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二樓書籍分類
 
臺灣攝影家:彭瑞麟

臺灣攝影家:彭瑞麟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60571745
馬國安
國立臺灣博物館
2018年11月01日
150.00  元
HK$ 135  






ISBN:9789860571745
  • 叢書系列:臺灣攝影家
  • 規格:平裝 / 168頁 / 19 x 26 cm / 普通級 / 全彩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臺灣攝影家


  • 專業/教科書/政府出版品 > 政府出版品 > 文化/藝術 > 藝術欣賞











      臺灣攝影先驅彭瑞麟出身醫學世家,前往日本學習寫真技術後回臺灣成立寫真館和寫真研究所,提升了臺灣職業攝影師整體水準。



      為寫真館顧客拍攝許多不同於當時常見光影構圖、高品質的人物肖像。研究各種照片成相技法,如紅外線攝影、X光攝影等,希望能將「藝術」與「科學」技術結合,呈現出一種嶄新的作品形式。



      開設臺灣第一間寫真研究所;臺灣第一位以「三色碳墨轉染天然寫真法」作品入選日本寫真美術展的攝影家;也是臺灣唯一一位創作現已失傳的金漆寫真作品的攝影家。

    ?


     





    部長序

    館長序

    小傳



    1.藝術家的誕生

    炸不碎的底片

    從畫師到畫家

    被遺忘的攝影家?



    2.東京寫真專門學校的「臺灣第一名」

    日本寫真界的新風景

    「藝術寫真」的成立與職業寫真家的訓練

    從旁聽生到寫專第一名

    職業寫真師的畫家夢



    3.寫真界的革命兒

    Apollo,藝術之神

    以寫真做為啟蒙

    「廣東時代」和紀實寫真風潮

    1930年代的臺灣寫真與藝術風景



    4.觀看的科學

    醫師,畫師,攝影師



    附錄

    注釋

    彭瑞麟大事紀

    參考書目



    ?





    導讀



    小傳:臺灣攝影家 彭瑞麟(1904-1984)




      彭瑞麟,1904 年出生於新竹縣竹東鎮的二重埔,父親從事中醫,但由於日本政府打壓民間傳統醫療,加上投資土地失利,家境陷入困境,父母也在他滿20 歲前接連去世。一肩擔起家計的他,在臺北師範學校畢業後,便回鄉於二重埔國小和峨眉國小執教。1924 年,彭瑞麟擔任小學教師時,以臺北師範校友的身分,因緣際會地遇見了關東大地震後自東京來到臺北師範學校任美術教師的石川欽一郎,從此開始跟著石川學習水彩畫。1928 年,又在石川的介紹下,進入「東京寫真專門學校」學習攝影術,3 年畢業後旋即回臺,在臺北延平北路二段開設相館「Apollo 寫場」。1945 年時,相館被劃入防火空地預計拆除。光復後,彭瑞麟考取中醫執照,與兒子共同經營中西醫合併的診所。 1984 年,彭瑞麟逝於苗栗通霄鎮。



      彭瑞麟一生中,真正扮演全職攝影師角色的時間,其實僅有短短的15 年不到,然而在這15年中,毫無家庭背景、父母雙亡的他卻憑著過人的毅力和藝術天分,締造了臺灣攝影史上的許多傳奇。1928 年,他是剛剛成立的「東京寫真專門學校」的第一名臺灣學生,又以第一名畢業;他也是臺灣第一位以「三色碳墨轉染天然寫真法」獲選入日本寫真美術展的攝影家;還是臺灣第一位,也是唯一一位製作出「純金漆器寫真」作品的出色攝影工藝家。



      做為臺灣最早接受過日本職業寫真教育的攝影家,彭瑞麟為臺灣的攝影界帶來專業教育的革命,也是第一位在相館開設專業的「寫真研究所」、打破傳統職業攝影界師徒制的職業攝影師。彭瑞麟的專業,使他能看見職業攝影同時做為現代科學與現代藝術的面向,改變也提升了1930 年代臺灣整體的職業攝影師水準。



      做為第一代自日本東京寫真專門學校畢業的攝影家,彭瑞麟承襲了1920 年代日本「藝術寫真」的潮流,試圖透過攝影作品創作出獨特的「攝影藝術」。但卻也是因此,在攝影術剛剛開始普及的臺灣,彭瑞麟跨越攝影與藝術邊界的嘗試,使他彷彿成了一隻孤鳥,只能憑一己之力摸索前行。因為作品不是繪畫,所以不能參加美展競賽;可是面對在地的顧客群,彭瑞麟超越傳統風格的攝影作品又少有知音認可。雖然隨著寫真研究所學員的學成自立,彭瑞麟的學生們在1940 年代以後也為臺灣攝影的新發展發揮影響,但在1930 年間,彭瑞麟經營相館的黃金時代,這位超越時代太多的「臺灣第一」無疑也是孤獨的。



      1930 年代後半期,為了維持家計,彭瑞麟決定重新開始學習中醫,以在相館生意的淡季時行醫維生。彭瑞麟的決定除了與父親過去行醫的家族背景有關,也與他對中醫學的思考和興趣有很大的關連。在東京寫真專門學校時,他就習得了X 光攝影的技術,而返臺後,除了持續訂閱專門雜誌吸收光學和化學等科學新知,他也嘗試應用X 光技術為人製作X 光片,甚至在1940 年代學成中醫後,計畫開設同時提供中醫和X 光服務的綜合型醫學及影像中心。雖然最後沒有機會將計畫付諸實行,不過1950 年代後,彭瑞麟仍繼續美術教師的工作,1960 年代後甚至轉行做為中醫學領域的專家,多次投稿日本中醫學雜誌,投身中醫做為「科學」的相關研究,卓有所成。



      彭瑞麟的攝影家生涯雖然短暫,但透過他的作品和藝術思考,我們發掘出了一段被遺忘的華麗年代。在數位影像當道、專業相館已瀕臨絕跡的21 世紀,是彭瑞麟的故事,讓我們重新開始思考攝影跨越藝術與科學的獨特性,以及在習見的大歷史敘述之外,那些構成平凡生活風景中的不平凡影像。




    其 他 著 作
    1. 臺灣攝影家:雷驤(精裝)
    2. 臺灣攝影家:張武俊(精裝)
    3. 臺灣攝影家:何經泰(精裝)
    4. 舉起鏡子迎上他的凝視:臺灣攝影首篇(1869-1949)
    5. 臺灣攝影家:關曉榮(精裝)
    6. 臺灣攝影家:劉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