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二樓書籍分類
 
潔癖

潔癖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69817004
林夢媧
逗點文創結社
2019年11月01日
117.00  元
HK$ 99.45
省下 $17.55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ISBN:9789869817004
  • 叢書系列:言寺
  • 規格:平裝 / 224頁 / 12 x 19 x 1.12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言寺


  • 文學小說 > > 華文現代詩











      「親愛的�

      我是你的地獄嗎」

      薄冰系詩人林夢媧首部詩集

      66首努力維持理智的詩句



      陳育虹:「林夢媧的詩裡有一種純淨:純淨的痛,純淨的省思,掙扎,以及表白。這樣的純淨,讓那鬼魅般無以名之的憂鬱露出了面貌,可觸可感。」

    ?

      隱匿、夏夏、陸穎魚、吳俞萱、潘家欣、夏河靜、曹疏影、陳育虹、張寶云? 一致推薦!

    ?

      我們討論潔癖的果,甚少追究潔癖的因由:他們到底看見什麼?輕微如眼前閃過的飛蚊細沫,嚴重如沾滿雙手的猩紅愧疚,突然侵犯知覺系統的物事,針刺蟻咬般反覆提醒:你就要變髒。

    ?

      然而,何謂乾淨、何謂髒?「乾淨是暫時的�我們要一直意識到�自己的髒�這樣遇見同樣髒的人時�才能安靜地�互相凝視�我們的凝視�還很乾淨」。詩人林夢媧以冷靜筆觸,將傷痛之波濤凝固成冰,封藏情感關係中的索討及慰撫,「告訴自己�不要怕痛�在被拋棄之前�就對著鏡子�把頭髮拔光」。

    ?

      「只想問問黑暗�都那麼髒了�能不能活下去?」

    ?

      薄冰系詩人林夢媧首部詩集,收錄66首努力維持理智的詩句,是乾淨與髒的攻訐辯證,亦是秩序與混沌的水乳交融。打開書頁,沁著寒氣,一邊閱讀卻聽見腳下冰層裂解,見證愛與暴力吞噬心神的不安、不寧。



      「我已經接受

      你每一種荒唐

      在任何時刻

      的死

      死,被生拋棄

      所以不要打來

      不要告知

      那些我

      無能為力的仇恨 」

      ——〈相愛〉



      2018台灣文學獎圖書類散文金典獎入圍者? 夏河靜:

      #1

      第一次讀,她帶我抵達一片湛藍寧靜的海洋,凝望。

      第二次讀,她讓我潛入巨浪漩渦,狂風暴雨,窒息。

      第三次讀,她將我浮出水面,等待未知到來,曙光。

    ?

      我想,我們都有病。

      我們都用自己的方式,對著傷口吟詩。

      期待終將一天,被誰撫慰。

    ?

      #2

      這不只是詩。

      而是夢媧,她用血液編織出關於遺憾、殘缺,以及無力阻擋的消逝之網。

    ?

      仔細聆聽她的生命之歌,

      在不知不覺中,我卻漸漸感到完整了起來。



    本書特色



      ●本書獲第三屆周夢蝶詩獎評審推薦獎

      ●本書獲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文學類創作補助

      ●本書獲台北市政府文化局藝文補助



    好評推薦



      詩人�譯者 陳育虹(周夢蝶詩獎講評):

      林夢媧的詩裡有一種純淨:純淨的痛,純淨的省思,掙扎,以及表白。這樣的純淨,讓那鬼魅般無以名之的憂鬱露出了面貌,可觸可感。「純淨」是她作品的特質;而角逐創作,除了技巧與審美,這樣的個人可辨識性正是重要的勝出關鍵。



      昏亂中有澄澈,陷溺沼澤而能拔高;詩,是詩人心靈的呈現。詩人憑藉一顆纖細卻不軟弱的心,針對疏離,愛,與死亡之思廣掘深挖,遠觀近察,以奇詭的想像,簡潔的文字,往返描繪憂鬱病患的心路,卻一無結論——詩,原本只該提問,不給解答。



      「就算是雪�如果願意求生�也會熱」,她寫。詩人與自我對峙拉鋸,反覆衝撞無所規避,其中的張力分外動人。

    ?

      詩人 夏夏:

      夢媧的詩是生活寓言,散發熟悉的形貌,且簡潔明亮、輕盈透徹,因此詩中的短語就如貼身的利器,讓人來不及防備就被擄獲,就願意留下來。而在這個她用詩所構築的世界裡,入口刻意狹窄,但深邃難測。她又在其中勤於擦拭,即使知道「它們永遠�不會被真正擦乾淨」。

    ?

      詩人 陸穎魚:

      夢媧的詩意是黑暗裡非一般的黑,也是光明裡非一般的亮,而這種非常獨特迷人的憂鬱氣息,更顯出詩人既純真又猛烈的求生意志。

    ?

      詩人 吳俞萱:

      並非世界太小,她無處著地。她始終維持墜跌而離地一吋,為了給出最潔淨的愛,令一切從她身上滑落,各得其所。

    ?

      東華大學華文系副教授 張寶云:

      如果詩關乎意志的抉擇、存在的釐測、意識的深掘與空間的闢建,你會在此一詩集中隨處撿拾到愛、夢、鬼、死亡、身體、神的碎塊魅影與之疊合。而你進入夢媧的世界,為她所精細掌控的語詞力道將一寸寸進逼核心,你猛然驚覺她冷泉般的清洌觸感,在詩的穴位深處沉默暗湧。

    ?

    ?


     





    你說要回到日常-致W

    活下去

    徒勞-寫給小動物

    我喜歡我有時候是草原

    沒有人的時候再說一次

    可是我也不知道-寫給流浪貓

    未接來電

    回頭是岸

    小時候-寫給小動物

    每日一善

    初生

    黑眼圈

    喜新厭舊

    日日夜夜

    相愛

    慈悲為懷

    不再抵達

    共識

    淋雨之後

    老是迷路

    作夢-寫給長子

    起火

    忘了

    過年過節

    昨天晚上

    床邊故事

    我們得從現在開始

    練習-寫給葉青

    小狗

    自憐

    擁抱的時候你問我

    日常用法

    日常作用

    焦慮

    變深

    鬼已經走了

    今天過得好嗎

    也善

    不善

    不言不語

    獨舞



    無夢

    倖存者的葬禮

    這即是愛人的必要

    神諭

    遺囑

    取暖

    在那之前

    時日不多

    只是一個寧靜的晚上

    見證

    神的心理諮詢

    十月病

    無處

    不跳

    沒錯

    暫時通話

    雙眼皮

    樂園

    行事曆

    把握

    兩腳動物

    栽樹

    回家

    搭車返家

    【後記】





    作者後記



      之一


    ?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總是作夢,夢見空氣都彩色斑斕的山間,夢見曠野上身穿白衣臉帶京劇妝髮的男人對我投以無聲凝視,夢見無數次與他人激烈搏鬥,夢見在水底與無邊巨大的水中生物和黑暗擦身而過,夢見月亮有金黃妖異豎瞳,夢見山嵐間騰雲駕霧的白衣白髮人,夢過太多,偶爾因為夢境太過真實驚醒,感覺自己剛才不在這裡。



    成為母親之後,夢變少了,有可能是因為失眠的緣故,也可能是因為母親只有十分之一的自己的緣故,自己少了,夢也就少了。



    偶爾還是作夢,但經常累得脫離時間軸,連是哪個時間點夢的都不記得,也就不確認是不是真的。包含前幾天晚上關燈後,吊在床尾的眼神。

    ?

      之二


    ?

      我曾和愛人約定不能以任何形式外遇,於是時常與愛人演練若遇到這種狀況應該怎麼辦,他總是老實回答:「我不會說不可能,但我一定盡力避免它發生。」是以出外與他人碰面聚會,愛人不論跟誰都保持距離,網路使用也交給我所有平台、郵件使用帳密,走在路上不敢看女生,看見了就在腦袋裡面代換成我的臉,滑手機跳過所有異性消息。像是某種潛意識練習,反覆說服自己。



      某天早晨,他用力從床上撐跳起,似乎做了惡夢,我恍惚間立刻起身安慰詢問怎麼了,結果愛人回應:「我夢見我差點就要出軌了,在夢裡,一想到這樣會讓我失去妳我就覺得完全不行。」於是他嚇醒了。



      可能是因為我說過,如果真的發生,我不會猶豫的關係。



      但其實我也無法確定。



      因為換我做夢了。



      我夢見愛人要離開我了,和另一個人在一起,做愛、擁抱、親吻,所以在夢中劇烈地哭了起來,拿著球棒把我們住的地方砸爛,愛人就站在身旁一言不發,看我崩潰,然後問他可不可以走了,我卻因為哭得喘不過氣而憋氣憋醒。



      醒來後我告訴愛人,夢裡我們要分開了,怎麼辦?



      他抱緊我,說出一些了無新意但重複一百次也沒關係的回應:「你知道那不是真的,我就在這裡,全部都是你的。」



      全部聽起來讓人動心。

    ?

      之三

    ?

      每過一個月左右,某一個休假日,我會難以忍耐地進入打掃模式,把家裡所有我覺得需要重新看過的角落清理一次。不一定是那個角落髒了,而是我已經超過一個月沒有觸碰、確認那個位置的狀態是否安好,無法清晰感受自己與那些部分的連結,感覺很喪心病狂,這種喪心病狂驅使我必須整理。雖然生活太難,常常我必須允許自己維持在喪心病狂的狀態。



      家裡的乾淨總是比路人問候還讓人感覺清爽。



      比如大樓管理員笑笑地問:「什麼時候要生第二胎?不想要一個男孩子嗎?」我思考要不要走進藥妝店買一打保險套。



      或者在工作場合遇見同行,他翹腳歪頭說:「這你懂嗎?這是男人的事情啊。」感覺地板應該重新拖過兩次,點燃薰香淨化家裡,燒完之後再開空氣清淨機。



      懷孕期間,有一次過馬路,被一位太太拉住,仔細教育我以後如何呵護嬰兒的皮膚,要我生養孩子絕對不可以如何如何。今天天氣晴,要把所有的被單床包拆下來洗,吸過床墊,打開一點窗戶縫隙,拉開窗簾,讓陽光湊近。



      果然整理是令人欣慰的,儘管常常感覺喪心病狂。




    其 他 著 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