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二樓書籍分類
 
茶館

茶館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7201050355
老舍
天津人民出版社
2005年5月01日
35.00  元
HK$ 33.25  









[ 尚未分類 ]








《茶館》是中國話劇史上的經典。《茶館》是故事全部發生在一個茶館裡。茶館里人來人往,會聚了各色人物、三教九流,一個大茶館就是一個小社會。老舍抓住了這個場景的特點,將半個世紀的時間跨度,六七十個主、次人物高度濃縮在茶館之中,展現了清末戊戌維新失敗後、民國初年北洋軍閥割據時期、國民黨政權覆滅前夕三個時代的生活場景,概括了中國社會各階層、幾咱勢力的尖銳對立和衝突,揭示了半封建、半殖民地中國的歷史命運。
  《茶館》的成功在於語言的成功。話劇全憑台詞塑人物,台詞到位了,人物就活了;人物活了,全劇也就成功了,被譽為“語言藝術大師”的老舍的的確確將語言功力發揮到極致。《茶館》中每個人物的台詞都設計得非常生動傳神、富於個性,同時又簡潔凝練,意蘊深長。


目錄
導言
話劇卷
茶館(三幕話劇)
小說卷
正紅旗下(未完)
我這一輩子
月牙儿
微神
上任
老字號
斷魂槍
散文卷
想北平
北京的春天
大明湖之春
一些印象(節選)
可愛的成都
宗月大師
無題(因為沒有故事)
我的母親
四位先生
小麻雀
母雞
養花
小病
取錢
討論


用幾十萬字來選一種老舍的簡明經典讀本,是可行的嗎?
我個人覺得,文學"經典"的標準至少要符合下面一些條件:它的一以當百,一以當千的無可爭辯的分量;它在歷史上有不可或缺的地位,無法逾越的典範性、代表性;產生的時候是重要的,之後又擁有持久的影響力,一代一代有它的讀者,甚至迷戀者;它值得人們再三品味,可以不斷感受、不斷驗證,不斷有新的發現,即所謂說不完的莎士比亞,具有永恆的魅力。如果依照這些尺度來衡量老舍,我們可以越發體會到他所具備的特質:他一生創作了大量的小說(尤其是長篇小說)、劇本、散文、詩歌(新詩之外包括歌詞、鼓詞和舊體詩等),幾乎什麼形式都涉及了。已經出版的《老舍全集》19卷,總共有一千萬字之多。談現代長篇小說的生成,你不能越過他;回顧現代諷刺幽默精神,離不開他;講到中國話劇的民族化,自然不可繞開老舍:而要認認真真地總結中國現代白話的歷史,想想我們每個人今天嘴裡說的或筆下寫的現代語言文字,更是不可忽視他的存在。上個世紀二十年代。在老舍最早的兩部作品剛剛問世的時候,朱自清先生就引用過當時報紙的廣告語:"這部書使我們始而發笑,繼而感動,終於悲憤了。"(《(老張的哲學)與(趙子日)》)開筆寫作當得起這類評價的作家,能有幾人?這是同代人的現場感受。而老舍逝世至今,他的作品近二十年來大量再版,反復被改編成電影、戲曲、電視劇之多,沒有一個作家能趕得上他,成為一個奇蹟。我本人80年代曾經在北京交道口的後圓恩寺胡同茅盾故居住過一年多,故居旁有個影劇院,兩邊的距離近到聽見影劇院打開演的鈴聲,再踱著方步走出故居進場都來得及。因此,我親眼見到凌子風改編的電影《駱駝祥子》在胡同上演的盛況。一個現代作家的作品,競可以達到把北京城裡的老太太都大群大群動員出來觀看的地步,那個持久的力量真是令人嘆為觀止了。你不能不有感於老舍具象的文學世界的獨特與豐厚。越是獨特、豐厚,它留給我們後人的創造性閱讀的空間就越大。他真正是隨著時間的流逝,越發見出其經典性的偉大作家。
老舍擅長表現中國的世態,他基本的文學精神是對北京市民社會不歇的批判。在西方,市民社會是獨立於國家的一個領域,是由契約關係聯結的社會空間。中國市民社會大約興起於北宋時期。與西方一致,它是城市商品經濟發達到一定水平的產物,但中國歷史上從來沒有完整的西方意義的市民社會,因其從未脫離過國家政權的束縛。到了近現代,中國都市演變為京滬兩型,內含兩種市民社會:一是由西方移植並在移植中發生變異的海派市民社會,一是由古代市民社會演化而來的京派市民社會。兩者的文化.雖同樣具有世俗性、民間性、物質性,卻因處於現代化的不同階段而呈現出不平衡的狀態,日常生活的外部面貌也有較大的不同。老舍的文學,是表現北京老市民社會衰敗的活的標本,它寫盡了封閉的妥協的\灰色市民的形形色色,特別是下層貧苦市民的日常掙扎。那麼,批判這樣的市民社會的思想意義,就變得相當廣大。長篇《駱駝祥子》,中篇《我這一輩子》、《月牙儿》,短篇《上任》等,正是老舍所提供的描寫城市貧民與下層市民社會的力作。
《駱駝祥子》歷來被看做是老舍的代表作,寫城市體力出賣者的慘劇。祥子妄想靠自己掙得車子來過體面生活的卑微理想終於不得實現,幾起幾落,人也走向毀滅。祥子的毀滅是社會壓榨結果,也是窮困市民性格、命運的必然了局。讀者可以讀出,連虎妞也是祥子毀滅的因素,祥子本人也是毀滅自己的緣由。《我這一輩子》寫的是城市下層警察的悲劇。低等警察形像在老舍那裡從來只是個貧民,雖然生活裡也有狡猾、勒索型的巡警,他往往把他們分給了暗探,像《駱駝祥子》裡的孫偵探,《茶館》裡的宋恩子和吳祥子、小宋恩子和小吳祥子(《茶館》裡也有派差的巡警,都比"大兵"善些。《龍鬚溝》裡派捐的劉巡長上下敷衍,能說會道,但心地正直,懂得窮人受的是什麼罪)。小說中自述的"我"就一語說破了其中的道理:"巡警和洋車是大城裡頭給苦人們安好的兩條火車道"。《月牙儿》在老舍小說裡是個異數,高小畢業(對舊日的女子已經是不低的學歷)的少女"我"百般走投無路,最後淪為暗娼,知識女性仍逃不脫與貧民母親一樣的下場。但主人公畢竟是知識女性。這給小說的敘述帶來淒楚優美的詩的情調。《上任》講述故事的腔調正與《月牙儿》反著,是短促的,快節奏的,有腔無調,符合人物的流氓氣息。這個官匪本是一家的喜劇故事。表明老舍對老市民社會角角落落的熟稔程度。"江湖"黑道是市民社會的一個複雜層面,而且是盤根錯節的下層。由於老舍的出身,他只寫他熟悉的下層市民人物。像張恨水《金粉世家》那樣的中國北方官僚總理之家,老舍從來沒有憑想像去嘗試性寫過。全方位地進人老舍的沉痛敘事和世態諷刺視野的,只是傳統市民社會的新老市民,而又以老市民的形象最成功。《離婚》和《正紅旗下》都較長,老派市民寫得好,寫得深刻。《離婚》的主人公"張大哥"平生只做兩件事情:做媒人和反對離婚。他熱心湊合了別人婚姻,並將一切死了的婚姻繼續湊合下去,說明在老市民社會裡,"生命只是妥協、敷衍,和理想完全相反的鬼混"(《離婚》)。《正紅旗下》的眾多破落旗人已經在貧困線上整日掙扎,卻並不自知,躲著債照樣有滋有味地養鳥、放風箏、小年放爆竹。將以上這幾篇小說綜合起來,老舍點到了我們民族根性中最頑劣的一面:因循,保守。蒙昧,知足,萎縮,退嬰,中庸,隨遇而安,死活要臉,欺軟怕硬。怯懦膽小。他點到了我們的痛處。這是魯迅所開創的"國民性批判"主題在老舍手中的複活,並得到不同程度的開掘與深化。
但老舍並非一味地批判舊市民。在中國社會進行新舊轉型的超長歷史中。老舍的文化姿態意味深長,發人深思。他告訴中國人.在日新月異的世界面前如何自處。這裡所選的短篇極品《老字號》、《斷魂槍》是關於老舍的必讀篇目。老字號的"三合祥"綢緞鋪子的經營方式,終於在"天成"的彩牌樓、大減價、洋鼓洋號、蒙混日貨面前敗下陣來,但你仍會感到它的從容,不二價.大氣,並非完全倒下。"還有老鏢師沙子龍,寧肯把絕活埋葬.也堅決不傳他的"五虎斷魂槍",他注定要沒落,要被人遺忘.但當他夜深人靜關起門來在院子裡把那六十四槍一氣刺下來,扶著涼滑的槍身連說"不傳不傳"的時候,你仍會為這個人物的氣勢所震懾。或許新一代的讀者已經不能平心靜氣地欣賞這兩篇作品,甚至有可能誤讀它們。我要說的是,在新的必將代替舊的這一規律面前,老舍何嘗含糊?他不是要為舊的殉葬,他只是不無哀痛地表現了老派市民於新舊交替中,自尊地保持自己人格的那一點精神。老舍所處的時代。北京市民社會已經到處呈現出農業文明全面瓦解的特徵。老舍的作品提醒人們,在文明進步中勿忘守住一些根本的東西,以免在向世界開放的時候.因浮躁而失了靈魂。
入選文學史的經典作家,首要記錄的,不是泛泛而談他們餓了哪些事,而是他們 竟說了哪些前人沒有說過的話,作出舌參蘢新的貢獻。當上個世紀二十年代末期,老舍出現後,他給文壇帶來的是感情充沛、嬉笑幽默的文字。他把北京口語大量地引入文學,和其他的三十年代作家一起,開闢了新的白話時代,使得從"五四"前後開始大步發展的現代書面白話文擺脫了初期歐化較重的幼嫩。而他的文字更以新鮮,活泛,雍容,睿智,充滿嘲弄的風格著稱。據當年聚居北平(北京)的京派作家回憶,在後門慈慧殿三號朱光潛先生的住所經常舉行的"讀詩會"上。有時也會讀讀詩歌以外的作品,比如一天"讀到老舍先生一篇短短散文時,環轉如珠,流暢如水,真有不可形容的妙處"(沈從文:《談朗誦詩》)。這是我所見過的,對老舍文字可看可誦的最高評價。我們今天不妨用吟誦的方法來讀讀他的經典之作,比如,概述的文字可讀《駱駝祥子》頭關於北平洋車夫派別的那幾個段落;人物對話可讀《茶館》第一幕;動作場面可讀《斷魂槍》里沙子龍徒弟王三勝練刀,王三勝耍槍被孫老者三截棍打敗,孫老者為學藝主動在沙子龍院子裡打了套查拳共計三段。只要將老舍的作品讀出了聲,真能體會到他的文學語言的字字珠璣,虎虎生風!關於老舍讀本的選法,對於小說,是長、中、短篇均收,這是他寫作最早、最多而且成就最大的文體。話劇雖僅收了一部,但老舍以小說家的資格、特性在抗戰期間始寫劇本,有的是能讀不能演的,到寫出《茶館》的當兒,確實達到了巔峰狀態。散文則由我從頭讀過,選出三萬字,粗粗分為四欄:《想北平》等五篇寫的是地方,濟南大明湖也好,可愛的成都也好,實際上都是他的故鄉北京的擴大與延伸,他所懷念的地方只有北京和類似北京風情的景緻。《宗月大師》等四篇寫的是人,每篇寫法各異,或紀實。或抒情,或幽默。《無題》是他少有的寫情筆墨,可與小說《微神》相比較而閱讀,後者是以他的初戀經歷為原型的。《小麻雀》等三篇如以當今的流行語稱呼,均屬"環保"題目,能如此"超前",是因對老舍來說,愛市民小人物與愛自然界小動物、小生物是高度一致的。從這裡,我們彷彿能接觸到他的心地最軟和的那一部分。《小病》等三篇為幽默小品,包含了對生命、社會、中西文化及何為現代文明的種種觀點,讀後不僅使人開心一笑,且大有餘味。以上遴選的各篇,雖然見仁見智,如能照選本這樣一一讀下來(不是讀一遍,而是讀幾遍),也就能概要地領略老舍的文學經脈了。所採版本,基本上是以《老舍文集》、《老舍全集》為底本,再參照重要舊本包括初版本加以校對,以求準確。
現在我可以來回答本文開頭提出的問題了:老舍是二十世紀中國現代文學的經典作家,本集可作為供你選擇的老舍經典讀本之一。如果你想走近和走進老舍,它便是一扇門和一條路徑。
吳福輝
2005年4月寫於京城小石居

文摘
書摘
人是為明天活著的,因為記憶中有朝陽曉露;假若過去的早晨都似地獄那麼黑暗醜惡,盼明天干嗎呢?是的,記憶中也有痛苦危險,可是希望會把過去的恐怖裹上一層糖衣,像看著一出悲劇似的,苦中有些甜美。無論怎說吧,過去的一切都不可移動;實在,所以可靠;明天的渺茫全仗昨天的實在撐持著,新夢是舊事的拆洗縫補。
對了,我記得她的眼。她死了好多年了,她的眼還活著,在我的心裡。這對眼睛替我看守著愛情。當我忙得忘了許多事,甚至於忘了她,這兩隻眼會忽然在一朵雲中,或一汪水里。或一瓣花上,或一線光中,輕輕的一閃,像歸燕的翅兒,只須一閃,我便感到無限的春光。我立刻就回到那夢境中,哪一件小事都淒涼,甜美,如同獨自在春月下踏著落花。
這雙眼所引起的一點愛火,只是極純的一個小火苗。像心中的一點晚霞,晚霞的結晶。它可以燒明了流水遠山。照明了春花秋葉,給海浪_些金光,可是它恰好的也能在我心中,照明了我的淚珠。
它們只有兩個神情:一個是凝視,極短極快,可是千真萬確的是凝視。只微微的一看,就看到我的靈魂,.把一切都無聲的告訴了給我。凝視,一點也不錯,我知道她只須極短極快的一看,看的動作過去了,極快的過去了,可是,她心裡看著我呢,不定看多麼久呢;我到底得管這叫作凝視,不論它是多麼快,多麼短。一切的詩文都用不著,這一眼道盡了"愛"所會說的與所會作的。另一個是眼珠橫著一移動,由微笑移動到微笑裡去,在處女的尊嚴中笑出一點點被愛逗出的輕佻,由熱情中笑出一點點無法抑止的高興。
我沒和她說過一句話,沒握過一次手,見面連點頭都不點。可是我的一切,她知道;她的一切,我知道。我們用不著看彼此的服裝,用不著打聽彼此的身世,我們一眼看到一粒珍珠,藏在彼此的心裡;這一點點便是我們的一切,那些七零八碎的東西都是配搭,都無須注意。看我一眼,她低著頭輕快的走過去,把一點微笑留在她身後的空氣中,像太陽落後還留下一些明霞。
我們彼此躲避著,同時彼此願馬上摟抱在一處。我們輕輕的哀嘆:忽然遇見了,那麼凝視一下,登時歡喜起來,身上像減了分量,每一步都走得輕快有力,像要跳起來的樣子。
我們極願意過一句話,可是我們很怕交談,說什麼呢?哪一個日常的俗字能道出我們的心事呢?讓我們不開口,永不開口吧!我們的對視與微笑是永生的,是完全的,其餘的一切都是破碎微弱,不值得一作的。
我們分離有許多年了,她還是那麼秀美,那麼多情。在我的心裡。她將永遠不老,永遠只向我一個人微笑。在我的夢中,我常常看見她,一個甜美的夢是最真實,是純潔,最完美的。多少多少人生中的小困苦小折磨使我喪氣,使我輕看生命。可是,那個微笑與眼神忽然的從哪兒飛來,我想起唯有"人面桃花相映紅"差可托擬的一點心情與境界,我忘了困苦,我不再喪氣,我恢復了青春;無疑的,我在她的潔白的夢中,必定還是個美少年呀。
春在燕的翅上,把春光顫得更明了一些,同樣,我的青春在她的眼裡,永遠使我的血溫暖,像土中的一顆子粒,永遠想發出一個小小的綠芽。一粒小豆那麼小的一點愛情,眼珠一移,日月豆沒有了作用,到無論什麼時候,我們總是一對剛開開的春花。
不要再說什麼,不要再說什麼!我的煩惱也是香甜的呀,因為她那麼看過我!

(載一九三七年六月十日《談風》第十六期)P371-373




其 他 著 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