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比利戰爭【完整新譯本】
  • 定價117.00元
  • 8 折優惠:HK$93.6
  • 放入購物車
二樓書籍分類
 
溥儀在滿洲國:《滿宮殘照記》

溥儀在滿洲國:《滿宮殘照記》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578924550
秦翰才
新銳文創
2019年7月01日
90.00  元
HK$ 76.5
省下 $13.5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ISBN:9789578924550
  • 叢書系列:血歷史
  • 規格:平裝 / 210頁 / 14.8 x 21 x 1.05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血歷史


  • 人文史地 > 中國史地 > 其他











      我五遊滿宮……其地在市塵之外,積雪籠罩了一切,車馬之聲幾絕,雞犬之聲無聞,固已寂寥如墟墓。其時又值冬天晷短,西邊黯淡的斜日,格外映出一片淒涼景色。這些都正是象徵了滿洲國的末日。──《滿宮殘照記》



      在眾所皆知的清史當中,《滿宮殘照記》以異軍突起之姿;

      實錄宮廷日常所需之事物,為研究晚清導引了新的方向。



      秦翰才治學勤奮嚴謹,熟悉西方學術並以實用主義為中心思想。鄭逸梅著《藝林散葉》稱:「翰才早有左癖,後有譜癖。所謂左癖者,搜集左宗棠史料;所謂譜癖者,搜集古今中外年譜」。經他整理、彙集的年譜達2090種,其中亦包含《滿宮殘照記》的各種原始資料。這些史料經他巧手編排,佐以調查訪談為旁證,呈現有條有理、鉅細靡遺的內容。



      此書所徵引的來源,除實地調查以外,大多從宮廷的登錄檔冊、流水帳簿、信函、電報存底及溥儀親屬、近侍日記內的資料而來,書中記載條目多達數十種,舉凡食衣住行、祭祀娛樂、生活開支等,皆收錄其中。由這些蛛絲馬跡,我們可以拼湊出一個末代皇帝──溥儀的生活景象,近而了解他的喜樂和哀愁,是一本非常珍貴的晚清及滿洲國時期的紀錄史料。



    本書特色



      ★舉凡食衣住行、祭祀娛樂、生活開支等,實錄宮廷日常所需之事物!

      ★巧手編排,佐以調查訪談為旁證,呈現有條有理、鉅細靡遺的內容。

      ★珍貴史料精彩重現,文史專家蔡登山專文導讀。

    ?


     





    【導讀】秦翰才和《滿宮殘照記》�蔡登山

    一、讀罷《宣統政記》

    二、滿洲的老祖宗

    三、道光皇帝的一支

    四、一家人

    五、過去的四十年

    六、學問一斑

    七、嗜好一斑

    八、性情一斑

    九、生活一斑

    十、財產一斑

    十一、平津的留戀

    十二、手足間的溫情和諧趣

    十三、和關東軍的關係

    十四、和日本貴族的聯姻

    十五、宮中的建築

    十六、宮中的機構

    十七、宮中的食衣住行

    十八、宮中的娛樂

    十九、宮中的圖書

    二○、宮中的字畫

    二一、宮中的祭祀

    二二、宮中的典禮

    二三、兩部巨籍

    二四、三位老臣

    二五、零縑斷簡中的祕密

    二六、墨餘小感



    ?





    導讀



    秦翰才和《滿宮殘照記》



    蔡登山




      秦翰才(一八九五∼一九六八),名之銜,字又元,號翰才,上海人。聰穎好學,就讀三林學校、省立松江第三中學,學業名列前茅。畢業後,經黃炎培介紹任江蘇教育會文書,一九一七年後轉入上海中華職業教育社總務科任秘書、通訊主任。一九二七年後,受黃伯樵之聘為上海市公用局秘書科長,後隨黃伯樵轉為「兩路局」(京滬、滬杭甬鐵路管理局)秘書,主辦文書檔案管理。抗日戰爭爆發後,隨局內遷。在重慶任交通部專員。一九三九年夏,應原上海市工務局長沈怡之邀,赴香港參加編纂《中國經濟建設資料》。一九四二年秋,赴蘭州甘肅水利林牧公司任主任秘書。一九四五年抗戰勝利後,為上海中國紡織機器製造公司秘書處長,一九五五年退休。一九五六年十月,被上海市人民委員會聘為上海市文史館館員。



      秦翰才治學勤奮嚴謹,譯介西方學術以切於實用者為主,在省教育會、中華職業教育社工作時,隨襟兄劉人法學英語,不數年,先後譯出《巴黎和會秘史》、《英國海軍秘史》,並協助黃炎培編譯《美利堅之中學》、《歐美職業教育》。又繼承秦氏家學,留意地方人物掌故,精研文史。一生注重搜集、研究清代左宗棠資料,搜集、整理、抄錄歷代名人年譜,鄭逸梅的《藝林散葉》稱:「翰才早有左癖,後有譜癖。所謂左癖者,搜集左宗棠史料;所謂譜癖者,搜集古今中外年譜」。



      秦翰才早年受二伯錫圭影響,對左宗棠的愛國思想和在西北的建樹尤感興趣。後在漢口、長沙、香港等地隨時搜集有關資料,到蘭州後,更深入搜集、踏勘,終於一九四四年寫成約二十萬字的《左文襄公在西北》,次年由重慶商務印書館出版。後又撰成《左宗棠全傳》、《左宗棠外記》、《左宗棠逸事彙編》等稿,成為國內左宗棠研究的開拓者。秦翰才搜求歷代人物年譜,不惜時間、財力,原以五百種為目標,後改以一千種,實現後,自署「千譜樓主」。此後更樂此不疲,經親手整理彙集的年譜達二千零九十餘種,成為國內有數的年譜收藏家。有書商高價收購,堅不為動,他逝世後,一九八二年尤其子女秦曾志、秦曾期、秦小猛遵照遺願,將家藏年譜和左宗棠資料悉數捐獻上海圖書館。



      《滿宮殘照記》的寫作機緣,是因為一九四五年八月日本戰敗無條件投降,秦翰才接到新的任命,去東北大連協助新任命的市長建立大連市政府。在從重慶經北京到大連的旅程中,因國共兩黨在東北開始交戰,秦翰才兩次受阻於長春。長春一度曾是傀儡政府「滿洲國」的京都,那裡曾有末代皇帝溥儀的皇宮。在長春受阻的兩個月內(一九四六年一月二十四日至同年三月二十一日),秦翰才五次去溥儀的皇宮,把散落在地上的紙片、照片、信件、書籍、帳冊一一收集起來,為計畫書寫有關溥儀文稿搜集資料。一九四六年四月二十六日,秦翰才回到上海,並接任中國紡織機械公司職務。他利用公餘的分秒時間,在兩個月內完成了有關溥儀的著作。他在前言中寫道:「我五遊滿宮,都在下午三時左右。其地在市塵之外,積雪籠罩了一切,車馬之聲幾絕,雞犬之聲無聞,固已寂寥如墟墓。其時又值冬天晷短,西邊黯淡的斜日,格外映出一片淒涼景色。這些都正是象徵了滿洲國的末日,所以這書也就叫做《滿宮殘照記》了。」該書於一九四七年出版。由於得見溥儀的收藏與家信,再經實地調查、人物訪問、記錄徵取等工作,這書成為溥儀在「滿洲國」相當權威之作。



      例如《滿宮殘照記》書中記載,溥儀的皇后婉容:「皇后閨名鴻秋,英文名伊利沙白。中英文學問都不差,還能繪幾筆畫。夫妻感情原是很好,但在康德元年(一九三四)以後,逐步惡化。後有抽大煙的嗜好,吾們從康德五年(一九三八)七月十六日到六年(一九三九)七月十日的一本《細流水帳》上,見到她前後共買益壽膏七百四十兩,平均每天約吸二兩。康德五年(一九三八)十月十二日,購煙斗兩個,每個一元七毛,計三元四毛;燈罩一個,計二元五毛;煙?子十三支,每支一元二毛,計十五元六毛。后的煙具,就這般購之市上,似乎很不講究。抽大煙的,同時必吸捲煙,后也不能例外。在同一本《細流水帳》上,前後共買各種捲煙三萬零四百三十支,平均每天要吸八十五支。或者說,實在后所抽大煙和捲煙沒有這末多,其中給裝煙的太監們揩油去的,也著實不少。不過后痼癖之深,幾至終日不能下床,確是實情。據說后又害目疾,幾致失明。故凡遇國家大典,後就不能參加,大家也不知道滿洲國還有一位皇后。又一說,有一年冬,溥儀要借避寒為名,把后送往旅順軟禁起來,給宮內府次長入江貫一知道了。入江是日本宮內省的老吏,依他日本人的見地,認為皇帝應有皇后,皇后應和皇帝同居,堅決反對,因此沒有成為事實。皇后方面當然也有表示,這可從三格格給溥儀的報告中窺見一斑:



      ……關於趙欣伯之妻所述后之事,詳稟於左:趙妻赴日前,曾謁見后。后見彼將與分離,極悲,並託彼轉告日方,請後來日養病。后云:「為什麼別人都得自由,獨我不能自由?」趙妻果欲託日人請后東渡。莉極阻之,告彼:「后之地位與常人異,不自由為當然之事。如不信,請看日后亦然。」趙妻以莉語為然,想不致生出若何枝葉。彼言:「后近日多病,彼不能詳知,因日人阻其見后,所以三餘月來未至府請安。」莉聞此種種話,知其為人,因遠而拒之。



      這是大同二年(一九三三)十月間之事。」



      婉容出身官宦家庭,從小知書達理,容貌端莊秀麗、清新脫俗。一九二二年被選入宮,成為皇后。後來被打入冷宮的婉容一舉一動都受到監視,甚至連親人都不能見面,可憐的婉容只好整日以煙為伴,煙毒日深,處於一種慢性自殺的狀態。據見過的人描述,在婉容居住的地方,濃重的鴉片味讓人喘不過氣來,「那裡的空氣彷彿可以用刀割開」,可以想像到那種整個房間都在冒煙的場景.....據《滿宮殘照記》記錄,婉容皇后十年間前後共買了煙捲三萬零四百三十支,平均每天要抽八十五支,表面上婉容的經費不少,但實際上她把大部分的錢都用在了鴉片上,實際用於生活的部分微乎其微。經受著毒品的無情摧殘和長期的營養不良,婉容不但精神崩潰了,身體也垮掉了,以至於連走路都不能走,眼睛也近乎失明。溥儀的三妹——三格格韞穎,英文名「Lily」(莊士敦題贈)莉莉、琍琍,她的婚事是由溥儀指定,同皇后婉容的弟弟潤麒訂親。後來婚禮在滿洲國新京(今長春)舉行。兩人婚後不到一個月,溥儀派就溥傑和潤麒赴日本學軍事,韞穎也隨同前往。一九三三年八、九月間,偽滿立法院院長趙欣伯(一八九○∼一九五一)的妻子耿碧琰(原名耿維馥)赴日,婉容曾託她幫忙逃到日本。耿碧琰到達日本後,見到了正在那裡讀書的妹韞穎,便把此事講給她聽,並把自己準備幫婉容的打算也一併說出。韞穎聽後,連忙阻止。事後,韞穎就給溥儀寫信如實彙報,但沒有材料得知溥儀對此作出什麼反應。婉容東渡日本的願望是一種不切合實際的空想。退一萬步講,即使婉容東渡成功,又怎能獲得她想要的自由呢?婉容逃離長春未成,政治上的壓力和精神上的苦悶,逼得她只好用鴉片麻痹自己,甚至私通溥儀的隨侍,最後被長期監禁,成了精神病患者,結局悲慘。



      曾任日本關東軍司令官的本庄繁替溥傑找了個貴族的女兒做妻子。侯爵名叫嵯峨勝;他的女兒叫浩子。一九三七年四月初,溥傑與嵯峨浩子在東京結了婚。三格格韞穎在寫給皇上哥哥的家書中,也有這樣的描寫:



      ……我君諭示云云,對傑實可謂對症下藥,謹當銘心識之,絕不願再踏太阿倒持之覆轍也。幸浩(嵯峨浩子)之為人,較諸前者,顯明大義。當言及我君時,輒肅然正襟。當瞻拜御容,輒立起瞻仰。即對莉莉,亦有禮有情。如莉莉穿鞋時,立將鞋把子遞過。諸事皆怡聲請教,總自懼有失我國之禮等。傑睹之,殊覺痛快也。現時常向傑通信,有時亦常見,然絕不似時下摩登輕佻之流,作肉麻態,如電影然。總是情禮並重,如規傑少飲酒,保身體,及勿吸最賤之煙等,皆使傑得一種精神上強有力之安慰。且常識絕不似奎垣之妻之流,卑俗俚野,如老媽子然也。每事必請示於傑,得允許,始行之。又如上次見時,談笑頗暢。次日,即來函告罪言:昨夕因過於愉快,致騷笑過度,務請勿怪,此後當做淑靜態度,再不敢如此輕浮也。云云,似此等事甚多,皆前者所絕無之處也……(康德四年——一九三七——二月十日)



      信中說嵯峨浩子頭一晚聊天時「談笑頗暢」,第二天就寫信來道歉說昨天因為太高興了,以致「騷笑過度」,請求原諒,「此後當做淑靜態度,再不敢如此輕浮也。」從這種有趣的斷簡中,我們可以看到日本女人的偽善,和他們的思想。而當溥傑與嵯峨浩子結婚一個月以後,關東軍所選擇的「國務總理」張景惠,通過了一個名為「帝位繼承法」的法案,規定「皇帝死後,由子繼之;如無子,則由孫繼之;如無子無孫,則由弟繼之;如無弟則由弟之子繼之。」說得明白些,日本要一個日本血統的「滿洲國皇帝」,也就是由嵯峨浩子的兒子來繼承大位。



      韞穎在日本時常寫信給大哥溥儀,文字流暢調皮。溥儀把信函裝訂成冊,這些信後來就收入於《滿宮殘照記》中。潤麒在日本軍校畢業後和韞穎回長春定居。潤麒在滿洲國高等軍事學校任中校教官。日本投降,蘇軍接管東北,兩人失散。韞穎將十幾箱珠寶全部上繳,與兩子一女住在吉林通化,靠收破爛、擺地攤及鄰里接濟維生。一九四九年回到北京,由於她識字而成為街道治保主任。一九五四年,中央文史研究館館長章士釗和友人同逛舊書攤,偶見《滿宮殘照記》,內收有當年韞穎在日本時寫給溥儀的信。章士釗乃經載濤介紹見到了韞穎,並要韞穎寫一份自述,由章士釗呈送毛澤東。毛澤東在韞穎的自述後寫下:「走進了人民群眾變成了一個有志氣的人。」毛澤東批示後送交周恩來,考慮是否酌情處理。不久,韞穎就被安排為北京市東城區政協委員,生活得到很大改善。一九五六年,又經毛澤東批准,韞穎和七叔載濤等赴撫順戰犯管理所看望了溥儀。當然這是後話。

    ?




    其 他 著 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