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二樓書籍分類
 
簡愛

簡愛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573285755
夏洛蒂.博朗特
李文綺
遠流
2019年6月27日
107.00  元
HK$ 90.95
省下 $16.05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ISBN:9789573285755
  • 叢書系列:文學館-COSMOS
  • 規格:平裝 / 624頁 / 14.8 x 20.9 x 3.12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3版
  • 出版地:台灣
    文學館-COSMOS


  • 文學小說 > 翻譯文學 > 英國文學











      入選BBC百大經典小說

      英國票選前三名必看讀物

      十九世紀最銘心刻骨、動人情感的文學名著




      故事女主角簡愛是個孤女,從小被寄養在舅媽家,飽受欺凌,後來被送進了羅伍德慈善學校,經歷了種種折磨,但她靠著堅強的意志完成了學業,成為一名優秀的家庭教師,受聘於荊原莊,並與男主人相戀,勇敢地追求自己的幸福……



      《簡愛》,這一部十九世紀英國文學名著,至今仍像黑天鵝絨上的一顆美鑽,在二十一世紀戀人們必讀的愛情經典裡光熠生輝。



      夏洛蒂.博朗特早慧憂悒的抒情風格,及像謎霧煙雲般地早逝等,與這本小說附鑿糾葛的閱讀情境,如古堡內的甬道,一扇一扇門藏著壓抑含蓄,叫人喘不過氣來,等著讀者一一揭露的是關於愛情的反覆執念與熱切思辯……



      這是一本讓人蕩氣迴腸,值得一讀再讀的愛情經典……



      《簡愛》之所以能通過時間窄門讓不同時代讀者讀出不同興味,在於它是一本活的有機體,如星鑽面面放光。夏洛蒂具有一支能呼風喚雨、令大海回瀾的妙筆,無論寫景抒情寓意皆極具敘述魅力;能馳目騁懷以季節容顏貼寫人物內心,能雄辯滔滔。讓男女主角以智識交手埋下惺惺相惜的愛意,又能忽遠忽近、欲迎還藏轉筆描寫愈來愈纏縛的情愫,更能寫盡破滅與絕望之苦,道出灰飛煙滅之後復合的狂喜。——簡媜



    ?


     





    原序

    ?

      《簡愛》的第一版不需要寫序,因此我沒寫;第二版則需要幾句話來表達我的謝忱以及幾項意見。

      我的謝忱分為三部分。

      對於讀者,我感謝他們包容地傾聽了一個樸實無華的故事。

      對於報界,我感謝它為沒沒無聞的有心人,開闢了一個能接受公平評判的場地。

      對於我的出版商,我感謝他們以他們的圓融練達、豐沛衝勁、實用眼光和坦然寬容,來幫助一位沒有名氣且無人推薦的作者。



      報界和讀者群,對我來說只是一些模糊的人物,我只能以模糊的詞語來感謝他們;然而我的出版商們卻是明確的,幾位寬大的評論家也是,他們如此鼓勵我,只有寬宏大量而心靈高尚的人,才懂得這麼鼓勵一個掙扎中的陌生人。對於我的出版商和那些出類拔萃的書評家們,我由衷地說,先生們,我打心裡謝謝你們。



      對那些曾經幫助過我、贊許過我的人致謝之後,我現在要轉向另一群人:就我所知,這是很小的一群,然而也不能因此而忽略。我指的是那些膽小懦弱、吹毛求疵的少數,他們對像《簡愛》這類作品的旨趣,都抱著懷疑態度。在他們眼裡,只要是不尋常的,就是錯誤;對於偏執——罪惡之母——的所有抗議,在他們耳裡聽來,都是一種對虔信——上帝在人間的攝政王——的侮辱。對於這些懷疑者,我要指出幾點明顯的區別,還要提醒他們一些簡單的事實。



      傳統並不等同於道德,偽道並不等同於宗教;抨擊前者並不等於攻伐後者,揭去法利賽人的假面具,並不等於對荊冠舉起不敬之手。這些事情與行為,是截然相反的,就跟罪惡與美德的殊分一樣。人們太常混淆它們,它們不該被混為一談:表象不該被誤以為是真相,凡人心胸狹隘的教條,只能讓少數人自以為是、自命不凡,不該拿來代表基督的贖世教義。那之中——我要再說一遍——是有著差別的,在它們之間不客氣且清楚地畫出分界線來,是件好事,不是壞事。



      世人也許不喜歡見到這些概念被分割開來,因為他們已經習慣於混淆它們,覺得把外表虛飾當作真正價值、以刷白的牆壁來代表潔淨聖地是方便的。他們也許會痛恨那個敢於細察與揭露,敢於掀起鍍金表層現出底下劣質金屬,敢於探進墳墓裡掘出屍骸的人,可是,儘管痛恨,他們還是受惠於他。



      亞哈不喜歡米開亞,因為米開亞對他從來不作吉利的預言,只說凶事;也許他比較喜歡伽拿那的愛諂媚的兒子,然而亞哈本可以逃過一場血難的,只要他肯停止傾聽阿諛奉承,接受忠實勸戒。



      我們這時代,有個人,他說的話,不是用來呵撫嬌嫩的耳朵的;在我認為,他的地位高過社會上的許多偉傑,就像音拉之子勝過那些猶大和以色列君王一樣。他說出的真理如音拉之子一樣深刻,說話的氣魄也一樣像先知般強而有力,態度也一樣大無畏而勇敢。寫《浮華世界》的那位諷刺小說家,受到崇高的敬仰嗎?我不知道;但是我認為,那些被他投擲譏諷的火藥,投射譴責的閃電的人之中,若是有幾人能夠即時接受他的警告,那他們或是他們的子孫或許還能免於基列拉末的致命劫難。



      為什麼提起這個人?讀者,我提起他,是因為我認為我在他身上,見到了一位比同代人到目前為止所認可的還要精深、還要獨特的智者;因為我把他視為當代社會改革家當中的第一位,是要把扭曲的體系恢復到清廉正直的那群奮鬥者當中的領袖;還因為我認為評論他作品的人,尚未找到適合他的比喻,尚未找到能夠正確描述他的才華的字眼。他們說他像費爾丁;指的是他的智慧、幽默和喜劇才能。然而他與費爾丁之相似,就如同老鷹與兀鷹之相似;費爾丁會撲向腐肉,薩克萊卻從不如此。他的智慧是明燦的,他的幽默是迷人的,而這兩者與他的嚴肅天才之間的關係,就如同夏季雲層邊緣搖曳耍弄的片狀閃電,與蘊藏在雲層深處的致命電光的關係。最後,我提起薩克萊先生,是因為我要將這第二版的《簡愛》獻給他─如果他願意接受一位素不相識的陌生人的獻禮的話。

    ?
    卡拉.貝爾

    (夏洛蒂.博朗特的筆名,因為當時文壇以男性作家主導,故在發表此篇作品時,暫以男性筆名行之。)




    其 他 著 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