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二樓書籍分類
 
燦爛人生 Life in Color(三款封面 隨機出貨)

燦爛人生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69729802
彭雄渾,黃柏軒
愛文社
2019年3月01日
167.00  元
HK$ 141.95
省下 $25.05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ISBN:9789869729802
  • 規格:平裝 / 400頁 / 14.8 x 21 cm / 普通級 / 全彩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 藝術設計 > 設計 > 設計師傳記/文集











      抽象畫家、班尼頓全球獨家首席設計師、臺灣箱包大王彭雄渾自傳



      永不放棄,我就是我

      班尼頓全球獨家首席設計師、臺灣箱包大王、

      當代畫家、滑雪高手、攝影師、廚師......

      人生的一級玩家 彭雄渾自傳




      *三封面隨機出貨,呈現人生不同時期心境

      *封面無字設計,原汁原味展現完整畫作

      *獨家彩頁收錄彭雄渾精彩畫作



      彭雄渾的人生很難定義,在成為國際知名的抽象畫家之前,他是一位來自新竹青草湖的少年,自學英文、創業,帶著一個皮箱就跑遍全歐洲,成為一代臺灣箱包外銷大王,還受班尼頓邀請擔任全球設計總監──而這僅是他人生的前菜。



      年少紮根時期的運動員、英語演講選手、廚師,到青壯年衝刺階段的企業家、設計師、發明家,再到眼下從心所欲之年的畫家、公益支持者??沒有一個職業身份能框限他,令他停滯不前,而蘊涵在他身上的才華能量在各個階段支持他達成夢想,或者成為伏流,等待適當的轉折泉湧而出,滋養嶄新的歲月風景。



      一生堅持「做什麼,像什麼」的彭雄渾,除了對任何事情都充滿興趣、一再以膽識與創造力站穩地位,亦付出了非一般人所能承擔的實戰代價。在傲人成就的背後,他對朋友非常信任,可謂成也信任,敗也信任,即便如此,他依舊懷著感謝之心:「我能夠有如此豐富奇妙的經歷,是因為在很多關鍵時刻,得到了許多貴人的幫助。」



      這本傳記,宛如一場慢速播放的人生電影,呈現了如日中天的燦爛輝煌,亦坦白面對生命的月之暗面。彭雄渾希望藉由自身歷程的訴說,讓更多人學會欣賞、學會同理、學會在每一個茫然失措的片段裡都能相信自己,也相信身邊的人們。



      傳承、付出、熱情、創意,就是《燦爛人生 Life in Color》所欲傳遞的價值,也願讀者能從中得到抓住幸運的勇氣,無畏地走上屬於自己的燦爛人生。

    ?


     





    Who is Stephen Peng?

    序 : 寶劍出鞘 文:黃芳祐



    第一幕:青草湖畔的少年

    八歲少年的早晨

    貧窮年代,希望年代

    藝術家爸爸,發明家爸爸

    美人媽媽,強人媽媽

    感謝!初中的我

    華語學院小輔祭

    全國比賽拿銀牌

    三個故鄉

    童年記趣

    頑童、太保、打工仔

    美軍俱樂部的廚房小弟

    綁拖鞋的英文家教

    模範街奇遇

    抽到「金馬獎」,免驚

    我要來去臺北打拼

    One night in 環球大飯店

    阿拉伯領事館二等秘書

    遇見100%的女孩

    達新公司的叛逆新星



    第二幕:上班族創業

    哈囉,親愛的茉力嘉

    從零開始的創業冒險

    歐洲壯遊記

    難忘的歐陸溫情

    一覺醒來,成了澳洲人

    澳洲大不同

    游泳池DIY不求人

    澳洲茉力嘉,誕生

    回擊奧客,千萬別手軟

    想念臺灣

    巧遇班尼頓

    班尼頓全球獨家首席設計師

    四色箱誕生傳奇

    中國:1980

    進軍香港

    彭氏管理

    做事哲學:相互尊重

    送暖到科威特



    第三幕:月之暗面

    人生暗面,都是學習

    災難與教訓

    跨國大品牌不是金雞母

    親信翻臉記

    十年官司

    惡夢工廠

    再會,臺灣茉力嘉

    上海製造

    退休!

    退休後的旅程

    我的家庭真奇怪

    彭家活菩薩:彭太太王文衡

    我的父親母親



    第四幕:畫家彭雄渾

    重拾畫筆

    畫廊好夥伴朱慧敏

    貴人引導,專業畫家路

    足球小子再現金竹

    浮爾頓飯店大挑戰

    人生主菜,上桌了

    放下遺憾,重拾親情

    享受吧!想要的一人生活



    Behing The Scenes



    女兒看爸爸

    兒子看爸爸

    我選擇的男人 王文衡口述�黃柏軒整理



    跋 : 他與他的孤獨堡壘 文:黃柏軒





    ?





    推薦序



    出版緣起



    李淑圓(本書編輯)




      一本想留給家人看的故事。最開始就是這麼簡單。

      有些故事如果沒有人說、沒有人寫,就會隨著時間潮流而被帶走,最終沒有人記得。



      「燦爛人生 Life in Color」的發生,最開始只是想要說一個人的故事而已,而在開始說了之後,發現原來這不僅僅只是彭雄渾一個人的故事而已,而是一個時代、一群人的故事,是這片小島上持續在發生的故事。



      藝術家彭雄渾在經歷這十年來全心創作過程裡,越發看見過去的人生是一片豐腴沃土,是此刻能如此揮灑創作不停歇的養分,在一潑一灑之間,在腦裡流瀉而過的片段和色彩,是年輕時赤腳奔跑的暢快、是年少辦展時的貴人相助、是在創業時期對生命的徬徨與放手一搏、是生命低谷時仍永不放棄的堅定,每一段歷程都像是一種色彩,在最美妙的時候跟著光走進彭雄渾的生命裡,也在每一幅的畫作裡燦爛的呈現著。



      1947年出生的彭雄渾,就是在那個動盪的年代下,面對臺灣在國際局面上的困境仍然燃燒著生命的熱忱,不斷地為自己的人生尋找出路,也是在為這片土地尋找出路的一段歷程。此刻的臺灣不也是如此嗎?即便時代不同,我們所面對的仍然是一樣的世界洪流,如何在這片小島上踩穩腳步?如何在身邊的人看見自己努力的影子?



      彭雄渾常說:「我能夠有如此豐富奇妙的經歷,是因為在很多關鍵的時候有很多貴人的幫助,我很感謝。」期許有天能用自己的能力帶給別人幸運的彭雄渾,希望能夠藉由自己故事歷程的訴說,帶給更多人學會欣賞、學會同理、學會在每一個茫然失措的片段裡都能相信自己,也相信身邊的人們,當你真心許願,總會有辦法的。總是全心全意地去做、去愛、去選擇,任何事情都有可能發生的。



      藝術家可以用畫作表達藝術、企業家可以用事業表達成就、設計師可以用作品表達美感。更深的去談論藝術,其實生命本身就是一份藝術,如何成為一位丈夫的藝術?如何成為一位父親的藝術?如何能夠讓每一個身份都帶有美感而悠然自得?



      彭雄渾藉由他的一生創作出了自己的生命色彩,不僅斑斕精彩,更是在不同的身份裡也轉換得淋漓盡致,他總說「做什麼,像什麼。」而今此刻走過不同角色的彭雄渾,在創作之後,他更靠近的角色,是自己。



      藉由回顧自己的經歷,經過一年的採訪撰稿,就像是一場慢速播放的人生電影,往往在燦爛之中,映照出的是那如初的自己,純粹而堅定。



    作者序



    他與他的孤獨堡壘



    黃柏軒




      第一次與彭先生見面,是在他的畫室。

      沒有寒暄,他便直接問我:「你覺得這本書值得出嗎?我的故事會有誰想看?」

      我心裡其實有點莫名其妙。

      他白手起家創立的「茉力嘉」曾是臺灣的箱包大王。

      他當過班尼頓全球設計總監,還擁有班尼頓的全球獨家設計製造及銷售版權。



      62歲退休,開始畫畫,曾受到Mini Cooper邀請於50周年慶活動上展出畫作。世界各地品牌邀約不斷,2018年,他還受邀參加新加坡總統的慈善晚會。



      除此之外,他玩攝影、露營、玩菸斗、退休後年年出國滑雪,還做得一手好菜。

      能把人生過得這麼精彩,如果他沒資格出書,那還有什麼人好意思出自傳?

      當下我便懂了,那是他在試我,想理解我怎麼看這件事。

      甚至不知道他是有意或無意,先把自卑的一面拿出來,看我接不接得住。



      當下回答的細節忘記了,只記得我對他說了這句:「你的經歷,我們這輩年輕人很難體驗到,有很多值得學習的。」他好像挺滿意,是個喜歡人家捧的獅子座無誤。



      但後來在寫稿過程中,我也真的不斷反問自己:「他為什麼想出自傳?這本書值得讀嗎?」

      這可能是這本書最重要要回答的問題。



      我想到了他的孤獨堡壘──林口畫室。



      老畫家的畫室在林口,2018年的現在,林口到處都是正在興建的高樓大廈,是個新興的住宅區,他的畫室只有兩層樓,四周都還是荒地,外觀看起來像個鐵皮屋,打開車庫大門,裡頭卻是個像倉庫般寬敞挑高的空間,左半邊井井有條地堆著巨大的畫布,右半邊則是他的顏料,還有幾台果汁機,是他曾經用來調和顏料的。



      旁邊放著一堆沾滿顏料的東西,你猜不出哪些是曾經被用來作畫的工具(畢竟他曾經用孫女的鞋子來作畫),哪些只是意外被波及。

      門口,總是停著一台敞篷賓士,要不就是紅色的Land Rover。

      旁邊堆得高高的巨幅畫布,是他的秘密基地,也是他揮灑畫筆的地方。

      他在一樓畫畫,二樓用玻璃隔成兩個大空間,一半做畫廊,另一半做臥室、客廳和吧檯。

      客廳總是暗暗的,堆滿了小山般的DVD,一座意外簡約的家庭劇院。



      另一半,是個小小的吧檯,亮紅色桌面上佈滿不經意的刮痕,旁邊架上擺著一排名牌菸斗、相機,筆筒(後來才知道筆筒裡每支筆都可高檔了),矮架上散放著各種雜誌、文件,他的豐功偉業與他的心頭好,都在這。



      吧檯後面有個流理臺,他總是在這煮義式咖啡招待客人。在等待話語開始前的空白,他總是背對著客人,安靜地煮一杯Espresso等客人把話說完,或把身心安頓好,接著用骨瓷杯盤端上,好像老咖啡店的老闆──咖啡的味道是熟悉的,老義式的味道,又濃又醇。



      總是一個人,卻不寂寞,問他待會要幹嘛,下週要幹嘛,他總是有很多好玩的計畫,要畫畫,要打牌,要出國,哪時又要去滑雪了;即使沒要幹嘛,他也是很享受的樣子,在家看碟看一天也很愉快,空虛感根本與此人無緣,好像無論何時何地都讓他自在。



      一個人原來可以這麼愉快,而愉快的生活原來可以這麼簡單。

      第一篇稿子完成後,印了紙本給他看,問他看法。



      那一篇是寫他創業的故事,不太好寫,邊訪邊寫了三個多月才完成,要找到適合描述他的語調,又要模擬出他當年挑戰風車般的創業壓力,琢磨了很久,直到想起他寫信的細節,才終於把這篇稿子寫出來,說真的給他看時還挺緊張。



      「明明都是我做過的事,也是我親口告訴你的……但很奇怪,看稿子時會想著,原來我竟然做過這些事啊。真不簡單。」說著說著,奇怪的是一向很酷、很硬漢、很灑脫的他,竟然偷偷擦起眼淚。



      回到要怎麼說彭先生的故事。

      我要說的,是一個成功企業家變成了畫家的故事,還是一個畫家意外當了四十年企業家,終於迷途知返的故事?

      我喜歡後者。我不知道彭先生比較喜歡哪一個。

      有時覺得,他只是不說,但年輕時可能有些陰影,因為貧窮,或因為他的父母。

      彭太太曾說:第一次見到他,只覺得怎麼有人這麼瘦、這麼安靜!他在公司是沒有聲音的,很難想像吧?



      不能依靠別人、不要期待太多。努力完成自己分內能做的事,盡最大的限度去努力,就是他的生存之道。他人對他來說,似乎只是反映自己的鏡子。



      不在意別人眼光,但把自己做到最好。

      這樣一個人,我應該循著線索,幫他找出心裡真正的聲音呢?還是要幫他圓一個好聽的人生故事?



      騎車前往林口畫室訪問的路,有一段是彎彎曲曲的山路。

      每次騎在這條山路上,我總是開始緊張於接下來的訪問。我覺得他太聰明,一定看得出我的緊張──那讓我更緊張了。



      某天,實在太緊張了,一邊騎車一邊拿出錄音筆自言自語,對錄音筆談到我焦慮的點是什麼,想要達成的是什麼,這本書最重要的應該是什麼……神經病般(而且危險駕駛)的自言自語中,突然我問了自己一個問題:「如果這是我的自傳,如果我明天就要死去,我希望可以在自傳中留下些什麼?」



      我想看到的是:

      那些我真正重視的目標被達成的過程。

      那些我深深錯過、再也無法彌補的遺憾。

      以及,它們最後化做什麼樣的形式留在我的人生裡。



      突然,我就看清了很多東西。

      他也許並不覺得自己是個成功的企業家。他只是埋頭猛做,享受著衝撞跟突破,只是努力努力再努力。

      也許他直到退休,心臟裝了支架,重拾從畢業後就沒再拿起的畫筆,才終於放鬆下來,找到與自己、與家人相處的方式。

      他本質是個非常善良的人,也許最不願意的就是與別人衝突,是善於保護自己的,很忠於自我的,也願意承認自己自私的人。

      我最喜歡他的一點,就是他承認自己有多自私,而且沒有打算要改的意思。

      這才叫做「做自己」。沒有到這個程度,都還是在為別人而活,活在自我感覺良好的假象中。



      面對一個這麼成熟、愉快、誠實、充滿活力的人,我只要盡量的去感受他,聽他說話就好了。



      那些故事自己會說話,最好的例子就是,在我訪問他、寫這本書的一年裡,每次我跟人聊到他的故事,總會換來一番目瞪口呆的表情,而哀傷的部分,也是結結實實的。



      能認識這樣的人生一級玩家,真是太幸運了。

      所以,我只要放膽去寫就好。拋出舞台,任憑他表演,我做鏡子,畫面就已足夠精彩。

    ?




    其 他 著 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