 324頁 / 17 x 23 cm / 普通級
    小魯優質教學


  • 童書/青少年文學 > 語言學習 > 中文 > 閱讀/作文











    ◎這是關於一名老師發現寫作、閱讀與想像對孩子的成長與改變如何大有助益的故事!

    ◎創作,甚至可以成為一項生存的工具!

    ◎趣味、溫暖、感動人心,史沃普握著帶有魔法的鉛筆,以文字為我們帶來閃爍的陽光!




      你如何教導一個孩子,即使害怕,仍要乘著想像力的翅膀勇敢飛翔?童書作家史沃普應邀到紐約皇后區一所小學主持小學三年級的寫作工作坊,和這群聰明的孩子展開了為期三年的創作旅程。這28名出自紐約皇后區移民家庭的孩子,分別來自21個國家,說著11種語言。



      深受這群孩子啟發的史沃普,將原本十天的工作坊延伸為三年的寫作計畫。他成為這個班級的「駐地作家」,運用他的天分與熱情克服挑戰,精心設計教學計畫,引導孩子們一腳踏入想像的世界,享受寫作的過程──



      他帶孩子們到博物館看盒子展,再讓他們製作盒子,創作一本訴說盒子故事的「盒中書」;請孩子們把身體的輪廓畫成一座小島,寫出自己的小島故事;帶孩子們到中央公園各自認養一棵樹,觀察樹的變化並寫信給它,最後編輯出版成《樹之書》……



      過程中,史沃普老師是孩子們忠實而溫暖的朋友,深入孩子的內心世界,幫助孩子理清許多自身與原生家庭的糾葛。在創作中,悲傷的靈魂得以釋放,深埋的痛苦獲得撫慰。就這樣,這群學生從天真的孩童長成了敏感的少年,在創作的土壤中長成了勇敢而堅強的心靈。結局,是一個充滿希望的未來。



      每位家長與老師都需要看看這個故事,從中可以發現想像的力量,只要您願意給孩子一枝注滿魔法的鉛筆,孩子便能夠創造一整個世界給您。在瞬息萬變的世界裡,關於創作,甚或關於教養,都需要更多想像力!



    國外得獎



      ★美國美好人生圖書獎

      ★美國克里斯多佛圖書獎

      ★美國《出版人週刊》年度好書

      ★中國大陸文津圖書獎推薦獎

      ★中國大陸《新京報》年度好書

      ★中國大陸《中國教師報》年度好書



    國內外專業推薦



      戴夫?艾格斯�暢銷小說《直播風暴》作家

      周益民�中國大陸著名語文特級教師、兒童閱讀推廣人

      林美琴�作家、讀寫教育研究者

      邱景墩�戀風草青少年書房店長

      陳安儀�資深閱讀寫作老師

      陳欣希�臺灣讀寫教學研究學會理事長

      張明智�新竹縣候用校長

      維薇安•斐利�美國資深幼教專家

      葛琦霞�悅讀學堂執行長

      顏如禎�臺北市日新國小教師

      顧翠琴�中華民國全國教師會專業發展中心執行長

    ?


     





    導讀:關於寫作,另一種遇見╱林美琴

    作者序:孩子們的魔法棒

    作者小記

    前言 黑鳥在飛

    ?

    【三年級 盒子計畫】

    初為人師

    鄧肯老師

    寫個故事,什麼都可以

    哪一個是淑永?

    我信,我相信童話!

    尋找故事

    耶誕精神

    勇氣

    謀害雙親

    您的孩子真了不起!

    你不需要朋友

    小騙子

    閃亮的不全是黃金

    多虧了甜李子

    善良與毀滅

    一個沒有故事的世界

    ?

    【四年級 海島計畫】


    關於我

    史沃普老師轉型

    詩歌入門

    米格爾身體裡的怪獸

    驚喜

    西王母

    奇幻的二項式組合

    大災難

    成績單失蹤案

    老太婆

    一路到底

    海島計畫

    油脂島

    到底是誰的故事?

    米格爾的島

    可笑的女孩

    黑色平原

    狂歡島

    ?

    【五年級 大樹計畫】

    樹是……

    親愛的樹

    中央公園

    上哪所中學?

    麥克斯當家

    非洲土人、中國豬與彩虹糖

    柳樹

    如何畫一棵樹?

    夜間寫作

    麥當勞會議

    勇敢的男孩

    在平靜中回憶的情感

    賞雪詩

    樹芽的課

    婚禮頌歌

    故事樹

    登山者

    春天裡的驚喜

    誰是淑永?

    鬆散的結局

    再見,祝好運!

    ?

    後記

    ?





    作者序



    孩子們的魔法棒




      萬物至美乃話語,

      以及憑其結交友伴,能彼此

      相繫的朋友。──歐.亨利



      這本書是我花了三年的時間教一群孩子創意寫作的紀錄。期間,孩子們奮力學習著如何寫,我奮力學習著如何教。這兩者有許多相似之處──都需要技巧,也都需要熱情。



      時至今日,我們聽聞許多關於測驗,以及培訓教師如何幫助學生得到更好成績的必要性。然而學習如何教學與學習一般技術不同,舉例來說,學會如何在汽車組裝線上為汽車鎖上鉚釘,就能日復一日做同一件事;但教學並非如此。當然,教學技巧是可以學習的,如同小提琴手需要學習特定技巧以演奏樂器,而教師,跟小提琴手一樣,更需要學習如何展現個人天分。無可避免的,教學是一種表演,作為一位教師,越快接受這個事實越好。



      每個老師都有他們獨特的「角色」與「獨門絕招」,某種程度來說,這本書記錄的是我發現自己的「角色」與「獨門絕招」的歷程。現在我也算是個經驗豐富的老師了,有些課程我不斷拿來教學生,因為我知道自己擅長此道,也知道這些課程可以獲致良好的效果。根據不同的班級特色,這些課程會有細節上的差異,但大致上遵循著同樣的腳本。



      除了某些狀況之外。



      我最近帶領三年級學生進行「拜訪作家」活動。一如往常,我先為他們朗讀一篇我自己寫的故事,另外我會帶兩本相同的繪本,這樣當我朗讀這本書時,一位自願幫忙的學生可以拿著另一本,在我身旁向全班展示書裡的圖畫。



      總有許多孩子渴望擔任自願者,當我選擇一位名叫卡珊卓的害羞女孩幫忙拿書時,一位叫做阿佛列多的男孩特別失望(幾乎可以說是生氣),他強忍淚水、喃喃地說:「沒有人要選我。」我對他感到非常抱歉,在心中暗自決定,待會兒一定要給他一個表現的機會。



      當我結束朗讀,孩子們針對我的作品問了許多問題,因為阿佛列多還在生氣,所以我問了他:「阿佛列多,你覺得如何?你喜歡寫故事嗎?」



      「我討厭寫作。」他說。

      「為什麼?」

      「我沒有任何靈感。」



      孩子們經常這樣說,但這並非事實。他們有許多靈感,只是他們不知道。他們缺少的只有勇氣。



      我說:「我了解你的意思。寫作確實可能會很困難,但如果你願意,我可以告訴你創作的祕密,這可以幫助你更容易尋找靈感。你願意嗎?」



      阿佛列多沒說話,所以我轉向全班,對大家說:「假如我告訴你們寫作的祕密,你們要向我保證,絕不告訴任何人。就連你的貓也不能說。」



      這是我會同孩子們玩的傻氣遊戲之一,他們相互看著彼此,臉上的表情彷彿在說:「這傢伙到底要幹麼?」



      阿佛列多說:「你的意思是我也不能告訴我的金魚?」



      「尤其不要告訴你的金魚。」我說。



      「我可以跟我的金魚說,因為他根本不懂英語。」



      「嗯,好吧,那可以。所以,寫作的祕密是……」



      我瞥了後頭一眼,確認沒有人在偷聽,然後小小聲說:「當你不知道要寫什麼的時候,寫就對了。」



      「啊?」孩子們說。



      「這聽起來怪極了,但確實有效。讓我來為你們示範。」



      我舉起一枝鉛筆,然後說:「這是什麼?」



      「一枝鉛筆。」孩子們說。



      「錯!」我說。「這是一枝魔法棒。」



      「哦──」全班齊呼。



      「但這不是那種我可以把某個人變成某樣物品的魔法棒。」



      在這門課的這個時刻,我總會在某個孩子頭上揮舞著我的鉛筆,而這一次,我在阿佛列多的頭上揮舞鉛筆,並對他說:「哎喲,你變成一隻青蛙了。」



      通常這個玩笑會逗樂孩子,但它並沒有使阿佛列多發笑。「嘿!」他大叫。「你知道嗎?我也有一枝鉛筆,而我將會把你變成青蛙。」



      「我只是在開玩笑,阿佛列多。它並不是一枝真正的魔法棒,它只是像一枝魔法棒。」



      「但我的鉛筆是真的有魔法,」阿佛列多說,「所以你最好小心點。」



      我不理會他的威脅,走向黑板,然後說:「我們來假裝有個老師要求我寫一個故事,但我沒有任何靈感。」我假裝痛苦,說:「喔,不!我腦子打結了!我不知道要寫什麼!我該怎麼辦?請告訴我該怎麼辦。」



      「寫就對了!」孩子們一起說。



      「你們真的有認真聽課,」我說,「好吧,我們來看看我的魔法棒是不是真的有用。」



      我在黑板上寫下一個詞:



      很久



      然後我說:「有人知道我接下來該寫什麼嗎?」



      答案很明顯。「寫『很久以前』!」



      我照做了。於是黑板上現在有:



      很久很久以前



      「你們看,有發現發生了什麼事嗎?我在黑板上寫了一個詞,而它立刻就把其他的文字帶出來了。這就是語言運作的方式。就好像文字在書頁上很寂寞,所以它們悄聲叫你把其他文字放在它們身旁。」



      我繼續寫著。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個老師。



      當然,「老師」這個詞帶出了其他文字,孩子們把它們大聲喊出來:學校!作業!考試!我們的第二個句子一下子有了好多種可能性,但在我寫下第二個句子之前,阿佛列多問:「這個老師叫什麼名字?」



      「我不知道,任何名字都有可能。你喜歡什麼名字?」



      「史沃普老師。」他說。



      我的小作家們時常把我放進他們的故事裡。我猜這給了他們某種力量,又或者,這使他們覺得和我比較親近。我順應了阿佛列多的意思。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個叫做史沃普的老師。有一天早上,他們班上來了一個新同學。



      我總是在這個時候停下來,並且說:「我們把這個學生設定為一個意想不到的人物,給我一些建議。」



      孩子們大聲說出:巨人、巫師、怪獸、外星人,但全被我否決了──它們當中完全沒有讓人大感意外的詞,尤其是從孩子的觀點來說。「我想要真正出人意料的東西,像是一種蔬菜或是一隻小蟲。」



      我把大家的建議列出來,然後投票,結果是蟑螂勝出。



      「現在我們有很多東西可以寫了。」說著,我開始在黑板上快速、興奮地寫下句子。孩子們提出許多建議,我採用了其中一些。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個叫做史沃普的老師。有一天早上,他們班上來了一個新同學。他是一隻蟑螂。史沃普老師說:「好吧,孩子們,我們來寫一個故事。拿出你們的鉛筆。」於是蟑螂拿出他的鉛筆,那是一枝很小很小的鉛筆。史沃普老師告訴全班,他們的鉛筆就像魔法棒,蟑螂聽了很驚訝,就想看看會發生什麼事,於是他拿著他的鉛筆對著史沃普老師揮舞。猜猜怎麼了?



      我轉向阿佛列多。「你覺得發生了什麼事?」



      「他變成一隻青蛙!」阿佛列多說著,第一次露出笑容。



      「太棒了!」



      我依照他的意見寫完故事,接著當我請孩子們拿著他們的魔法棒寫下他們自己的故事時,沒人比阿佛列多顯得更熱切。


    山姆.史沃普,2010年9月




    其 他 著 作
    1. 我是一枝愛寫作的鉛筆 I Am a Pencil: A Teacher, His Kids, and Their World of St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