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地圖+地圖創意遊戲 (附行旅世界地圖包)
  • 定價650.00元
  • 8 折優惠:HK$520
  • 放入購物車
二樓書籍分類
 
秦德純和他的回憶錄

秦德純和他的回憶錄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578924703
秦德純
新銳文創
2019年10月04日
97.00  元
HK$ 82.45
省下 $14.55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ISBN:9789578924703
  • 叢書系列:血歷史
  • 規格:平裝 / 234頁 / 14.8 x 21 x 1.17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血歷史


  • 人文史地 > 中國史地 > 朝代史 > 民國











      秦德純,抗日儒將。一生軍職,不搶功、不搞派系,頗受蔣介石信賴。

      親歷七七事變,是東京國際戰犯法庭的重要證人。




      「我方先不射擊,待他們射擊而接近我最有效射擊距離內,我們以『快放』、『齊放』猛烈射擊,因此,日軍傷亡頗重……」



      親身見證「七七事變」如何揭開中日全面戰爭的序幕!



      秦德純時任北平市市長、二十九軍副軍長,親身經歷七七事變。抗戰勝利後,1946年,秦德純和王冷齋作為證人到東京國際戰犯法庭參加審判日本戰犯的工作,在庭上證明「七七事變」是日本對中國的侵略,並且是土肥原賢二主持的軍事行動。



      書中〈七七蘆溝橋事變經過〉、〈我與張自忠〉、〈張北事件及其他〉、〈冀察政委會時期的回憶〉、〈出席遠東軍事法庭作證〉等文章,因是秦德純親歷親聞,故在細節上有多所描繪,是治史者難得的珍貴史料。〈海澨談往〉則記述秦德純的軍旅生活,以及從小到大最終隨國民政府遷臺之人生點滴記事。



    本書特色?? ?



      ※重現日本侵華,中國對日抗戰始末。

      ※親身見證七七事變,參與東京國際戰犯法庭,對於此些歷史事件皆有詳細描述,為研究中國抗日史之珍貴回憶錄。

      ※重要史料重新排版、點校,文史專家蔡登山專文導讀。

    ?


     





    秦德純和他的回憶錄�蔡登山



    │海澨談往│

    ? 鄉里和家世

    ? 童年瑣憶

    ? 陸軍小學時期

    ? 陸軍中學時期

    ? 陸軍軍官學校時期

    ? 進陸大前的一段經過

    ? 陸軍大學時期

    ? 軍旅生活的開始

    ? 北伐與編遣

    ? 應付日本的侵略

    ? 冀察政務委員會時期

    ? 七七事變

    ? 抗戰時期的工作

    ? 抗戰勝利與中共倡亂

    ? 東京行

    ? 暫代國防部務時期

    ? 濟南失守與青島之行

    ? 到了臺灣



    │七七蘆溝橋事變經過│

    ? 七七事變前日本侵略的陰謀

    ? 蔣委員長授命忍辱負重

    ? 七七前夕華北之軍政態勢

    ? 事變前之折衝及豐台中日衝突事件

    ? 七七事變的經過與我方的應付

    ? 移防保定展開全面作戰

    ? 日本豈能脫卸侵略罪責



    │我與張自忠│



    │張北事件及其他│

    ? 張北事件與土肥原賢二

    ? 與松井石根談話

    ? 與松室孝良談話



    │冀察政委會時期的回憶│

    ? 一二九學生大遊行

    ? 《獨立評論》停刊風波

    ? 宋哲元怎樣應付西安事變



    │出席遠東軍事法庭作證│

    ? 提出證言

    ? 法庭組織

    ? 出庭作證

    ? 戰犯生活

    ? 三度與麥帥晤談

    ? 旅行所見

    ? 在日本紀念七七

    ? 戰犯宣判



    │青島于役前後│

    ? 臨危受命兼主山東省政

    ? 再奉兼青島市長前往坐鎮

    ? 青島撤退的前前後後

    ? 七千家鄉子弟求學就業各得其所

    ? 報告撤退情形深願早日反攻復國



    │抗戰勝利與共匪倡亂│

    ? 世界形勢的轉變

    ? 敵人從瘋狂到毀滅

    ? 日海軍偷襲珍珠港

    ? 我國受降



    │寫在劉健群先生大作的後面│



    │馮上將仰之逝世週年感言│




    │悼念何公雪竹│





    導讀



    秦德純和他的回憶錄



    蔡登山




      秦德純(一八九三~一九六三),字紹文。山東省沂水縣後埠東村人。幼讀家塾,四書及《易經》、《左傳》等皆能成誦。年十三,考入沂水高等小學,肄業三年,成績甚佳。光緒三十四年(一九○八)春,考入濟南陸軍小學。宣統三年(一九一一)赴北京考入陸軍第一中學,值辛亥鼎革,學校暫停。民元後改稱陸軍第一預備學校,繼續就學。一九一四年春,升入保定陸軍軍官學校第二期步兵科。一九一六年畢業。曾任北京政府陸軍第五師團副,皖系參戰軍第一師參謀。一九二○年入北京陸軍大學。一九二二年以優異成績在陸大第六期畢業。旋投效吳佩孚部屬靳雲鶚軍,駐防河南,由中級軍官升至師長。旋受命佐王為蔚軍長於河南,王為蔚逝世,秦德純接任軍長。靳雲鶚附馮玉祥,秦德純被馮玉祥任為第二集團軍第二方面軍副總指揮兼二十三軍軍長,不久又被調任為第二集團軍總司令部副總參謀長。一九二八年國民黨北伐軍底定山東,孫良誠被任命為山東省政府主席,秦德純為省政府委員。一九三○年秦德純任馮玉祥部宋哲元二十九軍總參議。一九三二年宋哲元出任察哈爾省政府主席,秦德純任省政府委員兼民政廳廳長。一九三三年,日軍進犯長城各口,宋部被編為第三軍團,秦德純任副總指揮,參與作戰。與馮治安、張自忠策定「反守為攻」戰略,分由喜峰口左右,經萬山崎嶇中,夜昔日軍側背,出敵不意,計殲滅日軍步兵兩聯隊、騎兵一大隊,破壞野戰砲十八門,造成喜峰口大捷。一九三五年六月五日,發生所謂「張北事件」,四名無護照日本軍人由多倫往張家口,途經張北縣被當地駐軍第二十九軍一三二師趙登禹部守衛官兵檢查,被送師部軍法處拘留。八小時後,察哈爾省主席宋哲元為避免引起事端,下令師長趙登禹予以釋放。但日方以受到「恐嚇」為藉口,要求中方「懲辦直接負責人」。十八日,國民政府行政院會議免去宋哲元察哈爾省主席之職,由秦德純代理。日本華北特務機關長土肥原賢二借題發揮,態度蠻橫,要索無理,秦德純痛心嘔血,竟致暈厥。幾經折衝,六月二十七日,秦德純與日方代表土肥原賢二在北平簽訂了《秦土協定》。《秦土協定》的簽定,使中國喪失了在察哈爾省的大部分主權。這一協定與《何梅協定》一起為日本吞併中國華北,開了方便之門。



      同年初秋,秦德純奉召廬山面見蔣介石,蔣介石當場指示:「日本是實行侵略的國家,其侵略目標,現在華北,但我國統一未久,國防準備尚未完成,未便即時與日本全面作戰,因此擬將維持華北責任,交由宋明軒(哲元)軍長負責。務須忍辱負重,委曲求全,以便中央迅速完成國防。將來宋將軍在北方維持的時間越長,即對國家之貢獻愈大。只要在不妨礙國家主權領土完整大原則下,妥密應付,中央定予支持。此事僅可告宋軍長,勿向任何人道及為要。」故此後兩年間,秦德純與宋哲元在北平叢譏蒙謗,忍氣吞聲,與日人周旋,處境之苦,世人不知也。



      同年十一月,秦德純調任北平市長,兼職仍舊。十二月九日,在北平,北大、清華、燕京、輔仁等各大學的同學發起「一二九」大遊行,以白布大書「擁護二十九軍領導抗日」、「打到日本帝國主義」等標語,高呼反日口號,場面浩大,情勢嚴重,日方擬派憲兵鎮壓,伺機尋釁。秦德純通知遊行隊伍,下午六時在景山前集合,當與全體學生講話。屆時秦德純單人前往,事先預備麵包、飲水等,以慰勞遊行學生之飢渴;繼乃從容致詞。晚間,日武官告宋哲元:「今天幾千學生的遊行請願,被秦市長在景山一段話說服了!」除此而外,秦德純還是一位對言論自由持寬容態度的政治人物。一九三六年夏季,胡適主辦的《獨立評論》因一篇批評冀、察當局的文章被宋哲元叫停,秦德純當即表示反對,他對宋哲元說:這篇文章是春秋責備賢者的意思,並沒有謾罵與污蔑,不應叫他們停刊,這種處置實在重了一點……後經秦德純等人不斷緩頰,《獨立評論》終以復刊。



      到了一九三七年五、六月間,情勢變得不容樂觀,日本使用武力侵略之企圖已成彎弓待發之勢。雙方軍隊時有衝突,以秦德純回憶:事變前之某日,我軍因出發演習,適日軍演習完畢回營,兩軍在路上相遇,彼此不肯讓路,致起衝突,相持竟日,雙方均有傷亡。自宋哲元離開北平後,秦德純堅守大原則與日方盡力周旋,「使日方無藉口餘地」。日本人則採用離間之手段,有意將二十九軍分化為抗日的中央派與和日的地方派,並認為秦德純是「抗日中央派的中堅分子」,「千方百計地攻訐詆毀、恐嚇威脅必欲去之而後快」,秦德純惟有「戒慎沉著,以靜製動,深恐一言不慎,一事失當,俾日人有所藉口,致陷交涉之困難」。秦德純採取克制態度,日本人仍得寸進尺,滋擾不休。一九三七年七月七日夜,秦德純突然接到冀察政務委員會外交委員會主委魏宗翰及負責對日交涉的林耕宇電話,謂日本特務機關長松井稱:日軍一中隊在盧溝橋附近演習,在整隊時,遭二十九軍部隊射擊,因而走失一名士兵,並見該士兵被迫走入宛平縣城,日軍要求率隊進城檢查。秦德純當場指示:盧溝橋是中國的領土,日軍事前未得我方同意在該地演習,已違背國際公約,妨礙我國主權,走失士兵我方不能負責,日方更不得進城檢查。……可等天亮後,代為尋覓,如查有日本士兵,即行送還。日軍對這一答覆不滿,仍要求進城檢查,否則將包圍該城。秦德純立即電告部隊「要嚴密戒備,準備應戰」。次日拂曉,日軍包圍了宛平城,先要求外交人員進城,繼而派武官進城,均遭至拒絕。日軍即向城內炮轟,並掩護其步兵前進。於此戰鬥打響,「我方先不射擊,待他們射擊而接近我最有效射擊距離內,我們以『快放』、『齊放』猛烈射擊,因此,日軍傷亡頗重……」這就是歷史上的「七七事變」,亦即中日全面戰爭之序幕。



      從表面上看,此一持續了八年的戰爭,源於一偶發事件,但實際上,以秦德純在回憶錄中的分析,日本自明治維新後,革新內政,發展工業,軍事裝備趨於現代化,嗣經日俄、中日兩次戰爭勝利,日本武人,驕橫跋扈,不可一世,遂積極向外擴張。其侵略目標,一為北進佔據滿蒙,以阻遏蘇俄之東進與南下;一為南進征服中國以驅除歐美勢力於中國及亞洲之外,完成亞洲人之亞洲,實際上即為日本人之亞洲……民國二十年(一九三一)九一八,是日本侵略我國的行動開始……。



      一九三七年抗日戰爭爆發後,宋哲元抵抗日軍失敗,北平、天津淪陷。宋哲元和秦德純通過與蔣介石的斡旋,宋哲元被任命為第一集團軍總司令,秦德純被任為第一集團軍總參議。一九三九年任軍事委員會戰區軍風紀第五巡察團主任委員,巡察陜、甘、晉等戰區。一九四○年春,改任軍法執行總監部副監。一九四四年任兵役部政務次長。一九四五年抗戰勝利,冬,任軍令部次長。一九四六年任國防部次長。曾向當局建議:一為慎選接收人員,勿失光復區人心;一為收編游雜部隊,勿為共黨所利用,言皆切要。同年五月,他和王冷齋作為證人到東京國際戰犯法庭參加了審判日本戰犯的工作,臨去日本前,蔣介石要求他,一定要證明,「七七事變」是日本對中國的侵略,一定要證明土肥原賢二侵略的主持,他和王冷齋不辱使命,為絞死土肥原提供了有力的證據。一九四八秋冬之際,剿共戰爭失敗,濟南淪陷,山東省主席王耀武被俘,奉派任山東省政府主席,旋兼青島市長。一九四九年十二月政府撤退來臺,次年三月,任總統府戰略顧問。一九五三年以陸軍上將銜奉令退役。一九六三年九月七日於臺北病逝。



      綜觀秦德純一生,多任高級副主管的幕僚職務,養成他謙和恭謹的儒將風範。他曾經說:「一生做二官,吃二席。」道出了他非嫡系出身,靠才幹不搞派系,無人事背景,任官任事的甘苦。

      秦德純的回憶錄《海澨談往》係他於一九六二年十一月為紀念其七十壽辰而自印出版的。一九六二年十二月十一日至一九六三年二月二十六日復在臺北市《自立晚報》發表,連載共四十二日。《海澨談往》曾較詳細地談到學生運動史上著名的「一二九運動」因為其時秦德純已接任北平市長,對於此事身負其責的,對其情況也瞭若指掌的。當北平警察局長陳繼庵向秦德純報告時,遊行隊伍已準備到東交民巷(一說去政整會大樓,一說去日本使館)。一九三五年東交民巷使館正值日本國為值更年,日本得知學生遊行消息即派機槍封鎖住東交民巷路口,遊行隊伍到達東交民巷北口時,日本軍人已經在高處架起了機關鎗,只等遊行隊伍進入使館區即開槍掃射。秦德純回憶錄中講到,當時他得到消息,估計學生遊行隊伍一到東交民巷,日本軍人必然開槍,必然發生流血事件,學生血肉之軀必遭無謂犧牲。當時天寒地凍,為學生免遭殺害,秦決定派二十九軍官兵用水龍在北口阻止學生遊行。據說執行軍官曾下跪,跪請學生隊伍勿進東交民巷,並傳達秦德純的要求,要求學生到景山南門集中,秦市長接見學生。當時,學生代表陸璀等要求代表遊行隊伍進入東交民巷,並表示學生遊行示威就是要求政府抗戰,抗戰就要有犧牲,犧牲就從我開始吧!秦德純還布置軍警,警衛日僑商店,以免學生衝擊擾亂引起外交糾紛和日方尋找借口。大部分學生後來都集中到景山南門聽秦市長講話。據秦德純回憶,學生秩序良好,官方用麵包、饅頭、茶水等接待遊行學生。秦市長首先表示自己也是愛國的,並且隨時在準備抗擊外辱,要求學生勁氣內練,儲為大用。講話得到學生鼓掌歡迎。



      諸如「一二九運動」事件,其他還有〈七七蘆溝橋事變經過〉、〈我與張自忠〉、〈張北事件及其他〉、〈冀察政委會時期的回憶〉、〈出席遠東軍事法庭作證〉等文章,都是秦德純親歷親聞的,因之在細節上多所描繪,也是治史者難得的珍貴史料,至於其文筆平實且簡要明快,又是餘事了。




    其 他 著 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