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二樓書籍分類
 
好逑傳

好逑傳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571467344
名教中人,石昌渝
三民
2019年12月27日
87.00  元
HK$ 78.3
省下 $8.7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ISBN:9789571467344
  • 叢書系列:中國古典名著
  • 規格:平裝 / 244頁 / 15 x 21 x 1.22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中國古典名著


  • 文學小說 > 中國古典文學 > 古典小說











      《好逑傳》又名《俠義風月傳》,是才子佳人小說重德派的代表作,書名取自《詩經》中「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之意。全書十八回,講述才子佳人的一段離奇的愛情故事。男主角鐵中玉才華俊美,俠烈義氣,路見不平便仗義鋤惡;女主角水冰心美麗賢達,獨具靈心俠膽,屢次抵禦惡霸強娶。二人在患難中互相扶持,卻謹守禮義分際,最終皇上御賜婚姻,終成好逑。本書融合俠義和言情的元素,亦反映了當世的社會風氣,在才子佳人小說中獨樹一格。


     





    第一回 省鳳城俠憐鴛侶苦

    第二回 探虎穴巧取蚌珠還

    第三回 水小姐俏膽移花

    第四回 過公子癡心捉月

    第五回 激義氣鬧公堂救禍得禍

    第六回 冒嫌疑移下榻知恩報恩

    第七回 五夜無欺敢留髡以飲

    第八回 一言有觸不俟駕而行

    第九回 虛捏鬼哄佳人徒使佳人噴飯

    第十回 假認真參按院反令按院吃驚

    第十一回 熱心腸放不下千里赴難

    第十二回 冷面孔翻得轉一席成仇

    第十三回 出惡言拒聘實增奸險

    第十四回 捨死命救人為識英雄

    第十五回 父母命苦叮嚀焉敢過辭

    第十六回 美人局歪廝纏實難領教

    第十七回 察出隱情方表人情真義俠

    第十八回 驗明完璧始成名教終好逑



    ?





    引言



      好逑傳是古代才子佳人小說的代表作之一,它在藝術上與玉嬌梨等同代表了才子佳人小說的最高水平,而且對於才子佳人小說類型的產生作出了歷史性貢獻。清代以前,小說以男女情愛婚姻為題材的作品數不勝數,唐傳奇鶯鶯傳、元傳奇嬌紅記,明代文言中篇小說賈雲華還魂記、鍾情麗集等等,以及話本小說中的婚戀作品,早已膾炙人口,這類作品為才子佳人小說的形成提供了藝術生長元素,但它們還不是作為一種文學類型的才子佳人小說。作為一種小說類型,不僅在題材上有所規定,而且在題旨、人物配置、情節套路、敘事方式和語言風格等方面也都有規定性。好逑傳和玉嬌梨等一經問世即不脛而走,其主題、人物、情節、敘事,乃至於篇幅,都成為當時和後來一些小說摹擬的對象,相當數量具有與好逑傳、玉嬌梨相類文學特徵的作品出現,便宣告了才子佳人小說的成立。



      幾乎所有的才子佳人小說都具有三種要素,即情、才、禮,只不過不同的作者和作品所要演繹的重點有所不同罷了。有的作品重才,有的作品重德,有的作品重情,從而形成才子佳人小說的三種流派。



      好逑傳,是重德派的代表作,共十八回。此書寫作的具體年月也不可考,但康熙五十八年(一七一九)已被英國人韋金生(James Wilkinson)譯成英文,由此推測它的成書要早於此年許多,可能也是清初的作品。好逑傳書名出自詩經周南關雎:「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這書名已提示它講的是君子淑女的故事。



      好逑傳的男主人公鐵中玉才華俊美,俠烈義氣,更敢於擔當,與玉嬌梨中一聽強盜就驚下馬來的文弱書生蘇友白不同。女主人公水冰心美麗賢達,卓識遠謀,獨具靈心俠膽,與玉嬌梨中只會品詩識才的白紅玉也不相同。但更不同的是鐵中玉和水冰心相識相助,雖也互相傾慕,卻恪守男女大防,既沒有擇偶的動機,也沒有談情說愛的舉動。他們最終結為伉儷幾乎是受家長之命被迫的結果。作品演繹的是他們「愛倫常甚於愛美色,重廉恥過於重婚姻」。



      就談情說愛而言,老天賜給鐵中玉、水冰心的條件要比玉嬌梨的才子佳人優越得多,蘇友白只見過扮成男子的盧夢梨,與白紅玉只是通過詩賦媒介相識相知,鐵中玉與水冰心則不同了,最初是阻攔惡少搶親,與水冰心在縣衙公堂上相見,後來被惡少下毒,到水冰心家中養病,同居一院,相見雖然隔著簾子,飲酒雖然不坐一席,在男女授受不親的禮教社會裡就算是親密接觸了。天賜良機,但二人卻未萌生絲毫的私情,見面時保持距離,談論的都是耿耿道義。這種親密接觸不但未能增進二人情愛之意,反而成為他們締結婚姻的障礙。鐵中玉並非不傾慕水冰心的才貌,但就因為有這種男女不該有的親密接觸,若再議婚姻,這本是義俠的豪舉便沾上了苟且的嫌疑,所以寧可坐失好逑,抱終身大恨,也斷不肯成就琴瑟之好。水冰心亦持此念。既然媒妁通言,父母定命,而後男女相接,乃婚姻之禮,今已相見於公堂,迎居於書室,那就不能再談婚嫁之事。水冰心的非禮勿言非禮勿動,就連他的叔父也難以理解,小小年紀,「說的話倒像個迂腐老儒」!



      才子佳人拒絕婚姻卻給了小人可乘之機,過學士勾結大夬侯和仇太監分別向他們逼婚,他們的家長迫於這種權勢壓力,苦苦規勸他們成婚,他們這才妥協,合巹而不合歡,等待皇帝查明他們是童男處女,真相大白之後,方才絲蘿再結。



      好逑傳講述的是才子佳人的一段離奇的婚姻故事,不過它與重才派的小說有明顯的差異,在情、才、禮三個要素中,它演繹的是禮,「情」並非沒有,但是被「禮」緊緊包裹著,而「才」則主要表現在靈心俠膽和仗義行為中,詩賦是才子與佳人傳情的媒介,它排斥私情,自然不需要詩才。它是才子佳人小說,但骨子裡反對才子佳人自行擇偶和月下私盟,道學氣味濃厚。十九世紀德國文學家歌德曾對好逑傳大加讚賞,他說:「一對鍾情的男女在長期相識中很貞潔自恃,有一次他倆不得不同在一間房裡過夜,就談了一夜的話,誰也不惹誰。還有許多典故都涉及道德和禮儀。正是這種在一切方面保持嚴格的節制,使得中國維持到幾千年之久,而且還會長存下去」(愛克曼輯錄歌德談話錄一八二七年一月三十一日)。歌德確實抓住了好逑傳的要旨,但誇獎中國的禮教,似乎和以伏爾泰為代表的十八世紀的一些歐洲啟蒙思想家一樣,由於沒有深入了解中國歷史和社會,把禮教及其制度理想化了。好逑傳與現實生活和現實生活的人性有著遙遠的距離,作者署「名教中人」,顯然以道學家自居,他編撰這部小說,是「禮正斧柯」,「成名教之榮」(好逑傳敘)。



      好逑傳雖然宣揚禮教,但才子佳人小說的基本元素卻無不具備,「情」是潛藏的,「才」是別樣形態的,其人物配置、情節模式和敘事方式也都與玉嬌梨同出一轍,所以它沒有超出才子佳人小說的大範疇。



      重德派的才子佳人小說作品的數量不及重才派,現知的清代前期的作品還有吳江雪、醒風流等。吳江雪中的才子江潮與佳人吳媛,其道德定力更強於鐵中玉和水冰心,他們不止是同居一院,甚至是同臥一床、同衾一夕,始終毫不干犯,這是好逑傳情節的發展。醒風流也是寫一個忠烈的才子梅幹和一個奇俠的佳人馮閨英,因為兩人曾以僕人和小姐的身份相處過,結婚時兩人退出洞房,以避私情嫌疑,直到皇帝出面驗明清白,才最後圓房,這也顯然是好逑傳的翻版。



      才子佳人小說還有重才、重情二派,清初重才派的代表作是玉嬌梨,重情派的代表作有「煙水散人」的合浦珠、鴛鴦配以及署「煙水散人較閱」的賽花鈴等,這一派作品在情、才、德三者中強調「情」的重要,才子佳人私訂終身,婚前雖不及於亂,然而才子與丫鬟、妓女之間卻不受此限。這派小說距離艷情僅一步之遙。



      本書的整理以好德堂寫刻本為底本,參校了獨處軒藏板本等刊本。不同版本的文字略有差異,脫漏誤愆的情況也不盡相同,但情節沒有出入,文字也沒有繁簡之別,整理時文字擇善而從,不出校記。


    石昌渝 二○一九年十月 北京




    其 他 著 作