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成為賈伯斯:天才巨星的挫敗與孕成
  • 定價217.00元
  • 8 折優惠:HK$173.6
  • 放入購物車
二樓書籍分類
 
安義坊:弄堂往事如浮雲

安義坊:弄堂往事如浮雲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69754996
金幗敏
獵海人
2019年6月28日
187.00  元
HK$ 158.95
省下 $28.05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ISBN:9789869754996
  • 規格:平裝 / 356頁 / 14.8 x 21 x 1.78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 文學小說 > 歷史/武俠小說 > 華文歷史小說











      黃昏的南太平洋落日,翻滾著大塊大塊的火燒雲,而妳卻在著述遙遠的、半個世紀前,有一條叫安義坊的弄堂,有一個單薄的女孩,卻怎麼也抖不去料峭春寒的驚覺……。



      上世紀五十年代末至七十年代末,上海城區一條三流弄堂裡,芸芸眾生在這裡開展了人生與故事。作者用血肉情感的真誠,喋喋不休地將這些讓自己曾經難過、痛恨、無奈的人和事用虛構的方式表達出來,文字中有作者沉痛之憂傷,無解之愁情,也有上海弄堂小市民那種審時度勢裡的狡黠與勢利,忠厚善良中的責任與良心。有怯怯的向政權決策者發出譴責與疑問,也有向在星月黯淡時空裡倒下去的鄉鄰念一聲「走好」。



      雖然你們已經陷進深深的泥塘,影子也沒了,每當弄堂口的梧桐葉子又綠的時候,當破瓦盆裡小蔥仍在葳蕤生長,一小方一小方的燈光,從一扇扇打開的門裡透出來,有人仍然記得你們,記得你們的冤、記得你們的屈。 創痛的記憶不會麻痹感知。我們在王法中活著,在平等下搶灘,自食其力不為貧。日月迴圈,有人漏夜趕科場,有人風雪回故里,星星在樹隙裡露了出來,月亮那滿月的?輝永遠照著這條弄堂幾代人的痕跡。



    本書特色?? ?



      ▌記述1950年代上海弄堂的陳年往事,市井小民在困境中活著,在無奈中老去。

      ▌作者情感真摯,對話寫實,重現六十年前的上海街巷景色。


     





    第一章 兒家門戶舊弄堂

    第二章 浩劫華夏明月淚

    第三章 承恩堂前不在貌

    第四章 憶得別家傷心事

    第五章 不知風雨幾時休

    第六章 披髮佯狂別夢寒

    第七章 自是浮生無可說

    第八章 獨留青塚向黃昏

    第九章 玉茹魂歸離恨天





    自序



      寫了本書,彷徨不安。不斷地問自己:「這行嗎?這寫的是書嗎?是小說嗎?」



      出版社讓我寫序跋,說是添些導讀功能,增些書籍的豐富度。



      我搜腸刮肚想找些九鼎神句來押押陣腳,李白杜甫、孔孟老莊、查特拉斯、柏拉圖、托爾斯泰、褔克納……。



      城市是一本打開的書本,弄堂是書本裡的章節,每個章節是不同的,是很個體的,大師說他們不知道我們弄堂裡發生的故事。小說安義坊是我居住過的一條真實的弄堂,裡面人物是我曾經鄉鄰的剪影,一道道血緣的記憶。三更燈火五更天,我的童年、我的青春。



      有說寫作者的前二十年涵蓋了其全部經驗,餘下的歲月則永遠是在觀察、在觀察……。



      然後發現真實,收集真實,傳達真實。

      序寫著寫著,突然又回想起些許年前的另一道真實鏡頭,前去探望安義坊的那個?峭的傍晚……。



      暮春三月,佇立弄口時,梧桐樹枝杆早已縱橫,?芽綴滿,大自然的綠葉必從淺到深、至黃葉飄落,俱是極美的,我不擔心。近鄉情怯讓我忐忑,這條相識又陌生的弄堂,已經不知道還有誰認識我,散葉的發小,飄走的長輩。過街樓的頂彷彿更低了,走道也更狹窄了,那堵當年專貼大字報的紅磚牆幾經風化,涮了一層黑灰,又涮了一層白灰,殘留的是橫橫豎豎、五顏六色的廣告招貼碎片。



      臨街門面房紅紅火火,私營小老闆像『胡漢三』一樣回來了,就差腰裡沒有別駁?槍。



      生意興隆通四海,財源茂盛達三江,曉荔家客堂間一塊「穩得福酒家」金色招牌閃閃發光。從她家後門經過,雞鴨血水淌的不知道應該先抬哪條腿。



      一家隔著一家的飯館,叫賣聲噪雜不絕於耳,稍斜,髮廊兼足浴的三色斜轉燈箱暗了一色,按摩女站門外,靠著玻璃門嗑瓜子。



      再稍稍斜,卡拉OK小舞廳,蓬拆拆、蓬拆拆的聲浪,把當年的底弄堂阿旭的黑燈舞擠的無路可走。弄堂像都市一般在擴大,維度我已不熟悉。



      急跨幾步穿過後弄那條落日餘暉殘剩一絲的通道,流水淌過總還剩些什麼,斜陽無跡真正是無情。



      伸頭探腦踏進舊家門檻時,走廊和門扉附近那些不曾漆刷的木椽已經塌陷,沒人認識我,我該是報出我的姓與名呢?還是報出曾是居住過此屋的鄰人姓名?



      所問皆搖頭,長亭短亭,我的舊鄉鄰皆已漸去漸遠,雖有不滅之痕,卻無道可跡。天翻地覆慨而慷,又換了一回人間。



      我簡而曠的悠悠歲月,我一夢再夢的弄堂遺夢,竟無人拾得,我童年時的風景不再。

      嘴角傻傻的笑意在板結,尷尬又傷感,故鄉是一個空間的概念,確實也是一個時間的概念。

      我是誰?我今天來有什麼事?我怎麼找不到表達的詞語,我怎麼忘了早點拼一個有些說服力的故事……。



      後廂房前客堂、擱樓亭子間,改了鄉音的陌鄰客氣的招呼我,踢開幾大包胖鼓鼓的彩條塑膠袋、撐開一把帆布沙灘椅,讓我在天井沿廊歇歇腳。



      灰白簷角潮濕的磚石散發一股淡淡的黴味,?高低低數張桌子擺放的壓縮煤氣,不用煤球爐,灶台的火仍舔黑了兩邊的牆壁。樓梯口走出一個有點當年小廣東模樣的黃毛後生,穿一身緊身的格子呢服,遞給我一瓶炭酸飲料,朝我擺擺手,忙去了,我急起身揮手道別謝過,身影橫斜,已閃出牆跟。後弄原先海明家的那個方向飄來一陣陣鋼琴聲,好像還有手風琴音,笛子口琴是沒人吹了。



      辭別時,一場細雨已不緊不慢的飄灑起來,時不時有輛汽車駛過弄口,遠風近雨,走著走著,夜色漸沉,雨草淒淒,有寥落之感,衣單微有寒意。



      昔日的弄堂已經稍歇,喧嘩與騷動是有時代感的。

      今晚無月照,冷月葬?魂。



      小廣東父子、黎莉莉、寶妹、李偉、琴琴一家同框相片七口人、米店朱老闆、三號醫生、電影製片廠的一號父母、脊背挺的筆直的舊黨部秘書先生、保定軍校的刑連長……,今天不用擔心他們會踏月而來。



      曾經的一切現在已經如落潮一般,消退成了遠遠的水霧,殘留最多也就是身後的一灘水跡。幾步路外,在霧的光暈中,街燈發出閃閃的微光。燈光使得腳下的路有些孤寂。再遠一點,有幾扇照亮的玻璃窗,窗外搖曳著清瘦樹影的景致,是一家食店,我靜默推門而入,外邊陰沉的天和寒冷的風一下就隔開了。


    2019.5.29

    作於悉尼.Canada bay




    其 他 著 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