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二樓書籍分類
 
武藏野(新版)【國木田獨步名作大收錄1】

武藏野(新版)【國木田獨步名作大收錄1】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62272602
國木田獨步
陳黎恂
新雨
2019年11月22日
120.00  元
HK$ 102
省下 $18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ISBN:9789862272602
  • 叢書系列:文學步道
  • 規格:平裝 / 288頁 / 14.8 x 21 x 1.44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再版
  • 出版地:台灣
    文學步道


  • 文學小說 > 翻譯文學 > 日本文學











      日本近代小說短篇起源,自然主義先驅──國木田獨步



      透過自然觀察人生,藉著人生體悟自然。

      ──永遠的名作《武藏野》為日本國民必讀名文、國文課本必選之作。

      原來人煙稀少、雜草叢生的地方,卻因他的書寫而大大翻轉,從此成為保有自然景觀與田野風光的代名詞。



      人生如篩落枝葉的搖曳光影,時而晦暗、時而明亮。



      森林、落葉、野原、山徑、風吟、水聲、鳥鳴、陽光、細雨、霜雪、暮靄……充滿無限詩趣的大自然之美,「自然之子」國木田獨步撫慰我們走過世間的憂鬱與悲傷。



      收錄〈武藏野〉、〈臨別贈禮〉、〈阿源叔父〉、〈難忘的人〉及〈郊外〉等十三篇深刻描摹底層庶民群像的短篇



      〈武藏野〉

      「太陽沉沒,原野上風強力地吹,樹林發出鳴響,武藏野正要降下夜幕,寒意開始沁入身體,這時你可得趕緊加快腳步了。回頭一看,一抹新月已爬上枯樹林的樹梢旁,綻放著冷冽的光芒。夜風仍在使勁地吹著,彷彿想把月亮從樹梢上捲下來。忽然間你走出森林來到原野,這時你大抵會想起那句著名的詩:『日落西山�原野在一片黃昏芒草中。』」



      〈臨別贈禮〉

      戰時的小村落中,一名經營小油鋪的年輕人吉次,為了替油鋪籌備資金成家立業,決心從軍,留下兩把梳子給年糕店的姪女們作為臨別贈禮。



      「一時之間,城裡少了很多年輕人。……消失的人十之八九大概都去從軍了吧,所以少了吉次一個,也沒有人感到奇怪。在三角年糕茶坊傳述的流言,過不了二、三個月就消聲匿跡,吉次的名字也不再被人提起。」



      〈阿源叔父〉

      相繼失去妻兒的孤老漁翁阿源叔父,遇見了少年乞丐紀州,視如己出、欲與其相依為命。無奈命運多舛的紀州靈魂早已空洞,最終老翁願望落空,陷入生命的黑洞之中……。



      「從今而後他不再歌唱了。就連親近的人也刻意避開,不願交談。不說話、不唱歌、也不笑,就這樣度過歲歲年年,在那樣的情況下,不管是什麼樣的人,到最後都會被世人遺忘。」



      〈幻〉

      年輕的文造經歷情人背叛之苦,他對世界的不平鬱積為猜忌;志得意滿轉化為膨脹的自負,唯在酒後失神的空隙,才流露出一絲身在谷底的殘敗不安。



      『他是屬於「過去」的亡魂。……「國會情形怎樣呢?說那什麼蠢話。幾個平民老百姓聚集起來就能有所做為嗎?」「東京又怎樣?參議又有什麼了不起的?東京根本是個集聚人渣的垃圾場嘛!去告訴俊助,別擺著一副了不起的嘴臉。就說是我說的。」這是他最起碼的快樂。



    名人推薦



      詩人�向陽??? 誠摯推薦

      小說家�盛浩偉??? 元智應用外語系副教授�廖秀娟 專文導讀



    好評推薦



      「他是天才。因為有敏銳的頭腦,他不能不看地;因為有柔和的心,他不能不看天。自然主義作家們都在努力向前,唯有他時而飛上天空。」──芥川龍之介



      「他是個受到下屬愛戴的溫暖上司、關心底層人民的作家、追求自由民權的鬥士、講求社會正義的記者,更是一位浪漫的詩人。正因為他的人生中貧窮、失意與失敗總是緊隨在旁,這使得他對於窮者、弱者、社會的底下階層,抱持著更深厚的同情心與愛心,他關心天災饑荒下瀕臨餓死的流民,他報導東京的貧民窟,試圖將光明與希望照進黑暗底層。他作品中的登場人物經常是貧民、孤兒、病倒的病人或是自殺者。而在充滿磨難的人生中,讓他還能以更?廣的心去愛人關心社會,最大的原因應該是大自然給予他的撫慰、醫治與自由。」──元智應用外語系副教授 廖秀娟



      「思及獨步作品凜然而來的氣勢,就不能不感受到他文學的偉大之處及永遠的生命力。」──文藝評論家 鹽田良平

    ?


     





    推薦

    4????? 漫步在林間野原中的人生導師─明治時期的浪漫派詩人? 國木田獨步�廖秀娟

    13??? 詩趣之心,同情之眼�盛浩偉

    ?

    24??? 武藏野

    66??? 郊外

    98??? 臨別贈禮

    118? 阿源叔父

    150? 星

    158? 營火

    170? 詩的聯想

    176? 難忘的人

    202? 幻

    216? 獵鹿

    236? 小陽春

    266? 長孫

    274? 初戀

    ?

    附錄

    282? 小傳及年表





    推薦序



    漫步在林間野原中的人生導師—明治時期的浪漫派詩人國木田獨步



    廖秀娟�元智大學應用外語系副教授




      一九?五年日俄戰爭結束後,國木田獨步的作品集《命運》(一九?六年三月刊行)突然在文壇上引發爆炸性的人氣,瞬間集文壇的焦點於一身,躍升成為文壇的寵兒、眾人爭相攀附交識的名作家,過去發表過的作品再度受到矚目。一九?八年二月,獨步因罹患肺結核開始住院治療,文人名士爭相探訪,醫院訪客絡繹不?,他所說的隻字片語、每日的病情進展皆被如實詳細地報導在各大報上,國木田獨步儼然成了時代的風雲人物,就在人氣?頂之際,於同年六月病逝,享年三十七歲。過世後他的人氣不減,作品集、日記、書信、全集陸續發行,進入到大正時期後,獨步的人氣仍絲毫未受影響,作品〈武藏野〉更是日本國語課本必定入選之作,甚至被譽稱為「國民必讀的名文」。



      獨步自小天資聰穎、成績優秀,父親對他期待甚深,盼他能光宗耀祖,他自幼熟讀福澤諭吉的《勸學篇》與斯邁爾斯的《西國立志篇》,對自己的將來抱執著鴻鵠之志,時刻不忘自己的夢想與責任。然而,非常諷刺的是,國木田獨步人生的大半輩子皆與貧窮和失敗在搏鬥,失敗與失意總是緊纏著他的人生不放。葬禮上,他的生涯摯友田山花袋在追悼詞中說到,若是要以一字來形容他的一生的話,那就是「窮」。十八歲時,背負家人期待進入東京專門學校(現今的早稻田大學)就讀,卻因為與校長理念不合,被迫退學返鄉;之後在德富蘇峰的推薦下,到九州的鶴谷學館任教(於現今大分縣佐伯市),卻因其前衛的基督教信仰,而遭到部份學生的排擠,不得已之下離開;與心愛的戀人——貴族千金佐佐城信子經過幾番風雨與波折,歷經私奔與家庭革命才成就的大戀愛,也在結婚五個月後因信子不堪貧窮與困頓,不告而別,最終以離婚收場。當時還在她肚中的女兒,出生後即被信子的父親私下送人;費盡終生的積蓄和記者時期辛苦經營之下成立的雜誌社——「獨步社」,雖有崇高的理想,卻難以抵擋時代潮流,雜誌社面臨經營困難與資金短缺的局面,最終在一九?七年以破產的方式結束營業。



      在《命運》大賣之前,他長時期是個作品賣不出去的無名小說家,他的下屬窪田空穗曾說過「獨步一輩子的原稿費都不及菊池?一篇隨筆的稿費」,獨步自身也曾在晚年作品《病?錄》中自嘲過:「我對自己的作品乏人問津的程度感到無言。不論哪間書肆,對於刊載我的作品似乎備感困擾,甚至有出版社連著?子禮盒一起將原稿寄回。」似乎是希望他別再將原稿寄來。終於受到矚目後,緊接而來的則是蠶食身體奪取他生命的肺結核。



      面對這樣的人生經歷與命運的折磨,或許我們會想像國木田獨步會是一位滿臉滄桑憤世嫉俗的作家吧!然而仔細追蹤著他的生命史與交友圈,會發現他是個受到下屬愛戴的溫暖上司、關心底層人民的作家、追求自由民權的鬥士、講求社會正義的記者,更是一位浪漫的詩人。正因為他的人生中貧窮、失意與失敗總是緊隨在旁,這使得他對於窮者、弱者、社會的低下階層,抱持著更深厚的同情心與愛心,他關心天災饑荒下瀕臨餓死的流民,他報導東京的貧民窟,試圖將光明與希望照進黑暗底層。他作品中的登場人物經常是貧民、孤兒、病倒的病人或是自殺者。而在充滿磨難的人生中,讓他還能以更?廣的心去愛人關心社會,最大的原因應該是大自然給予他的撫慰、醫治與自由。



      眾所周知,他曾說過「我是自然之子」的名句,也在詩集《獨步吟》所收錄的著名抒情詩〈自由存於山林〉中,歌詠在山林中所得到的自由與慰藉。獨步自幼生長於自然環境良好、風光明媚之地,深受俄國大文豪屠格涅夫及英國湖畔詩人華茲華斯的影響,培育出獨特的自然觀。明治二十年,獨步北上東京,東京正逢快速發展期,複雜的人際關係、盤根錯節的政治關係、經濟上的激烈競合,都使得他感受到都市人的虛榮與如牢獄般的不自由和苦悶。因此他高呼「自由存於山林」,唯有大自然是他在都會生活中苦惱之時的避難所、保護地,更是人類精神生活中獲得自由與解放的重要之地。當融入於森林、河川、山丘、大海的環境當中,人可以從中得到肉體上與精神上的解脫、舒壓與療癒。在他的作品中最能夠展現大自然美好的,就是西元一八九八年一月的作品〈武藏野〉(初出時作品名〈今日的武藏野〉,發表於《國民之友》)。



      明治二、三十年間,正值文豪尾崎紅葉與幸田露伴領頭的「紅露時期」,江?末期戲作風格(註:當時的通俗小說)當道的時空下,〈武藏野〉以嶄新的筆觸為當時的文壇吹入一股清新的文風。作品中描述武藏野從秋天到冬天的風景,文中透過樹木、森林、落葉林之美、野原、山路、風聲、陽光、細雨、水聲、鳥鳴,以詩意的筆觸,鮮明的描繪出武藏野充滿詩趣的大自然之美,是獨步作品中最優美的散文作品。作品中主人公將全身心神委託於大自然當中,為森林所包圍的身體所顯示的安堵(註:日語,安定之意)與放鬆,描繪出人為大自然所慰藉的一面。另一方面獨步也藉由〈武藏野〉向世人提案出一種新的自然觀,那並不是平安時期貴族的花鳥風月、雪月花,也不是井然有序精心設計的人工庭園之美,而是在都市近郊彎曲不規則的林間小路、混沌不明的野原山林,充滿著意外與發現的野性自然。〈武藏野〉並非僅是一篇頌讚雜樹林之美的作品,當時正值明治時期新舊價值轉換之際,它更是一篇為國家追求近代化的快速腳步中早已疲憊不堪、腳步蹣跚的東京人,提供新的空間與心靈慰藉之處。



      〈畫的悲哀〉描寫主人公岡本少年和對手志村少年,從彼此敵視、相互競?,到成為相知相惜、莫逆之交的友誼。主人公岡本是個成績優異容貌俊美又會畫畫的少年,因態度高傲而被老師和同學們討厭,相反的,學校裏畫藝高超的少年志村,則因性情溫和待人和善而受到同學們的喜愛。對自己畫作擁有?對自信的岡本,打算利用校內的畫展一舉擊敗志村,然而當天在志村才華洋溢的粉筆畫對比之下,自己的鉛筆畫只顯得幼稚,不禁逃至河邊哭泣落淚。看似無解的心結,偶然的因為隔日兩人同在河邊作畫的契機下,成了莫逆之交。長大後各赴外地求學,岡本少年在多年後返家才知道志村已於十七歲時生病過世,傷心的岡本回到兩人過往時常共同寫生的河邊獨自落淚,思想著:「黑暗中也有歡悅,光明裡也有哀傷。」岡本的眼淚除了悼念志村的早逝,同時也意味著由志村所代表的青春時期的告別,與被迫面對生死和世間無常的襲擊。文末描寫「頭上草帽的帽沿、遠方的山丘、近處的樹林、炙焰的陽光下閃耀炫人的景色」——這河岸邊的自然景色意味著與摯友共度的青春歲月、生命的殞落與初嚐生命苦澀的成長。



      國木田獨步與島崎藤村、田山花袋並稱為明治三十年代後期到四?年代自然主義文學的代表作家,雖是自然主義的先驅,卻也始終是個浪漫主義者。他的角色多元,是傑出的新聞記者、成功的雜誌編輯、關心社會底層的人道主義者,更是個熱愛自然與浪漫的詩人作家。本書收錄國木田獨步多篇充滿詩意與新意、推崇自由與大自然的作品。當您的生命為生活疲累或因貧窮困頓、為複雜的人際關係所苦、遭逢生死離別、情感背叛或憂慮前途時,請來到國木田獨步的作品世界裡,跟著他的腳步漫步在野原山林,傾聽風聲、水聲、鳥鳴聲,他的自然充滿撫慰,會帶領我們度過世間的憂愁與悲傷。



    推薦序



    詩趣之心,同情之眼? ?



    盛浩偉




      許多人應該都知道東京舊稱江戶,但對東京的另一個舊稱卻不一定熟悉——那是「武藏」。事實上,雖然「江戶」因其商業興隆與歷史文化而負盛名,但在日本人心目中,「武藏」這個稱呼卻也並不遜色,如東京晴空塔標高六三四公尺,這「六三四」正好諧音「武藏(musashi)」,其象徵意味不言而喻。



      當然,東京、江戶、武藏不完全能劃上等號,簡單來說,現在我們講東京、江戶,通常指的都是都會部分,精準地說更接近現在的東京二十三區(東京的東半部);而武藏涵蓋的範圍更廣,除了全東京都(二十三區與西東京的多摩地區),還包含了部分的埼玉縣、神奈川縣。換言之,江戶位於武藏,是其中開發最多、最為繁盛的部分;至於其他較無開發的地區,則稱為武藏野。顧名思義,那是「武藏國周圍的原野」之意,而自古以來的文學作品,往往都把這個區域描繪成蘆荻高聳、雜草叢生的地方,既少人煙,又令人茫然自失。



      然而,這千百年來的既定印象,竟然因為一篇文學作品——即國木田獨步〈武藏野〉——而大大翻轉,此後,武藏野成為了保有自然景觀、田園風光的代名詞,變得親人而美好。



      光憑這一點,就能夠窺見〈武藏野〉的深遠意義,更能夠看出國木田獨步的文豪才能。



      即便對當代的台灣讀者而言,國木田獨步也許並不如夏目漱石、芥川龍之介、太宰治等人有名,不過近來,隨著流行文化的化用(如《文豪野犬》),以及其文章被選入國中國文課本(小說〈畫的悲哀〉),他已逐漸為臺灣讀者所重新認識。事實上,國木田獨步的作品很早就透過魯迅、周作人、夏丏尊、郁達夫等人的翻譯,進入了現代中文的世界。



      國木田獨步以小說聞名,早期也寫過詩,還當過甲午戰爭的從軍記者、數種雜誌的編輯長、創立出版社「獨步社」,更創辦過一份發售至今的女性雜誌《婦人畫報》。經歷如此豐富,獨步卻相當早夭,在一九?八年,快要滿三十七歲之際,就因肺結核而過世。



      也許因為早夭,也許因為並非當時主流,獨步雖然在文壇佔有一席之地,卻少成為聚光燈的中心,然而,若以後見之明來看,他的作品則有不少超越時代之處,譬如芥川龍之介,在其著名的論戰文章〈文藝的,過於文藝的〉中,就甚至闢有一節專論國木田獨步,既稱他為天才,又盛讚他具有「敏銳的頭腦」與一顆「柔軟的心」;而在後世研究者之間,因他展現了對田野山林的喜好,以輕快浪漫的情調展現了人與自然彼此調和的情景,故也常給予他「自然主義文學『先驅』」的定位。



      此外,若用更巨大的文學史脈絡來看,獨步更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



      一八六八年,在日本正式改年號為明治的幾個月前,天皇發表《五條御誓文》,宣示明治維新開始。自此,上至政府官制與法律,下至社會制度、產業、教育、文化,都展開了一連串朝向現代化�西化的改革;文學,自然也不例外。一般日本文學史都會說,在坪內逍遙的《小說神髓》(明治十八年)與二葉亭四迷《浮雲》(明治二十年)之後,促成了近代文學的「言文一致」文體運動。所謂「言文一致」,指的是追求描寫內容與其表達形式兩者的一致,類似之後中國的白話文運動「我手寫我口」。但真正理解這場文學運動的關鍵在於,無論是「言文一致」或是「我手寫我口」,這兩個主張都意味著,在這些近代文學運動之前,言文並不一致、我手寫的並非我口。在中國,書寫語言的主流,在白話文之前是古典文言文,而在日本其實也一樣;江戶時期,不管是正式的公文書,或是知識份子彼此溝通用的正典語言,都是以中國古典文言文為骨幹所發展出來的「漢文」。不妨這樣想像:如果你是生活在江戶時代的日本讀書人,你平時私下生活起居,說的是親近的母語,但是到了公領域,不管是說的或是寫的,都得用另一套非日常的、激昂鏗鏘的語言來表達。



      這會有什麼後果?首先,雖然對於自幼受古典私塾教育的讀書人來說,會很熟悉「漢文」的語感,但時序已進入明治,教育形式開始改變,那些不是受古典私塾教育長大的人,對這套語言就會感到陌生,乃至溝通產生落差;明治之後出生的作家世代(如獨步出生於明治四年),對此肯定體會尤深。其次,古典語言本就有許多陳套與束縛,很多時候它並不完全能描述現實、自由表達。譬如描寫自然景觀,可能慣用山明水秀來形容,可是山是怎麼個明法?水是怎麼個秀法?為什麼是山和水,而不是山和樹和鳥鳴?又譬如詩句「白日依山盡,黃河入海流」,也許詩人眼前真的見到白日、山、黃河、海,但詩人在描寫完白日後,緊接著描寫黃河(而非描寫天空的雲,或日落餘暉,或餘暉裡的山景),未必是因為當下的視線動向,更是因為詩句必須講求平仄、講求對仗。因為這些陳套、束縛,框現了表達的可能,而人們所表達出來的東西,也可能與當下實際體驗並不相符。語言既無法隨心所欲,也稱不上「寫實」。



      正是有感於此,文學志士才要發起言文一致運動。但這並非一蹴可幾,因為他們真正的目標,可說是要樹立一套符合時代、能自由表達外在景象與內在感受的新書寫語言。除此之外,就算樹立起來了,還得想辦法讓大多數人使用、讓讀者習慣,更得花上一段時間,才會有人能操使這套新語言寫出足具藝術價值的好作品。



      而在這層意義上,國木田獨木無疑是成績斐然的,就語言本身,他優美的文筆已足以讓這套新語言成立,而就表達形式來說,他對外在世界的觀察、描寫,也呈現了一種與過去截然不同的認知模式。借用日本當代評論家柄谷行人的說法,國木田獨步的〈武藏野〉與〈難忘的人〉這兩篇作品,其描寫融合了外在景物與觀者內在的心靈狀態,因而才能發現獨一無二的「風景」,這也才真正是日本近代文學的起源。



      但縱使不從這麼宏大的角度來理解國木田獨步的價值,依舊能夠在這一篇篇作品中感受到趣味。本翻譯集的系列作品共兩冊,其中第一冊《武藏野》以獨步第一本文集《武藏野》(原出版於一八九八年)為主幹,其中收錄了十三篇小說;這些算是他創作小說早期的作品,但已經表現出獨步文學最核心的關懷,其大致可粗分成兩類,第一類著重表現人與自然的調和,譬如〈武藏野〉、〈星〉、〈營火〉等,都展現出豐沛的詩意與一顆純淨清新的美好心靈,篇幅短小,但雋永得足以反覆咀嚼。而第二類,則將焦點放在各式小人物身上,如〈阿源叔父〉、〈幻〉等,以悲憫的襟懷審視眾生百態,淡淡寫出人間的悲喜劇。



      第二冊《畫的悲哀》則特別收錄獨步一九?二年的作品〈畫的悲哀〉。這也是他相當出名,且更為成熟的短篇小說,其中描寫兩位才華相當的少年,岡本與志村,如何從競爭對手轉變成朋友,一起在山林間優遊自在地度過年少時期;然而,在故事結尾,美好的田園光景轉瞬即逝,甚至帶來令人唏噓的噩耗,回扣題目的「悲哀」,給讀者留下無限惆悵。在〈小陽春〉中,獨步曾說:「現在我會去傾聽人情所交織的幽音悲調。」而這份文學理想,全然展現在〈畫的悲哀〉的末段:對於二十歲的我�岡本而言,才剛要踏入成人的世界,就必須面臨離別與死亡所帶來的複雜心情。好友志村的過世,同時象徵著岡本自己年少時期的喪失,而長大,也意味著進入塵世、遠離田園牧歌的狀態。也正是這樣破滅的瞬間,才讓我�岡本領悟到「黑暗中也有歡悅,光明裡也有哀傷」,他流下的淚,道盡千言萬語。



      輕盈與簡潔,對自然的歌頌與嚮往,對庶民的關照與同情,這幾個元素,共同構成了獨步文學的魅力。在當今這個日益繁雜混沌的時代,這些珠玉短篇依舊跨越了時間,像星點一樣,閃著迷人的光芒。




    其 他 著 作
    1. ﹝新譯﹞國木田獨步的城市山居:收錄〈武藏野〉、〈畫的悲哀〉等穿林走巷的常民詠嘆
    2. 武藏野
    3. 武藏野
    4. 女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