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二樓書籍分類
 
民間故事啟示錄:解讀現代人的心理課題

民間故事啟示錄:解讀現代人的心理課題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63571384
河合隼雄
林詠純
心靈工坊
2018年12月18日
120.00  元
HK$ 102
省下 $18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ISBN:9789863571384
  • 叢書系列:Master
  • 規格:平裝 / 240頁 / 15 x 2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Master


  • 文學小說 > 文學研究 > 外國文學研究











      來自異世界的殘酷與悲傷,卻是現代人心靈的恩寵



      為什麼不論東西方的民間故事,總有這麼多殘忍暴力的情節?這些恐怖、殘酷有什麼作用?適合給孩子讀嗎?需要改編嗎?



      河合隼雄在出版《日本人的傳說與心靈》後,將未竟的議題整理為本書,探討日本民間故事常見的凶殺、人鬼混血、異類通婚、夢、變身、死而重生、訪龍宮等主題。他試圖在民間故事與格林童話的對照間,找出日本人心理的深層面貌。



      他相信,唯有了解自己民族的深度心理,才能解開在現代化中適應不良的心理問題。



      若將民間故事視為人們內心深處的真實,便能明白故事中為何充斥殘忍,因為人心中的殘忍就是家常便飯。當孩子聽到殘忍的情節,他們會明白這是發生在內心世界的事,並將其內化,於是孩子就不需要在現實中做出殘忍的舉動。



      書末收錄河合隼雄對村上春樹《海邊的卡夫卡》的評論專文,以「邊界體驗」探討小說的象徵意義。《海邊的卡夫卡》可以視為十五歲少年的成年禮,他進入異界,再從異界回歸;這份成長與轉變,實是全體日本人或每個現代人都該擁有的體驗。



      關於民間故事,河合隼雄的名言是:

      ●研究神話、民間故事和做心理治療,幾乎是同一件事

      ●現實中我們已習慣殘忍,但當殘忍化為故事情節,卻讓人不寒而慄

      ●對殘忍沒有免疫力的孩子,終將淪為殘忍的犧牲品

      ●人鬼通婚的混血孩子回到日本後難以立足,顯露日本人的排外個性

      ●新婚不久就想分手的人常說「沒想到老公原來是這樣的人」,這跟故事中發現夫婿是蛇的情節簡直沒兩樣

      ●淡化後的民間故事既不殘忍也不恐怖,但孩子的靈魂讀後卻無聊到快窒息

      ●只有將說故事者的全部人格融入故事裡,才能讓人直接感受到故事的內在生命力



    本書特色?? ?



      ★河合隼雄代表作《日本人的傳說與心靈》續篇

      ★以榮格心理學觀點,解讀民間故事的陰暗面

      ★收錄對村上春樹小說《海邊的卡夫卡》評論專文



    名家推薦



      呂旭亞(蘇黎世國際分析心理學院畢業、IAAP 榮格分析師)

      洪素珍(國立台北教育大學心理與諮商學系副教授、IAAP 榮格分析師)

      賴明珠(村上春樹作品中文版譯者)


     





    【推薦序一】幽香卻在水窮處——閱讀河合隼雄的文化與理論對話? 洪素珍

    【推薦序二】河合隼雄、村上春樹和幾米,都喜歡故事? 賴明珠

    ?

    第一章、格林童話中的「殺害」

    民間故事中的「殺害」

    格林童話與日本民間故事�「殺害」的意義

    現實的認知

    貓與老鼠�全部殺光�情緒

    殺人者與被殺者

    主動性與被動性�被殺的人是誰?�男性與女性�自殺

    對變化的冀求

    死與重生�殺害的委託



    第二章、「半人」的悲劇──從民間故事來看現代人的課題

    民間故事與現代

    片子的故事

    文化比較

    異類女婿之死

    現代人的課題



    第三章、日本人的美感──以日本民間故事為例

    黃鶯之居

    浦島太郎中的美

    以「美」解決矛盾糾葛

    日本與西方

    傳說與民間故事

    花娘子

    完成美與完全美



    第四章、日本民間故事中的他界

    他界出現在眼前

    海底之國

    他界的女性

    地藏淨土



    第五章、《風土記》與民間故事

    前言

    民間故事的主題

    變身�天鵝的變身�蛇的變身



    其他主題

    《風土記》的特性



    第六章、剖析日本民間故事的心理學──以「蛇女婿」與「蛇娘子」為中心

    人類與異類結婚

    童話與自然科學

    別離的哀傷

    日本人的心理狀態

    異類婚與外婚制度

    排斥男性特質的意義



    第七章、貓的深層世界──民間故事中的貓

    令人畏懼的事物

    深層的暴露

    搗蛋鬼



    第八章、關於民間故事的殘酷性

    殘忍之處在哪裡?

    孩子都知道

    說故事的意義



    第九章、夢與民間故事



    補償機能

    普遍的無意識

    夢與民間故事



    第十章、講述邊界體驗──閱讀村上春樹《海邊的卡夫卡》

    ?

    解說? 以「悲傷」連結的事物? 岩宮惠子

    故事與日本人的心? 選輯? 發刊詞? 河合俊雄

    ?





    推薦序



    幽香卻在水窮處——閱讀河合隼雄的文化與理論對話



    洪素珍�國立台北教育大學心理與諮商學系副教授、IAAP 榮格分析師



      作為榮格學派在東方發展的先驅,河合隼雄先生的作品總令人期待。如你我所熟知,榮格心理學中滲入大量東方元素,然而西方理論架構下的東方,總有著異樣的風情,如同一位金髮碧眼西方嫵媚女性身著旗袍,風情足矣,但氣韻卻常有扞格。河合先生的論述可貴在於可補充或者映照源自西方、又嚮往東方的榮格心理學不足之處,他的《民間故事啟示錄:解讀現代人的心理課題》對照了風行全球的《格林童話》與日本民間傳說,討論集體無意識中文化層面議題,既能深入,又可淺出,極度引人入勝。



      河合先生書中所探討的故事,涵括了殺人、殘忍、人鬼混血兒、異類通婚、男性原則與女性原則對比、夢、變身、死而重生等,這些在現實中「駭人聽聞」,但在幻想中卻仍不斷出現的內容,正是集體無意識衝突矛盾的展現。簡言之,這些故事探討的,是人怎麼面對和處理「異常」的問題?河合先生認為,不同文化脈絡下,有不同的思考準則,但都以「美」為終極審視標準。他根據榮格把處理「惡」的問題分為全然去惡的「完成法」,以及包容成全的「完全法」的概念,區別出西方文化傾向於男性的「完成的美」(perfection),東方則傾向母性的「完全的美」(completeness)的差異,用這個角度去分析出類同情境或者議題的故事,在東方與西方不同思維背後所具備的文化邏輯。以榮格學派的用語表示,就是在進行文化無意識的比較論證。因此,想獲取本書的精妙,還是得先掌握東西文化的根本,釐清要義,才能夠對河合先生的論述做出回應。



      首先得強調的是,千萬不能神話榮格本人,幻想他已貫通東西文化,便不顧一切地套用他的理論。榮格是瑞士人,西方基督教文化脈絡下孕育出來的非典型科學家,出入於各個科學典範之間,雖然反對理性主義,但仍然是個西方文化孕育出來的理性者。也就是說,榮格是個科學家、理性的思想家,反對僵固的科學主義和理性主義,並不反文化,所以他當然是個理智上的西方學者——雖然感性上也許趨向東方,但絕非東方。



      榮格心理學最重要的理論是個體化,其要義為:「這是條心靈整合之路,人們要努力去除對立,走向的完滿人格。」單憑理論定義,若不追究脈絡,實在無法想像個體化會終於何處?因此,我們要進一步回溯榮格的思想根源。



      就生物科學立場而言,榮格是所謂的生機論者(Vitalism),這是他為強調心靈特殊性的一個理論根據。雖然,生機論後來為尿素被成功人工合成所挫敗,但仍有支持者。



      生機論主張生物具特殊的生命質,不能以物理及化學方式來加以解釋。生命在未分化前處於一種心物合一的整然狀態,這種狀態更早於笛卡兒心物二元問題出現的「神創」。因此,這不是一神教所謂的天堂,也不是柏拉圖精神與肉體二分的靈性異鄉。有點像諾斯替的圓滿之地(Pleroma),也如古希臘神話宇宙誕生前的混沌。生機論稱此為「類心靈」(psychoid),是心靈中最神祕原始的所在,位於心物二元的交界之處,從一個狀態進入另一個狀態的「過渡」(liminality)。



      類心靈的假設很容易被援引為橋接東方整體論的根據,但事實不盡如此,當中的心還是心,物還是物,只是處在一種過渡的曖昧狀態中。西方所謂的整體論(holism),是一種整體的有機論,心物和諧一體,但終點不是心就是物,也就是唯心論或者唯物論,這幾乎早在柏拉圖時就已定調。而東方文化的整體論,基本上則主張心物同一。



      西方認識世界的角度和東方很不同,其宇宙要素往往是先驗預存的,性質對立分明。比如說,古希臘神話中描述宇宙創始前的「世界之卵」混沌裡頭非常擁擠,最先生出的四大巨頭包括代表生命動能的厄洛斯(Eros)、生育萬物的蓋亞(Gaya)、死亡終結的塔爾塔洛斯(Tartarus),以及光明和靈性之暗黑面的尼克斯(Nyx)與厄瑞波斯(Erebus)雙生子。透過厄洛斯情慾點火,萬神代代而降,直到把世界的各種屬性填滿,創世方才圓滿。



      因此,宇宙萬相階級成形,越後面降生者力量越低下。比如水系一族是由滂沱斯(Pontus)所出,從大海到潮間、溪流,神性自海神波塞冬(Poseidon)而至水妖寧芙(Nymph),層層遞減,以神格位階來反映宇宙的秩序。這種先驗的宇宙性質是對立並存的,有善必有惡。所謂的文明化,是在揚善以去惡。在這個不斷崩壞的物理世界要積極回應善的渴望,一神教的父親理性的出現幾乎是必然,除惡務盡似乎成為求善的必要條件。榮格的個體化雖然強調以「整合」代替去除,但終究還是承認善惡二元對立,得經過理性自我分辨判別後的整合,方可產生積極力量,回應個體化的召喚。而非更激進地,觀善惡如夢幻泡影,根本就是幻覺一場——如佛教的空性觀、絕對無,那種東方獨有的一體哲思所說的那般。



      不管是出自印度哲學的「梵」或者是中國的「道」,其「整體」之說,或者直接就說是「一」(the One),根本內涵是無分別的、不預設的,這個世界本來無一物,哪來的先驗性質可言?這與西方思想中的宇宙是早就預備好的,只待時機到來、眾神降世;或者一神的令下而橫空出世,依照既定計畫步步前進,有著絕對的根本差異。這一點,似乎只要用到科學的理性分辨,就很難真正明瞭。而榮格畢竟堅持自己是個科學家,不可能放棄理性自我,這也似乎也成為榮格心理學的難點,有時是科學,有時又像哲學、宗教,非常難以掌握。



      孔子曾經在回答弟子曾參提問時,曾說「吾道一以貫之」的「道」,就是「忠恕」而已。「忠恕」與「仁」通用,在德文裡被哲學家如實地翻譯成Diastole und Systole,也就是「擴張」與「內斂」的意思。熟知榮格心理學理論者一定明白,這是個體化過程中,如何掌握自我,既不膨脹,也不退縮,當如其所是地履行中道的要領。但孔子的東方思維毋需合用兩個對立名詞才能達意,他的道是和宇宙同步的規律,所謂的「一」是和宇宙直接聯繫在一起。至於宇宙的根本性質為何?那是「不可知」的,只能用心去體悟,由知而敬,再進而畏,透過所謂的「禮」,去完成一種宗教感,而非宗教性——如果我們用西方的「宗教」定義來說的話。



      於此,還可以再舉一個思想國家政治結構的例子,進一步說明東西方思維的不同。中國西漢學者董仲舒在《春秋繁露》中,還有產生於戰國時期的《黃帝內經》,甚至十六世紀時韓國儒者李退溪,都曾以身體比喻國家的組成。他們都指出,國君是心,官員如五臟六腑或者四肢等,各司其職,實為一體,無法獨立存在。無巧不巧,英國的哲學家者霍布斯(Thomas Hobbs)在其政治學巨著《利維坦》(Leviathan)也提過類似的國家身體譬喻,但他認為君王是頭,是國家的主宰,四肢百骸都該依頭腦的決定而運動。很明顯地,我們看到西方理性分析國家的結果是「整體是部分的組合」,需要一個明確的指揮中心。這與東方思維的「部分為整體的片面」,當然有根本上的不同。東方思維重點在於「一心」,是明儒王陽明所謂:「無善無惡心之體,有善有惡意之動,知善知惡是良知,為善去惡是格物。」初心是一種絕對的存在,無有之有,無善無惡;或者是十七世紀末到十八世紀初的日本儒者荻生徂徠說的:「納身於禮」、「以禮制心」,用一種合於宇宙規律的規範—禮,以維持初心,同時關照宇宙與內心的同步和一致性,分別善惡,反而是末節了。

    把東西文化根源和思維做出釐清後,我們就可以更深入掌握河合先生的分析脈絡。比如說,西方的《格林童話》面臨對立面的問題時,經常用去除「惡」以體現「善」的回復,因此,多數故事中的殺害場景沒那麼「恐怖」,因為那是理性的表現。反觀日本故事中的死亡,不管被殺或者自殺,常常是為了回歸整體而被犧牲,為大地之母所吞噬,這樣的故事反倒令人不忍。不過,基於再次強調東西方各自的整體論思想,根本不是同一回事的提醒,在回應故事的倫理道德性上,也應注意無從齊一看待的限制。



      本書以榮格學派的理論架構分析不同文化脈絡下的民間傳說故事,既掌握理論核心,也關照文化差異細微之處,著實不易!跟著河合先生行到水窮處,到手幽香,果然不負所望。



    解說



    以「悲傷」連結的事物



    岩宮惠子�臨床心理學者.島根大學教育學部教授




      大家知道《你的名字》這部由新海誠執導,在二○一六年大獲好評的動畫電影嗎?這部電影透過影像與音樂的完美結合、背景與大自然絕美畫面,以及撼動人心的故事而獲得超高人氣。自從這部電影上映以來,每個見到的個案都對我說「我看了三次」、「超感動的」,或是「雖然劇情複雜,但還是很好看」等等,所以我也只好去看了。



      這部電影的劇情有點類似「龍鳳逆轉」這個平安時代的古老故事,敘述的是男女在夢中交換身分的故事。這不禁讓人聯想到早已被遺忘的古代智慧,對於生活在現代的人而言,其實也有莫大的意義。電影的內容正可說是民間故事的世界與現代世界的結合。現代人無論置身於日本的哪個角落,都能透過手機連結、取得資訊,但真正重要的人卻因為與自己置身於不同的時空而無法相見。當人們遇到最尖端的文明利器也無法跨越的障礙時,只好從古代社會所重視的靈魂根本的力量尋求可能性……(我覺得)《你的名字》就是這樣一部作品。



      當然,也有不少人覺得這部電影令人感動的部分不在於上述這些,而是在於兩人彼此錯過的淒美愛情。但是不少人都告訴我,他們看了很多次,尤其是正處於青春期的人。這樣的迴響讓我打從心底覺得,這部電影反映的是更加整體性的「與世界的關係性」。而自己所做的夢以及自古流傳的傳說等,在這個「世界」當中也是重要的部分。從大家的迴響可以看出,人們透過這部電影感受到自己活在這種與世界的關係性當中,而這樣的感受深深打動了人的內心。



      民間故事中有許多殘忍的描寫,河合老師在本書中討論了其中把人「全部殺光」的部分。譬如在「小農夫」當中,小農夫的一句話就讓全村的人都淹死了。河合老師指出,我們可以把這個故事的主角解釋成「搗蛋鬼」。搗蛋鬼具有會說謊、惡作劇、鋌而走險、神出鬼沒、變幻自如等特徵,將帶給人意想不到的幸運或是嚴重的不幸。而且「如果拿格林童話與日本的民間故事進行比較,就能發現日本故事中的搗蛋鬼遠比格林童話更多」。對此,河合老師提出了把「大自然視為搗蛋鬼」的解釋:「搗蛋鬼的行徑帶給人的聯想,正好反映了『自然』本身的運作。」



      這或許與日本是自然災害頻繁的國家有關吧?譬如三一一大地震的時候,帶來豐富海洋資源的大自然,突然之間化身為搗蛋鬼,帶來「淹死全村的人」的殘忍災厄。這麼一想,就讓人深刻感受到民間故事中發生的事情,真的與現代具有共通性。



      話說回來,曾有某位學校的老師問我「為什麼孩子那麼喜歡殘忍的民間故事呢?」譬如師生座談的時候,只要把描寫殘忍內容的民間故事讀給孩子聽,就連原本完全無法專注的孩子,都能聽得專心。但另一方面,我也常聽到有人認為讓孩子聽內容殘忍的民間故事是有問題的做法,不知道會帶來什麼樣的後果。



      河合老師利用具體的比喻闡述:「如果把民間故事解釋成發生在內心深層之處的真實故事,就會發現民間故事中描述的『殘忍』,就如同家常便飯般發生」包含前面提到的「把大自然視為搗蛋鬼」在內,殘忍的命運與我們的日常生活之間可說是只有一線之隔。河合老師也指出「孩子聽到『殘忍』的故事時,可以知道這是發生在內心世界的事情,並且將其意義內化為自己的一部分,所以他們就不再需要做出殘忍的舉動。但是對於殘忍沒有任何免疫力的孩子,最後將成為殘忍的犧牲品」。



      但無論再怎麼說明,或許那些把不安感強烈、民間故事中的殘忍視為問題的人都無法接受,也不能理解。因為「愈是不安的大人,愈無法信賴孩子。很多『為了孩子好』而把殘忍的故事改寫成溫和形式的大人,都沒有發現他們之所以會這麼做,是為了減輕自己在面對內在真實時所產生的不安」。



      而河合老師也指出「肯定民間故事中的殘忍,不代表肯定『殘忍』這件事情本身」,因為「想要清楚傳達內在的真實,只能透過人與人(中略)的直接對話。所以民間故事只有透過『口耳相傳』才能發揮最大的效果。如果說故事的人已經如同前述一般,明確知道殘忍性的意義,那麼不管他說的故事有多麼殘忍,都不會發生問題」。河合老師的意思應該是,孩子在與大人的關係中體驗到的殘忍故事,將成為深刻的智慧,但欠缺這種關係保護的孩子,在孤獨當中透過網路看到的殘忍圖片或影片,將成為落在心底的深刻陰影。「關係性」就是孩子的庇護。



      河合老師也提出警告,如果在孩子建立內在現實的意象之前,大人就透過繪本或電視影像強行灌輸他們民間故事的意象,是一件危險的事。他認為電視有適合電視的題材,符合新時代的故事要多少就能創作多少,完全沒有必要將(以故事的形式傳達內在真實的)民間故事製成影像。不知道河合老師看到現在把浦島太郎、金太郎、桃太郎設定為感情很好的兒時玩伴,原本應該被他們擊退的惡鬼也被暱稱為「阿鬼」,與他們玩在一起的熱門電視廣告時,會有什麼樣的感想……

    電影《你的名字》當中,彗星原本是帶給人們幸福的美麗天文奇觀,但後來卻偏離軌道,分離成兩塊,其中一塊碎片直接落在糸守這座受到大自然眷顧,擁有美麗湖泊的村莊。這是「化為搗蛋鬼的大自然」突如其來的惡作劇,將正在舉行祭典的村民,連人帶村一起「全部消滅」。糸守町遭受了千年一度的彗星衝擊。村子裡的美麗湖泊與自然,正是千年前落下的隕石的傑作。神社雖然保留了提醒村民留意彗星危險性的紀錄,卻因為紀錄中斷而導致村子再度遇害。神話與民間故事既不合理又沒有邏輯,但人們為何仍將這樣的故事長久流傳下去?……這部作品或許給了我們一個答案。



      電影中有一幕是主角擔任神職的祖母告訴她:「土地神的古語叫做產靈(結)」。祖母接著說道「連接繩線的是『產靈�結』,連接人與人的是『產靈�結』,時間的流動也是『產靈�結』,這些全部都是神的力量」。祖母用別具深意的聲音告訴我們,「神」就是「關係」的體現,語言連結人與人,而透過語言連結的心意就是神。民間故事原本也應該透過這樣的方式流傳吧?也有孩子告訴我,他最喜歡的就是這一幕。我想老人彷彿在說著民間故事一般,具有說服力的聲音,正是生活在現代的孩子真正想要的事物(附帶一提,為祖母這個角色配音的,正是在電視節目《日本民間故事》中擔任旁白的市原悅子女士)。



      接下來是我個人的經驗。我住在山陰地區(雖然沒有糸守那麼鄉下,但在精神上還是比都會更接近神話與民間故事),小時候每到年底,「注連繩叔叔」就會開著發財車把注連繩(使用乾燥稻草編成的麻花狀繩子,用來防止惡穢之物的入侵)送來我家。他會配合我家的狀況,準備神壇用、玄關用、流理臺用,甚至是車用與自行車用等各式各樣的注連繩。從那位叔叔手上收下新年用的注連繩,把費用包給他,彼此點頭互祝對方「有個好年」,成為我家年底理所當然的光景。今年十二月的時候,「注連繩叔叔」(年紀已經很大了)打電話來。他說自己因為生病的關係,沒辦法再編注連繩了,所以今年無法送注連繩過來,長久以來承蒙您們照顧。於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在超市的特設專區購買注連繩。



      我把注連繩買回家之後,像往年一樣全部放在神壇前面清點,這時候突然湧上彷彿失去什麼重要事物的感受。放在那裡的注連繩,和「注連繩叔叔」送來的注連繩幾乎是同樣的「東西」,但我卻覺得兩者之間有某種決定性的不同。這樣的感受勒緊我的胸口,讓我有好一陣子動彈不得。我也很驚訝自己竟會受到這麼嚴重的打擊。原來如此,「注連繩叔叔」雖然只會在每年年底與我見面幾分鐘,但他使用從自家田裡長出來的稻草編織繩子,親自送來我家,邊互祝過個好年邊把繩子交到我手上,所以注連繩才會成為重要的祭祀工具……。我在強烈的失落感當中,發現了這就是「結」。



      我在讀這本《民間故事啟示錄》時,剛好深陷於「注連繩衝擊」當中,所以我的讀法就像是想從書裡找出能讓我的情緒平靜下來的內容,因此格外能夠透過河合老師的觀點,思考現代人脫離重要關係性的生存方式。河合老師是少見的說故事者,他能夠慎重地、仔細地、多層地連結民間故事與距離遙遠的現代。無論內容有多麼難懂,河合老師的每本書都保持一貫說故事的筆調。這次的經驗更讓我再次深刻感受到,這樣的筆調就是一種關係性(結)。



      河合老師在《佛教與心理治療藝術》(繁體中文版由心靈工坊出版)中提到,在非個人的層次與他者深入連結時所產生的情感就是「悲傷」。而「結」的力量正是「悲傷」的證明。或許懷著這種「悲傷」的情緒,就能讓民間故事的世界與現代最新的問題產生連結。

    ?




    其 他 著 作
    1. 日本人的傳說與心靈(典藏版)
    2. 小孩的宇宙:從經典童話解讀小孩內心世界
    3. 走進小孩的內心世界:日本心理學大師河合隼雄解讀孩子的心靈密碼
    4. 活在故事裡:現在即過去,過去即現在
    5. 關於衰老這件事
    6. 神話心理學:來自眾神的處方箋
    7. 幸福眼鏡:點亮人生路的59個心靈觀點
    8. 童話心理學:從榮格心理學看格林童話裡的真實人性
    9. 閱讀奇幻文學:喚醒內心的奇想世界
    10. 閱讀孩子的書:兒童文學與靈魂
    11. 故事裡的不可思議:體驗兒童文學的神奇魔力
    12. 大人的友情:在大人之間,友情以什麼樣的面貌存在著?
    13. 青春的夢與遊戲:探索生命,形塑堅定的自我
    14. 轉大人的辛苦:陪伴孩子走過成長的試煉
    15. 孩子與惡:看見孩子使壞背後的訊息
    16. 活著,就是創造自己的故事
    17. 高山寺的夢僧:明惠法師的夢境探索之旅
    18. 小孩的宇宙:從經典童話解讀小孩的內心世界(新版)
    19. 走進小孩的內心世界:教養專家河合隼雄解讀孩子的心靈密碼
    20. 心的處方箋
    21. 愛哭鬼小隼 NAKIMUSHI HA-CHAN
    22. 日本人的傳說與心靈
    23. 佛教與心理治療藝術 Buddhism and the Art of Psychotherapy
    24. 原來如此的對話
    25. 村上春樹去見河合隼雄
    26. 如影隨形:影子現象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