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比利戰爭【完整新譯本】
  • 定價117.00元
  • 8 折優惠:HK$93.6
  • 放入購物車
二樓書籍分類
 
聽我胸中的烈火:余光中教授紀念文集

聽我胸中的烈火:余光中教授紀念文集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64502110
九歌
2018年10月01日
150.00  元
HK$ 127.5
省下 $22.5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ISBN:9789864502110
  • 叢書系列:九歌文庫
  • 規格:平裝 / 368頁 / 15 x 2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九歌文庫


  • 文學小說 > 文學研究 > 華文文學研究











      二○一七年十二月十四日,文星殞落,余光中病逝高雄,新文學史又一章揭了過去。



      超過一甲子的文學志業,余光中出入東方與西方,在傳統與現代間悠游自得。詩與散文享譽文壇,雙璧爭輝,影響不只一代的後學者;他創作與評論左右開弓,降下五四的半旗,升起現代文藝的大旌,開啟台灣現代主義的新頁;更以信雅達兼具的譯筆引進西方的藝術與文學,成為許多當代藝術工作者的啟蒙書。



      他深情注目所處的環境,以詩文和實際行動回應時代社會對他的呼喚,形成群聚效應,因此,台北廈門街是一道文學風景,香港沙田一時之間彷彿成派,高雄西子灣的海天之間有文字的精靈四處躍動,兩岸開放後,成為彼岸文藝界必訪的文學勝景。



      余光中既是文壇公認的大師,也是杏壇上孜孜不倦的教師,直到八十七歲高齡仍在教室授課。大師遽逝,各界同悲,有華文處必有文字追懷。李瑞騰教授特精選來自全球各地五十多篇追思文章集結成冊,有作家王文興、陳芳明、張曉風、黃維樑、王洞、羅青、何懷碩、馮亦同等細述文學因緣,藝術家楊世彭、劉國松等素描大師在文學之外對戲劇,美術的推動與影響力,還有學生鍾玲、單德興、樊善標、黃秀蓮等素描老師的厚愛與提攜,後輩張輝誠、辛金順、徐國能等述及余先生作品對他們的影響。一篇篇文章是一道道文學長河裡不同的景致,既彰顯大師的文學高度,更有許多文壇佚事、不為人所知的小故事,讓人見識到離開書桌、下了講堂的余光中。



    本書特色?? ?



      ★適逢余光中先生逝世周年,特邀李瑞騰教授擔任主編,精選懷念余光中先生紀念文章,包含台灣作家王文興、張曉風、羅青、向明、黃碧端、張輝誠等,香港樊善標、黃維樑等各地作家。


     





    主編序:聽我胸中的烈火?? 李瑞騰

    ?

    卷一? 余先生的後院

    向明?? ?藍星的精神領袖:余光中

    劉國松 ?懷念余光中:一生知音.一世情誼

    楊世彭 ?悼念光中

    王文興 ?余先生的後院

    張曉風 ?偶逢之處

    何懷碩 ?在光中走進詩史

    季季?? ?向前看,向後望──余光中先生的三幅畫像

    彭鏡禧 ?遲到的祈請譯詩一首敬悼余光中先生

    鍾玲 ???余光中老師的多重面貌

    黃碧端 ?我和光中先生的中山因緣

    陳芳明 ?詩的志業──悼念余光中

    羅青 ???百年文學一光中──懷余光中先生

    賴聲羽 ?我所認識的余光中

    高天恩 「雙宿雙飛」的日子

    ?

    卷二? 日落西子灣

    蘇其康 ?典範譯詩的余光中

    白靈? ??詩壇的賽車手和指揮家——我與余光中接觸的幾種方式

    陳幸蕙 ?忠於自我,無愧於繆思的馬拉松作家

    陳義芝 ?在高寒的天頂:余光中的文學地位與現實處境

    單德興 ?在時光以外奇異的光中

    陳素芳 ?當夜色降臨,星光升起

    張錦忠 ?在西灣斜陽的余光中

    須文蔚 ?沒有人伴他遠行.追憶余光中先生在台港文學的貢獻

    唐捐? ??天狼仍在光年外嗥叫

    沈政男 ?余光中與我

    鍾怡雯 ?左手的謬誤

    徐國能 ?你就在歌裡、風裡

    張輝誠 ?因為在光中

    熊婷惠 ?遇見那來自古老國度的旅人

    ?

    卷三? 飛鵝山上文星輝永

    金聖華 ?一斛晶瑩念詩翁

    朱國能 ?不廢江河萬古流—敬悼恩師余光中教授

    李默 ???嶺逶迤騰細浪

    黃維樑 ?到高雄探望余光中先生

    鄭培凱 ?悼念余光中老師

    林沛理 ?懷念余光中──任何英文可以做的事情,中文定可以做得更好

    胡燕青 ?敬悼余光中老師

    黃秀蓮? 異材秀出千林表──我是余光中學生

    陶傑 ???文星輝永余光中

    樊善標 ?飛鵝山上──敬悼余光中

    廖偉棠 ?孑立在中華民國的餘光之中

    ?

    卷四? 鄉愁已遠

    王蒙 ???余光中永在

    王洞 ???敬悼余光中

    馮亦同 ?日落西子灣——懷念余光中先生

    張鳳 ??《記憶像鐵軌一樣長》追憶余光中先生

    楊欣儒 ?余光中和母親

    喻大翔 ?西子?畔?余光中

    許鈞 ???余光中的翻譯活動

    何龍 ???死亡,你把余光中摘去做什麼?

    曉亞? ??鄉愁已遠行──記與余光中先生洛城文學因緣

    辛金順 ?天涯此時同一哭:哀悼詩人

    周梁泉 ?十二月十四日中午

    龔剛 ???夢堂詩話:余光中蓋棺芻議

    梁白瑜 ?我恨那???的海神

    孫茜 ??「與永恆拔河,還沒有輸定」——追憶余光中

    ?





    主編序



    聽我胸中的烈火?? ?



    李瑞騰




      我最早討論余光中是一九八○年,來約稿的是神州詩社的黃昏星和周清嘯,指定我談余光中,將刊於《青年中國》;我於是寫了一篇長文〈詩人的時空感知——論余光中近十年來的詩藝表現〉。大約是我交稿後不久,神州的帶頭大哥溫瑞安和方娥真就出事了,先是被捕入獄,然後遣送出境回大馬。神州瓦解,雜誌停刊,我的稿子另交《幼獅文藝》,發表於五十三卷二期(一九八一年二月)。



      大陸文革結束之後,海內外華文文壇變化很大,余先生人在香港,感受必然深刻;1970年代末,余先生推薦給聯合報副刊的金兆小說陸續刊出,那時我對巨變後大陸新時期文學興趣正濃,寫了一篇〈鸞鳳伏竄,鴟梟遨翔〉的讀後感,寄到聯副給?弦先生,幸蒙刊出(一九八○年九月四日)。稍後,我接到余先生來信,說他從香港回來了,聯副將舉辦金兆小說的座談會,邀我參與,想來是配合金兆小說集《芒果的滋味》的出版(聯經,一九八○年七月),我欣然赴會,一起參與座談的除余先生和?弦,另有林海音、朱炎、張默、余玉照和羅青,記錄刊於隔年一月三十日到二月四日的聯副。



      那時候,我一邊讀博士班,一邊在出版社當編輯,已發表過一些現代詩的評論。我愛詩,但不願侷限在個別文類,多方摸索觸探,余先生邀約我參與聯副座談,和前輩同席,對我而言是開眼界,文壇關係的擴大;特別是?弦,那時他已刊出我兩篇詩文評論,爾後多年,我在聯副發過百餘篇文章,和這最早的因緣息息相關。



      就現有資料看來,一九八一年七月,我已出現在台北市廈門街余宅,一張我和余先生、黃維樑在門口拍的照片可為明證。那應該是維樑從香港來台,約我在余宅會面;我在一九七八年因沈謙約稿,在他主編的《幼獅月刊》發表〈黃維樑的詩論〉(四十七卷五期),結了文字緣,往後的八十年代,我參加幾次和香港有關的活動,或多或少都和維樑有關,包括接手《文訊》編務以後很快製作的《香港文學特輯》(二十期,一九八五年十月)。



      一九八二年,好友向陽負責《陽光小集》和《自立晚報•自立副刊》的編務,請我專訪余光中,訪問稿〈聽我胸中的烈火:夜訪詩人余光中〉刊於《陽光小集》第十期(1982年秋季號),也一併刊於《自立副刊》上。時間是七月十三日,這是我第二次拜訪余先生的書房,留下一組今猶珍藏的黑白照片,我做足功課而來,年輕氣盛,提問直接而尖銳;余先生當晚和永春同鄉餐敘,帶著酒意歸來,談興不錯,極有耐心地回應我的問題。



      我三十歲之前和余先生結此善緣,終其一生良性互動,一九八四年他榮獲吳三連散文獎,主辦單位邀我寫評定書;九歌出版社兩度出版大系(一九八九、二○○三),余先生總其編事,兩次我都主編評論卷;二○一三年,我在台文館館長任上,邀請王心心用南管譜唱余先生作品,演唱會敬邀余先生伉儷到台南聆賞;大約同時,余先生賜電邀我擔任中山大學余光中人文講座的諮詢委員;二○一四年余先生榮獲行政院文化獎,余先生邀我在贈獎典禮上擔任引言,介紹他的文學表現。最後是在他的告別式上,我談他的全方位表現;在台北的追思會上,我談他在文學編輯上的獨到之處;在高雄中山大學的紀念追思會上,用台音朗誦他的〈洛陽橋〉。



      余先生原籍福建永春,出生於南京,從大學時代開始寫作,終其一生,在詩、散文、評論和翻譯各方面都有精彩表現;一九四九年他由廈門到香港,一九五○年到台北,開始他在台灣漫長歲月的文學實踐。此其間,他曾赴美留學、赴港講學,在台居所也從台北移居高雄西子灣,每到一處,他都深情注目所處的環境,以詩文和實際行動回應時代社會對他的呼喚,形成群聚效應,因此,台北廈門街是一道文學風景,香港沙田一時之間彷彿成派,高雄西子灣的海天之間有文字的精靈四處躍動,和他結緣的文學俊彥都能感受到余先生的溫度和風範。



      九歌出版社將為余先生出版紀念文集,囑我編選,我在近百篇的紀念文章中選了大約一半結集成書,想到余先生在台港發光發熱,作品在大陸頗受歡迎,在海外華人社會影響深遠,特以區域分輯,台灣文章較多,分成兩輯,其次香港、大陸及海外地區,作者們從不同的位置抒發他們的哀感,也側寫了他們眼中的余先生,其中也不乏理性的評騭。我讀著一篇又一篇的文章,前塵往事都一一浮現出來。



      前此在編《九歌四十》之際,余先生病中寫了稿子寄來,筆力仍然遒勁;而今為他編此紀念文集,憶想三十幾年前夜訪廈門街,從他那時的近作〈五十歲以後〉拈出「聽我胸中的烈火」為題,我決定再用一次,想到這裡,余先生的詩句竟如鐘聲鏗鏗然傳來:



      莫指望我會訴老,我不會

      海拔到此已足夠自豪

      路遙,正是測馬力的時候

      自命老驥就不該伏櫪

      問我的馬力幾何?

      且附過耳來,聽我胸中的烈火

      聽雪峰之下內燃著火山

      聽低嘯的內燃機運轉不息

      幾乎煞不住的馬力

      踢踏千里,還有四百匹

      ——〈五十歲以後〉(錄後半)

    ?




    其 他 著 作
    1. 聽我胸中的烈火:余光中教授紀念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