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格雷的五十道陰影I:調教(電影封面版)
  • 定價127.00元
  • 8 折優惠:HK$101.6
  • 放入購物車
二樓書籍分類
 
臺灣蝴蝶拉丁學名考釋

臺灣蝴蝶拉丁學名考釋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69606059
李興漢
斑馬線文庫有限公司
2018年5月12日
327.00  元
HK$ 277.95
省下 $49.05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ISBN:9789869606059
  • 規格:平裝 / 608頁 / 25k正 / 14.8 x 21 cm / 普通級 / 全彩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 自然科普 > 動物/植物 > 圖鑑 > 昆蟲/鳥











      本書臚列臺灣蝴蝶315種(弄蝶40、灰蝶100、蛺蝶115、鳳蝶30、粉蝶30),計屬名160、種小名和亞種名共451,這611個學名富含文化底蘊與分類辨識,涉及古希臘、古羅馬、印度神話、宗教、語言、戲劇、詩歌、字謎、歷史人物、重要戰役與事件、研究學者、生物特徵等。以下幾點的說明與心得,希望有助於讀者理解成書的旨意:



      一、臺灣蝴蝶的中文名稱眾多,本書採用中央研究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編輯之臺灣物種名錄(Catalogue of Life in Taiwan),因其具備系統化與簡明性,可立即瞭解蝴蝶「科、屬、種」的分類。學名部分,主要依據相關文獻和徐堉峰教授2013年出版的《臺灣蝴蝶圖鑑》。



      二、涉及蝶種特徵的學名,最好能從查詢原始發表文獻著手,除了避免望文生義產生的誤解之外,更能明瞭命名的旨趣,罕眉眼蝶的種小名suaveolens即是最佳例證。



      三、留意命名者的國籍、母語,以及查詢19世紀的拉丁字典,對考證學名的本義極具助益,例如小波眼蝶種小名baldus、星黃蝶種小名brigitta、熙灰蝶種小名epeus、黃裙脈粉蝶亞種名olga、圓翅絨弄蝶種小名taminatus。



      四、秉持嚴謹態度考證前人誤植、錯解的疑難之處(如墨點灰蝶亞種名morisonensis),或提供各家之說以資參考(如紅蛺蝶屬名Vanessa)。



      五、每個學名以各自獨立的詞條方式撰寫,注明相關年代;若涉及其他學名,特別以紅字標出,以供故事內容的延伸和拓展。



      六、有效學名之模式標本若在臺灣採集,依照原始文獻明確標出採集日期、採集地(TL: type locality)與採集人等資訊;採集地以原始文獻記載之地名為主,輔以現今轄區地名。



      七、有關國外之人、地、事、物名稱皆以原文或英語呈現,除避免中譯拗口與失準外,亦方便讀者進一步查詢。



      八、參考文獻近140種,皆是實際閱讀並直接引用之資料,其餘旁證予以省略。



    名人推薦



      徐堉峰 黃行七兩位教授專文推薦


     





    推薦序



      大約一年前電子郵件傳來一份意外而讓我驚奇的來信,信的主人是未曾謀面的一位「網路故舊」李興漢先生。令我驚奇的是來信的標題:「《臺灣蝴蝶拉丁學名考釋》新書構想與問題請益」。猶記得大學時代的自己和國內大多數蝶友或蟲友一樣,只記得蝴蝶及其他昆蟲的中文俗名,沒去多關心物種真正的「身分證」——學名,雖然當時已經覺得國人最常用來參考鑑定蝴蝶的「臺灣蝴蝶生態大圖鑑」中文版(1987年牛頓出版社出版)和被譽為臺灣蝴蝶研究里程碑的「原色台灣蝶類大圖鑑」(1960年日本保育社出版)的學名竟然已經有著不少出入。1988年我負笈遠赴太平洋彼岸到美國加州求學,在北美小蛾類研究泰斗傑利.鮑爾(Jerry Powell)教授門下求學並兼任研究助理,負責研究室鱗翅目昆蟲的飼養、管理,並協助加州柏克萊大學埃西格昆蟲標本館(Essig Museum of Entomology)的標本蒐藏管理。在學七年期間接觸成千上萬的標本,不可避免地每天都會接觸許多昆蟲物種的學名,因為館內量以百萬計的標本只能藉由學名進行有效管理。過程中常因明白了一些學名背後的故事而感觸良多,有的故事令人莞爾,有的妙趣橫生,有的教人拍案叫絕。許多研究分類學的研究者們,在費盡心力鑽研主題對象時,如果發現了新物種,打算給個「身分證」(學名)時,常常希望學名可以表達些什麼,這多少可以反映出研究者們的人格與個性特質。比方說,早期的分類學研究者多半是歐洲的貴族,因為十八世紀分類學萌芽時,除了上層社會的富有階層以外,普羅大眾汲汲於養家活口,少有精力與時間去注意生活在天地間形形色色的動植物。歐洲貴族們雖然經常政治聯姻,卻分屬不同國度與家族,使他們交流、討論各自的發現時,很快就發現用方言來談動植物是行不通的,因為就連語言相同或相近的國度或地區,對動植物都會有不同稱呼。於是,很快地這些貴族學者們有了共識:就用拉丁文來給世界上所有的動植物取名字吧!為什麼用拉丁文?因為用任何一種地方語文都會引起使用其他語文的人們反對,用了英文,法國人第一個會嗤之以鼻,用了法文,德國人絕對不會贊成!而拉丁文是歷史上唯一統一全歐洲的羅馬帝國通用的語文,在羅馬帝國堙沒在歷史洪流千年後早已不是任何民族的日常流通語文,然而,由於拉丁文結構嚴謹與完美,歐洲各國受過高等教育的人莫不以通曉拉丁文為榮。使用拉丁文來當作動植物的學名,沒有一國的貴族及知識分子會反對。因此,在林奈1758年著作的「自然體系」確立以拉丁文二名法當作全世界動植物學名的原則後,人們便廣泛接受拉丁學名才是動植物的正式名稱,即便打算用自己母語來充作學名,也必須拉丁化後才合法。歐洲各國的貴族學者們為了表示自己學問淵博、品味高尚,在為動植物制定學名時經常引經據典,有時以各地神話或傳說的神祇或人物取名,有時利用拉丁文文意抒發想像,例如分布在古北區的阿波羅絹蝶Parnassius apollo,便取名自古希臘及羅馬最重要的神祇Apoll?。



      後來教育漸漸普及,歐美以外地區也生活大為改善,研究學問便不再是貴族專利,於是世界各地的研究家各顯神通,藉由學名隱晦訴說各人的興趣與生活態度,學名的背後往往藏著許多關於命名者的人生故事,而這些故事往往十分引人入勝,有時還讓人捧腹。我當年修習「昆蟲系統分類學」研究生課程時,授課老師當中有一位著名北美天牛專家約翰.切沙克(John Chemsak)教授,他負責教授國際動物命名規約(ICZN),用了個關於他個人的生動例子。原來他年輕時為了表達對他妻子的熱愛,將一種美麗的南美洲天牛獻名給他的夫人。好景不常,兩人不久後因個性不合離異。後來切沙克教授再婚,他心裡明白情形「不妙」,因此趕快找了另一種漂亮的天牛新種獻名給新夫人,結果無效!他說每當兩人爭吵,他的太座就罵他把最美的甲蟲獻給別的女子,任憑他費盡口舌解釋說現任夫人的甲蟲才最美,他的妻子總是堅持「前妻天牛」比較美。切沙克教授愁眉苦臉地說:我很想取消「前妻天牛」的學名,但是根據國際動物命名規約,學名經規約規定合法發表後,便成為適用名(available name),再也無法作廢。切沙克教授語重心長地對我們說:你們將來要是從事分類學相關研究,如果愛上某人,除非篤定要和對方長相廝守,否則萬萬不可將學名獻給「親愛的」!



      李興漢先生的來信令我大為驚奇的緣由是,當國內有些人為了蝴蝶中文俗名作無謂的爭執甚至謾罵時,竟然有人投入研究拉丁學名的意義和背後的故事!想做這件事非常不容易。我自己對這方面的研究也很有興趣,想當初在研究所進行學位論文研究時,鮑爾教授要我以當時北美資料欠缺的日逐蛾科(Heliodinidae)蛾類為主題,分析結果發現並記述3個新屬25個新種,鮑爾教授要我自己替這些新分類群命名,為了給牠們「好學名」傷透腦筋,花費我好幾個月時光。在整理已知種學名時也發現不少問題和趣事,例如一種學名叫做Embola sexpunctella的種類,種小名源自翅紋特徵:sex在拉丁文代表數字“6”(不是“性”),punctus指“斑點”,說明翅面上有六個斑點。加州最常見的一種日逐蛾剛好翅面上便常有六個斑點,而且所有外部特徵都符合原始描述,因此所有的研究機構館藏都把這種常見種鑑定成sexpunctella,直到1994年我赴大英自然史博物館檢視模式標本後,才赫然發現sexpunctella的模式標本和加州那種常見日逐蛾完全是風馬牛不相及的物種,連屬的歸屬都不同!加州最常見的那種日逐蛾居然是新種!回頭來看個我們亞洲的有趣學名:Antigius (折線灰蝶屬),這個字看起來好像是拉丁文,其實是命名者將日籍著名研究者杉谷岩彥的姓氏Sugitani重新排列組合成「擬拉丁文」,藉以表達對這位大師的敬意。



      要了解學名背後的命名者巧思與多彩多姿的故事,最大的困難是在於物種的原始記載常包含世界各國文字內容,如非通曉各國語文,往往難以索解。當我進一步了解李興漢先生的個人背景時,更加訝異,因為興漢先生原來並非由生物相關科系出身,而是學理工出身的,更加難得的是,他還解譯多國語文!這樣的一位人物無疑是追溯學名意義的最佳人選,更難能可貴的是,他從浩瀚如海的諸多古今文獻中抽絲剝繭,除了以洗鍊的文字寫成專書訴說學名故事以外,還指出許多謬誤,包括我自己以往文章裡的失誤,真是可敬可佩。



      最後想告訴本書讀者的,一是許多人總難理解為何蝴蝶及其他動植物學名經常出現變動?這其實主要是因為我們所使用的學名有效名(valid name)受國際動物命名規約的制約,有時因文獻與模式標本的深入研究而成為無效名,加上系統分類學進展使跨國度、跨地區的比較變得可能,常造成物種界限產生變動。二是學名本身蘊藏的意義,不只在科學領域有價值,在人文與史學上也內涵豐富。我在這裡鄭重向蝶友們推薦,興漢先生的這本書絕對是一本充滿樂趣與知性的好書,希望熱愛蝴蝶的朋友們都能人手一冊,先「讀」為快。




    徐堉峰於臺北2018 戊戌年新年前夕




    其 他 著 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