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地圖+地圖創意遊戲 (附行旅世界地圖包)
  • 定價650.00元
  • 8 折優惠:HK$520
  • 放入購物車
二樓書籍分類
 
星河金銀秘解:《星宗》與《河洛理數•金鎖銀匙》用法秘解

星河金銀秘解:《星宗》與《河洛理數•金鎖銀匙》用法秘解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88582280
李光浦
心一堂
2019年3月12日
198.00  元
HK$ 178.2
省下 $19.8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ISBN:9789888582280
  • 規格:平裝 / 356頁 / 17 x 23 x 1.83 cm / 普通級 / 部份全彩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 宗教命理 > 命相/命理 > 術數/陰陽五行

















      李光浦先生透過中西星命學和《河洛理數》撰寫本書,這是從來沒有人做過的事。



      作者研究《河洛理數》已有二十年多,本書是作者首次將其應用之處提出來詳細的談。此書之作,意在提出一個新的取向談及每日吉凶,尤其是要強調男女有別。



      作者將《河洛理數•金鎖銀匙》如何應用公諸於世;不以為一般的江湖術士可以學得到,因為不懂詩。沒有星盤則詩偈之意義便不能看得出來。星盤天天不同,不懂七政四餘就是缺乏了必須條件。



      書中第二部份《二○一○庚寅年男女吉凶每日談(一至五月)──一百五十多天的示例與《河洛理數•金鎖銀匙》用法舉例》,以《果老星宗》星盤及《河洛理數•金鎖銀匙》談及每日每周吉凶──可以說是一本「年鑑」,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都有吉凶時辰,作者會逐一點出男女俱吉、俱凶、男吉女凶、男凶女吉四種之別。附以作讀者參考之用。以不同作者的實例展示作者自己的所感和所知,更希望以下的一切有助於本書的閱讀。



      是次整理出版,心一堂編輯部參考了海內現存最早及最接近原面貌的虛白廬藏明刻本《河洛理數》中的《金鎖銀匙》,並在長達幾個月時間中與作者溝通就《河洛理數.金鎖銀匙》版本文字及條文編號問題斟酌。最後在明刻本的基礎上修訂成本書附錄中的《金鎖銀匙》最佳善本。



    本書特色?? ?



      •揭開天星《星宗》及《河洛理數•金鎖銀匙》秘奧

      •此書之作,意在提出一個新的取向談及每日吉凶,尤其是要強調男女有別。

      •詳細用法舉例(一百五十多天的案例)

      •參考了海內現存最早及最接近原面貌的虛白廬藏明刻本《河洛理數》(即將出版)中的《金鎖銀匙》,並在長達幾個月時間中與作者經常溝通就《河洛理數.金鎖銀匙》版本文字及條文編號問題斟酌,最後才完成校正書中所引《河洛理數.金鎖銀匙》的內文及條文編號

    ?


     





    李光浦作品系列──《星河金銀秘解──〈星宗〉與〈河洛理數.金鎖銀匙〉用法秘解》前言

    自序

    由《河洛理數》說起

    (一)我一生以來的首次擇吉

    (二)明仁皇太子和美智子的結婚大典

    (三)美國東印度艦隊總司令佩里向日本扣關

    (四)阮玲玉自殺身亡

    (五)一個隱藏玄機的電話

    (六)「金鎖銀匙」可作卜算之用嗎?

    (七)是前生注定莫錯過好良緣

    (八)又是一九六五年九月二十四日未時的「金鎖銀匙」兩數

    (九)天作孽,尤自可;自作孽,不可恕。

    二○一○庚寅年男女吉凶每日談( 一至五月) —《星宗》與《河洛理數• 金鎖銀匙》用法舉例凡例

    西元二○一○年一月(January)

    西元二○一○年二月(February)

    西元二○一○年三月(March)

    西元二○一○年四月(April)

    西元二○一○年五月(May)

    附錄:《河洛理數• 金鎖銀匙》原文( 據心一堂出版明刻本《河洛理數》底本)

    編後記









      我為甚麼想寫這本書?最簡單的答案就是,這是本很容易寫的書;祇要我拿出星曆(Ephemeris),參考《河洛理數》的〈金鎖銀匙〉後就可以描述出我看到圖象,寫下我所說的一些話,猶如寫日記無異。然而,由於我曾經說過:「要寫好的東西,一定要有自己的創見和發現,東抄西炒那些沽名釣譽的文字祇是「腐儒所為」,我不能不再一次肯定在這本書中,自己要做的也是這樣。

      

      時下屬於「通書」的年鑑實在不少,甚麼如「牛」年、「虎」年運程的應時東西在報攤都不難覓得;所謂「通勝」、「民曆」之類的作品已經變成江湖術士的自我包裝的產物!因此,今天很難見到「以垂永久事」之「選擇通書萬年曆以昭畫一」的《御定星曆考源》和《欽定協紀辨方書》的鉅著了!不僅如此,像這兩本典範之書,連同《玉匣記》在內,更因「術士之妄說」而變為「支離蒙昧拘牽謬悠之說」!



      雖然康熙時李光地的《御定星曆考源》於二十一世紀已有點不合時宜,但他用到的卻是「中學為體,西學為用」的天文學;《欽定協紀辨方書》是他死後,要到乾隆時才完成,出自二十九個欽天監團隊之手。他終於可以瞑了!



      認真研讀過卷二十至三十二的人當會看到今天的所謂《通勝》都以之為藍本;不是抄抄引引,就是故弄玄虛──其實卻是囫圇吞棗吧了!



      我在這本《星光天上來》要做的是:上半年為每日談;下半年是每周談(西方報章中所見之取向)。不過我要強調的是,所謂「吉凶」則男女有異。我的取向仍然和李光地一樣:「中學為體,西學為用」。我要比他更徹底,原因是我的每日談是根據星象,每個時辰因命宮的不同而致「吉凶」有共。日間的時辰是人活動的時刻,所以屬於夜間的──如無特別的事||我會置之於次要地位,也用不?為之而大書特書。「諸事不宜」的日子並不存在;星象不會有二十四小時都不好的。其實,「吉凶」並不可有不變的定義,正如「我們對古松的三種態度」,藝術家、建築師、生物學家說到的「美」不是一樣的。大的得失才有吉凶;人「順天者存,逆天者亡」。《易經》用到的「咎」、「悔」、「吝」比較好點,不能補救是「咎」;有小過的則為「悔」、為「吝」。我在每日談不能不用「吉凶」,因為「吉凶」已為日用言語的一部份,但讀者不妨考星象語言之脈絡意義,不可固執傳竟的法則。



      李光地的「中學為體,西學為用」是甚麼一回事?在此,且讓我用深入淺出的話說一下。



      我們都知道地球上東南西北這四個方向是甚麼吧!如果我們將圖中的東南兩向間劃三等份的話,可以粗略地指出「甲」是東南偏南地區,「乙」是東南之間,「丙」則為東南偏東之地。如是,此圖四方所見是十二等份。假若我們將寅卯辰為東,巳午未為南,申酉戌為西,亥子丑為北,所得的便是地面上的十二地支之封地。地面可以這樣劃分,則天空也不能例外!Zodiac源於希臘文,意謂動物之圈(Circles of Animals)──這就是我們的十二生肖。我們今天所說的十二生肖是否早於希臘?也許應問的是:由於Zodiac源於巴比倫,中國的十二生肖又是怎樣來的?



      上世紀初牛津大學出版了C. J. BALL的《Chinese and Sumerian》一書(一九一三年),力證中國的甲骨文源於巴比倫那些磚石文(Clay Tablet)。我未見有中國學者在這方面有甚麼學術文章。自鴉片戰爭之後,中國亂完又亂,哪有人有閒情去玩學術遊戲呢?!在占星學而言,那就更不足論矣,我舉出這實例,意在指出李光地中「中學為體,西學為用」是徹頭徹尾的西洋占星學,中學也者其實是「經過包裝」而成的。



      好了!且讓我們看看今天的《通勝》中用到的刑沖破害,這四種觀念是每天的時辰吉凶之釐定標準。



      三刑:申刑寅,寅刑巳,巳刑申,子刑卯,……

      六害:子未害,丑午害,申亥害,……

      六沖:子午沖,卯酉沖,……

      破:丑辰、亥寅、酉子、午卯、……



      「破」是角度為90o,刑亦然。「害」是150o,沖是180o。



      至於好的有三合、六合,前者是拱照的120o,後者是星盤上由地球作觀察台見到的星序||水(申巳)、金(辰酉)、火(卯戌)、木(寅亥)、土(子丑)的星序,加上午未的日月||七政。



      地球繞日運行,而自己也在自轉;在南中國日出於卯,十二個時辰的自轉令人可以觀看到十二天宮移動。月球也一樣繞地球而轉。每天繞地而行,但卻要約三十天才完成一周,這就做成了月球每天祇行13.2o或每小時0.55o於天宮上的度數。最簡單的結論是:地球每個地方的十二方位(由東南西北方位而來)與黃道天宮的十二方位是相關的。

      太陽在卯宮約三十日,由十月二十三日至十一月二十二日,這天地球上日出於卯的地方(如香港)上來說就是:天之「卯」也是地之「卯」。但換作是別的日子,如一月一日,則日在「丑」,香港日出於卯時,地上的「卯」是天上的「丑」。天上各方位的星盤名為「天盤」,地上的則為「地盤」,兩盤俱用十二地支來劃分十二方位。



      李光地《星曆考源》一部份是「天」「地」兩盤上方位比對下而得的,另一部份則用十天干「甲乙丙丁……壬癸」。這十天干代表的是月相||朔望、上下弦。十天干可以和天盤十二宮相比,正如和地盤相比一樣。所有神煞無不由此而生。



      西洋占星學不是不談神煞,如150o的所謂「上帝手指」就是Quincux||兩個150o底角和60o頂角等腰三角形之三點於二十八宿躔點上的星位。拱照(Trine)、對沖(Opposition)、直角90o……有星則是落實。單靠八字(每時辰都可用四柱寫出來)而搬弄三合、六合、刑、沖、破、害……的吉凶則難免鑿空蹈虛了──這祇是「空」談八字,那裏可以算得是「研究」呢?!



      因此,我要做的是比《御定星曆考源》和《欽定協紀辨方書》更切實際,以每天的十二時辰談「吉凶」,傳統通書的「宜忌」的事太多不切實際了。甚麼「上倉」、「裁衣」、「開渠」、「洗頭」……都是多餘的。



      星象中最吉的是拱照,最凶的是對沖和奴星戰鬥。吉時天天都有,凶時亦然。男女有別,男女都吉的時辰最佳,妳的凶也許是他的吉,他吉亦未必是妳會凶,祇有星盤上的星象可說得出來。為甚麼《通書》都不提男女有別,因為作者不懂。



      《河洛理數》的「金鎖銀匙」作者知道男女有別,可惜該書一直被忽視;古本祇借它來點出命局,以及用於歲運流年(子平八字)!用「金鎖銀匙」來看流日男女之吉凶從未有人說過,敢於談的人也很少。三年前大陸有名為金泉的人公開鐵板神數,窮舉取數十二法中有「元堂取數法」,偏偏祇談及如何定元堂就算了,不似展示其他十一法去逐條演算所得之條目。其實,他應該知道鐵板神數的骨髓是河洛理數,而非甚麼六親考刻。然而,他也許有自知之明,因為他無法運用「金鎖銀匙」,所以才不談河洛理數中的詩偈,甚至隻字也不提及。



      在我這本書中,我將「金鎖銀匙」如何應用公諸於世;我不以為江湖術士可以學得到,因為他們不懂詩。沒有星盤則詩偈之意義便不能看得出來。星盤天天不同,不懂七政四餘就是缺乏了必須條件。星盤上的「象」比詩偈可以揭示出來的還要多,但在每日談中,祇找出詩偈說的就夠了。



      詩偈和星象用到的語言有其獨特之處,因此我祇能循步漸進,逐步將內容寫得淺白;開始的每日談似乎有點學術化,但我會在稍遲之後將之盡量通俗化,務求讀這本書的人找到他們需要知道的。



      筆者研究《河洛理數》已有二十年多,但卻一直沒有將其應用之處提出來詳細的談。這次,我用「金鎖銀匙」來談及流日吉凶還是第一次。為此,我也將好些過往的實例附於書後以作參考之用。



      我想透過中西星命學和「河洛理數」撰寫《星光天上來》,這是從來沒有人做過的事。《通書》將時辰分為吉、中、凶三類,我看不出對擇吉有何幫助,更何況在同一個日期中之「宜」「忌」說及的甚麼理髮、動土、遠行、會友、訂婚、交易、求嗣、裁衣……之類的事與之有甚麼關係可言,最重要的就是擇一個上吉的時辰,而這個時辰要跟「河洛理數」的「金鎖銀匙」有相容和一致性。



      我會怎樣去撰寫我對時辰的看法呢?這本《星光天上來》──二○一○年庚寅吉凶每日談──可以說是一本「年鑑」,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都有吉凶時辰,但我會逐一點出男女俱吉、俱凶、男吉女凶、男凶女吉四種之別。我用到的是「金鎖銀匙」和《果老星宗》星盤。每月有兩或三張星盤,讀者可置之不理。這是我作觀星用的,讀者在我詮釋出來的詩偈中當會明白其義。二○一○庚寅年始於公曆二月四日,二○○九年己丑於庚寅立春一刻前才完結,由一月一日到這刻前是火年,而庚寅年則為納音的松柏木,是木年。本書〈附錄〉祇上「河洛木部參評秘訣」的「金鎖銀匙」原文,屬己丑霹靂火的火部從缺。讀者可以在我詮釋時所示之「數」查看原文。



      既然我要寫「每日談」,我得點出最吉和最凶的時辰,誰不想趨吉避凶呢我?!為有助讀者了解這方面的事,我不能不在這兒一談自己的經驗,以不同的實例展示自己的所感和所知,更希望以下的一切有助於《星光天上來》的閱讀。




    其 他 著 作
    1. 星光天上來:河洛金銀天星擇日
    2. 鬼谷子真詮
    3. 鬼谷子真詮
    4. 皇極經世真詮:國運與世運
    5. 鬼谷子真詮--唯一真正鬼谷子算命術詮釋
    6. 占卜星命與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