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成為賈伯斯:天才巨星的挫敗與孕成
  • 定價217.00元
  • 8 折優惠:HK$173.6
  • 放入購物車
二樓書籍分類
 
小薇和25隻貓

小薇和25隻貓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579036221
醉公子
樂果文化
2019年12月12日
83.00  元
HK$ 70.55
省下 $12.45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ISBN:9789579036221
  • 叢書系列:樂生活
  • 規格:平裝 / 197頁 / 17 x 23 x 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樂生活


  • 文學小說 > 華文創作 > 自然書寫











    一個老家x貓咪x家人的溫馨故事。



      作者為了生活來到台北工作打拼,但心中總是忘不了花蓮土生土長的大海洋。別人眼中或許是一個鄉下的不得了的老家,可是大門外抬頭仰望就是三千公尺的青山,後門不到一百公尺就可以在太平洋湛藍的海水裡洗腳,在寬廣的沙灘上盡情的奔跑打鬧,「自由自在」的因子早就已經深植在心,台北擁擠的生活始終無法滿足作者。



      作者無時無刻都記掛著老家、記掛著家人、記掛著貓咪們,動物跟人的故事總是真摰又惹人愛,更何妨是一大家族跟老家附近25隻可愛貓咪的日常,胡鬧溫馨的故事永遠寫不完,姪女小薇又特別喜愛貓咪。因此作者突發奇想,何不邀請一家人來動手完成一本談談自家種種趣事的書呢?



      全家族的大人、小孩知道後全都衝勁十足,能寫的寫,打字的打字,攝影的攝影,甚至連親朋好友和鄰居的孩子們也都熱切的們拔刀相助,只因為每個人都喜歡一家人和貓咪們的故事、更真心喜歡花蓮這個老家!最重要的是這本書是一個家族全體成員共同完成的,能團結一致去達成這件有趣的事實在是非常有意義!



      一起來翻看這本由小薇、堂兄弟姊妹們、爸爸媽媽和奶奶、伯父伯母和叔叔嬸嬸合力完成的25隻貓咪的故事吧!



    ?


     





    代序 有個老家真好!.........................醉公子 2

    第一章 鬧鐘咪咪和大胖鴿.........................薇薇 36

    第二章 我的女兒—薇薇...........................媽媽 54

    第三章 天才奶奶女王貓.........................大伯母 78

    第四章 奶奶這樣說...........................奶奶口述 94

    第五章 放牛吃草記趣.............................皮皮 102

    第六章 枕頭大戰神仙看.........................小叔叔 118

    第七章 咪咪貓回來吧!...........................恬恬 136

    第八章 貓在作業上尿尿...........................康康 146

    第九章 職業殺手借用一下.......................胖叔叔 152

    第十章 鬍子長的當家.............................老爸 164

    第十一章 謝謝!...................................薇薇 192



    ?





    代序



    有個老家真好!



    醉公子




      薇薇是我二弟的女兒,也就是我的姪女。



      大概從薇薇幼稚園開始,我就發覺她很有繪畫的天份,因為在我們這一代的兄弟妯娌之間比起來,她的老爸老媽也是不太擅長畫圖的。說是「天份」;是因為我也是從小喜歡畫圖而且參加比賽常常得獎的,雖然我後來並沒有去就讀第一志願的美術系,但是直到如今,繪畫的興趣依然不減。所以當我看到薇薇一張張的作品時,我是既欣喜又驚訝,因為那絕不是她的爸媽刻意影響的結果,更不是我能影響的。



      在家中下一代的所有孩子之中,在繪畫方面表現最突出的就是薇薇了,每張作品都是充滿了超越她實際年齡的創意,除了豐富的想像力,在一些漫畫作品中她更無師自通的掌握了別人可能要學習多年才能達到的「簡約」之境,而且她最常畫的全是日常生活中的種種再加上一些自己的幻想,兩者是如此的恰到好處,以她才小學六年級的年齡,完全沒有接受正規美術教育訓練的情形下,卻勝過於同年齡的孩子許多。



      薇薇一直立志要做一個服裝設計師與職業的漫畫家,而且一直希望能出版一本自己的漫畫作品集,不像一般孩子總是立志快改變得也快,薇薇卻不一樣,她的志向從沒有改變,而且是一直在努力的往這個目標邁進。



      雖然如此,但是在現行升學主義掛帥的教育體制下,功課的壓力使得她如何努力的去畫,作品也不可能太多,加上她對自己作品的標準訂得太高,只要不滿意的一定偷偷的撕掉,雖然大人們從來沒有給她一丁點這方面的壓力,甚至再三要求她不要把標準訂得太高,但是她對自己卻絲毫不肯降低標準,也因此儘管我是再三鼓勵她畫畫,在內心中也十分期望她能畫出完整的漫畫作品,可惜她永遠是撕的比畫的多,連她爸媽想偷偷的搶救幾張也很難,所以她的漫畫作品一直不是很多,當然是不可能集成一整本書了,老實說對於這點我是有些失望的,而且她即將小學畢業,未來更加沉重的國中課程只怕更難實現這個夢想了。



      真的!我好喜歡這個文靜乖巧又很有個性很有創意的小姪女,喜歡她的畫,喜歡她養貓愛貓的種種故事,更喜歡她畫自己和咪咪貓之間的漫畫,於是我幾乎是突發奇想的想到這整個過程不就是一個很有趣的故事嗎?我們的家族不就是一個很有趣的組合嗎?我們的花蓮老家不就是孩子們的快樂天堂嗎?至於薇薇和她心愛的二十五隻貓雖然充滿了傳奇,她畫自己和貓的故事也非常有趣,但是在我們花蓮老家發生的趣事還有許多許多,為什麼不可以一起說出來、寫出來呢?而且我們家能動筆的不少,會攝影,會編輯,以及電腦專家都有,為什麼不一起動手來完成這本在談我們這一家種種趣事的書呢?



      於是在我登高一呼之下,大大小小毫無異議的就通過了,大家都樂於看見這本以薇薇和二十五隻咪咪貓為主角,卻寫出我們這一家人種種趣事的書能順利出版。所以身為職業作家並且有編輯出版經驗的我就負責了統籌企劃的工作,其他全家的大人、小孩全都依照各人的專長分配了工作,能寫的寫,不能寫用說的,打字的打字,攝影的攝影,校對的校對,還有編輯、排版,甚至連親朋好友和鄰居的孩子們也都熱切的「拔刀相助」,因為我們每個人都喜歡薇薇,都喜歡她和貓的故事,更真心喜歡這個花蓮老家,而更重要的是到現在為止還從來沒有一本書是由一個家族全體成員共同完成的,而一個家族共同來做這麼一件非常有趣的事不也是非常有意義的嗎?如果說這本書想要證明什麼的話,那麼可以說是在證明只要願意,整個家族對任何事的同心協力都是輕易可以達成的。



      關於薇薇和貓的故事細節會由其他人來說來寫,而我則必須把重點放在我們這一個家族的一些趣事上,至於要談起我們家則必須從我兒皮皮開始說起,他是我的獨生子,也是我們家族中的長孫,我的兒子叫做皮皮,現在已經國中一年級,從幼稚園大班開始,他就一直隨著我們住在台北市東區非常熱鬧的地段。



      在每年寒暑假裡,我們常常帶他出國去旅遊,特別是一些適合親子旅遊的地點,但是,如果認真的問他全世界最好玩的地方在哪裡?他一定會毫無遲疑的說是「花蓮老家」。因此,直到現在,每年寒暑假時,早上休業式一結束,下午他已經搭飛機飛回花蓮去了,一直玩到開學註冊的前一天,他才不得不意猶未盡的回來,然後在拿到這學期的行事曆時,他最關心的就是這學期什麼時候結束?什麼時候要放寒假或暑假?還要多久又可以再回到花蓮老家去度假?



      從小學開始,每逢寒暑假前或開學之後,他在同學之間談的最多的就是「花蓮老家」,尤其是每學期一開學,同學們又見面時,他的身邊一定會圍上不少的同學聽他大談假期中的種種鮮事、趣事,這對平時功課普通,其他表現也乏善可陳的他來說,大概是在同班同學之中最「臭屁」又不怕被「突臭」的時刻,甚至連一些假期中去了歐洲十幾國旅遊的同學,在他面前也顯然要相形失色不少,特別是那些從小在台北市「土生土長」的同學,人人都會打心底羨慕他每年寒暑假都有故鄉老家可以「回」。據我猜想;可能總有些同學回家之後會去問老爸老媽:我們為什麼沒有「老家」?



      就像電視廣告裡說得一樣,別人家有鋼琴,我們家有電子琴,別人家有電腦,我們有頭腦,別人家有水果,如果我們家沒有也可以叫老爸扛著去超市買,但是如果別人有老家而我們沒有,那可就麻煩了,因為故鄉或老家是有再多錢也買不到的!



      究竟老家有什麼樣的魔力可以讓我兒皮皮寧可不去日本或美國的迪士尼、不去澳洲的大堡礁,也要回花蓮老家去度假?而且從來無憂無愁的他最害怕的就是有時功課不好或不乖,老媽不准他寒暑假回花蓮時。當然他老媽其實只是嚇唬嚇唬他而已,即使皮皮自己也知道老媽絕不可能真的不准他回花蓮老家,不過這樣的嚇阻方式用在皮皮身上是一直很靈光的。



      很難相信所謂的花蓮老家其實只是一個平凡的不得了的地方,房子普普通通甚至有些破舊髒亂,絕不是什麼附帶游泳池和大草坪的豪華大別墅,而且人一多就嫌吵嫌擠,每天三餐吃的也只是普通又普通的家常菜而已,絕不是什麼山珍海味,甚至連飯後甜點也沒有。



      那麼,究竟這個所謂的花蓮老家有什麼特別的呢?

      答案很簡單,幾乎所有的孩子們都可以在這裡找到「自由自在」。



      大門外邊抬頭仰望隨便就是兩、三千公尺的青山,打開後門不到一百公尺就可以在太平洋湛藍的海水裡洗腳,廣闊的沙灘上可以盡情的奔跑打鬧,卵石區不但隨時可以烤肉,更是孩子們的玩具寶庫;各色各樣大大小小的石頭可以蓋幻想中的城堡大廈,也可以先堆起一座尖塔,再比賽看看誰能先用石頭擊倒它?這裡的石頭不但不用花一毛錢去買,而且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隨便你怎麼玩都可以,沒有任何人會囉哩八嗦的叫你要小心玩,不要把它弄壞了什麼的,也沒有任何人會跟你搶來搶去或者必須用猜拳的輪流玩,而且玩再久也不用擔心像打電動玩具一樣眼睛會變近視,最重要的是在這裡沒有任何人會警告你要小聲一點,你可以盡情的大聲喊叫,可以盡興的歡笑,把全身想玩想笑的細胞全部徹底的解放開來。



      真的!大概全世界只有在這裡不會有任何人想要管你,也只有在這裡才可以真正的享受到自由自在;因此比起美國、日本那些最先進的兒童遊樂場,雖然各種設備佈置和聲光科技都是一流的,但是你必須買票、你必須排隊,也許排了一個多小時真正玩的時間不過幾分鐘而已,你可能必須遵守次序、必須小心翼翼的綁好安全帶,老爸老媽以及工作人員都會不厭其煩,卻不管你煩不煩的再三提醒你要注意安全免得受傷,你也可能必須在限定的時間裡既要急急忙忙的排隊又要盡可能的想多玩幾項遊樂設施,也可能老爸老媽覺得其中有幾種遊樂設備太危險了,而不准你玩,可是那又偏偏正是你最想玩的。然而他們准許或鼓勵你去玩的所謂比較安全的遊戲一定是最沒意思的,甚至根本沒有什麼人在玩的那些。



      等你和老爸老媽爭了半天,大家都很不爽必定也很掃興,就算最後老爸老媽勉強同意你去玩了,這時要不是遊樂場已經到了結束時間就是領隊在吹哨子叫大家集合準備離開了。更重要的是不論參加的是幾天的旅行團,真正在兒童遊樂場裡的時間頂多只有短短幾個小時而已,不管你是多麼的意猶未盡,不管你是多麼想再玩下去,等到領隊吹哨子時,你都得不甘不願的離開,而且下一次不知道什麼時候可以再來……



      但是在花蓮老家的海邊就不一樣了,不用排隊,也沒有人限制時間,頂多是叔叔嬸嬸站在防波堤那兒叫大家回去吃飯,如果你覺得玩得還不夠盡興,沒關係;明天再來,後天再來,或者每天都來。



      在花蓮老家平時總有十幾口人,到了假日或年節的時候,人更多,而且大部分是小朋友,除了自家人以外,還有親朋好友家來的小朋友,他們假日時的第一願望就是到「二叔叔家」玩,他們口中的「二叔叔」就是我說的花蓮老家。



      「二叔叔家」是許多孩子們的快樂天堂,「二叔叔」絕對比似真似假的聖誕老人更受到孩子們的喜愛;為什麼呢?



      除了胖嘟嘟的「二叔叔」經常會笑呵呵的帶著所有小朋友去釣魚、去游泳、去、放風箏抓蜻蜓之外,其中還有一個相當奇特的因素?這點就必須聽我慢慢道來了:



    我們家真的是一個非常尋常非常普通的家庭,經濟上勉強稱得上小康而已,在上一代是標準嚴父慈母型的家庭,父親是軍人,沒有留下任何豐厚的遺產給我們,但是他卻留給我們一個最重要的家訓,那就是「兄友弟恭、長幼有序」,我們這一代是四兄弟,沒有姊妹,四兄弟的感情非常好,從來不分彼此,就算現在排行老大的我和老么在台北工作,老二和老三住在花蓮,但是四個兄弟平時就算沒什麼事,一個星期中互相之間也會打上三、四次電話聯絡聯絡。



      最熱鬧的要算過年了,雖然隨著時代的進步,年節的氣氛已經越來越淡薄,但是在我花蓮的老家,過年卻真的是熱鬧如昔,除夕前一天我和老么一定約好了一起返鄉,除夕的傍晚全家人先祭祖再吃團圓飯,緊接著自家的小朋友開始排隊等著一一發壓歲錢,然後所有親朋好友只要沾得上一點邊的大人、小孩們紛紛迫不及待的往我們家集中,有些小朋友是自己來的,也有爸媽專程開車送過來的,大家都是興高采烈的在等候著一年只有一次的機會,那就是放鞭炮;這項傳統從我小時候就一直持續到現在,從來沒有中斷或改變過,我們四兄弟放鞭炮的玩興絕對不輸給下一代的孩子們,大人、小孩一起搶著放,真的是沒大沒小。由於後門就是大海,往海面上放一點也不用擔心會發生火災或者炸傷人,所以每年過年前早早就買好一整箱各色各樣大大小小的鞭炮在那兒等著,而孩子們總是耐不住性子的一天要打開箱子看上好幾回,心中無不是在盼望著除夕早一點到,早一點可以放鞭炮,而且在我們家;女生的膽子也不輸男生,放起鞭炮來是從不閉眼睛、摀耳朵的。



      放完了鞭炮,接著就各玩各的,男人們拉開桌子打牌,女人們一起洗碗聊天,小孩子們也不再膩著大人,我們家的男人們是沒有任何大男人主義作風的,但是只有在每年過年這幾天,是可以當幾天飯來張口、茶來伸手的老太爺,因為女人家們都知道,我們四兄弟個個會打牌,但是從來不在外面打,更不可能出去豪賭,一年到頭只有過年團聚時才會拉開桌子打牌,而且永遠只有我們四兄弟不會有外人。想想這些「苦命」的男人家們好歹總算辛苦了一整年,也著實應該盡興的消遣一番了,所以都會特別體諒通融,讓我們過幾天城開不夜、金吾不禁的好日子。通常還都是母親催著我們早一點開打,因為在牌桌上,我們四兄弟才算真正一年一度的聊天大會開始,母親最喜歡跟我們一起打牌,因為有很多需要做決定的家庭事務可以趁機在牌桌上一次討論與決定完畢,而這一年來個人所發生的芝麻綠豆小事也可以互相屁一屁。



      但是別以為我們會只顧著聊天而忘了打牌,那可絕對是真槍實彈互不相讓的,而且打的是現金,不可以掰手指頭的,贏了幾把的意氣風發,哼著歌順便調侃一下輸家,甚至包括小時候的那一籮筐的糗事,輸上幾把的就嫌東嫌西或者十分賴皮起來,要不是死皮賴臉的非要吃牌不准別家碰牌就是拜託別家不要碰,或者是打到已經聽牌了才發現自己忘了補牌成了相公居然還可以臉不紅、氣不喘的補一張牌進來,當然每次都有人抗議,但是每次賴皮的人都會說:喂!喂!喂!別忘了去年(或者前年)你也一樣做過這樣的事,所以賴皮歸賴皮,抗議歸抗議,在我們家的麻將規則裡,究竟可不可以賴皮是看臉皮夠不夠厚而決定的,而且四兄弟都會一口咬定別人比較賴皮,或者笑別人沒有牌品。



      老媽最喜歡我回家打牌,因為她最喜歡看我賴皮的本事,每次都會因為看我們四兄弟打牌賴皮而笑得前仰後合,她會陪我們打上一陣子,然後就讓我們四兄弟去廝殺,她呢則在一旁觀戰,或者在最輸的那家背後技術指導。



      老媽是超級牌精,在愛打牌的親朋好友口中,老媽的絕技是可以一面打瞌睡一面自摸胡牌,所以牌技之高真的是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而且我們四兄弟直到現在都搞不清楚她為什麼每一把牌都知道哪一家在聽什麼牌?就彷彿戴了透視眼鏡一樣???所以她要幫哪一家代打或者在背後技術指導,那一家鐵定會大贏,也所以哪一家輸慘的時候一定會大聲叫「媽!」



      每年過年在牌桌上我們都會覺得實在應該感謝老媽,她居然不多不少剛好生了我們四兄弟,也剛好可以湊一桌麻將,要是少生一個那就三缺一了,要是多生一個若不是爭著上桌就是只好打五家輪流上陣,而且就算同樣生了四個,若是其中一個是女孩嫁出去了,也不可能過年時每天晚上回娘家打牌,所以真的是不多不少恰恰好。也所以最後我們三個老哥的矛頭一定會指向老么,總是異口同聲的對他說:只有過年打麻將的時候才會發現你不是多生的。



      最近幾年大家胃口越來越大,嫌打麻將太費時太費力,所以開始改打十三支的羅宋或者乾脆改打梭哈,那打起來不但輸贏越來越大,賴皮的招式也就越來越精彩。

     

      不過不論最後誰輸誰贏,在大家哈欠連天的結束時,贏的人都會把錢吐出來給輸家,因為我們四兄弟真的只是打著好玩,絕不是真正想贏錢,而且也真的只有每年過年四兄弟聚在一起時才打幾天牌,其他時候在外面都是認真工作,絕對不打牌的。就如同我們四兄弟個個會喝酒,酒量也都不錯,但是我們沒有一個會酗酒鬧事的。容或我們的老爸老媽都沒有什麼高深的學問,不過我們都覺得父母卻教導了我們一種正確而適當的生活態度。



      在報紙上常常看到兄弟鬩牆、骨肉相殘的事情,或者為了爭遺產而不惜反目成仇、對簿公堂,我們實在搞不懂他們「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這算什麼兄弟呢?



      甚至就在一些至親好友之中,我們也常常聽說兄弟姊妹不和的事,為了錢財爭多論少、斤斤計較,根本無視於兄弟姊妹之間如此難得的情份。更親眼目睹了許許多多的同胞兄弟即使未必失和,一旦各自結了婚之後平時就少有往來,不但兄弟姊妹之間不相聞問,連下一代的堂兄弟堂姊妹也是彷彿掛個名而已,一年到頭大概只有過年時回家短暫的吃頓年夜飯才知道互相的近況,即使住在同一個都市也一樣,說名義是至親的同胞兄弟,說關係卻和點頭之交差不多,一年到頭連通電話也不打,更別說常常在一起聊天吃飯了。這點是真正讓我們四兄弟常常百思不得其解的?所謂「天下無不是之父母,世間最難得者兄弟」,想想究竟需要多麼大的緣份才能出世為同一家人的兄弟姊妹呢?世間還有什麼比親情、友情、愛情更值得珍惜的呢?



      可是為什麼放眼望去,別人家兄弟姊妹的關係都是如此這般的冷漠?而好像只有我們家的兄弟感情特別好?真是奇怪之至?我們真的常常在互相問這樣的問題,後來老么說了:你們想,會不會是我們家才是真的有點不正常?



      於是,我們三個老哥在找不出理由K他一頓又找不出其他答案之餘也只好一致同意他的推論。



      如果答案果真如此,那麼在我們家的下一代,他們那些堂兄弟姊妹之間只怕更不正常了,因為他們之間的感情簡直比別人家親兄弟親姊妹的感情還要好,我們真的很高興下一代也像我們一樣的相親相愛不分彼此,所有兄弟、妯娌也都把姪子、姪女當成自己的親生兒女一樣的疼愛;所以每年寒暑假我們都可以把孩子放心的扔給他們的二叔叔和二嬸嬸,因為所有的孩子們也最喜歡「二叔叔的家」。



      說到吃,在我們家是相當簡單的,不論是平時或年節絕對看不到什麼燕窩鮑魚、龍蝦魚翅之類的豪華大菜,因為一來是往昔家境不好,不可能有這種菜上桌,二來是我們家大大小小的對於海鮮類的食物都沒有特別的嗜好,何況這種多吃會膩的菜餚也不可能天天吃。其實由於人口多,任何太費工夫的餐館菜都不會出現在我們家的,老媽最拿手的卻是百吃不膩的家常菜。



      由於我和老么長年在台北工作,除了應酬飯局,平時懶得燒飯時也常常按圖索驥的在大街小巷之中去品嚐各種不同的美味,但是,如果要問我哪一種菜最好吃,到現在我還是覺得老媽燒的菜最好吃。因為裡面有著媽媽的味道。就算問我兒皮皮或者家中其他的孩子們,他們也一定舉雙手說是「奶奶煮的菜菜」最好吃。



      如果要問我兒皮皮:那麼天下第二好吃的菜是什麼?他一定會答說是「爸爸煮的」。



      其實我們家的男人們個個都會煮飯燒菜,技術呢則是照排行往下遞減,我以前曾經在國外開過餐館當過大廚,不論餐館菜或者家常菜都燒得不錯,甚至比老媽還要專業,但是不論我如何的想要模仿老媽燒出來的菜,老婆、兒子吃完之後表情上總是有些遲疑,永遠就是差這麼一點。認真的追問下去他們卻又說不出究竟差了哪一點?其實不要說他們,連我自己也覺得在味道上永遠就是差那麼一點點。



      但是,後來我終於發現了老媽的祕方,原來她在每一盤菜裡都加進了一種非常非常特殊的調味料,而且那是一種花再多錢也買不到的獨家祕方。



      你知道那是什麼嗎?

      那就是「媽媽的愛心」!



      從我們小時候,即使只是煎幾個荷包蛋,她也是加進了所有的愛心。而不論其他任何一種菜,她總是希望我們盡量多吃,吃得越多她越高興,雖然她自己一向對正餐興趣缺缺,只喜歡吃零食點心,但是她卻真的喜歡看我們一個個吃得圓滾滾的,老媽不吃牛肉,但是她知道我們喜歡吃,所以她燒的紅燒牛肉真的是天下美味,到現在每年過年我們四兄弟牌打到半夜時,她就會高高興興的去烙蛋餅、肉餅給我們吃,這時肚子正餓,又沒有孩子們在一旁,我們才不管自己都三、四十歲的人了,照樣搶得一團亂,只有在這個時候,老媽和我們都會覺得我們似乎又回返到童年時代去了。



      等孫子們一個接一個的爬上飯桌之後,雖然所有媳婦、兒子都能下廚,但是已經七十多歲的老媽還是堅持自己動手燒菜給兒子、孫子們吃。



      我總不可能對兒子沒有「爸爸的愛心」吧?但是我卻不得不承認自己永遠比不上老媽,這種花錢也買不到的調味祕方,她是不計成本的拼命往每一盤菜裡加的,而這種味道不只是自家的孩子們嚐得出來,連一些長期在我們家玩耍的親朋好友的孩子們也嚐得出來。



      在我們家每到吃飯時間永遠是熱鬧非凡,大大小小的總要坐上兩大桌,而且耳中聽到的都是「好好吃哦!」、「我還要!」我們家是絕沒有「客套」這兩個字的,想吃什麼就吃什麼,愛吃多少就吃多少,直到吃不下為止,所以不論大人、小孩一個個都是吃得心滿意足。連一些親朋好友的孩子們也特別喜歡在我們家吃飯,而且我們家的大人、小孩都絕不見外,至於這些孩子們一旦坐上我們家的飯桌,那也同樣不客套,甚至比在自己家還要自在,何況人多熱鬧,所有孩子們都比平常在自己家裡吃得多、吃得快,根本用不著大人操心。老媽說得最有趣:「一隻豬是絕對養不肥的!」



      是的!如果只養一隻豬,牠高興什麼時候吃都可以,反正不會有其他豬來搶食,結果愛吃不吃的絕對養不肥。但是只要養上一群豬,食物一來,不搶就沒得吃時,一隻隻無不爭先恐後奮勇向前,結果必定是吃得又多又快,一隻比一隻肥。



      在我們家飯菜永遠有剩也絕不會不夠吃,孩子們也不會惡行惡狀的搶菜吃,但是在這種溫馨熱鬧的氣氛中,所有的孩子們都是吃得既飽足又快樂,對每一盤菜的反應都是「好好吃哦!」或者「我最喜歡吃奶奶煮的菜!」



      我們家沒有什麼稀奇的不得了的昂貴玩具,地方也不大,但是到了寒暑假卻是每天都擠滿了自家和別人家的孩子,真的是只要沾上一點親朋好友邊的孩子們,個個都喜歡到「二叔叔家」玩,二弟夫婦對自己很摳門,對孩子們卻是非常大方,而且一視同仁,二弟的工作時間不長,所以每天都有很多時間帶著孩子們去釣魚、游泳、烤肉或者只是到野外和海邊走走,即使只是待在家裡,男孩們一起打打電動玩具或在海邊追追打打,女孩們靜靜的看看卡通,畫畫圖,說說悄悄話,更或者男孩、女孩一塊兒樓上樓下玩玩捉迷藏,一樣是歡天喜地玩得不亦樂乎甚至欲罷不能。



      到了寒暑假「二叔叔家」就成了親朋好友的托兒中心,每天一大早,就有許多家的孩子在看著鐘迫不及待的等著被爸媽開車送到這裡來,而到了晚上爸媽來接孩子回去時,總會聽到同樣的一句話:「這麼早就要回去喲?」



      有時「你不乖的話明天不准你去二叔叔家玩」就成了許多家庭對孩子們最有效的嚇阻武器,因為那比打他們一頓還要可怕,我兒皮皮就是這樣,如果犯了錯,讓他選擇打一頓還是不准到二叔叔家去玩,他是毫不考慮的會選擇前者的,當然我們是不會真的揍他啦,只不過是嚇唬嚇唬他罷了。



      我們家有一個很奇怪的現象;從小老爸對我們四兄弟管教得很嚴,我們常常會被揍,可是我們四兄弟卻是一個比一個皮,但是等自己成家有了孩子之後,我們已經做老爸的三兄弟卻從來不著動手打孩子,像我兒皮皮,從出生到現在我就從來沒有揍過他,即使他因為偷偷的向同學借遊戲的電腦磁片回來拷貝,結果使電腦感染了超級病毒,害我辛辛苦苦花了一年多建立的文件資料全部死當,雖然我真的是氣得快發瘋抓狂,雖然他真的很欠揍,但是我還是沒有揍他,只是等心平氣和了告誡他下次絕不可以再隨便拷貝別人來路不明的磁片而已。



      不過,除了老媽以外,我們家的女人們卻是會揍孩子的,但是這種情形也很少,因為自家的孩子們除了有些調皮,基本上還算蠻乖的,因為我們唯一的家規就是可以「皮」不可以「壞」,因為我們自己這一代就是一個比一個「皮」,但是長大之後也都相當安分守己,而這種氣氛也使得所有來家裡玩的別家孩子們一樣懂得那樣的分際,所以就算皮得天翻地覆也絕不會挨罵。也所以我們的花蓮老家,也是孩子們口中「奶奶家」或者「二叔叔家」,儘管不大,儘管有一些些髒亂,儘管沒有很多的玩具,儘管飯菜是如此平常,但是卻真的是孩子們的快樂天堂。



      我因為工作的關係兩手空空的來到台北打天下,到現在十幾年了,終於擁有了一幢不錯的房子和不錯的收入,而且未來的遠景也蠻看好的,但是,對於台北所有認識與不認識的朋友,我都必須深切的說聲抱歉;因為與我的花蓮老家相比,我實在無法喜歡台北,也許我本來就是鄉下人吧!即使將近人生四分之一的時光是在台北度過,但是我仍然無法喜歡這裡,從來到台北的第一天開始,直到如今我都絲毫沒有改變的念頭就是「何時歸去?」我日日夜夜所期望的就是不知何時才能回到我土生土長的大海邊,和所有家人住在一起?



      真的!我衷心的認為「有個老家真好!」

    ?




    其 他 著 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