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區政新角度
  • 定價64.00元
  • 8 折優惠:HK$51.2
  • 放入購物車
二樓書籍分類
 
minimal:谷川俊太郎短詩集

minimal:谷川俊太郎短詩集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69595858
谷川俊太郎
田原
合作社出版
2019年8月07日
100.00  元
HK$ 85
省下 $15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ISBN:9789869595858
  • 規格:平裝 / 160頁 / 13 x 18 x 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 文學小說 > 翻譯文學 > 日本文學

















    純淨且無限溫柔的詩之恩寵終於降臨。

    這是獻給永恆生命的爽朗彌撒曲,

    也是紀錄深刻時光、洋溢律動感的悠揚話語。



      谷川俊太郎的這本短詩集被稱為以小見大、以短見長,集日本傳統的定型詩——短歌和俳句,以及中國古典詩作的簡約精緻,意境鮮明深遠等特點於一身,為日本現代詩的抒寫方式提供了一種新的可能,於2002年首次出版時,在日本詩壇引起了熱烈迴響。



      這些作品對於熟悉谷川詩的讀者而言,首先感受到的莫過於語言和詩歌形式上的變化。全書盡是短詩,每首詩的每一段落皆由三行組成,是谷川在探索作為詩人的另一種出發——他要發出至今他沒有發出過的聲音,抒寫他至今未曾抒寫過的詩歌形式。



      在這些短詩裡,谷川刻意追求語言的純粹與乾淨——去繁就簡,盡可能地丟掉對語言的誇飾,也不再對語言施加的各種情感色彩下工夫。精短的詩句縮減了語言自身的鋪陳,「點到為止」,讓經過詩人錘煉的詞語餘音,綿延在被詩人省略掉的那些語言裡。



      這些詩雖然句式短,用詞少,卻能徹底展現語言本身的感性。這一點與短小精悍的日本短歌和俳句,以及中國古代五言七律的古詩特點有相同之處。是典型東方詩人的特色與優勢。



      在詩歌語言的節奏上, 谷川也有意在這些詩篇中放慢了以往詩歌中的快捷速度,彷彿在追求一種「慢」的節奏。即使是詩篇的抒情和敘述,也是不動聲色地娓娓道來,使這些語言顯得平靜沉著,緩慢和安詳,還原語言本來的面目和秩序,給讀者留下很大的餘味和思考空間,與谷川以往氣吞河嶽的氣勢以及激情飽滿的詩篇正好形成了對比。



      詩歌短小,不見得其承載的意義就短小,其實短詩的書寫,恰恰是謬思對詩人提出的挑戰,就是在極其簡短的語詞裡,要表達出無限的意義。比起長詩和句子冗長的詩句,短詩對語言的洞察和敏感及對一首詩全體的整合與權衡,難度更高。



      綜觀這些作品有一個明確的主題,那就是圍繞生命、人性、生存等而展開,甚至讓一些普通的日常事件也成為詩歌創作的題材。這裡的「人」已經昇華到了生命與文化意義的層面,顯得具體,有存在感。當然作為現代詩,「人」在這些詩篇裡仍保有抽象的成分,而且有一定的彈性。詩人對人生意義的揭示在此更為直接和痛快,有時是「一語道破」,有時又是不動聲色的暗示,將更多的思考空間留給讀者。



      谷川的這些短詩創作, 無論讀者是否認可是他全新的探求,都不得不為這種細緻的形式所觸動,詩短,句也短。從表象上看,似乎是詩人刻意在壓縮著語言,實則是他在語言內部擴展著空間。只是這種空間感不那麼虛無和飄渺,像一個可以感觸和撫摸的有秩序的實體。



      如果把詩人比作廚師,那麼谷川的這本短詩集,是詩人端出的一碟碟精緻、色味俱全的「小菜」,味道經過詩人的改進和調味,材料是他的生命體驗和超過半個世紀寫作經驗的結晶,每一道都有獨特的色澤和味覺。



      對於已屆古稀的谷川而言,詩歌不但是一隻「不死鳥」,更是讓它重新飛翔和啼鳴的開始。生命不老,探索不止,這也是創作手法多元並存的谷川詩歌精神之所在。



      無論讀者怎樣解讀這些短詩, 它無疑都將成為谷川晚期創作的一個嶄新起點。


     





    I

    襤褸?

    小憩?

    房間

    拒絕?

    手腳?

    坐著?

    影子?

    影法師?

    然後?

    依然如故?

    明信片? ??????? ??

    ?



    水?

    嘆息?

    夜晚?

    靜物?

    窗?

    歌聲?

    正午?

    小石塊?

    臉?

    羊水?

    ?



    嘻嘻嘻?

    睡床?

    我?

    血?

    某日?

    味道?

    冬天?

    泥土?

    花瓣?

    這樣?

    ?

    後記?





    後記



      幾年前,曾想過遠離詩歌一段時間。並不是說在創作上遭遇了瓶頸,恰恰相反,可以說我對這個寫詩寫得太過輕鬆、甚至變得只能用詩的眼光去看待現實世界的自己感到厭煩。或許這就是侵擾長久以來一直寫詩的人,一種像職業病一樣的東西吧。



      即使如此,有邀稿還是一點一點繼續寫。受已故詩人?征夫的邀請,去參加了「余白句會」,現在想來或許是對之前一直抗拒的俳句這種簡短的體裁抱有一種期待吧,說不定能靠它找出一條相異於現代詩、通往現實的道路。但寫著寫著,我開始覺得,這種體裁對我來說還是太短了。



      恰在此時我有了去中國的機會。或許是旅途的無憂無慮吧,竟意想不到地誕生了幾首短詩。可能是在不知不覺之間與俳句——或是某一類唐詩所擁有的、與饒舌相對立的東西——達成了同一步調,從中國回來後我也隨性創作了一些語句簡短、三行一段的短詩,並在不覺間把它們命名為minimal。



      雖然想保持沉默、想歸於沉默後重新進行創作這種下意識的欲求,使我選擇挑戰未知的短詩這一體裁,但即使體裁發生變化,我自己卻沒有發生任何改變。濟慈曾言,詩人是變色龍,詩人的本質是無我(non-self),我想我至死都不會忘了這句話。?




    其 他 著 作
    1. 圓圓國王
    2. 典藏科學之友50周年特選繪本 (共3冊•不分售)
    3. 心:谷川俊太郎詩集
    4. 兩個夏天
    5. 媽媽,為什麼?
    6. 定義
    7. 這是水平線
    8. 為我取個名字
    9. 我:谷川俊太郎詩集
    10. 跟著路線走
    11. 大便
    12. 活著
    13. 谷川俊太郎詩選
    14. 二十億光年的孤獨
    15. 朋友
    16. 朋友•我喜歡你
    17. 東看看西看看
    18. 春的臨終(中日文對照) Shuntaro Tanikaw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