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比利戰爭【完整新譯本】
  • 定價117.00元
  • 8 折優惠:HK$93.6
  • 放入購物車
二樓書籍分類
 
苦悶的象?

苦悶的象?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577634412
廚川白村
魯迅
五南
2019年6月25日
67.00  元
HK$ 63.65
省下 $3.35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ISBN:9789577634412
  • 規格:平裝 / 176頁 / 14.8 x 21 x 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2版
  • 出版地:台灣


  • 文學小說 > 文學研究 > 文學史











      「文學是苦悶的象徵」這句話可說總結了所有文學產生的原因。



      廚川白村從文學的創作、鑒賞、文藝的根本問題考察、起源層層評析,闡述文學乃是生命受了壓抑驅使作家創造出文藝作品。但這些作品是作家在何種心境下創造出來的呢?作品底下的角色是否多少投射了作家當時的心境?廚川白村曾經提出一個問題:作家之所描寫,必得是自己經驗過的嗎?他自答道,不必,因為他能夠體察。



      本書是魯迅在北大、北師大、女師大授課的講義, 1925年出版後一版再版,是文藝青年的入門讀物。在當時正是「五四」之後,文字表現即是民初的白話文。有一說:《苦悶的象徵》譯文所表現的熱情即魯迅在傳播自己的美學思想,也因此這本譯作被視為魯迅美學思想變化的重要線索。

    ?


     





    譯者引言

    譯《苦悶的象徵》後三日序



    第一 創作論

    一 兩種力

    二 創造生活的欲求

    三 強制壓抑之力

    四 精神分析學

    五 人間苦與文藝

    六 苦悶的象徵



    第二 鑒賞論

    一 生命的共感

    二 自己發現的歡喜

    三 悲劇的淨化作用

    四 有限中的無限

    五 文藝鑒實的四階段

    六 共鳴底創作

    〈自己發見的歡喜〉譯者附記

    〈有限中的無限〉譯者附記

    〈文藝鑒賞的四階段〉譯者附記



    第三 關於文藝的根本問題的考察

    一 為豫言者的詩人

    二 理想主義與現實主義

    三 短篇「項鏈」

    四 白日的夢

    五 文藝與道德

    六 酒與女人與歌



    第四 文學的起源

    一 祈禱與勞動

    二 原人的夢



    後 記/山本修二



    附 錄/項 鏈




    ?





    引言



      去年日本的大地震,損失自然是很大的,而廚川博士的遭難也是其一。



      廚川博士名辰夫,號白村。我不大明白他的生平,也沒有見過有系統的傳記。但就零星的文字裡綴拾起來,知道他以大阪府立第一中學出身,畢業於東京帝國大學,得文學士學位;此後分住熊本和東京者三年,終於定居京都,為第三高等學校教授。大約因為重病之故罷,曾經割去一足,然而尚能遊歷美國,赴朝鮮;平居則專心學問,所著作很不少。據說他的性情是極熱烈的,嘗以為「若藥弗瞑眩厥疾弗瘳」,所以對於本國的缺失,特多痛切的攻難。論文多收在《小泉先生及其他》、《出了象牙之塔》及歿後集印的《走向十字街頭》中。此外,就我所知道的而言,又有《北美印象記》、《近代文學十講》、《文藝思潮論》、《近代戀愛觀》、《英詩選釋》等。



      然而這些不過是他所蘊蓄的一小部分,其餘的可是和他的生命一起失掉了。



      這《苦悶的象徵》也是歿後才印行的遺稿,雖然還非定本,而大體卻已完具了。第一分〈創作論〉,是本據,第二分〈鑒賞論〉其實即是論批評,和後兩分都不過從〈創作論〉引申出來的必然的系論。至於主旨,也極分明,用作者自己的話來說,就是「生命力受了壓抑而生的苦悶懊惱乃是文藝的根柢,而其表現法乃是廣義的象徵主義」。但是「所謂象徵主義者,絕非單是前世紀末法蘭西詩壇的一派所曾經標榜的主義,凡有一切文藝,古往今來,是無不在這樣的意義上,用著象徵主義的表現法的」(〈創作論〉第四章及第六章)。



      作者據伯格森一流的哲學,以進行不息的生命力為人類生活的根本,又從弗羅特一流的科學,尋出生命力的根柢來,即用以解釋文藝,—尤其是文學。然與舊說又小有不同,伯格森以未來為不可測,作者則以詩人為先知,弗羅特歸生命力的根柢於性欲,作者則云即其力的突進和跳躍。這在目下同類的群書中,殆可以說,既異於科學家似的專斷和哲學家似的玄虛,而且也並無一般文學論者的繁碎。作者自己就很有獨創力的,於是此書也就成為一種創作,而對於文藝,即多有獨到的見地和深切的會心。



      非有天馬行空似的大精神即無大藝術的產生。但中國現在的精神又何其萎靡錮蔽呢?這譯文雖然拙澀,幸而實質本好,倘讀者能夠堅忍地反復過兩三回,當可以看見許多很有意義的處所罷;這是我所以冒味開譯的原因,—自然也是太過分的奢望。



      文句大概是直譯的,也極願意一併保存原文的口吻。但我於國語文法是外行,想必很有不合軌範的句子在裡面。其中尤須聲明的,是幾處不用「的」字,而特用「底」字的緣故。即凡形容詞與名詞相連成一名詞者,其間用「底」字,例如 Social being為社會底存在物,Psychische Trauma為精神底傷害等;又,形容詞之由別種品詞轉來,語尾有-tive、-tic之類者,於下也用「底」字,例如speculative、romantic,就寫為思索底,羅曼底。



      在這裡我還應該聲謝朋友們的非常的幫助,尤其是許季黻君之於英文;常維鈞君之於法文,他還從原文譯出一篇〈項鏈〉給我附在卷後,以便讀者的參看;陶璿卿君又特地為作一幅圖畫,使這書被了淒艷的新裝。


    一九二四年十一月二十二日之夜,魯迅在北京記




    其 他 著 作
    1. 苦悶的象徵
    2. 西洋近代文藝思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